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云居士
青云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2219天啦!

2008年02月15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8年02月15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山海关》

2008年02月15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15篇
图 片  15张
访问人数 590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9-05-10 09:09)
标签:

杂谈

 
 

 
 母亲,我的母亲
 
是乳汁哺育我们血液
是血液浇灌我们生命
是生命培植我们青春
是青春肥沃我们历程

呵,母亲
你佝偻的背影
曾支撑我们人生海拔
你纵横的皱纹
在延伸我们生命道路

呵,母亲
鸟飞离巢 我们天空
布满你牵挂的风
树长向天 我们大地
深扎你思念的根
割断了脐带
割不断你的凝望
挣脱了庇护
挣不脱你的烙印
如小草 枯黄
也是阳光的金黄色泽
如露珠 闪现
母亲永恒的光芒
呵,母亲
如树林 矗立着
永世的母爱图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0 14:50)
标签:

杂谈

 

孩子,你走了。

在地动山摇中,

你插上了天使的翅膀,

飞向了遥远的天堂

妈妈含泪的双眸,

留不住你远去的身影。

 

孩子,你走了,

在山崩地裂里,

你挣脱了亲人的怀抱

飞向了遥远的天堂。

妈妈颤抖的双手,

拉不回你柔软的身躯。

 

 

孩子,你走了,

在地球的咆哮中,

你丢下了你心爱的书包,

飞向了遥远的天堂。

妈妈心碎的呼唤,

叫不回你灿烂的笑容。

 

孩子,你走吧,

天堂的路是那么遥远,

没有了爸爸的陪伴,

没有了妈妈的牵手,

你孤独吗?

你害怕吗?

 

 

孩子,不要怕,

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

还是遥远的天堂,

你记住,

天堂里永远有,

妈妈对你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10:53)
标签:

杂谈

 

 

小鸟     腊肉     和我

 

今天天气还不错,出太阳了。春天的天气就是这样,一天雨,一天晴,让你防不胜防。我坐在电脑旁正在玩着“吞食鱼”的游戏,初春的太阳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一边玩玩游戏,一边看看股票,很是惬意哦。

餐厅窗外的防护网上挂着几只熏好的腊猪腿和两块上好的腊肉,在微微的春风中纹丝不动。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了几声悦耳的鸟叫声,很近很近,我回头一望,只见窗外的腊肉旁有一只小鸟围着它在欢快的上下飞舞,不停的发出愉快的叫声。咦,我不觉兴奋起来,自由的小鸟对腊肉感兴趣了。我怕惊动它,慢慢的起身,悄悄的来到餐厅的窗帘旁,静静的看着那只亢奋的小鸟,围着腊肉上下飞舞,放声歌唱。稍顷,它瞄准了那块大一点的腊肉,狠狠的啄了一口,然后愉快的放声清脆的叫一声,又用力的啄下去。就这样,啄几口,又放声的唱两声。我看着看着,兴奋得偷偷的,无声的笑起来。我不想惊动它,就让它吃吧,我大方的想。于是我又悄悄的回到电脑桌,继续我的干活。小鸟在继续的痛快的吃着腊肉,我的“吞食鱼”的游戏也在紧张的进行。我不停的移动着我手上的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9 11:27)
标签:

杂谈

 

窗外细雨蒙蒙,外面的一切都笼罩在春雨中。望着这一切我不禁想起了“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句诗,如今扬州倒不要下,全都下到湖南来支援电网了。

窗外的蒙蒙细雨啊,你把我的思绪带进了我的时间的空间。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那熟悉而又苍劲的京胡声,那铮铮清亮的声音穿过蒙蒙细雨,越过青石板路,回响在寂静的偏僻的小镇上。那是我最留恋的日子。手起笔落间似有余韵未尽的怅然,它和窗外的蒙蒙细雨一样,挥之不去。

雨水从屋檐细细的流下来,滴落在水沟里,响起了清脆的嘀嗒声,父亲给我讲起了余叔岩表演的《空城计》里的诸葛亮,“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于是儿时的我知道了京剧表演艺术家余叔岩是唱老生的,而且是非常有名的。他还表演了京剧《搜孤救孤》里的程婴,父亲把《搜孤救孤》的故事讲给我听,父亲讲的浩然正气,我听得热血沸腾。没多久这几本连环画就摆在我的面前。

在蒙蒙的细雨中,父亲和冈叔叔拉起了《打渔杀家》里萧恩的唱段。父亲拉得快意恩仇,我听得津津有味,父亲拉得如醉如痴,我听得摇头摆脑。把冈叔叔笑得:瞧这一对父女。拉完了《打渔杀家》,接着拉梅兰芳的《宇宙锋》“我这里假意儿懒睁杏眼,摇摇摆摆摆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8 11:05)
标签:

杂谈

 

人们享受了几日的阳光后,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天也变得昏暗多了,我从易老师家走出来时,大地被淅淅沥沥的春雨淋湿了。下雨了,可远处的山顶上还覆盖着厚厚的积雪,站在蒋蓓家的阳台上,望着远山的积雪,仿佛有点丽江和玉龙雪山之间的感觉。几十年不遇的冰冻,让我们南方人对冬天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不是暖冬,而是严寒。那些个气象专家还在胡说八道吗?百密终有一疏啊。你想与“我”斗,哼哼,嫩着呢。

冰雪虽然和我们渐渐远去,但人们对冰雪的爱恨却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哦。记得那是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是放假了还是停课了,我已经记不起了。反正是在家里烤火,没有去上学。那雪下得也是很大的,还冰冻了,天气也是异常寒冷。父亲用搪瓷杯装满水,放在夜晚的窗外,第二天一早起来全冰冻了。父亲把杯子拿进屋,把冰倒出来,在中间凿一个洞,放上一根灯芯,点燃,做成了一个简单的冰灯。我们几个孩子高兴的笑啊,叫啊,在冰天雪地的严寒中,是父母的爱,让我们感到格外的温暖和开心。我们把板凳倒过来,放倒在雪地上,从斜坡上滑下来,只听见愉快的尖叫声,在冰天雪地里此起彼伏。多少年过去了,在也没有下过这样大的雪。今天的冰冻,孩子们能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7 16:23)
标签:

杂谈

 

胖哥下县检查雪灾受损的情况回来了。从他的嘴中可见灾情可不一般啊。一路上,青翠的两山上,到处都是倒塌的大树,有的树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有的连根都拔出来了;竹山上的竹子一片片的倒下,有的竹子就像有人用刀子把它破成几瓣炸开了。那么洁白的雪花,那么柔弱的雪花,那么无

邪的雪花,那么晶莹剔透的冰花,居然给我们看到了它的威力哦。人在大自然的面前是那样的渺小,它稍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就受不了了,我终于明白远古时期的人类为什么对大自然那么敬畏。

停水停电给城里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但居住在偏僻的农村和山村的人们来说连吃饭都成问题,因为他们没有打米的工具了。记得几十年前我们知青下放到山区时,没有电,妇女们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去舂米,寨子里就响起了有节奏的舂米声,舂一次米只能吃上个两三天。大年三十寨子发电了,河边的小水电可以打米了,打一次米就可以吃上几十天了,农民高兴啊,小小的水电站就把他们从每天的舂米中解放出来了。于是慢慢的舂米的工具就荒废了,甚至丢弃了。当冰雪挡住了外出的路,当冰雪毁坏了发电的线路,他们又留恋起当年的舂,又留恋起当年舂米的声音。面对大自然,人们是不是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6 14:01)
标签:

杂谈

 

停水的日子

关于地球的资源,我在课堂上讲得最多的是“水”。黄土高坡的缺水,九曲黄河的断流 ,长江流域的污染,五彩缤纷的九寨

水,清澈见底的金鞭溪......把学生带进了“水”的世界。特别是去年哈尔滨松花江的污染,让我和我的学生们又一次在电视上领略了水对生命的重要性。

  八月十三日,是星期天,入秋以来,气温见长,天气预报是摄氏三十六度,我家里的室内温度是摄氏三十二度,阳台上的温度表上的水银柱停留在摄氏三十八度。那大街上,马路上......哇,不敢想哦。      

    我在卫生间里忙碌着,洗洗涮涮,手摸着凉凉的水,脚淋着凉凉的水,真舒服。我把洗好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晾在阳台上,哼着小曲,拿着脸盆放回卫生间,顺手舀了一杓水淋在脚上,再洗洗手,把水龙头关好。脚盆里接满了从洗衣机里流出来清洗衣服的水,留着冲厕所用的,桶子里还装着大半桶水。我又回到厨房,把早上买来的菜洗好,放进冰箱里。水龙头里的水在欢快的流着,渐渐的,渐渐的,水越流越小了,最后就没了。是那个背时的把总开关的水关了,我不由得嘟囔起来,今天下午小潘还要来搞卫生阿,没有水,怎么搞啊。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5 19:32)
标签:

杂谈

 

我的牵牛花

    自打春天播下牵牛花的种子后,我就小心的天天照料它。看着它发芽,长叶,牵藤。窗口的六盆牵牛花顺着防护栏生机勃勃的往上攀沿,叶子绿荫荫的,大片大片的绿叶很快就覆盖了整个防护栏,在微风中掀起了一阵阵绿色的波浪。

     一天早上,我惊喜地发现窗台上开了一朵大大的紫红色的牵牛花,好大一朵阿,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曳着摆动着它那高贵的衣裙,在绿色的印衬下,愈发显得它的高贵和美丽。我郑重的在本子上记下了“五月二十五日牵牛花开花一朵”。尽管我在窗台上已有六年的种牵牛花的历史,但每年开花我都一样的惊喜,一样的开心,一样的记载在本子上。看着窗台上的牵牛花开的一天比一天多,我就想到了有一年,我从学校花工那里要了一点氮肥,稀释在水里,然后浇在牵牛花上,几天后,那牵牛花的叶子长的又大又绿。于是我就叫我们家的那位“胖哥”到市场买了些氮肥,准备给牵牛花浇肥。我抓了一把放在一脸盆水里,搅了搅,氮肥溶解在水。我看了看,总觉得不够,于是又抓了一把氮肥放在水里,等它溶解了,才充满憧憬的把水浇在牵牛花上。我满怀希望的想象着只要过了几天,我的牵牛花的叶子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5 18:39)
标签:

杂谈

 

小时候就经常听我的父母亲哼唱《松花江上》,“九一八”事变东北难民从山海关入关的亡国奴的悲惨遭遇,是父亲的叙述让我铭刻在心;也常常听父亲给我讲吴三桂镇守山海关,“冲冠一怒为红颜”引进清兵明朝灭亡的故事。儿时的我就记住了山海关。

     终于在2006年的7月27日的上午,我看到了山海关,我来到了山海关。斑驳的城墙没有了我想象中的雄伟,四周林立的楼房,让我站在城楼上努力的辨别出关的方向和进关的方向。此时的山海关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城楼上堆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他们在城楼上指指点点,谈笑风生,摆着各种姿态留下他们的倩影。我想,当年的吴三桂和小倭寇们做梦也没想到,在这儿若干年后会成为吸引世界人们眼球的地方。是历史成就了他们,还是他们成就了历史?我不知道。

    站在城楼上,我突然想起了诸葛亮的空城计“我站在城楼上......'我不知道,假如诸葛亮还在的话,他面对高大健壮,骁勇善战的清兵,面对四个车轮,武器精良的小日本鬼子,它还能唱一出“空城计”吗?我不知道。

  我顶着烈日在城楼上由南到北的走了一圈,摸着城墙上的石砖,我似乎看到了吴三桂镇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