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2-20 14:29)
汤汤是我的师妹,“爱国爱家爱师妹”的师妹,我是汤汤师兄,“防火防盗防师兄”的师兄。我爱汤汤,如同爱所有师妹一样,但我一直没给她说,她也一直装作不晓得。汤汤对我一直心不在焉,防么子嘛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5 20:06)
标签:

小说

马岩

年猪

分类: 胡言乱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连湖中学

郁江

分类: 胡言乱语

  追忆连中青涩时光,怀想母校感恩岁月

  胡半坡.2014年10月

 



  一.

  马岩历历黄桷树,芳草萋萋袁家沟。

  日暮乡关何处是,连中岁月上心头。

  连湖中学校长何老师嘱我写一点关于母校的文字,不觉引发了游子的丝丝乡愁,关于连中的那些记忆也更明晰起来。忽觉崔颢《黄鹤楼》中诗句颇为贴切,胡编乱改之后,或多或少能表达对于母校的魂牵梦萦。

  二.

  第一次踏进连中校门,应是小学六年级时,那时家姐在读初一,我经常去找她吃饭。郁江从鄂西利川款款而来,穿过连湖境内。连湖集镇驻地,小地名叫乐地坝,但并没有开阔的坝子,而是金字山逶迤到郁江边的一小块台地,场镇也就依山傍水而建。从连湖老街往西,在粮站附近的大门进去,是一栋白墙青瓦的两层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3 00:51)
标签:

刨汤

杀猪菜

分类: 胡言乱语


一.

 

  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说, 人也好,动物也罢,都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头猪,如果它不特立独行,那么,它也挣脱不了命运的枷锁。

 

  它没法越圈而逃,带着心上猪私奔,去后山开辟一片新天地,过上崭新的猪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魏润熙,我喜欢讲故事。幺舅说我讲故事纯属蛋疼之举,他还翻出我一张照片佐证。

 

4.

  幺舅想了想, 觉得我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幺舅坐在乱石堆里,痛心疾首地说:你不晓得,拉屎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居然阻止了老水牛对幸福的追求,我问心有愧!对于天赋牛权而毫不牛道的事,我难辞其咎!我抬起头来,看见幺舅一脸真诚,整个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幺舅能够换位思考,这很好,说明他是一头通牛性的人。(幺舅看到这里,狠狠地踢了我屁股一脚,小子,注意你的量词!)


  幺舅上大学那阵,经常青黄不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

我幺舅看了我刚才写的段落之后,觉得我在玩文字游戏,尤其是吹牛逼这块,他特别不满。我幺舅属牛,他对牛也有一种由衷的热爱和天然的尊敬。我说过,我幺舅放牛娃出身,他小时放的那头牛,比他痴长两岁,是头水牛,性别是女的。我幺舅小时和我外祖祖也就是他的外公一块睡,早上,我幺舅会被我外祖祖踹醒。我外祖祖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早起要三天,赖床一天就够了。我幺舅揉着惺忪睡眼,走到牛圈旁,把一些委屈就发泄到那头牛身上:他拿着树枝或竹枝,嘴里呵斥着:屙粪!屙尿!老水牛在圈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游走,不管饥肠辘辘还是微有饱意,直到把绿肥贡献到圈里,才能上坡吃早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为川渝群星 前排左二为川渝人头号球星 胡莱  摄影 甩甩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傻很天真 很黄很暴力
 
1.

  春节刚过没几天,我幺舅说要带我去摩围,我很高兴。虽然这个季节的摩围还在沉睡,无晚春之山花烂漫,无盛夏之蓊蓊郁郁,亦无暮秋之层林尽染,亦无寒冬之白雪皑皑。但是,我幺舅要带我去摩围这个事实,已足以让我高兴了。因为我幺舅对我说过很多话,都是空头支票。

  我幺舅说给我买遥控赛车,这件事情拖了半年都没落实。我很是耿耿于怀。这不,他春节回来时,什么也没给我带,我们在乌江和郁江交汇的地方,他和简伯伯刘伯伯张伯伯等人喝酒,让我也喝了两杯。我幺舅企图让我在醉梦中不复提遥控赛车之事,嘿嘿,可是这个经常醉得二麻二麻的家伙,大抵忘了两个词:一是酒醉心明白,二是酒壮怂人胆,何况我非怂人。所以我就在桌子跳了起来,并且像摇滚一般呐喊:遥控赛车遥控赛车!

  酒后,我们直奔彭中,在彭中门口,我总算如愿以偿的获得了我的第一个遥控赛车。感谢幺舅!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梭罗说:炸金花,犹如一支浮标,任何风浪也无法使它沉没。

——题记!

 

时间:2011年12月10日

地点:果园金花堂会

参会花员:

尚三娘   葛德米斯克塞号美女 老刘  1018(二哥) 魏力 江华 浩二   光磊   胡来  CDO张  沧井桑  叫兽(侯补)

本次大会格言:突突的(腰椎发音) 


1
“必胜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1-08 15:43)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言乱语

  最近搬了次家,搬过去很久了,才住了两个晚上。昨天早上,坐快速公交到朝阳门,再坐地铁二号线,7点出发,迟到近一个小时,快速公交不靠谱……今早则是这样的:从小区门口出发,在人行道上开始和三轮车赛跑,长度是1000米左右。一般情况三轮车跑不过我,我一马当先跑到终点站,抹抹汗水,抬头看见一幢穹窿型建筑,上写传媒大学站,我知道该换一种运动了——爬楼梯比赛。

  包包通过安检之后,进入传媒大学站内,我站在队伍中间,左边一个老外不停往主流靠拢,妈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前边妹妹背影十分销魂,长发飘飘,暗香袭人,引人入胜。地铁呼啸而来,里边自然是乌泱泱的一片,人头攒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