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惠雁
惠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583
  • 关注人气: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惠雁,原名惠雁雁,陕西清涧人,毕业于延安大学中文系。陕西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延安某媒体。

写作十余年,追求文字的纯净、朴素、优美;追求文字能道人心暖凉之些微,述生活真景之一二。

曾于《飞天》《黄河》《山西文学》《作品》《福建文学》《延河》《散文》《日报》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70多万字。

已出版首部长篇小说《本色》(31.4万字)

小说《杀羊》选载于《小说月报》2004.6期;

小说《母土》获得《作品》杂志“金小说——2007年度全国中短篇小说征文”二等奖。

小说《玉碎》入选《陕西女作家·小说卷》。

散文《赶考》、《清涧赋》、《谒见胡杨》、《拜谒太史祠》、《一棵执着的草》、《苔丝 德伯家的苔丝》、《信天游:嘹亮的诗经飘飞的河》、《九岁的轻浮》、《西瓜》等数篇散文选录于文学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等多种选本,用于中学语文试卷阅读题目,网站转载。

email : dsthuiye@163.com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追求》

                                                惠雁



























三岁儿童说:“妈妈,给我买个小猫咪吧,小猫咪太亲了,我要抱抱它。”

       五岁儿童说:“妈妈,那我们再玩什么?”所有的游戏都已玩够了,接下来,再玩什么呢?对于人生意趣、价值和意义的追寻不可避免地来到了每一颗心灵中。

      青年说:长裙款款青丝挽,温婉可人学问好,几分丽质惹人敬,佳人何时下重楼?

              作家路遥生前致友人的书信中说:“归根结底,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还不是吃好、穿好、逛好,而应该以辉煌的成绩留在历史上为荣。”

当渐入老年,回顾一生,生儿育女、养家孝亲之外,觉得还做成了一件事、两件事,这便是秋天里沉沉甸甸的收获。

今欣闻延安大学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清涧籍, 赵维森先生在即将退休之际,出版了第三部专著《老子的精神世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201909 ,之前有:《孔子的精神世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09 及《隐喻文化学》(西北大学出版社200709月)。

     我想,著者的心里会有着一份秋天的踏实与安稳!

 

注:

 2007年出版学术专著《隐喻文化学》(西北大学出版社),该项目得到陕西省教育厅2007年的科研立项资助,并分别获得陕西省第九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和2009年陕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1]

2014年出版学术专著《孔子的精神世界:<</span>论语>思想的体系化解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该书是陕西省高水平大学建设项目专项资金(2013SXTS01)资助的研究成果之一。[2]

                                                                           摘自百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唱大歌演大荒,无力绣字悯苍生。

15万字长篇小说《旧家时》历时一年半,已完成一校,感谢《延安文学》先刊出3万字节选!另拟名为《祭红》。并得到朋友电话鼓励,单从这3万字看来,文字飞扬,笔力沉郁,超过了《本色》。感谢朋友的鼓励,让我更有信心仔细校改。

《延安文学》2019年第5期目录

延安文学杂志社 昨天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辑

“三线”背景下的个体/王剑平 孔海蓉/4

一座城的70年时光底片/李晓/86

穿越70年的电影梦/李阳波/90

我的高考经历/惠树华/95

拿什么来迎娶你/罗翔/101

难忘青春岁月/邹井高/106

北洛河特大洪水测报纪实/段秋生/110

 

红色记忆

毛边书(连载五)/胡庄子/112

读毛泽东马背诗想到的/伍朝胜/125

关于杨一木的材料/赵通儒/134

鲁迅给陕北送火腿再考证/阎纲/144

珍贵的史料  高贵的初心/韦统义/149

鲁艺版画回国记/宋如新/154

 

小说工场

祭红/惠雁/157

左岸右岸/许侃/185

纠结/子澈/207

诱惑/陶长江/221

意想不到/覃太祥/234


节选:

19  

     整个下午,叶妮都在门店的裁衣案上忙碌。景秀见她要走,说了一声:小妮姨还在903。叶妮深觉疑惑,她一天就躺在设计室里没出去,连忙就去903

一会儿缝衣工们相继散去。小妮倒好,说她不饿,兴兴头头起来梳洗,说想去桥头公园扭秧歌,让叶妮陪她去。

“你好好一个局长,扭什么秧歌,别记起一出是一出!”

“我才不怕人说呢,怕人说我连路也别走了。这不是你说的嘛!姐,你也去扭。”

“打死我我也不扭,疯了。”

 姐妹二人吃了饭,河滨公园桥头广场里的秧歌锣鼓声已经隐约可闻。小妮还说要去扭,叶妮只好告假苏航,李小妮局长还要任性一个下午。

斜阳穿过树林,树木的影子被拉长,挤入秧歌场里,被来来往往的脚踩踏着。秧歌场中人已经拉起了好长的队伍,围观的人群也渐密,这是一年四季里天气不至于冻手脚时北山各大城市广场里的常景。对于爱扭秧歌的人来说,一日不扭,如文士居无竹,美食者食无肉。小妮闻着鼓点声便拉叶妮入场,叶妮坚决站立。小妮风衣一脱,一把扔进叶妮怀里,显出一袭腰身合体的红色丝绒长裙,低V领,宽大的裙裾,行动尚如一团流动的火,何况扭秧歌舞跳。叶妮不禁在心里再一次批评妹妹的着装,总是这么着人去趁衣,而不是衣要趁人,如此艳丽红裙即使是在高级酒会上也显得过于抢眼,何况一个露天的秧歌场。叶妮一边看她在场中执两把粉红色绢扇,长长扇穗随手势舞动。一边漫漫散散的思量:这个妹妹不知何来这一种永不褪色的亢奋,这一段生命不可压抑的激情尤其集中到了对于衣服的无限止追求上,总是衣不惊人誓不休。妹妹如此苛求衣服的惊人,如此不知回避地以艳身示于众人,这是多么危险的事,连同林间的飞禽动物都知道隐身于周边环境。怪不得那个多么实在的妈总是说:她最不放心的就是小妮。

散漫想着,眼光掠过场中的每一个舞蹈者,观察这场中不同着装,不同职业的人在同一个鼓点里大体相似又各具性情的手舞足蹈,在叶妮是一天里最为悠闲的享受。她观察揣度着每个人不同的气质,个性,看着他们舞蹈,就像画家在仔细观察着要描绘的每一个树的枝丫,无心地将他们揣度、描述。

一进入秧歌场,那些有秧歌瘾的舞者都成了自由艺术家,扭秧歌是旋风里急走泥丸,是要在冰上步步踏稳;爱端庄的尽管端庄,爱泼辣的尽管泼辣,爱妖娆的尽情妖娆,舞到尽情处仿佛打开了自己的灵魂,扭起来就是在尽情地、或隐约地表演自己,表演一个再高明的艺术家也无法描摹的自己。

秧歌是众生内心的舞蹈。

小妮一身艳丽,一段妖娆扭动,粉红绢扇高举又低伏,移步里左右翻飞如里蝶张狂。真是舞低楼台月,歌尽扇底风。三妹天赋这一份人中艳质,又善于发挥,在哪个场合都很快成为关注的焦点。大开大合里是热烈狂放,左右盘旋里是娇柔妖娆,这如此美艳手法身姿是哪里学来,怕是天赋一段浓烈风情借秧歌而张扬。这个三女子,李家出了怪!

不知觉中,发现小妮已移出秧歌队,与一个中年男子在踢二人场子。这个中年男子叶妮早就注意到,他身形消瘦,穿戴素净,他擅舞扇,一出手便知身手步法深有味道,得空间就双扇当风,大开大合,搅动气流,左右旋转腾挪,如少年矫健;如队形中实在扭不开,就无奈垂了扇低头慢慢走着,那垂扇慢走也有一种风韵。他也到秧歌场中央去,扮艄公,扮赶驴汉皆有板有眼,但大都是执双扇与骑驴婆姨或船娘相戏,他倒是扭得生风,一旦发现了对舞者不能合拍逢迎,便很快退到秧歌队伍中去。他身手过人却不得施展,更无人能和,满场舞者,叶妮独替他孤单。

小妮与中年男子的对舞显然是棋逢对手,行内人看着就在期待着更多的精彩,两位舞者身不由已开始了一场比舞,目不相送却有着一种精神里的迎合,身手不让却有一种灵魂里的景仰,不知伊人是谁却有着心底而生的愉悦。扭到半中央,只见四扇飞旋而不辨别人影,如同两团当风的火焰,相依相遮,点燃欲合,被风赋形又被风撕开,以至于场外有人欢呼拍起手来。

只见小妮越跳越是轻盈。舞蹈,是肢体随着心意一起飞,是肢体摆脱了心灵种种的羁绊与胶滞,体会神赋的快乐与自由,让心事盛开如鲜艳的花,让肢体优美旋转如风中柔荑。舞者的快乐,让叶妮这个观舞者也深深陶醉。

在激越的锣鼓声里,飞扬缠绕于树枝的唢呐声中,叶妮身未动,思绪脱缰,任意飞扬。遥想那一个李晴川,他一定会轻轻一笑观看眼前这一种手足恣意的舞蹈,与他的言语之欢,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激越对舞。好想再有一场与他的对饮长谈,好想在他的身边,他的视线里长久自在地沉默。生命只有在含情的、智慧对等的观照里才会有充盈的存在感。大地上的生存,会因衷情人的关注而如同流云上的飞度,因为爱,因为智慧,地为天,人成仙。

叶妮仿佛看到了一片全新的天地,那里才是她心的故乡,心

的安妥之所。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晴川,他的名字千年以前就被写进了诗里,叶妮寻找了

多半生,仍就是望得见故乡,到不了安心之乡。故乡在哪里呢?叶妮立定此身,心中鲲鹏起飞,自由翱翔,俯视下界,寻找自己的故乡。只见晴朗天空下,山川明媚可亲。

突然,叶妮从越来越聚集的围观人群中感受到了异样气息,只见场中原本是扮艄公的青年男子突然丢下船娘,搅入了小妮与中年男子的对舞。

这男子一脸猥琐相,满面红黑,挺胸腆肚,动作放浪,整个一个立起来的蠕动大虫。他与场中人换了一把扇子,硬是挤入二人中间成为三人舞,连连紧依着小妮,扇子在小妮身上无端的扫拂,又是挤又是撞,好像他是醉了。这便是借着舞蹈公然的骚扰了,叶妮心里紧张起来,希望秧歌立刻散场,好结束这尴尬。

小妮几次怒向于他,借扇敲打推开他,人群中愈是发出了嘻笑声。

叶妮急得不知如何去化解,不由就从场外人群中移步靠近了妹妹。

太阳已落了,只剩下了明亮的灯光,刺眼地照耀着这一场尴尬。叶妮想靠近打家什锣鼓的,要他们立刻停止敲打,停止一切音响。正这么想着,只见那个立起来的人虫再次用扇子将小妮满身的扫拂,并且一只手搂住了小妮的腰,还屈腿腆脸望着小妮,体态神情更是不堪。小妮以扇子向那人脸上打去,那人却一口咬住了扇子,狗也似的甩头掉尾。小妮的扇子被撕下了大半彩绢,显出了列列扇骨。

小妮楞了一下,场外人群哄然狂叫。叶妮一个飞步闯入秧歌场,从小妮手中夺过扇子,劈面扔在那人脸上,满面怒不可遏,冷言道:“你吃了!你把它咽了!”

“你怎了?我们扭秧歌耍哩,关你啥事!你狂诈什么哩!”
    “我不敢狂诈,我姑舅才是对面派出所的个所长。咱走!”

叶妮给妹妹披上风衣,恶狠狠地瞪着那只立体的虫子,一把拉起小妮手就走。

二人过了马路,叶妮回头见并没有人跟上来,这才放心。只是恨得眼里迸出泪水来:“这种糟人,就应该送他去把司马迁替出来!”

小妮道:“姐,司马迁不是个作家吗?他哪里跟作家扯得上。真他妈扫兴,好不容易扭一回。老娘还没扭够,痛快!”

叶妮恨得牙痒,重重地呼吸着,一语未发。只听锣鼓声依旧响着,并不因一个人的耻辱而改变节奏。小妮还要住903,叶妮也不力劝,由她。自己回家去住。

 

2753字)

                                                                                   

2019-9-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唱大歌演大荒,无力绣字悯苍生。

15万字长篇小说《旧家时》历时一年半,已完成一校,感谢《延安文学》先刊出3万字节选!另拟名为《祭红》。并得到朋友电话鼓励,单从这3万字看来,文字飞扬,笔力沉郁,超过了《本色》。感谢朋友的鼓励,让我更有信心仔细校改。

《延安文学》2019年第5期目录

延安文学杂志社 昨天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辑

“三线”背景下的个体/王剑平 孔海蓉/4

一座城的70年时光底片/李晓/86

穿越70年的电影梦/李阳波/90

我的高考经历/惠树华/95

拿什么来迎娶你/罗翔/101

难忘青春岁月/邹井高/106

北洛河特大洪水测报纪实/段秋生/110

 

红色记忆

毛边书(连载五)/胡庄子/112

读毛泽东马背诗想到的/伍朝胜/125

关于杨一木的材料/赵通儒/134

鲁迅给陕北送火腿再考证/阎纲/144

珍贵的史料  高贵的初心/韦统义/149

鲁艺版画回国记/宋如新/154

 

小说工场

祭红/惠雁/157

左岸右岸/许侃/185

纠结/子澈/207

诱惑/陶长江/221

意想不到/覃太祥/234


节选:

19  

     整个下午,叶妮都在门店的裁衣案上忙碌。景秀见她要走,说了一声:小妮姨还在903。叶妮深觉疑惑,她一天就躺在设计室里没出去,连忙就去903

一会儿缝衣工们相继散去。小妮倒好,说她不饿,兴兴头头起来梳洗,说想去桥头公园扭秧歌,让叶妮陪她去。

“你好好一个局长,扭什么秧歌,别记起一出是一出!”

“我才不怕人说呢,怕人说我连路也别走了。这不是你说的嘛!姐,你也去扭。”

“打死我我也不扭,疯了。”

 姐妹二人吃了饭,河滨公园桥头广场里的秧歌锣鼓声已经隐约可闻。小妮还说要去扭,叶妮只好告假苏航,李小妮局长还要任性一个下午。

斜阳穿过树林,树木的影子被拉长,挤入秧歌场里,被来来往往的脚踩踏着。秧歌场中人已经拉起了好长的队伍,围观的人群也渐密,这是一年四季里天气不至于冻手脚时北山各大城市广场里的常景。对于爱扭秧歌的人来说,一日不扭,如文士居无竹,美食者食无肉。小妮闻着鼓点声便拉叶妮入场,叶妮坚决站立。小妮风衣一脱,一把扔进叶妮怀里,显出一袭腰身合体的红色丝绒长裙,低V领,宽大的裙裾,行动尚如一团流动的火,何况扭秧歌舞跳。叶妮不禁在心里再一次批评妹妹的着装,总是这么着人去趁衣,而不是衣要趁人,如此艳丽红裙即使是在高级酒会上也显得过于抢眼,何况一个露天的秧歌场。叶妮一边看她在场中执两把粉红色绢扇,长长扇穗随手势舞动。一边漫漫散散的思量:这个妹妹不知何来这一种永不褪色的亢奋,这一段生命不可压抑的激情尤其集中到了对于衣服的无限止追求上,总是衣不惊人誓不休。妹妹如此苛求衣服的惊人,如此不知回避地以艳身示于众人,这是多么危险的事,连同林间的飞禽动物都知道隐身于周边环境。怪不得那个多么实在的妈总是说:她最不放心的就是小妮。

散漫想着,眼光掠过场中的每一个舞蹈者,观察这场中不同着装,不同职业的人在同一个鼓点里大体相似又各具性情的手舞足蹈,在叶妮是一天里最为悠闲的享受。她观察揣度着每个人不同的气质,个性,看着他们舞蹈,就像画家在仔细观察着要描绘的每一个树的枝丫,无心地将他们揣度、描述。

一进入秧歌场,那些有秧歌瘾的舞者都成了自由艺术家,扭秧歌是旋风里急走泥丸,是要在冰上步步踏稳;爱端庄的尽管端庄,爱泼辣的尽管泼辣,爱妖娆的尽情妖娆,舞到尽情处仿佛打开了自己的灵魂,扭起来就是在尽情地、或隐约地表演自己,表演一个再高明的艺术家也无法描摹的自己。

秧歌是众生内心的舞蹈。

小妮一身艳丽,一段妖娆扭动,粉红绢扇高举又低伏,移步里左右翻飞如里蝶张狂。真是舞低楼台月,歌尽扇底风。三妹天赋这一份人中艳质,又善于发挥,在哪个场合都很快成为关注的焦点。大开大合里是热烈狂放,左右盘旋里是娇柔妖娆,这如此美艳手法身姿是哪里学来,怕是天赋一段浓烈风情借秧歌而张扬。这个三女子,李家出了怪!

不知觉中,发现小妮已移出秧歌队,与一个中年男子在踢二人场子。这个中年男子叶妮早就注意到,他身形消瘦,穿戴素净,他擅舞扇,一出手便知身手步法深有味道,得空间就双扇当风,大开大合,搅动气流,左右旋转腾挪,如少年矫健;如队形中实在扭不开,就无奈垂了扇低头慢慢走着,那垂扇慢走也有一种风韵。他也到秧歌场中央去,扮艄公,扮赶驴汉皆有板有眼,但大都是执双扇与骑驴婆姨或船娘相戏,他倒是扭得生风,一旦发现了对舞者不能合拍逢迎,便很快退到秧歌队伍中去。他身手过人却不得施展,更无人能和,满场舞者,叶妮独替他孤单。

小妮与中年男子的对舞显然是棋逢对手,行内人看着就在期待着更多的精彩,两位舞者身不由已开始了一场比舞,目不相送却有着一种精神里的迎合,身手不让却有一种灵魂里的景仰,不知伊人是谁却有着心底而生的愉悦。扭到半中央,只见四扇飞旋而不辨别人影,如同两团当风的火焰,相依相遮,点燃欲合,被风赋形又被风撕开,以至于场外有人欢呼拍起手来。

只见小妮越跳越是轻盈。舞蹈,是肢体随着心意一起飞,是肢体摆脱了心灵种种的羁绊与胶滞,体会神赋的快乐与自由,让心事盛开如鲜艳的花,让肢体优美旋转如风中柔荑。舞者的快乐,让叶妮这个观舞者也深深陶醉。

在激越的锣鼓声里,飞扬缠绕于树枝的唢呐声中,叶妮身未动,思绪脱缰,任意飞扬。遥想那一个李晴川,他一定会轻轻一笑观看眼前这一种手足恣意的舞蹈,与他的言语之欢,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激越对舞。好想再有一场与他的对饮长谈,好想在他的身边,他的视线里长久自在地沉默。生命只有在含情的、智慧对等的观照里才会有充盈的存在感。大地上的生存,会因衷情人的关注而如同流云上的飞度,因为爱,因为智慧,地为天,人成仙。

叶妮仿佛看到了一片全新的天地,那里才是她心的故乡,心

的安妥之所。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晴川,他的名字千年以前就被写进了诗里,叶妮寻找了

多半生,仍就是望得见故乡,到不了安心之乡。故乡在哪里呢?叶妮立定此身,心中鲲鹏起飞,自由翱翔,俯视下界,寻找自己的故乡。只见晴朗天空下,山川明媚可亲。

突然,叶妮从越来越聚集的围观人群中感受到了异样气息,只见场中原本是扮艄公的青年男子突然丢下船娘,搅入了小妮与中年男子的对舞。

这男子一脸猥琐相,满面红黑,挺胸腆肚,动作放浪,整个一个立起来的蠕动大虫。他与场中人换了一把扇子,硬是挤入二人中间成为三人舞,连连紧依着小妮,扇子在小妮身上无端的扫拂,又是挤又是撞,好像他是醉了。这便是借着舞蹈公然的骚扰了,叶妮心里紧张起来,希望秧歌立刻散场,好结束这尴尬。

小妮几次怒向于他,借扇敲打推开他,人群中愈是发出了嘻笑声。

叶妮急得不知如何去化解,不由就从场外人群中移步靠近了妹妹。

太阳已落了,只剩下了明亮的灯光,刺眼地照耀着这一场尴尬。叶妮想靠近打家什锣鼓的,要他们立刻停止敲打,停止一切音响。正这么想着,只见那个立起来的人虫再次用扇子将小妮满身的扫拂,并且一只手搂住了小妮的腰,还屈腿腆脸望着小妮,体态神情更是不堪。小妮以扇子向那人脸上打去,那人却一口咬住了扇子,狗也似的甩头掉尾。小妮的扇子被撕下了大半彩绢,显出了列列扇骨。

小妮楞了一下,场外人群哄然狂叫。叶妮一个飞步闯入秧歌场,从小妮手中夺过扇子,劈面扔在那人脸上,满面怒不可遏,冷言道:“你吃了!你把它咽了!”

“你怎了?我们扭秧歌耍哩,关你啥事!你狂诈什么哩!”
    “我不敢狂诈,我姑舅才是对面派出所的个所长。咱走!”

叶妮给妹妹披上风衣,恶狠狠地瞪着那只立体的虫子,一把拉起小妮手就走。

二人过了马路,叶妮回头见并没有人跟上来,这才放心。只是恨得眼里迸出泪水来:“这种糟人,就应该送他去把司马迁替出来!”

小妮道:“姐,司马迁不是个作家吗?他哪里跟作家扯得上。真他妈扫兴,好不容易扭一回。老娘还没扭够,痛快!”

叶妮恨得牙痒,重重地呼吸着,一语未发。只听锣鼓声依旧响着,并不因一个人的耻辱而改变节奏。小妮还要住903,叶妮也不力劝,由她。自己回家去住。

 

2753字)

                                                                                   

         2019-9-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7 11:18)
标签:

雨点

惊鸿一瞥

分类: 惠雁诗行
 

微雨

               惠雁

 

微雨  石几,               

闹场僻静处,            

    我悄悄数着细小的雨点。

 

      滴进茶杯,

水跳了一下眼皮,

没有涟漪。

 

红尘中那惊鸿一瞥,

任由杂沓的庸常重重覆盖,

雨点断而又续,       

  悄悄等我听它滴落的声响。  

                 

       宛若一只老猫,

柔足踩着时光,

轻轻环绕我身旁。

               

          闹场之外,

我只想遇到自已,

十万点细雨,

和声广大,

滴滴皆是知悉。


   2019-8-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9 09:54)
分类: 惠雁诗行

          蚊子吟

                       惠雁






狂歌又劲舞,

极尽阿谀功。

先夸足形好,

起伏势如山。

脚趾咂一口,

舔尝血味道。

又道玉臂丰,

可作停翅坪。

面上轻薄舞,

频试血液新。

耳边赞歌急,

嗡嗡欲长住。

求作耳国长,

宽屋又足粮。

 

主人半梦中,

轻出电蚊拍。

啪,

赞歌乍然休。

 

 

             2019-6-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11:03)

端庄 ·夜西安一隅

                     惠雁





   守着陋巷里这一盏灯火,

   守着贫穷、寂寞,

   静静地,

   不胜端庄。

 

   繁华就在临近的大街,

   孩子,你在陋巷。

   也许期待着许多的未来,

   也许莫名地轻轻忧虑,

   也许只是静静地站立。

 

   多少生活的风霜在等着你,

   孩子,你静静地站立,

   毫不怯弱,

   若有所思,

   不胜端庄。

 

2019-6-16 --2019-6-20 

 

几天前, 微信圈里看到这张照片,仔细端详,念念不能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惠雁散文

沉默是金

                 惠雁

我上了三年级,又得了全公社三年级统考第三名,一下觉得自己博学得不得了。妹妹但凡有哪个拼音字母写得不工整些,我便立刻拿出像皮擦掉,谆谆教诲她重写。一个窑洞里,虽是我们两个在写作业,但满窑洞里都是我的声音。父亲就在这时走过我们身边,父亲一边走,一边苦笑道:“好我的女子哩,能的话少说上两句!沉默是金。”

我吃惊的望着父亲。

少说上两句,这话我明白,沉默是金是什么意思呢?父亲一定是感觉到了我的疑惑,又返回来,在我的家庭作业本背面写下了四个字:“沉默是金”。一语未发,又戴上帽子出去了。

沉默是金这四个字让我在好长时间里都在思量,沉默是什么,大概总和“少说上两句”有关。沉默是金,是不说话就会变出金子来?金子我懂,我见过干奶奶藏着的一个金钗,又黄又软,说是很贵重。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坚持少说两句,或几天一句话都不说,会不会从哪里突然变出一块金子来,闪耀着金色的光亮。就在上学的路上,还是在拔草时的哪一朵花下。可惜,不说话这事我坚持了三两天也就忘了,年少的天空里,有那么多可说可笑的事,怎么能忍得住不说。

沉默是金,是我平生学到的第一个成语,不免铭记于心。到中年时,我犯了一个毛病:常常为自己说过的话后悔,更甚至于常常为将要说出的话担忧,于是话自然就少了。

但是金子依旧没有变出来。

正当我的文章进入一种小有人夸的时候,蓦然见到了一位朋友,朋友先夸我的文字语言还错,已经达到了优美,接着话峰一转说,最好的文字不仅仅是简单的优美,最好是有着字外之意,文字组合得有意象。语言要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那并不容易。

我于忐忑中收下这肯定。从此后再不敢任情恣意,即便小说,也惜字如麦粒。

心中多少话,宜于沉默。纸上多少言,合于简约。这渐渐的影响到了我的性格。将多少话语沉默,只有任其在心中发酵。

有些话,在内心慢慢的咬碎了,再咽下,或者在风中吹散。

我在沉默里千思万想,于思想中无声地千言万语。

沉默是言语的江河,而说出来的仅仅是泡沫或浪花。

沉默是诉说的留白,是另一种形式的诉说。

 

娇儿才学言,从睁眼说到入睡,我说求求小宝宝,先不要说话了,让妈妈安静一小会儿。小儿红红的舌尖伸伸缩缩,发出一连串的“勒勒勒,啦啦啦”。

谁说沉默是金,最美是烂漫之音,童真之言。说吧,说吧,让你美丽、纯真的心灵发出动人的声音。

 

         (959字)

  2011-5-6---2019-6-15

 

           一不小心,一篇短文就写了整整八年。


  


                                      “呀,今儿这好天!”

                                    “你也来,照一张。”



                                  

  
                                   听弟弟讲那从前的故事



                             “这几十年,家里有啥事,咱俩就商量!”




                           “让外爷看看你棋艺长进了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悠然

翠华山

分类: 惠雁诗行


    翠华山

惠雁   

端午节,子驾车带父母去翠华山游览。我笑道:33年前就听同学说游过翠华山了,妈妈直到今天才见到个翠华山。回首钟南山,只见苍苍群山绵延烟波里,描出深深浅浅的天际线,似马群无声奔驰于烟波里。

 

群峰列南屏,

俊逸烟波里。

叠翠接天际,

峭壁参差立。

鸣泉转幽谷,

天池映云影。

小蝶逐群飞,

林鸟间隔啼。

步缓风轻微,

曲径漏光影。


                    2019-6-10 

                                                    









2019-6-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友人

精神

同道

分类: 惠雁诗行

《节约》

         致友人

惠雁

你活得如此节约,

省去了峨冠博带,

省去了凤辇仪帐。

省去了内心的痴情,

省去了血液里的憎恨。

省去了痛心疾首,

甚至省去了习佛的那盏青灯。

 

你活得如此节约,

省去了观赏繁华绚丽。

省去了励精图治谋富贵。

实现自我是多么变幻莫测的长征。

你独自行走于雪山,草滩、高高山岗,

与自己莫逆于心。

仿佛一观望,

就会浪费一缕思绪。

 

隔山隔水,

我与你   会心一笑。

 

 

2018-11-7      ——2019-3-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23)
分类: 惠雁诗行

   


  吻春

      (外一首)

肤施春意迟,草木皆矜持。

山川潜春气,柳烟轻帘笼。

长须问花信,摇乱一支春。

闲居知趣少,淘气一朵猫。

 

                2019-3-19

 

    惠雁

傲骄走高崖,

捕鼠月明夜。

软足藏利爪。

霎时剑出鞘。

 

柔媚伴君侧,

厮磨问同情。

娇憨陪读书,

妙坐镇诗页。

 

端庄独坐卧,

呼噜唱佛经。

虎王悔独强,

化身玲珑猫。

                 2018-6-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