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湖北青蛙诗集《蛙鸣十三省》《听众,小雨,秋天和》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各录有300余首,和100余首诗作。
个人简介
白云经过石头
个人资料
蛙鸣十三省-天光云影共徘徊
蛙鸣十三省-天光云影
共徘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303
  • 关注人气:6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辞唱诗

 

————————————

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第四期征稿。谢谢已完成) 

在诗经时代,每一首诗都是一首歌。

在乐府时代,诗歌就是民间。

在唐诗宋词时代,有阳关三叠和大江东去。 

 

现在,我们,西辞唱诗与我二人尝试将现代诗歌与音乐再次结合起来:每半年或一年一次,选诗十二至十五首,由西辞唱诗配曲演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风物帖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思想帖收藏
新冠状病毒疫情,由武汉爆发。本年度年初第一大事。
当有一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他人诗歌

羊城杂咏

潘耒

 

崖山尚住宋遗民,文陆当年事苦辛。
穷海不春犹正朔,孤航无主自君臣。
忠魂郁作潮头怒,浩气蒸成蜃阙新。
异代流风多感激,草间时有纳肝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建花瓣和绿叶(自选诗)

                            

 

 

 

在小酒馆

 

 

那日,我从苏北回来。那日是2016

8月的最后一天。

我还记得同年的另一个日子,618日夜月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21:38)
标签:

诗歌

分类: 我的诗歌



[桃花下的崔护]


喝过墨水,小户人家培养的书生
十五岁赶考后
来到京城。

那城里的姐妹们,花枝招展
你写几首破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23:16)
标签:

诗歌

分类: 我的诗歌




宝盖草萌发试验

 

 

为什么他们的诗歌不再打动我,无论他们

写得多孤单与,热切。

我只看我的宝盖草,从繁花盛开过的土地上

再次抽出它的棱茎,叶。

每上升一节,就带来多情的消息。

这般美意从何而来,以沾沾自喜的形式出现

而不顾及偶像及骨干们的聚会,节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6 00:10)
标签:

寂寥笔记

诗歌

分类: 我的诗歌
杜诗秋雨见释



老四读老杜秋雨诗三首,为“衾裯”之意
所困。查天宝十三年,秋月淫雨不止
“出门复入门,雨脚但如旧”,老杜九月九日
寄岑参:“所向泥活活,思君令人瘦”
可见老杜追随达官显贵的骑尘
因久雨而泥泞,而人也因思念朋友而
像魏晋恋人那般消瘦。
“京师庐舍垣墙,颓毁殆尽,凡一十九坊汗潦”
想必除玄宗不与众相卿拉家常
被奸相蒙蔽外
官方民间因连绵秋雨生了许多愁绪,尤以子美为甚
站在穷苦人的立场,看不歇的雨丝
饱浇帝国的都城,斗米可置换衾裯,叹庭前
甘菊花,念兹在兹,枝叶日夜寒。
但亦有崔驸马惠童相邀山亭宴集,“清秋多宴会
终日困香醪”。
为雨所阻,不能前往的酒席将如何哉?承沈八丈东美
除膳部员外郎阻雨未遂驰贺奉寄一诗:
“贫贱人事略,经过霖潦妨”。
不能出门的日子怕是十分难熬,想念起陇西公王瑀来
写首诗,同时也寄呈瑯琊王徹:
我们旧日是欢会的日子,应当是快活的。
谁会想到伟大的唐朝,到了承平日久的最后一年
谁会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寂寥笔记

诗歌

分类: 我的意见





某年,西辞和我说,我们俩合作来个“弹棉花诗歌音乐”吧。就我们俩。于是,我在全国范围内选诗人诗十一首(也就是一张唱碟的歌曲数量),他谱曲弹唱,做成了第一期,刻录了光盘,印了小册子,寄给入选的十一位诗人。这其中,就有飞廉小兄的这首《春日怀查德盛》。

 

 

 

西辞弹唱这些诗歌,都在自己房子里进行。为避免打扰他人,将唱诗的小房间门缝间都要堵塞好隔音的材料——他也不太敢放声高唱,无论如何,一般住宅的墙壁并无特别好的隔音效果。他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各类发表记录
《群岛2018诗年卷》出版目录
     
       文汇出版社出版

 
阿 毛 / 导航寻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10-07 18:24)
标签:

诗歌

分类: 我的诗歌


在辽阔的人世上

 

 

春天刚刚过去,虫子还没有长大
树叶奇迹般的干净

阳光照耀着花桥镇,新鲜犹如初生。

几只歌鹩与一群麻雀

争抢露营帐篷和遮阳伞留下的空草地

孩子们尖叫,宠物犬奔跑

去高山杜鹃下撒尿。

庄重的男人轻搂着女士的腰——

只有疯子,在桥垛下

蜷缩身子睡觉。

在乡下,苍蝇嗡嗡飞着

在泥房子里交尾。

母鸡慢悠悠行走,抬起一只脚

久久没有放下。它惊异地

打量一个一晃而过

模糊的身影。尔后,它边走

边哼无字歌,那是

谢克顿先生在下雨天来临前

听过的曲调。

枫杨树林里,挂着一只失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