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雪
寒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847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寒雪公告:

 

 本blog图片,除注明作者外,皆来自网络,若有冒犯请告知删除,在此表示感谢!

 

本blog文字皆属原创,无论虚实与任何人无关,谢绝转载,谢谢作!

 

 若有需要请留言: zxj200119@163.com. 

 

寒雪独白:琉璃空间,干净心灵。不洁、不雅、不善、喜欢暧昧的男人和女人,请自觉绕行。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丝路飘雨

秋天跌落在心底\寒雪

 

不用拂尘,就在一块石头上随意地坐下来,坐在暮秋干净的深处
寂静是世间唯一活着的语言,仰头碰见一山的叶子缓缓飞落
有什么在心底瞬间被激活升腾,阔大无边地包围着我
以叶子的姿势和青山对谈,和秋天保持一致

一个弟弟说,他喜欢动物,他的理想就是满世界游荡和动物作伴,和动物交谈
我觉得他适合做童话作家,他有一颗纯洁的心灵
我对着满山的野菊花,总是一次一次挪不动目光
那一山一山飞溅的黄色,我整个人淹没其中,看不见世界

一山的叶子落着,一山的阳光落着,一山的心事飘荡
天色蔚蓝,心情蔚蓝,笑响染红了半壁南山
光影铺开的暮秋,依然落下翠色点点
风吹着,水流着,花开着,阳光泼洒着,天就那样自由自在地蓝着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听不见呼吸,只有叶子缓缓落下的轻响
我就那样坐着,以禅定的姿态,和整个秋天,整座青山
山上的草木、寂寞的花味、潺缓的流水,天上的云影
融合、呼应、对答、亲吻,这样的
情深意切,我想我适合做自然作家,喜欢没有任何修饰的原始和野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微信号:zxj-hanxue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OTczMzQ3MQ==&mid=400164779&idx=1&sn=91a0428ab6db4de78430459f21389618&scene=23&srcid=1101nKMSwV80N166LWPMIlyN#wechat_redirect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久雨后的院子,绿植都在葳葳蕤蕤地生长,秋阳爬上葡萄架、爬上芭蕉树翠生生地跌落一地。疏影清浅、静好迷离。一曲琵琶语在耳畔不停歇地唱,你那首心有纤纤意,伽蓝离离草,瞬间让我想往北狂奔去。

 

你行走在我相邻的城市,你就站在那条河流的中央,那条人潮汹涌的河流,人们都举着一张张凄惶的面容,唯你清鹤孑立禅定隽怡,大鹏鸟一样幽悠恣肆,你的思想一直保持着凌云的壮志,又有着无比热烈柔情的温度。你坚毅又深情,你清傲又悲悯,你寂然又热烈。隔着千里的距离,我一眼就能在人群中认出你,我就这样看着你,看着你。你等待着我用沉默无言的诗句,你爱着我用前世的时光。

 

你知道,你是知道的。我这一生总是要走向你的,无论时光它成为怎样陈旧的颜色。

 

前天,看印度的影片。一个诗人,八年时间总是梦见一个陌生的女子。她的身姿清晰,面颜却常常模糊不清。她在他梦里不停地旋转,不停地旋转。为此,他开始画画,他的画室摆满了她熟悉而陌生的画像。某天,他去机场接一个朋友,却遇见了那个她梦里的女子,他飞奔着去追她。他说,这八年我不停地梦见你,不停地想着你,我确信,你就是我今生的爱人,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7-11 23:42)

好久没写我的字了,好想念她。此刻,我和我的字在一起。

 

                 ——寒雪


亲爱的,我们已久违。


好久没写字了。被胃病纠缠不休。偏头疼。手上出水泡,之后开始脱皮。眼睛过敏。幻听。幻觉。莫名的发火,脾气越来越坏。感觉身体里沉积了许多垃圾,找不到释放的方式,不能顺畅地生活。时光再一次陷入艰难的境地,无比漫长,难熬。不能阅读,不能书写。这样的日子真是要命。


在网上一次购买了20本书。我想只有这种方式我才能安静下来。身体里的某些地方,需要文字的供养才能圆满。


周末,蜷缩在床上读伍尔芙。一整天除去做饭、吃饭,就是这样的一个姿势。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阅读,庆幸我没有将她的文字读几页便扔到一边。对文字的挑剔,宛如对待生活。随着年岁的增加,是越来越不想凑合。这样的世界如此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4-17 21:55)

摄影\李中灿  文\寒雪


又是人间四月天,又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春雨却下个不住。4月17日,天刚刚放晴,我们几个喜爱摄影的朋友就迫不及待地循着四月的花香,出洛宁县城,走马店,沿着胡坑到小界上村的水泥路去寻找美丽的春天。


车子沿着蜿蜒的山间公路缓缓地开着,摇下玻璃窗,铺天盖地的绿迎面扑来,路边的花儿竞相怒放,新雨后的小树林散落着阳光,牛儿在悠闲地吃着青草。我们禁不住停下车子,雀跃着奔向大自然的怀抱。空气清凉温润,春阳明亮和暖,四境的风柔柔地吹着,远处苍山如黛。鹅黄、葱绿、浅紫、桃红、粉白,各种色彩渐次展开,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图。景随步移,心随景移。浅醉了时光,漫漶了心事。

 



远山。麦田。绿树。零星开放的花。这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还是一曲田园交响的奏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21 18:58)
让我试着梦见你。

          ——寒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06 21:37)

“陌生的地方渐渐熟悉,熟悉的面孔渐渐变成回忆。在日日月月中走过,原来生活没有想象中难过。”电台里一首歌反反复复播着,窗外的雪依然不紧不慢地飘着。夜色就在歌曲和雪花中平静地走着。

 

2013年的雪的确来的迟了,2014年的雪来得却有些早。不要紧,这也并不能影响人们喜悦的心情。当我到那高岗上,当我到那湖畔去,恋人们尽情地在雪地里笑着跳着,幸福的摸样让人忍俊不禁,我想雪应该是属于爱情的。时有一家三口,大人拉着孩子在路上滑雪,绯红的脸上盈满笑意。再不远处,有人在打雪仗,一家人或者一大群青年人。四面的笑声此起被伏,让人只感觉温暖,忘记了天气的寒冷。我想雪应该是属于尘世上每颗快乐的心。

 

我也一改往日的矜持,迎着风奔跑起来。心也仿佛年轻了许多,盈满激烈和色彩。我的眼前尽是飞扬。飞扬。飞扬。我不知道,一月的风不吹,二月的春又至,三月的桃花正赶在路上,雪花该以怎样的姿势降落?会不会也是左右为难。

 

睡吧。一切。在这纯白的梦里。来吧。你。拉着我的手,一起踏雪吧。就让那雪花打湿了我的发,我的眼。我一定不告诉南来的风,北归的雁。我会将这秘密永久封存,我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1-31 21:12)

如果,文字是一种需要。那么,灵魂它究竟怎么了?如果,文字是她的解药。那么,厌倦它是怎么回事?

                         ——寒雪

 

2014年的第一个清晨,似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她又该说些什么呢?一如今天的天气,明明是新的,却被雾霾深锁着,深重而沉默。

 

此刻,2014年的黄昏她还是坐下来,她还是轻捻时光,慢拾文字,她还是离不开。她最终的逃离,终究还是回到了文字间。因为,那些疯狂的念头,那些时时出逃的怪想,那些狂妄的幻觉它无处搁置。

 

她想,她今生的终究还是要回到文字间的。除此,别无选择。

 

她无法和世界沟通,无法和任何人沟通。她只和它识。只有它懂得。只有它只会她在这个世界的举步维艰,无以为继,她在这个世界的为难和不为人知的温柔与暗伤。只有它知道她在午夜做着的那些梦,她那些暗无天日的悲欢忧惧,她那些奇怪的念头和对人世的憎恶愤恨、对那些温暖的眷恋深爱,对某个瞬间片段不停不休的渴望和想念。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20 16:20)
标签:

情感

分类: 红尘有你
 曾经以为,写字的人最无情。我爱,或许,这不是真的。

                                      ——寒雪

这个冬日的阳光暖得让人一次一次神思恍惚。只想无所事事坐于阳光下,看光阴迷离游移,一寸一寸归去。

 
在阳光下,抱着一本书。看日光不停跳跃,跳跃,跳跃……清澈的梦般孤单。心似乎永远不能安静,不能停留。回身,望向天边,不知岸在哪里?


腕上的银镯、指间的银戒在耀目光线里,宛若一段纯白的故事,隔着岁月泛着清幽怡静的光。不动声色却也是那么美。仿佛听过一句话,缺少安全感的人似乎都喜欢在身上佩戴一些小饰物,那是心理上的一种安慰。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着这样的倾向,只是无法抑制地喜欢银质的东西。它好似来自女子身体里的一道光,带着时光的痕迹、带着幽秘的心事、带着不为人知的欢颜,瞬间照亮一夜又一夜的暗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1-28 16:54)
标签:

文化

有一段时间,半月之久我都在医院看护父亲。离出院的最后几天实在受不了,感觉呼吸里都是痛苦的呻吟和病菌。加上不时歇斯底里哭喊亲人的,还有半夜被送回家的,术后整夜睡不着觉在走廊来回徘徊的。

 

在那个生命走到质疑的地方,泪水堆砌的地方,惶惑不安彻夜不眠的地方。我重新对生命审视的同时,时时有崩溃的可能。整夜整夜无眠,大把大把掉头发。那一刻,我真正明白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的含义。

 

这么久了,我依然不能忘记,不能释怀。

 

那个清冷的下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和一个中年模样的阿姨,被人搀扶着不断哭喊着一个名字。撕心裂肺的哭声在空荡荡的医院内飘荡,想起,两年前的冬天公爹猝然离世的那个夜晚,在医院空荡荡的院子里我也是这样凄厉哀伤的悲鸣,我的眼泪突然就哗啦啦地落下来,周身发冷,心被紧紧揪着般疼。

 

生命真的如此悲伤。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怜悯的泪水我们又能怎样?还能怎样?面对生命的离去,我们除了悲伤是束手无策的。宛若窗外的花,如此美好,可是,谁又能够阻挡它凋零的命运?


父亲邻床的一个老奶奶,做过手术三天,间断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