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素贞
吴素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49
  • 关注人气:4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种瓜得豆


吴素贞.作家协会会员。组诗散见《诗刊》《十月》《诗歌》《诗人》《中西诗歌》《飞天》《绿风》《星星》《山花》《青年文学》。作品曾多次入选各种版本的年度诗歌选。著有个人诗集《未完的旅途》。

                       

谁家苑

 

完整

 

阴影一再后退。就像

它曾悄无声息地跟来

我不会回头。我的俯身处

适宜一次喜悦的蔓延

 

时光待我何其丰厚

让我遇见一半的残缺

开花,敛着金色的光

淹没我

残缺待我                              

何其慈悲,让我在倾颓间

看起来多么完整

 

犹如回到时光的底部

断章,荒芜

我怎么可以这么完整

拈着花,被一束光

晃动成巨大的寂静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9-06-26 10:44)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气息在漫步

 

淡淡的

合欢香。你的气息在漫步

这么好闻

我给你一个隐秘的称谓,世间

就赐我多一个亲人

我抬头、低头,脸红

鸟儿瞅着我,在枝头漫步

 

我在林荫中漫步

忍不住叫了一声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15:46)
标签:

2019

诗歌

分类: 花雨诗歌

还魂彩

 

被乌鸦叼走的魂,回来哟?

——回来了哟

 

鬼打墙迷路的魂,回来哟?

——回来了哟

 

走到门楼不知家门的魂,回来哟?

——回来了哟

 

躺在床上高烧不退的魂,回来哟?

——回来了哟

 

睁开眼睛叫姆妈的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09:21)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蜜蜂

 

埋下的树茎长出了花骨朵

草尖上扶起的风

在花骨朵上嗅到了人间味

 

这一缕缕风酸甜苦辣

真的有辣味,我观察一只蜜蜂

它一直用前肢抹着额头

它的眼睛那么小

冰晶的小颗粒粘在前腿绒毛时

像极了一颗凝固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2-28 15:56)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梦境

 

你奔跑过来,大眼闪烁

将山一样绿涛涌向我,让整座山

有了埋骨的云

 

我还是无能为力。在梦境里

语言一次次拥抱你

情节,细节如虚空悬浮

每对视一次,都不是真实

 

人世够长,其中有一个灯盏

必是属于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2-15 09:28)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金缕梅

 

山谷是一间客厅

手里的金缕梅

是客厅里最纯洁的形容词

 

比如兽、鸟、虫低飞

就视为:金缕衣

枝头还在蛹里的蝶

它冥想着春天

可命名:金缕曲

 

许多的蝼蚁仰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0 17:28)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失眠

 

是潮汐拍打耳畔

是一颗螺

把星星装进兜里

是一只水母分裂

双双游到

月亮躲起来的地方

 

那是失眠才能

到的地方呀

一切都是颠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10 11:35)
标签:

2019

诗歌

文化

苍山村

分类: 花雨诗歌

乌鸦

 

苍山村能听懂鸦语的

大概只有姑婆了

晒太阳的姑婆先发出喝声

用拐杖磕地

仿佛在向地底传递某种声音

短促的音节,带着姑婆的敌意

乌鸦并不飞

有时是群啼

它们似乎比以前更硕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2018

诗歌

文化

十年

分类: 花雨诗歌


鹰啊!

你是浸泡砒霜后才如此永恒的

展翅在厅堂的南角

你的锋芒,锐气引领着双翅

它们曾如双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Georg Trakl,1887-1914),奥地利著名诗人,出生于萨尔茨堡的一个商人家庭。自幼家庭生活不幸,中学时代起陷入与妹妹格蕾特的恋情中。18岁开始接触毒品。曾在维也纳攻读药理学,获硕士学位。1904年起开始写诗,但一直得不到应有的承认。生前仅出版《诗作》一册(1

(2018-12-27 16:33)
标签:

2018

苍山村

诗歌

文化

分类: 花雨诗歌

草垛

 

石头扔进草垛,草垛拥抱它

火焰扔进草垛,草垛燃烧它

我的疯妹扎进草垛,草垛溅起浪花

她躺在石头上,她躺在火焰里

把最难的活路压在身下

她让我们看起来活得更正常

这些年,她反复

让我看到

夜里伸来的一只手

有时是流水,寒冰,有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