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释藤
释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0,897
  • 关注人气:55,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释藤浅语

本博文字除注明出处外其他全部原创,如果您喜欢这些细碎的描述或者需要转载,请告之本人!

释藤:专栏作者、摄影评论、独立策展人、编剧!喜欢摄影、文学、音乐、户外。

微信号:419658575

联系QQ:419658575

释藤文学群:100028427

释藤摄影群:113940320

电子邮箱:shiteng78@163.com

2015-2016发表
诗歌《早春,想起一场花事》
发表于《台州晚报》
评论《时间都去哪儿了》
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影像是否可以留住乡愁》
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邂逅异数》
发表于《摄影报》
随笔《西溪记忆》
发表于《浙江画报》
散文《春将逝,回乡》
发表于《巴河文苑》
随笔《策展人真的重要吗》
发表于《旅游世界》
随笔《平遥摄影大展,风光摄影的追寻和探索》
发表于《摄影报》
随笔《三门符号》
发表于《台州晚报》
随笔《神仙居住的地方:仙居》
发表于《摄影报》

2014年发表文章

评论《瞬间百年》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捡拾生活的碎片》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风景之后》发表于《摄影报》

访谈《 游本宽:从本心出发的探究与实践 》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范顺赞:让梦想照进现实 》发表于《台州晚报》

评论《你被“霾”了吗?》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当“私密”转向“开放”》发表于《摄影报》

访谈《陈光俊:艺术家创作要和市场形成一个良性的“圈”
》发表于《摄影报》

评论《因缘际会》发表在《摄影报》

评论《定格与传承》发表在《摄影报》

散文《十月茶籽红了》发表在《台州晚报》

评论《平淡之中见真情》发表在《摄影报》

散文《女子如青瓷》发表在《台州晚报》

诗歌《低空飞行》发表在《台州晚报》

 评论《这个春天读了一本好书》

发表于《摄影报》

2013年发表文章

评论《席地幕天长》

(刊发于《摄影报》)

访谈《卢彦鹏:摄影是灵魂的私语》

(刊发于《摄影报》)

散文《去平遥,赴一场视觉的盛宴》

(刊发于《浙江画报》)

评论《新地带》

(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炊烟在此升起》

(刊发于《文汇报》)

通讯《独臂摄人生》

(刊于《浙江残联》)

散文《洁白的茉莉》

(刊发于《台州晚报》)

评论《用心记录》

(刊发于《摄影报》)

访谈《孙敏:台州摄影一直在路上》

(刊发于《台州晚报》)

访谈《章友隶:我有一颗热爱摄影的心》

(刊发于《台州晚报》)

评论《光阴的积淀》

(刊发于《台州晚报》)

评论《近一点,再近一点》

(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去掉双引号》

(刊发于《摄影报》)

通讯《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刊发于《台州晚报》

TOP20:一个多元、开放、包容的平台》(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相由心生》(刊发于《摄影报》)

《城与乡:动与静的取舍》(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改造的空间》(刊发在《台州日报》)

评论《置换的空间》入选《造像创意摄影精品解读》一书

评论《再造的山水》入选《造像创意摄影精品解读》一书

评论《心相》入选《造像创意摄影精品解读》一书

2012年发表作品

通讯《独臂摄人生》

(刊于《台州晚报》)

评论《摄影的观看方式》

(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禅意的诉求》

(刊发于《浙江画报》)

评论《独臂摄人生》

(刊于《浙江画报》)

散文《雨雾皤滩的旧日时光》

(刊于《摄影报》)

评论《PS真正的天敌是谁》

(刊于《摄影报》)

随笔《爱情是盏隔夜茶》

(刊于《台州晚报》)

评论《摄影工作坊: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刊于《摄影报》)

评论《推委制,今天你关注了吗?》

(刊于《摄影报》)

随笔《如果可以拍一拍自己的故乡吧》

(刊于《摄影报》)

散文《仙居丹霞神仙居》

(刊于《摄影报》)

随笔《仙居行摄路书》

(刊于《摄影报》)

散文《仙居:闲人指路神仙居》

(刊于《摄影报》)

评论《照镜子的人:用影像观照自己》

(刊于《摄影报》)

评论《照片里的事》

(刊于《摄影报》)

散文《游览仙居,行神仙之路》

(刊于《摄影报》)

散文《素心半卷淡竹行》

(刊于《浙江画报》)

评论《天国的女儿》

(刊发于《西南航空》)

访谈《王远凌:摄影也是修行》

(刊于《摄影报》)

评论《寻场景》

(刊发于《摄影报》)

散文《青春的记忆》

(刊发于《西南航空》)

评论《风光摄影的温度》

(刊发于《摄影报》)

评论《微观绚丽》

(刊发于《摄影报》)

访谈《黄晓亮专访》

(刊发于《影像》)

访谈《黄晓亮专访》

(刊发于《秘境杂志》)

访谈《欧阳世忠:一切归零,从心出发》

(刊发于《旅游摄影》)

2011年发表作品

散文《文字独守一份清凉》

(刊于《延安文学》)

散文《夏日荷花,淡淡开》

(刊于《延安文学》)

散文《江南,旧时光》

(刊于《延安文学》)

散文《浇头面飘香》

(刊于《台州日报》)

散文《寒夜,点一盏心灯》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江南,不诉愁怨》

(刊于《流年》)

散文《江南,旧时光》

(刊于《流年》)

散文《春把锦绣流年记》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长屿洞天里的抒情渔歌》

(刊于《浙江画报》)

散文《夏夜,栀子开》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风起,夜凉如水》

(刊于《收藏之声》)

散文《秋,褪色的流年》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夜色中的玉兰》

(刊于《台州文学》)

散文《茗香袅袅,浮生闲》

(刊于《台州文学》)

散文《风动桂花香》

(刊于《台州文学》)

评论《人文影像不老的主题》

(刊于《汕头日报》)

评论《禅意的诉求》

(刊于《摄影》)

散文《秋夜,听茶》

(刊于《月渡海棠》)

散文《秋寒,素心花开》

(刊于《月渡海棠》)

散文《喝茶》

(刊于《台州晚报》)

评论《摄影的观看,不能仅停留于表面》

(刊于《摄影报》)

近期发表作品

散文《三月竹笋》

(刊于《岁月》)

散文《烟雨江南》

(刊于《岁月》)

散文《杨梅红了》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江南女子》

(刊于《台州晚报》《玉环日报》)

散文《陌上花开》

(刊于《海风》)

散文《江南桂花香》

(刊于《全国优秀作文》)

散文《四季花开》

(刊于《火箭兵报》)

诗歌《走过雨季》

(刊于《江门文艺》)

散文《四月樱桃正红》

(刊于《海风》)

诗歌《听说》

(刊于《台州文学》《绍兴诗刊》)

诗歌《结满伤疤的老树》

(刊于《台州文学》)

散文《秋日盂溪源头之旅》

(刊于《台州晚报》)

诗歌《远》

(刊于《江门文艺》)

诗歌《桂花碎语》

(刊于《江门文艺》)

散文《候车》

(刊于《玉环日报》)

散文《邂逅那一片明粹》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爱情是一场散乱的烟花》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素手文字》

(刊于《东部》)

散文《旧巷子.老面馆》

(刊于《台州日报》)

散文《独舞的叶子》

(刊于《东部》)

散文《回到从前》

(刊于《建材报》)

散文《寂寞春色暖》

(刊于《东部》)

散文《爱情是什么》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蔷薇啊蔷薇》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油菜花开了》

(刊于《建材报》)

散文《流年碎碎》

(刊于《后来》)

散文《雨季,画一朵光阴苍凉》

(刊于《台州日报》)

散文《邂逅旅馆》

(刊于《旅馆诗刊》)

散文《禅意人生》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低温女子》

(刊于《台州晚报》《燕都晨报》)

散文《秋夜茶香暖》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江南,不诉愁怨》

(刊于《新文学》)

散文《茉莉茉莉淡淡开》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秋来,时光薄》

(刊于《建材报》)

散文《陌上炊烟暖》

(刊于《台州晚报》)

评论《读李浔近期江南诗歌有感》

(刊于《浙江作家》)

散文《樱花雪》

(刊于《海风》)

散文《水墨秋色》

(刊于《台州晚报》)

散文《风动桂花香》

(刊于《作家报》)

感谢刊发我文章的编辑老师,真诚地致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3-26 10:08)
标签:

杂谈

分类: 纸媒发表


——简评姜豪作品《方圆》 

看到姜豪的作品是在他自己的朋友圈,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苏珊 桑塔格曾经说过:“拍照是凝固现实的一种方式。你不能拥有现实,但你可以拥有影像——就像你不能拥有现在,但可以拥有过去。”在摄影师姜豪的照片里,现实是方圆之内的家乡,是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6 00:04)
标签:

杂谈

分类: 释藤影谈
多棱镜  文字:释藤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面多棱镜,所以每一个角度都会呈现不同的效果。
摄影便是一面多棱镜,这面镜子折射的就是个人对社会,美学、哲学以及人生观等各种元素的集合,思索和探讨!
当下,照片已经成为了平民艺术的典范,越来越多的人拿起了手机和相机拍摄身边的一景一物,于是更多的时候影像在改变我们对自身的认识、社会的变迁、以及人类和自然的关系等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摄影发展至今,并不单单是记录和写实这么简单,它更应该从多角度和多方面去呈现,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观察、理解和思考。
所以,在一个人人都会拍照的年代,如果你认为摄影仅仅只为好看,那确实显得有些苍白和无聊。当下,摄影的范畴和思维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有了质的变化和提升,人们对于现实社会的理解和思考已经逐渐深入,涉及到了许多探索性的范围。因此,在影像语言上,呈现的风格和样式上,都具有了十分鲜明的个性和特点。
此次当代摄影邀请展,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国土,以及不同年龄层次的作品,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一组作品都呈现了属于他们个人的语言,这些影像,让我们看到了摄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1 22:06)
分类: 纸媒发表

读王树崴作品《我的童年你的乡愁》

 

乡愁在很多人的心里都是根深蒂固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在骨子里装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乡愁。无论你是否离家很远,或者就在家乡不远的地方生活,对于乡愁的情节,都是共通的。

王树崴也不例外,对于她来说,乡愁更多的是一种远方和陌生,还有就是记忆里的童年时光。所以在成长以后,她便开始了寻找自己的故乡和乡愁的旅程。或许她的经历和她的记忆让乡愁便的更具有一种时空感。

树崴出生后1岁便被送到了外地的亲戚家寄养,直到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释藤随笔
马上就过年了,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里,过年都必须是到了农历大年三十,过了这一天,就算是真正的翻过去旧历,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2018年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朋友圈里许多人很早就在总结了,有的欢喜有的丰收有的遗憾,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属于自己的那一年都是很特别的,对于我而言也是如此,因为我始终觉得所有美或不美的事物,都值得慢慢思量,一生珍赏,而我愿意一直做一个心存美好和感激的人!
我们来到这个世间相逢,会遇到很多好或不好的事物,但是更多的人都是善良的,简单的,在忙碌的生活之余,懂得感恩,懂得惜取,才是最好的回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1 23:17)
分类: 纸媒发表



——简评唐咸英作品《平行的世界》

我一直认为优秀的摄影师其实是有第三只眼的,这只眼睛可以看到现实世界的另一面,或者说是另一个空间,比如唐咸英。

唐咸英的照片总是让人引发思考的,这么多年来,他似乎一直在寻找自己独特的观察,他的照片既可以定义为观念,又可以看成是纪实,还可以称之为艺术,当然这是我的说法,并不是代表所有人的观点。至少,这么些年,我看过他的不少作品,一直都在冷静客观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比如从《褪色的记忆》到《背影》,再到《红地毯》,直至我现在所看到的《平行世界》,每一组作品似乎都延续了一种稍显冷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2 23:18)
分类: 释藤随笔


冬日的永安溪真静啊,静的可以听到落叶掉下的声音。簌簌地,扑楞一下落在了草丛里,那一片落叶带着季节的更替和叮嘱,在冬日的溪畔深处独自旖旎成一篇诗行。
一个人,沿着溪流行走,岸边的柳树都在寒风里萧索着,光秃秃的枝条晃荡着,像极了邻家姑娘细长的辫子。时光在这一刻似乎停留了,在潺潺的流水声里,寂静且孤单,美好而朴素。
生命就像一条永不奔息的河流,走过四季淌过浅滩,又跌入深潭,但是最终这一切都会汇入江海湖泊,奔向更广阔的天地。
有时候,宁愿自己就是一颗溪流中的石块,能够经得起千百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纸媒发表

        ——读金汀作品《符号》

如果说摄影是一个内心的出口,那么摄影者的眼睛和心灵必须细致和客观,这样拍出来的影像才能够让观看者体察到其言说。
摄影发展至今,历史虽然不久,但是从呈现的类型和原理,却已经是异彩纷呈,不过能够让人记住的影像,除了其深刻的内涵,独特的表现手法和让人过目不忘的画面,剩下的唯有拍摄者的心声和气质语言了。
摄影师金汀,出生于浙江台州,他从事摄影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于摄影的炽热和恪守却十分坚持。这么多年的拍摄生涯,让其养成了一种善于观察的习惯。
行走于世界各地,在不断变化的旅程当中,他随身携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15:40)
分类: 纸媒发表

影像的探索:台州摄影双年展浅谈  文字:释藤

 

秋天已逝,微寒的冬天已经来临,时光总是迅速,两年一届的台州摄影双年展马上又将开始了,这对于台州的影友来说,不仅仅是一次影像的聚会,更是一次视觉的盛宴!

台州是一个沿海城市,近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生活水平的变化,让生活在此地的人们对于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也变的迅捷而敏锐。而摄影这个直观而有趣的观看方式,让许多人都为之沉迷和欣喜。

近年来,由于时代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喜欢拿起相机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摄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释藤影谈


——释藤 

佛者,心也、空性是也。从三千年前流传至今的,佛教一直是很多人心中最神圣的信仰。人们根据传说中佛的样子,雕塑了各种各样的佛像,供奉在庙堂、寺院,参拜、祈祷、祝愿。因此这些佛像大多被塑的金光闪闪、高大庄严、立于庙宇的阁楼里,整天让香火熏陶。

不过在顾勇先生的这组影像中,这些佛却有了另外一番面貌,原来这是一群被弃之荒野的“罗汉”,由于长时间的风吹雨打、阳光普照、已经残破不堪,面目全非。他们被雕塑的人们丢弃在杂草和树林中,身上早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油漆剥落了、有的断手断脚了,有的甚至倒在了地上,泥塑的身子,终究经不得时光的侵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释藤影谈
在我们的一生当中走过的地方很多,但是能够记得的地方却很少。在不停奔走的旅途中,许多人常常忘记了回过头来再看一看走过的路,想一想那些人和事,于是让太多的东西成为了过眼云烟。
所幸,在芸芸众生中,我们还能够用影像,用心灵的感悟,给自己留下一些印迹,无论是否琐碎,是否绚烂或者简单,都曾记得,曾驻足。
台州,也有这么一帮摄影师,他们就职于自己的平凡的岗位,或者在为忙碌的生活而奔波着,但是在内心深处却依然保留着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在纷繁的人世间,用镜头,用自己的语言在倾诉万物人生,感受生命历程的点点滴滴!
摄影就是一条通向外界的出口,这条道路漫长而孤单,走进去的时候似乎很容易,但是真正深入却是十分困难的,所以很多人走到一半就坚持不了,或者是小心翼翼不敢继续前行了,但是依然有这么一小拨人,走的用心而执着。
本次台州摄影双年展,从征集到呈现,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在众多的投稿者当中筛选出了三十多位摄影师的作品,这些作品有的反应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