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4,244
  • 关注人气:7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1-03-17 11:54)
标签:

杂谈

 

 

     “造谣!这是有人想逼规元停盘”,赖永初立刻就看穿了谣言背后的阴谋。

      电报房并没有收到“崩盘”的讯息,所谓“福隆公司倒闭”的传闻纯属子虚乌有。然而,这突如其来的流言却充分利用了广西方面信息中断的空隙,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设计。

      按照银钱业的规矩,每当遇到情况特别复杂的时候,“规元”会议一般就会暂时停止交易,也就是不制定统一的汇价,改由商家自行其事。这样的办法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金融市场的风险,但其结果也必然会造成价格的混乱,从而使得货币行情急剧下滑。换句话说,如果被谣言逼得规元停了盘,那也就意味着先前推升汽车钱的种种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来者不善啊,小韦岭那里不知道顶得住顶不住”,葛志诚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担心地念叨起来。

      在操盘规元的过程中,其他人通常并不到现场观战,这不只是为了工作上的便利,更是为了体现店家对操盘手的尊重和信任。赖兴隆钱庄一向都是严格遵循这不成文的习惯的,但今天的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0 16:07)
标签:

杂谈

 

 

      就如同乡村的酒肆总有个杏黄色的旗幡一样,城里的钱庄也有自己的招牌,那就是柜台上方挂着的一杆戥子、一柄钢錾和一把剪刀。

      戥子錾子和剪子都是处理银锭的工具,这似乎表明天下的钱庄只做白银的买卖。但其实,在1928年的赖兴隆,店铺里流水般进出的除了成色不一的银锭和银饼之外,还有五花八门的纸币以及各式各样的银元和铜板。

      早些年,贵州的纸币都是由华家的“文通书局”承印的,“文通书局”是个以修订佛经为主的印刷厂,既没有编码机、也没有制币的纸张,所以那钞票的号码只能靠人工誊写,多摸几下字迹就模糊、多用几次票面就断裂,破损的速度比贬值的速度还要快,搞得大家苦不堪言。于是周西成执政之后,贵州就改用了中国银行的“国币”。“国币”的纸张好、印刷也精美,但这东西是由中央政府发行的,贵州并没有干涉的权力,可周西成却不管这一套,他把“国币”拿过来就加盖上自己的印章,有印章的认帐、没盖章的他就不认帐,结果三两下就把央行的钞票变成了地方的钞票,连印刷费都省了……当然,这种乱盖章的办法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1 06:00)
标签:

杂谈

 

 

 

       听说掌柜要出门访客,伙计们赶紧把轿子抬了出来。

       贵阳是座山城,狭窄的街道蜿蜒起伏,不仅马车骡车派不上用场,就连独轮车也难以通行,人们日常出行主要靠走路,而老板出门讲究体面,自然就必须坐轿子。

       轿子是身份的象征。早些年,这东西只有官员和有功名的士绅才可以使用。那时候,官轿的前面总有一个敲锣的差役做引导,生员出行鸣锣五声,代表“百姓齐让路”五个字;县令出行鸣锣七声,表示“军民百姓齐让路”;黔中道知府出行鸣锣九声,代表“官吏军民百姓齐让路”;要是听见十一声锣响,那就是贵州巡抚出门了,“各级官吏军民百姓齐让路”……

       民国以后,坐轿的规矩虽然不再象先前那么严格,但大致的等级还是存在的。轿子中最高档的要属衙轿,衙轿也称“大轿”,四人抬杠,红色的轿顶,宽大的轿身蒙着蓝色或绿色的呢绒,轿厢里冬天摆炭盆、夏天摆冰盆,既庄重又舒适;普通百姓当然没有享受衙轿的福气,只能坐客轿,客轿是临时向轿行租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68天啦!

2006年07月04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6年07月04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我知道的老兵故事(一)》

2006年10月21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334篇
图 片  6张
访问人数 4128673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8-13 06:31)
标签:

杂谈

  

 

        好久没有更新,对不住各位,不过这回真不是偷懒,而是遇到“瓶颈”了。对我而言,写商业的东西还有些不习惯,需要调整适应一下才行,希望大家谅解。

————————————————————————————————————————

 

 

 

        天色刚放亮,贵阳城里就喧闹起来。背筐挑担的货郎穿梭在街头巷尾,有卖粽叶的、卖艾草的、卖雄黄酒的、卖钟馗像的、卖咸鸭蛋的、卖竹哨子的、卖小风车的……有的敲着小锣有的打着响板,叮叮当当,引得各家各户都敞开了房门。

        黎明的朝阳中,大人们相互拱手致意,小孩子们则在屋檐下拍着双手,卯足了劲儿放声高唱: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艾蒿插在大门上,红枣粽子糌白糖”

       “端阳五月五,划船敲锣鼓,钟馗抓小鬼,天师骑艾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6 12:43)
标签:

杂谈

 

 

        仁岸的盐运到茅台这里只算完成了一半,也就是六百里的水运刚刚结束,六百里陆路运输即将开始。沿陆路到贵阳,最困难的是从茅台至柴溪(今鸭溪)的一百四十华里,因为这一段全是崎岖狭窄的山道,不仅车马无法行进,过往的商队只能靠肩挑背驮人工运送,而且还随时都面临着“老响”的威胁。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年遵义一带姓罗的土匪特别多,从罗炳兴、罗金堂到罗成三,占山为王的罗姓蟊贼有十多个,个个有刀有枪有招牌,有的叫光汉军有的叫绿林军。不过无论汉军绿军,山寨的首领都是不许别人直呼姓名的,所以出于敬畏,老百姓也只好称他们为“边坡老响”“磨刀老响”或者“磨担老响”……因为反正“罗”就是“锣”,一敲就响、老敲老响,不但名副其实,喊起来也不太难听。只是这“老响”们虽然同属一个姓,可却并不是同一伙,大家各霸一方,各响各的,各自的旗号也不一样,比如罗金堂是“光汉军六路大元帅”,罗炳兴自称“绿林军川黔总司令”,罗成三的队伍更绝,叫“中央直辖独立团”,也不知他的中央到底是哪一路中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30 16:32)
标签:

杂谈

 
      1916年3月,各地不断传来宣布独立的消息,护国军的士气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说起来,自辛亥以后,“独立”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各省闹独立、各县闹独立、军人闹独立、官员闹独立,甚至学生也跟校长闹独立……但大家都明白,这所谓的“独立”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分家,只不过是换个方式提意见,先把事情闹大,然后才好讨价还价。
      既然想把事情闹大,那总是要先干一架的,所以“独立”之后的举措通常就是“举兵”。3月里,广西出兵了,广东、湖南、江西、陕西、四川的各路豪杰也组成靖国军、国民军、义勇军之类的队伍,一时间,大江南北战旗飘扬,讨袁的檄文和护国的通电如雪片般纷至沓来,真是群情澎湃、斗志激昂。
      在这种情况下,被大家誉为“革命楷模”的贵州军队自然不好意思偷懒。于是,东溪、綦江之间的战斗由三天一打变成了一天三打,仗打得越来越热闹。大家都在传言:“打下四川,蔡锷将军做督军、戴戡先生做省长”,还说“护国成功,滇黔两省就可以派兵驻扎京城,由国家承担俸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1 11:44)
标签:

杂谈

 


    山麓上,陈瑞琥趔趔趄趄的走着,邮包在肩头无助地摇晃,张文杰跟在长官的后面,想起他先前在眉苗邮局时好整以暇的气派,再看看眼前这步履蹒跚的狼狈模样,禁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怎么?我不象邮差么?”
     “不……我是在想,让长官受委屈了”
     “委屈什么,想当年我从浙江流亡到广西,路程比现在远,行李比现在重,还不是一样走过来了”,说着,陈瑞琥还故意挥了挥手臂,做出轻松的姿态。
       但张文杰却无法轻松起来。他的身体发软,他的腿很疼,更主要的是,他觉得森林的景物到处都差不多,走到哪里都象是遇到了“鬼打墙”,成天毫无目的在山里转来转去,真让他越来越没有信心。
      “弄不清方向的时候就朝前走”,这是陈瑞琥的主张。这样的口号在哲学上或许有点励志的意义,但对张文杰来讲却没有多大作用。他确实走不动了,他的左腿已经肿成上下一般粗的柱子,连膝盖都看不见,脚背上烂了个大洞,稍一受力就有脓血淌出来。走路的时候,他只能用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30 05:11)
标签:

杂谈

 

     雨季的森林里隐藏着无数的危险,疾病便是其中之一。
      在张文杰的印象中,所有的病状都是从拉肚子开始的,先是腹泻,然后就是呕吐、发烧、浮肿、昏迷,最后死亡。拉肚子的原因很多,有可能是受凉感冒、有可能是蚊虫叮咬、有可能是感染了病毒、也有可能是喝了不干净的水……但许多年以后,张文杰才忽然意识到,木匠采来的那些土茯苓或许也是祸根之一。茯苓是“凉性”的药物,体壮的人吃了能清热润肺,而对体虚的人却有很大的损伤,可惜当时的人们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大家只知道这东西能“解毒”,只知道它的淀粉多、顶饿,于是在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猛吃了不少,以至于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疾病使人们的体力迅速崩溃,使原本就十分艰难的行军变得更加痛苦。为了减轻负重,许多人陆续丢掉了行李和装备,但是,张文杰却还不能抛弃自己的邮包。
      张文杰的行囊里装着眉苗邮局的汇票,在当时,缅甸和云南的邮政汇兑是由英国银行担保的,所以这些价值不菲的票据不仅关系到中国邮差的饭碗,还牵连到大英帝国的声誉。从进入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7 17:33)
标签:

杂谈

 

      森林的雨季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来临的。
      先是几记淅淅沥沥的雨滴,白色的水雾在嘀哒的雨声中弥漫开来,曼妙地在墨绿的丛林间飘荡。原本干热郁闷的空气因此增添了许多清新的凉意,所有人都在这久违的凉爽面前抖擞起了精神,连声大喊着“好雨,好雨”。
      可是,这“好雨”自落下之后就再也不肯停息了。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从雨滴到雨丝、从雨丝到雨柱,从嘀嘀哒哒到哗哗啦啦,越下越大,浇得人浑身透湿、淋得人心里发毛。陈瑞琥终于忍不住问:“张先生,这场雨什么时候才停呀?”
      张文杰回答:“还早呢,缅甸的雨季从五月份到十月份,中间最多只有三两个晴天”
      陈少校这才知道遇上了麻烦。

 

      不管陈瑞琥是否愿意,雨水终究还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改变着森林。
      雨季是草木生长的季节。几乎一夜之间,高高低低的树杈上就萌出了新的嫩芽,无数不知名的杂草从土里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