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佟里个佟

个人资料
黄佟佟
黄佟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47,314
  • 关注人气:103,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老革命遇上新问题,
老编辑当上新博客,
老金牛迷上新娱乐,
老生活放出新光芒.
 
黄佟佟,
七十年代生人,
编辑记者,
现居广州
常写人物采访,
偶尔也写写杂文小说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面媒体请发信,
 
 
偶的第一本书<感情这东西>
 
 
 
 
第二本书,长篇小说<女人是比男人更高级的动物>,也许或者淘宝上有旧书。ttp://www.joyo.com/detail/product.asp?prodid=zjbk487044&ref=SR&uid=ssawoig6usmu75u75wggug95g
 
 第三本书,《最好的女子》
 
 
第五本书,《浮世爱情》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1-20 10:09)
标签:

杂谈

前段时间,去北京参加《两天一夜》的发布会,我之所以愿意去,因为里面有我迷恋多年的男神张丰毅。

我之所以迷张丰毅当然是因为八九十年代他主演的那一系列经典电影,《骆驼祥子》《城南旧事》《霸王别姬》哪一部不技惊四座……可是九十年代后期,男神却好像失踪了一般,甚少在娱乐新闻里出现,这当然跟他的性格有关,“演员就要神秘”是他挂在嘴边的话,另外当然也是运气,当影坛不再流行他那种质朴的硬汉气质时,除了农民和士兵,他可选择的范围真的不多。

多年后低调的男神再现荧幕,是当下最火热的真人秀,再次见面却让我目瞪口呆,我的男神也太爱“露肉”了吧。

几乎每一集都露,而且很明显乐在其中,只要周围的人一起哄,他就会略带着羞涩的微笑在万众欢呼声中把白T恤脱下来展示他堪比28岁小伙子的肌肉——说真的,做为女粉丝,还真有点颇不习惯这种的豪放,但再仔细一想,可能有好身材的人都忍不住想秀吧,所谓怀宝必露,玛丽莲梦露据说一回家就裸体,神58岁时还拥有这种身材想露也在情之中。

“他才不是58岁才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友从意大利图书馆带回几张复刻画,我挑了介张,后来她发了一个链接我,刚才有空打开,亦舒写得好,写得好的意思是你在任何时代任何时候看她都会心中震动,[呲牙]——————————意大利的美术馆是全世界最蹩脚的,并没有气温调节,大热的天,她的头发几乎会滴出汗来,她的T恤全湿。我觉得她与维纳斯出世的时候有一种同样的美,一种以惊讶的态度看世界的天真。

维纳斯出世这幅画是没有办法复制的,我看过多少复制品,都不会像真的。太美了。维纳斯的金发边沿上闪着金光,她那独有鲍蒂昔里的鹅蛋脸,大而郁气的眼睛,小而下垂的嘴唇,那只下巴微微的下坠,踏在一只扇贝上,赤足是完美的。

颜色有一种阴沉,沉得跟天津地毡一样。今天是这个颜色,过三千年也还是这个颜色,这就是无法复制的道理。扇贝上的金边我从来没有在画册上看见过。

她的眼泪缓缓的流下来。

我觉得很奇怪。

我不会为一张画而哭,永远不会,除非那张画使我想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8 19:07)
标签:

杂谈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16,回白沙镇的时候46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一个人,回白沙镇的时候三个人,多了两个女人,一个无锡女人是他老婆,一个小女孩桃花是他女儿。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箱子里装满东西,墨斗、角尺、竹尺、锛、凿子、刨子、锯、线锯,刀锯、鱼头锯、手摇钻、木锉、角尺、直尺、画规、斧子和雕花的刻刀,回白沙镇的时候箱子里只有一把斧子。

鲁二平时里就用这一把斧子干活,小镇的东西要得简单,也就是长凳方凳圆桌方桌,鲁二清早起来,吃过面,抽一袋烟,抖抖他老婆浆得硬硬的白布衫,坐在椅子上把木材搂到怀里,左手握木,右手提斧,斧子有时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8 18:59)
标签:

杂谈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16,回白沙镇的时候46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一个人,回白沙镇的时候三个人,多了两个女人,一个无锡女人是他老婆,一个小女孩桃花是他女儿。

鲁二离开白沙镇的时候箱子里装满东西,墨斗、角尺、竹尺、锛、凿子、刨子、锯、线锯,刀锯、鱼头锯、手摇钻、木锉、角尺、直尺、画规、斧子和雕花的刻刀,回白沙镇的时候箱子里只有一把斧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8 12:37)
标签:

杂谈

 

         

     八十年代有一股风潮,叫“寻找高仓健”,意思就是寻找那种充满男人味的酷男人,于是影视界开始流行硬汉,在这种风潮里张丰毅应运而生。

         事实上,张丰毅的样子和高老爷子还颇有点像,他们都不爱笑,他们都高大健硕,他们都很是很像男人的那种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6 21:34)
标签:

杂谈

亲爱的K:

七月的下午,多么闷。今天下午,像昨天下午,明天下午一样安安静静。你知道吗?安静也可以很刺耳。真的,安静捣毁着我的听觉,像一个发狂的野兽捣毁一个村庄。

我已经和周禾分手了。我很难受,但我怀疑这难受只是出于一种惯性。任何一种关系,就像孤独,都可以上瘾。上瘾了要把它戒掉,就很困难,但这与你爱不爱一个人没有关系。

我很孤独。孤独得像一颗星球。每天一个人出门,一个人回家,一个人买东西,一个人做饭,一个人醒来,一个人睡着。我知道这里是纽约,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应该和朋友们去看画展,听音乐会,去中央公园跑步,去西村去逛街。早上运动,下午看书,晚上约会。生活可以多么健康,但不知怎么了,我就是一个人。好像每一个日子是另一个日子在镜子里的投影。无限的镜子,无限的投影。

也有他们。那些餐馆里的、 图书馆里的、路上的熟人,大家说说笑笑、嘻嘻哈哈。但是,他们的脸,像海边的贝壳,哗,一个浪头过来,贝壳出现了,哗,又一个浪头过来,贝壳又消失了。

因为静,我都听见时间走动的声音,看见它走动的样子了。它有四个爪子,每一个爪子上都带有很尖很尖的指甲,还染成红色。被它拍一下,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6 09:32)
标签:

杂谈

文:彭典良(中学教师)

牛二走了,蓬头垢面地走了,没有人悲伤,只有人感叹。

据说,他走的时候身上仅有两毛钱,怎么死的没人知道。开追悼会的时候,单位没有派人来,亲属要我说两句,我没有去,一是有事,二是我能说什么呢,说真话,对不起朋友,说假话,又非我本性。

牛二,排行老二,他是我中师时的同学,那时他是班长,我是体育委员,我们都爱打篮球,在篮球队,他是小前锋,我是控球后卫,我们默契得像一个人似的,可以说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读中师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上课时间少,“闹革命”的时候多,其实几乎都在球场上玩耍,那时候讲究宣传毛泽东思想,记得有一次,我扮演中国革命者,他扮演欧洲革命者,另一个同学演非洲革命者,三个人在台上纵谈天下,俨然真正的革命家,得到台下一片叫好。他是个忠厚人,可是也是一个搞笑的行家,有一次开批判会,他故意操一口“函授腔(当时湘乡流行的一种不地道的普通话)”,一本正经地做批判发言,下面的同学忍俊不禁,但又不能破坏批评大会严肃的气氛,好多人只好跑出去笑完了再进场。

毕业后,参加工作,紧接着又成家,他爱人是我们班的同班同学,算是同学里最正常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人民币坚挺的庞大消费力让全世界企业都把关注力落在了中国,为了争夺市场,资本倾囊而出,这直接导致耗资巨大的冠名真人秀节目在中国电视(同时也意味着电脑)上横行,仅仅第四季度就有十三档电视真人秀在各大电视台一决雌雄,这后 面实际也是各种民生消费品牌的对决。

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是,收视率最高的几档竞技类真人秀后面晃动的无一不是汽车赞助商的身影,《奔跑吧兄弟》的赞助商是凌渡,《极速前进》的赞助商是英菲尼迪,而《两天一夜》的赞助商是凯迪拉克,随着房地产和奶业的消落,汽车行业已经无可置疑以成为广告行业最大的金主。

众所周知,真人秀一集的制作费用不菲,更何况是全明星阵容,明星被虐得越狠,一集的出场费越高,而最激动人心的是一个现象级的真人秀能为明星带来的巨大人气,它不仅能让新明星火速上位,更能让老明星咸鱼翻身,这种名利双收的事情让许多过去我们脑海里神秘莫测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们也放下了架子,参与到这与民同乐的欢乐中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3 09:19)
标签:

杂谈

如果不是她自己说,我们很难想象大美人林青霞居然也六十了。

今天是她六十岁的生日,而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她的第二本书,她在她的自序里说“人生很难有两个甲子,我唯一一个甲子的岁月出了第二本书,当是给自己的一份礼物,也好跟大家分享我这一甲子的人、事、情。”

从《窗里窗外》到云《云来云去》,林青霞写的都是身边的人、事、情,“朋友,亲人,有些离开了,有些新朋友来了,就像云的散聚一样,在云去云来之散聚之间产生了许多故事。”只要你在林美人的文章里稍加细看,马上就可以得到看到一个令人晕眩、无比豪华的朋友圈,那是超级奢侈的阵容,逝去的朋友当然粒粒巨星,邓丽君、张国荣、三毛、黄霑……拥有的朋友大多是此刻在文艺界叱叱风云的名角大腕——龙应台、章诒和、董桥、马家辉、杨凡、张叔平、徐克、施南生、赖声川、琼瑶……这么些年里,她和他们相互呼应,共同创造了一个永远处于不败之地林青霞。

“五十年才出一个美女”,美貌,确实是林青霞立足于世的资本,但她自己并不把这美当成一回事,所以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1958年,38岁的华裔画家赵无极来到香港,他16岁就认识的结发妻子谢景兰出轨,爱上他们共同的好朋友,孤身一人的他决定环游世界,而在香港,他遇到了他的第二任妻子陈美琴(艺名:朱缨),这是一位出色的美人:

“我对她一见钟情,她那完美的脸庞上透着一种柔软而忧郁的气质。她不太起劲地做着电影演员,十分费力地抚养着两个孩子,我没费多少力气就说服她放弃工作和身边的一切,随我去巴黎。”

赵无极找到了他理想的中国美人,而陈美琴则终于得到一位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在此之前,她的感情生活真称上颠沛流离。

陈美琴出身广州大户人家,母亲生了九个女儿,皆以琴为名,皆是大美人。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一个有妇之夫做外室,产下一子一女,后来被对方所弃,只能领取微薄的生活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她带着一儿一女来到香港,香港百物腾贵,几百万内地人都逃到香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