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佟里个佟

个人资料
黄佟佟
黄佟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134,099
  • 关注人气:101,9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老革命遇上新问题,
老编辑当上新博客,
老金牛迷上新娱乐,
老生活放出新光芒.
 
黄佟佟,
七十年代生人,
编辑记者,
现居广州
常写人物采访,
偶尔也写写杂文小说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面媒体请发信,
 
 
偶的第一本书<感情这东西>
 
 
 
 
第二本书,长篇小说<女人是比男人更高级的动物>,也许或者淘宝上有旧书。ttp://www.joyo.com/detail/product.asp?prodid=zjbk487044&ref=SR&uid=ssawoig6usmu75u75wggug95g
 
 第三本书,《最好的女子》
 
 
第五本书,《浮世爱情》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一、】

1958年,38岁的华裔画家赵无极来到香港,他16岁就认识的结发妻子谢景兰出轨,爱上他们共同的好朋友,孤身一人的他决定环游世界,而在香港,他遇到了他的第二任妻子陈美琴(艺名:朱缨),这是一位出色的美人:

“我对她一见钟情,她那完美的脸庞上透着一种柔软而忧郁的气质。她不太起劲地做着电影演员,十分费力地抚养着两个孩子,我没费多少力气就说服她放弃工作和身边的一切,随我去巴黎。”

赵无极找到了他理想的中国美人,而陈美琴则终于得到一位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在此之前,她的感情生活真称上颠沛流离。

陈美琴出身广州大户人家,母亲生了九个女儿,皆以琴为名,皆是大美人。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一个有妇之夫做外室,产下一子一女,后来被对方所弃,只能领取微薄的生活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她带着一儿一女来到香港,香港百物腾贵,几百万内地人都逃到香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4 11:21)
标签:

杂谈

上周四,去参加深圳卫视的一档重磅真人秀的开播仪式,据说美国的原版得过十届艾美奖,碍于中国的国情,选手由素人变成了全明星阵容。按理我应该最喜欢浩南哥和山鸡哥的组合,或者万千女粉丝无比溺爱的钟汉良君,但在这么多明星里,我目光的焦点居然落在出道很多年,一直存在但又一直不怎么红的周伟彤身上,十年之前,我编杂志的时候就拿她做过封面,我还是蛮想看她如何在保持着萧蔷般美貌的同时还如何能够拼命跑的(《极速前进》特点就是所有人都在不要命地跑,看完第一期后我发现我果然没有选错人,她果然在戏片子里是一道风影像,穿了一件黑色BRA运动装,巨胸呼之欲出,披肩长发在奔跑中自有一种妩媚零乱性感觉,更可敬的是她的妆在奔跑中几乎纹丝不乱)。

一般来说,有关漂亮女明星的风评并不会上佳,整容的传闻一直会困扰着她们——我眼前的这位女明星,确实是找不出一丝瑕疵的活的芭比娃娃,深深的双眼皮,高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万众欢庆“菲锋”复合时,朋友圈悄然流行一张张柏芝入院打点滴时手的照片,曾经那么美的姑娘,手瘦得青筋毕现如八十岁老妪,一时间,惨情无限。

尽管柏芝的粉丝到处奔走,为她鸣冤喊屈,但到底也没能让张柏芝在这场世纪复合的“舆论战”里翻身。无论是“猪一样队友”向太陈岚的爆料张柏芝痛哭还是小儿子Quintus被狗仔队偷访张柏芝怒骂,甚或最新的钢牙胖先生成最新绯闻男友,几乎所有新闻里的张柏芝都显得格外狼狈和苦情,其实这种颓势从她离婚之际就开始了。很多人指责她离型后昏了头,拍电影选烂片,大明星转型成综艺咖,但想想看,一个人要带两个孩子,又远在新加坡,当然选择工作的标准变成了来钱快、耗时短,拍戏一去几个月谁来照顾孩子,再加上还得抽出精力应付无处不在的狗仔队和缠绵恩爱的前夫复合真人秀,单亲妈妈果然是不易做,真是忙到一头烟。

以前文章出轨的时候,有姑娘气愤地问我,为什么马伊琍为什么不离婚?我不禁冷笑,换你有了两孩子你会离么?你以为单亲妈妈口一喷气一哈就能做好么?就算精明如张柏芝也疲态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须承认,男性更多地是把女人看做同谋,这和压迫者对被压迫者的通常看法不一样。他们由此得到授权,虚伪地宣称,她一直在渴望得到他们所硬加给她的命运。我们已经看到,她受的教育的所有主要特征,都联合起来阻止她走上反抗和冒险的道路。社会通常(从受她尊重的父母开始)虚伪地向她赞美爱情、献身、自我奉献的崇高价值,进而向她隐瞒了这一事实,即无论是情人或丈夫,还是她的孩子,都不愿意接受这一切沉重负担。她之所以愿意乐于相信这些谎言,是因为它们在诱使她走容易走的下坡路:在这方面其他人对她犯下了最严重的罪行;在她从小到现在的整个一生中,他们都把这种服从当做她的真正使命(这对每一个对自由感到焦虑的生存者都是很诱人的),以此去损害她,收买她。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被教得懒惰,整天寻欢作乐,不去学习,也不去证明自己是有用的,那么长大以后,很难说是他自己愿意无能和无知的;可是女人就是这么被教育大的,她从来没有对必须为自己的生存负责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所以,她很容易让自己去依靠他人的保护、爱情、帮助和监督,很容易让自己迷恋于自我实现的希望而不去做任何事情。她在屈服于这种诱惑时犯了错误,但是男人不配去指责她,因为是他让她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吴绮莉个人油画展在香港开幕,舆论的焦点自然又落在她和成龙的私生女儿

“小龙女”身上,网友最多的评论是小龙女长得难看穿得丑,其实难不难看是个人品味,一个十来岁的女中学生清爽地穿穿一条牛仔裤一件写着“DREAM”的白T恤很合适,可见群众多么势利,而可怕是香港八卦杂志奚落小龙女性是同性恋,以至于小龙女事先要母亲帮她选一件比较女性的衣服,这让母亲的心很难过,跟记者吐慒“我觉得她那么小不应承受舆论压力。”

说实在的,看到现在的吴绮莉是颇为心疼,她是个质朴的好人,却要遭遇如此的命运,我在香港采访时亲见她满头白发,不由得感叹人生残酷。可是现实又是 此,如今的她在香港,确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每每出现新闻里,都稍露LOW态,在这个跟红顶白的人世间,她愈发的简朴与平凡让让娱乐观众们大失所望,基次也是她搬到香港以后的多年,事业亚不见起色,穿平价衣,开平价车,经济不宽裕,一再转工作又与同事屡屡不合,各种骂战,这让她看起来很潦倒——要知道,二十几年前吴绮莉可是以“有型”取胜,

香港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从学了心理学能看到很多语言后面的真相。 比如说今天早上要上顶楼晒被子,我妈突然对我爸大发雷霆,嫌他洗碗洗太慢,但其实我知道她是干了一早上活很累,晒被子要爬上五楼太辛苦,她需要人帮忙,结果我帮她拿了上去,她一路还在说我爸但明显就不暴怒了。 多少年以来,我一直都在我妈的情绪下长大,变成个一个超胆小的人,而我妈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其实她的情绪来自于她负荷不了太多的家务,她也以为是我爸洗碗太慢激怒了她,但那后面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还不来帮我。 不能及时发出自己的需求而让情绪控制自己,变成暴君。其实她要做的很非常简单,她必须把需求明确地表达出来,说:我很累我需要你们帮忙。 所以学心理学是多么好,它让你不被情绪控制,让你看到情绪后面你真正的需求,让它直面你自己的软弱,让你可以呼救,让你用最真实的内心面对世界,最后得到别人帮助。[嘻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5 20:10)
标签:

杂谈

上次画展久违张波大哥,千叮呤万嘱咐说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个新画廊,在维多利广场A塔33楼,就是购书中心旁边那个优衣库上面,张波同学毕竟是跟崔健姜文大师混过的(介么说是不是暴露年龄了[呲牙]

第一个展请了六位摄影界如雷贯耳的大咖,他说一定要来,于是乎我就花巨款打的飞驰过来,果然极为高大上,策展是韩磊 ,艺术家是封岩 洪磊 杨延康 韩磊 董文胜 王轶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去了丽江花园附近的女画家杨帅的工作室,是我吵着要去的。因为在朋友圈那工作室很符合我心中的调调,花布,蕾丝,水果,摇椅,栀子花还有茉莉,高朋满座,衣影香槟,广州城最美的女艺青应该都在了。

我进去工作室的时候发现身边走过了一个穿墨绿色袍子的女纸非常好看, 后来 人家介绍我介就是 杨 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黄金时代》票房惨败,可是评论却异常热火,每个文青都觉得自己说上一嘴,更何况这种风流女作家之一个女人和五个男人的故事呢?光是历数“萧帮”男性已让八卦界们激动万分:率先出场的是引诱倔强的少女的已婚表哥,之后是众叛亲离之中无奈投奔的前末婚夫汪恩甲,再之一便是天神般降临打救被拘禁孕妇的报社男编辑萧军,同居生活从1932年一直持续到1938年,这当中,萧红经历了萧军无数次眼皮子底下的出轨和暴力殴打,1938年5月萧红怀着萧军的孩子嫁给了同为东北作家的端木蕻良,她以为温存的端木可能安慰她身心俱疲的人生,谁知端木的大少爷作风和花心比萧军更可怕,1940年1月底,萧红与端木蕻良飞抵香港,他却将她冷漠地丢在一旁,而萧红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负责照顾她居然是她弟弟的同学,同样也是作家的骆宾基,而这些男人身影后在晃动的是最顶级的的身影,萧红与文学大V鲁迅到底有没有暧昧情愫……五个?六个?十二个?这是看完《黄金时代》之后每一个文学青年都在暗自思索的问题,几乎每一部有关萧红的小说传记和电影甚至是八卦聊天,都在围绕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5 11:33)
标签:

杂谈

离正式上映还有8天,《城画》搞了一一场超前点映,果然不出所料,星汇影城的大堂里到处晃动着穿得千奇百怪各色面目严肃的文青,好像即将面临着某种严峻的考验……确实也是考验,因为事前就有人警告过我“这可是三个小时的漫长电影喔,请提前做好准备”,我不知道这准备后面是啥意思?是上洗手间的准备呢还是打瞌睡的准备,但老实说我还是做了打瞌睡的准备,包里塞了一条厚厚的围巾——不过三个小时下来,我一刻也没有睡,脑子飞速地转着,几乎已经像跑不动的电脑一样卡卡响,因为实在需要太多检索和回忆了,最后不但瞌睡没打成,最后居然还罕有地洒了几点鳄鱼泪,为了那个被人一脚踹倒,在水里泥里挣扎着的女作家,出门来擦擦红眼圈,突然惊叫一句“咦,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嘛!”

是的,没有那么差,当然也不是说它有多么完美,我只能说这是一部从末有过的片子,它是一部有门槛的电影,它是一部需要自行脑补的电影,它是一部自顾自行走不屑和任何人同行的电影,这部片子奇就奇在它不像别的电影一样全心全意要用所有声光电把你扯进一段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