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迪声
黄迪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615
  • 关注人气:4,3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黄迪声男,1968年生,山东大学作家班毕业,现为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2008年曾参加山东省第三届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系中间代、繁星派、第三条道路诗人。
    发表的主要作品:1990年以来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诗人》、《山东文学》、《朔方》、《青岛文学》、《散文》、《散文选刊》等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等文学作品300余篇(首)。有诗歌、散文作品选入《山东30年诗选》、《山东散文选》等多种选本。
    出版的主要作品: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听潮的树》(2000年)、《琴岛笛声》(2006年)、《海平面》(2008年);纪实文学情洒海疆》、《炮击金门》(2002年版);散文集《水样年华》(2005年)等。
    获得的主要奖项:
   1996年,诗歌《旅过荒原》曾与伊沙一起获第三届全国“路遥青年文学奖”诗歌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1998年,硬笔书法作品获山东省硬笔书法比赛一等奖。
   2001年、2002年,诗集《听潮的树》分别获“青岛市首届精品工程奖”和第五届(1999-2001年)“青岛文学艺术奖”。
   2006年4月,散文集《水样年华》获首届山东省青年作家文学奖一等奖。
   2010年10月,诗集《琴岛笛声》获十九届"杯"全国鲁黎诗歌奖。
   2010年12月,组诗获《山东文学》“龙泉杯”征文诗歌一等奖。
   2011年4月,组诗《关中抒怀》获山东省“新锐青年文学奖”一等奖。

黄迪声联系方式:
huangdisheng@163.com
QQ:345961130(一般不上,一天只查看一次)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
 
本博客文字除注明外,均为黄迪声原创,如要刊载、选发,请与作者联系。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邮箱:huangdisheng@163.com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诗人黄迪声的散文
诗人黄迪声的散文集《水样年华》出版  
   诗生活(本社记者流水)2006年2月19日综合报道 《水样年华》是第三届全国“路遥青年文学奖”获得者、青年诗人黄迪声出版的的第一本散文集,2005年11月由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这也是黄迪声继诗集《笛声流远》、《听潮的树》正式出版的第三本个人文集。散文集《水样年华》从作者近10年来创作的200多篇散文中精选出100余篇(章),其中《水样年华》、《瓷器与爱情》、《麦子》等散文还被《散文选刊》等多家散文选萃性报刊选载。 
《水样年华》定价26.00元
 签名邮购地址:huangdisheng@163.com
 联系电话:13853268556
诗集《琴岛笛声》
黄迪声第三本诗集《琴岛笛声》出版
诗集数据、资料:
书名:《琴岛笛声——黄迪声1990-2004诗歌精选》
出版:山东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年6月
书号:ISBN-5329-2535-8
版本图书馆数据核字(2006)第006457号
定价:30.00元
本书图片:
http://photo.163.com/photos/huangdisheng/55606932/1478336266/
作者签名邮购地址:
huangdisheng@163.com
咨询电话:13853268556
博文
如在这里找不到我,请添加我的微信
添加方法一:我的微信号是:qindaodisheng或通过我的手机号13853268556添加;

添加方法二:扫描我的微信二维码


添加方法三:扫描我的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谢谢大家的支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1、诗歌专辑
谢谢征珂贤弟!



《诗歌周刊》第135期“论坛诗选”栏目刊发杜文辉、木朵、黄迪声、刘年作品

 

2014年11月16日,由韩庆成任主编,张无为、王征珂、西沈任副主编的《诗歌周刊》第135期出刊。本期“论坛诗选” 栏目刊发杜文辉、木朵、黄迪声、刘年作品,杜文辉的四首诗歌在“论坛诗选” 栏目头条刊发。(王征珂)

 

杜文辉诗四首

 

 

《陀螺》

 

陀螺

在夜里会带着各色镁光跳舞

像很快乐

 

执鞭人挥汗如雨

面对一圈看客好不得意

他口渴了

喝口饮料

他手松了

往手心里唾口唾沫

他的胳膊疼了

换上他的情人、朋友、儿子

 

他戴着白手套

 

执鞭人像在抽人

 

 

《羊肉馆》

 

今天来的

和昨天来的差不多一样

他们只认得羊

 

他们也喜欢羊

休假的时候

他们会驱车到高塬上

站着与羊拍照

或者搂住羊的脖子

朝羊的耳朵说话

羊边退边躲

边退边躲

咩咩地直喊“娘”

 

 

《蜘蛛》

 

蜘蛛对蜘蛛说

别等它了

它是那么飘渺

又不知你的下落

 

蜘蛛对蜘蛛说

别等它了

我们是爬着吃

它是飞着吃

不是一路客

 

蜘蛛对蜘蛛说

别等它了

你看

那边有几个已经自投罗网了

你先过去看看

总有一个你喜欢

 

 

《下棋》

 

总是这样

向生活递烟 寒暄

向生活握手 言欢

 

然后迂回

寻找机会

密谋地位和荣誉

伪装 麻痹

张开口袋

硬上

声东击西

打肿脸充胖子

黔驴技穷

演空城计

 

我的每一步

都让父母惊心

 

(选自《今天网》,荐稿编辑:王征珂)

 

 

木朵诗三首

 

《怎样塑造世界观》

 

从这家超市门口

进进出出的人,男女老少,

数不胜数、无穷无尽;

然而,问题恰恰出现在这里:

如同这个时代的诗人们,

他们创造出不胜枚举的风格,

甚至他们不免认为语言几乎

在他们这个时代被掏空了、枯竭了。

错觉!错觉!

人数之多、风格之多,并非绝对之多,

并非人的品味之多、并非濒临超验次数之多。

 

 

《墓志铭》

 

我们每个人都没有自己嘴上说的那么好。

关键看行动。尤其是在失去父亲这个尺度后,

我们人性上的卑劣常常无人以诤言提醒。

 

 

《荣誉的辨认》

 

因为无法自证其强大,

宴会上,他讲话的机会几近于无;

人皆有份的朗诵

也只是象征性的礼仪,

他的诗未给他带来社交的厚待。

这真是逢场作戏——他绝望地察觉到。

吟诵了一首次要的诗,

无人计较其中的得失——这不是谈论诗艺的场合——

仍可得到均等的掌声,甚至饮酒作弊也无人觉察。

一位年轻的侍应迅速捡起他吹落的帽子。

对天赋最好的补偿就是,

喧嚣过后,他又能写出一首刚劲的新诗。

 

(选自《春台诗歌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

 

 

黄迪声诗三首

 

《富人的大街》

 

富人的大街

连灯光都很跋扈

——这是富人的大街

虽然我不是穷人

可我看到穷人的身影

狼狈得像拖街的抹布

 

富人们在飞翔

时而会栖在声望的崖顶

不时地把女人和名牌时装

像啃剩的骨头一样扔掉

然后纵肩一笑

坠落冰一样的笑声

 

有一些富人就是这样——

体重越来越重

人格和德性却越业越轻

我们竟不知

风是否也会成为富人

甚至那些岩石和天空

 

 

《乡下男人的报告》

 

上天给我的力气我收到了

我用它一天耕了四十亩地

吃了三个馒头

把病重的娘背了三十里山路

送到了能抢救她的医院

 

上天给我的日子我收到了

我用这些日子盖了三间瓦房

娶了一个婆娘

养了一个娃子

还交了村里的提留

 

上天给我的阳光我收到了

我投了选票

当了儿子和女婿

栽了一荒山树木

还打了一场院豆子

 

 

《草根》

 

我很喜欢草根

喜爱这些泥土里的顽强和真实

我常常梦见了它们

——在我最失意的时候

 

在寒冷的冬夜

麻雀在寒冷中瑟瑟地鸣叫

而草根

却在凛冽的风中歌唱

 

这是多么动人的歌音

草根——泥土中真正的生命

从容地走过四季

或驮着叶子 或高举着花朵

 

所有的草根都很平凡

都那样默默无闻

可是春天萌生的生命源于它

它是繁盛的根本

 

草根  我们相遇在乡村

相逢在牛羊的间隙

我们已很贴近

我接收着你的启示  在永远

 

(选自《文企联谊论坛》,荐稿编辑:王征珂、梧桐树)

 

 

刘年诗一首

 

《诗人之死》

 

屈原

 

这身衣服,

有点灰尘。

我想

洗洗它。

 

 

李白

 

这轮月儿,

不会游泳。

我想

救救它。

 

 

海子

 

这列火车,

错了方向。

我想

拦住它。

 

(选自《东方诗风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诗歌周刊》第135期阅读网址:http://www.sgzk.org/sgzk/100/135/index.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1、诗歌专辑
谢谢《诗人文摘》。。。。。。。



【今日诗选】马克•斯特兰德(美国)的诗(微信同步)


手机读者请扫描微信《诗人文摘》公众平台二维码,点击订阅“接收消息”、“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号:shirenwenzhai  《诗人文摘》编辑微信号:QQ425600691

 

黄迪声的诗

 

黄迪声,男,1968年生,山东青岛人。山东大学作家班毕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协会理事、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199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在《诗刊》、《星星》、《绿风》、《散文选刊》等发表诗歌散文300余篇。已正式出版文学作品6部,主要作品有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听潮的树》(2000年)、《琴岛笛声》(2006年)、《海平面》(2008年);纪实文学《情洒海疆》、《炮击金门》(2002年);散文集《水样年华》(2005年)等。诗歌《旅过荒原》1996年曾获第三届全国“路遥青年文学奖”、诗集《听潮的树》曾获青岛市首届精品工程奖和青岛市第五届“琴岛文学奖”,硬笔书法作品1998年获山东省“胜利”杯首届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并获“山东省青年硬笔书法家”称号。2010年10月,诗集《琴岛笛声》再获第十九届"文化杯"全国鲁黎诗歌奖。2011年,被评为“山东省十佳青年作家”。

 

 

黄迪声诗选之一:我的家园(10首)

 

◇草  根

    

我很喜欢草根

喜爱这些泥土里的顽强和真实

我常常梦见了它们

——在我最失意的时候

 

在寒冷的冬夜

麻雀在寒冷中瑟瑟地鸣叫

而草根

却在凛冽的风中歌唱

 

这是多么动人的歌音

草根——泥土中真正的生命

从容地走过四季

或驮着叶子    或高举着花朵

 

所有的草根都很平凡

都那样默默无闻

可是春天萌生的生命源于它

它是繁盛的根本

 

草根  我们相遇在乡村

相逢在牛羊的间隙

我们已很贴近

我接收着你的启示  在永远

(选自黄迪声第一本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黑龙江出版社出版)

 

 

◇麻  雀

   

落雪的夜晚  麻雀是一枚叶

长在冬天的树上

长在月光里  很清晰

没有美丽  只有寒冷

 

薄薄的羽毛  就可抵挡这样厚的寒冷吗

常常为麻雀担心  麻雀此时肯定无梦

——为觅食它已很疲惫

它所拥有的夜晚  质量就是睡眠

 

麻雀肯定想来年春它要下蛋

它要延续那些褐色羽毛的生命

麻雀在树上  没有温暖的家

麻雀的温暖不在羽毛  在信念

 

我很关切麻雀我奢想与之交谈

我想  我们一定会是知已

可是麻雀太疲惫  我喊不醒它

在温暖的屋里   我愧泪如雨

               1993、3、4

(原载《星星》2003年11期)

 

 

 ◇麦子开花

 

傍晚时分

晚霞成血的一瞬

我为一种思绪载着

行于麦田边缘

空气纯净而且透明

芬芳的气息列队走在空中

是哪一岁的麦子又开了花

是哪一茬的麦子又经历着嫩白的爱情

我的瞳仁里涌进金涛万顷

看到麦子最终辉煌的一生

麦子的一生如此完美

有着严寒的经历

有着完美的爱情

有着迷人的成熟的历程

麦子开花

我的生命闪耀着融于麦田

晃动于麦浪万顷之中

       1997年8月16日

(选自黄迪声诗集《听潮的树》2000年北京出版社)

 

 

        ◇家园

 

在化石蝉翼般的透明里

炊烟依然在袅袅升燃

原始的声息抖动在天地里

一株桃花正得以培育

那时桃花尚未开放

而家园却已闻到了桃花盛开的芳香

 

老黄牛踱步在记忆里

周身披满初春里盛开的苦菜花

金黄的花朵让阳光梳扮得美丽

乡村的少女蹒跚在月光里

以一种久远的思念

将初春的柳丝做成项链套在颈项

 

我热爱这炊烟升腾的家园

汗珠是家园的种子

每岁细细地种    每岁丰硕地收

这些种子的收获芳香无比

陶醉了爷爷    我和我的子孙

             1992年4月29日

(选自黄迪声第一本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黑龙江出版社)

 

 

◇乡下男人的报告

 

上天给我的力气我收到了

我用它一天耕了四十亩地

吃了三个馒头

把病重的娘背了三十里山路

送到了能抢救她的医院

 

上天给我的日子我收到了

我用这些日子盖了三间瓦房

娶了一个婆娘

养了一个娃子

还交了村里的提留

 

上天给我的阳光我收到了

我投了选票

当了儿子和女婿

栽了一荒山树木

还打了一场院豆子

      2002、10、21

(载《诗刊》2003年6期▪下半月刊)

 

 

◇胶  东

 

季节从海上爬上来

海浪花 咸咸的味道

丘陵的姿态总是波浪一样有序

平原 是满载金色的大船

 

胶东 咬一口 辛辣的大葱味

地瓜在热炕上睡觉

花生在瓮里醒着

虾浆像隐士——因为味重而躲在坛子里

 

大海 是夜晚疯狂而欢乐的迪厅

群山 是一部《水浒》原著

——有海就有抒情和浪漫

——有山就有辽阔和壮观

 

高梁红在深秋

地雷曾经响在黎明

刀鱼收在仲春

耐冬花开在深冬

 

胶莱河水泡软了煎饼

老酒灌醉了琵琶虾

鱼在畅游

大沽河在静静流淌

 

狂浪没不了

雨雪遮不了

亿万年

昆嵛山昂首 田横岛依然

(选自《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校庆110周年纪念文集》2011年10月山东文艺出版社)

 

 

◇渔人

 

汉子们宽广的胸抒发力量和渴望

奋勇地前进斩杀单调和寂寥

用意念的网捕捞阳光和希望

 

呵!那女人的暖炕似的叮嘱

在身后像浪一样激起

又浪一样地消失

 

成熟就生长在海水里

银亮的鱼回报阳光

——代替植物之绿

 

汉子们在细心静听

水下的网是千万张镰刀

正像割稻一样收获

 

不知今夜的海上鱼儿有多少离别

不知遥无踪迹的岸上

那里是否还在亮着灯光

 

 

◇渔船

 

那一只铁木沉沉的行囊

盛着太多生命的赌注

用九死一生的浪里舞蹈

称出欲望的重量

 

在暮色中驶出视线

让渔家女人的心坠如秤砣

日出的光芒最终将海面照耀

渔村的笑脸和鱼鳞一起闪亮

 

浪花一样地不能停歇

承载的终不过是捕获的梦

当岸边粉色的桃花开始留恋

渔船的心会慢慢变得沉重

 

 

 

◇海平面

 

海平面

海平面

海平面

 

其实海下

也有高山

也有盆地

也有失恋

也有贫富

也有火山

也有荒漠

 

可是海

给世人

总是一个

海平面

2005年4月7日

(选自黄迪声诗集《海平面》2008年中国戏剧出版社)

 

 

◇潮暗屋子里的春天

  

真舍不得  将这木地板上的一点土渣扫掉

因为它记得我经过的公园  已是春天

 

遮了一半的窗户  阳光每天汇聚而来

继续着在阳台与被子的幽会

 

日历上的节气  在清醒地支着耳朵

乡村来得电话  一股子杏花味儿

 

听到这个消息  心被翻耕为麦田

绿绿的  却没有熟悉的麦浪

 

其实早在前天的黄昏  我就看到杨花落了

像旧社会的妓女横陈于地

 

在这个潮暗的屋子  中午了  孤独的我

还在紧闭着窗子

 

可是花香还是进来了

很像你的笑容

 

我只好  挣扎着醒来

我发觉  此时  恰巧夜也在醒来

      ( 原载《绿风》诗刊 2006年第5期)

 

 

黄迪声诗选之二:我的青春和爱情(组诗选十)

 

 

◇旅过荒原

 

蓝空中那一轮透明的月

是浸润荒原的一滴泪

 

马蹄是荒原的手指

弹奏生命艰涩的乐曲

 

荒原的地下水汩汩奔流

你感到血液在干燥的皮下狂涌

 

当绿色的生命在你身边灿灿展现

你正思考了生命的归宿

 

旅过荒原 心中所有的荒凉正在失去

而嫩绿的树 正蓬松长起

                  1992、3、16

(原载《山东青年》1993年2期

1996年获第三届全国“路遥青年文学奖”)

 

 

           ◇远飞的鸢

 

我怀想那些凄冷的冬夜

严寒就象幽灵一样

窥觑着崖顶山石中的我

 

可是我是欲飞的鸢

我的眼睛里充满信念

所以我在一天天长大

 

我要说天空比岩石更加坚硬

朝霞比生命的血液更加鲜红

我尊崇天空常常胜过理想

 

所以我有歌

因为我有理想的翅膀

或者    我有天空     

       1994年7月4日

(选自黄迪声第一本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黑龙江出版社)

 

 

 

          ◇思念泰戈尔

 

阳光的触角遍布了整个蓝天

清凉的感觉从四周的绿色中弥漫开来  

梧桐树凋落了紫红色的花朵

舒展出肥肥嫩嫩的叶子

绿色将我的庭院映得玲珑剔透

意念和阳光同时在绿色中穿过

在这样一个日子

几乎一个上午手里一本《吉檀迦利》

遥想泰戈尔漫步在丰茂的印度树林里

蝴蝶飞入他的眼睛又顷刻飞出

他的眼里布满宗教的神韵和爱的火焰

怀里有无穷尽的情人的礼物

鸿鹄和飞鸟集于一处展翅飞出

吸引着世界目光的倾注

在喜马拉雅南侧的这片圣土上

一个人曾六次投胎于菩提树下

成为无为的金身

而你却成为一只世界的飞鸟

让我思念你  思念了整整一个上午

             1992年5月20日

(选自黄迪声第一本诗集《笛声流远》1997年黑龙江出版社)

 

 

            ◇ 黄鹂

 

这种杨树唤做佛拍手

前天春雨中那些鲜红的眼睛

今天已长成了婴儿的头颅

 

满树的生命在咯咯地笑

我居住的房屋

落满欢跃的阴凉

 

在黑夜将我轻轻抚摸之后

我听到了黄鹂的叫声

系在杨树中间的晨雾上

 

呵!那样一些金黄亮丽的鸟儿

又送来了春的消息

我蜇伏在诗稿上  望见了金秋

             1993年5月

    (原载《绿风》1994年第5期)

 

 

             ◇ 剑

 

剑是笨拙的武器

一味地只知道刚硬  知道用身体刺穿

在有火箭有飞毛腿的今天

剑的笨拙与落后更是苦不堪言

 

剑从几千年前走来

象女子一样  别在很多英雄的身上

剑有时就是一腔热血  一股正气

象桃符令鬼怪畏惧一样

剑令邪恶和鄙劣魂飞胆丧

剑的壮丽与意义永恒在此

 

是哪一位古代的男子

十年磨得一剑  把问不平之事

须知剑已磨了十年

那是多么扎实的功夫  多么久的心愿

 

慵懒寡志的我

愿持一剑  仗剑而行

虽然我的剑缺少磨砺的功底

又是那样愚钝和粗糙落后

可我相信  剑的深刻意义

不在形式  而在于剑的本身

如果剑也没有

生命又有什么戏呢

           1994年7月

 

 

◇把花朵盛开

 

想想世界

有多少鲜花在盛开

那样艳丽而又繁盛多彩

可是哪一朵

属于泥土里的我们

 

是的,我们都该有花朵

在那样一个早晨

我终于沿着绿叶到来

想看个究竟

想盛开一些花朵

 

流水轻轻拥着

初闪的星辰

我们挽着柳丝的手

我们好想

把花朵盛开

     1995年4月5日

 

 

◇富人的大街

 

富人的大街

连灯光都很跋扈

——这是富人的大街

虽然我不是穷人

可我看到穷人的身影

狼狈得像拖街的抹布

 

富人们在飞翔

时而会栖在声望的崖顶

不时地把女人和名牌时装

像啃剩的骨头一样扔掉

然后纵肩一笑

坠落冰一样的笑声

 

有一些富人就是这样——

体重越来越重

人格和德性却越业越轻

我们竟不知

风是否也会成为富人

甚至那些岩石和天空

    (原载《星星》诗刊2006、2期)

 

 

◇致爱情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

我的爱情之树枯萎已死

凋零了我所挚爱的叶子

爱情,我唯一的爱情

我不会再植一株

 

我会日日夜夜地哭泣

用全部的生命将之守护

每一点腐掉的碎屑也细细捡起

直到在泪中消尽

因为我的心  不可以随意拥有

1992年3月8日

 

 

◇听雪儿轻落

 

听雪儿轻落  轻轻

是不是你纤细的脚步光临

你在寒冷中光着脚丫儿

怕惊醒了我劳累的梦

 

听雪儿轻落  轻轻

是不是你的歌声飘来

你用歌声思念我

每一个音符

便是洁白的雪花儿

 

听雪儿轻落  轻轻

是不是我们那个共同的梦

梦境里思念纷落

飘落于梦醒时分

 

听雪儿轻落  轻轻

是不是你的信鸽飞来

你知道吗?我期盼聆听你

分分秒秒的心音

       1992年4月3日

(载《中国诗人报》1994年第2期)

 

 

◇蛛  网

 

在这个深夜

我的头顶

总有蛛网盘绕

关于你

——一只吐丝的蜘蛛

神秘而又无形

 

你在我心中盘踞隐遁

尖利的牙齿疯狂吞噬

看不清你的面容

昔日的美丽

已披头散发

束结着冷酷的表情

 

蜘蛛闯进我的梦境

我承认这些蛛网缘自爱情

在这个深夜

我任凭蛛网密密缠绕

心甘情愿地等待着

最后的窒息

     2013、1、13

 

黄迪声诗选之三:近作十首

 

 

◇红高粱

 

在山东高密

我见到过红高粱

过去的岁月

肆虐的大水

常常淹没了高密东北乡

 

胶东所有名贵的庄稼

似乎只有红高粱

可以陪着泥鳅生长

涝洼地里的黑土

是红高粱的天堂

 

洪水对小草、花生、豆子

是深重的灾难

对于高粱却正如美酒

所以在秋天

高粱总喝红了脸

 

正如电影里所说的那样

在高密  爷爷在高梁地里

诡秘而强悍地会见奶奶

让爱的桃花

在高梁地里野成另一种红

 

走进高粱地的深处

可以探知古代的夷维邑

晏婴、郑玄和刘墉

高粱地外  莫言在集市吃着炉包

有一些人在做年画、泥塑和剪纸

 

打量一下

高密的汉子也真如红高粱

劲挑的个头  顽强的个性

青纱帐般地挺立

在风里一摇  就能红了大半个天

 

 

◇四月江南

 

山青了的时候

树绿了的时候

鸟叫了的时候

油菜花开遍了江南的田野

 

那一片又一片金黄的颜色

是江南短衫露出的一截小蛮腰

这种富庶靓丽的颜色

胜过了秋日古都满城的黄金甲

 

抵达油菜花的跟前

一起迎面煦暖的江南风

那鲜活的气息

可以让所有的生命返青

 

太湖边  那朵名叫无锡的江南

蠡园  是她的美人痣

蠡园里四百株桃花吐艳

今天的西施们缓步走过

 

二泉边  白天的月亮

照着一把千年的二胡

阿炳在眺望

一湖碧水  数峰青山

 

诸暨苎萝山下的那个村子

人们依然陆续来找西施

西施走后  浣沙溪安静了许多

胜了的越国和败了的吴国早都没了

 

西湖的一张美人脸

依然潋滟着含羞的笑容

一堤三月的桃花和嫩柳

摇乱了断桥和雷锋塔的倒影

 

苏州的乌蓬船

载着我沿着千年的水路

穿过枫桥

将寒山寺的钟声听了又听

 

 那些苏州园林

是无处不绝无时不妙的女子

若叹要叹四季

若怜要怜一生

 

在南方的江南

我曾扯着恋人的手

在油菜花的花海里行走

一晃,已走过了二十多年

        2011年4月杭州

 

 

◇关中抒怀

      

古塬吹着秦军行进时的雄风

麦田里起伏着十三朝的歌舞

黄土埋葬了昔日的皇上

渭河尚记着湮灭的皇宫

 

那秦腔嗓门如此之大——

在秦川西头唱  让潼关的人听见

声调如此之高——上到西周  下到隋唐

情绪如此激昂——项羽震怒  贵妃遗恨

 

那些被烧制的黄土

用秦砖汉瓦的文字印制《阿房宫赋》

那些小麦被制成“锅盔”  再浇上羊汤

调制出数千年三秦的味道

 

那座秦岭

像一位父亲

前拥长江  后牵黄河

横亘东西  判定南北

 

秦都咸阳

比秦时瘦了些

落了一些历史的叶子

又长出了很多新鲜的枝条

 

那座大雁塔

让到来的人达到一个高度

打量了一下古代和现在

下来后在人群中找回了自己

 

已经走远的汉朝

在五陵源策马而返

汉帝们依靠皇陵巍然站立

身影依然像《史记》一样清晰

 

兵马俑里

那位年岁大的  是谁的父亲

那位年纪轻的  又是谁的儿子

那位已逃离的  是陈胜吴广  还是刘邦项羽

 

无字碑前  一波又一波人走来

想探个究竟,想看个说法

在人间   就是这样

自己不想说的   别人偏说个没完

                2010年5月于西安

 

 

◇金秋的北大荒

 

漫溢的大江渐渐消退

白云将天空擦拭的异常洁净

湛蓝的天空下

横陈着金光闪耀的稻田

 

这是北大荒流光溢彩的季节

稻田里的收割机

像冲进了美女堆里的小伙儿

忙碌得一刻也不肯停歇

 

收获过的稻田里

露出了黑土地母亲般的笑容

成熟的芳香的谷粒

集结成一个个威武的大粮仓

 

 

这是秋天的北大荒

在这里谁都可以知道

春夏富有生机的绿色

终将成为这金秋丰硕的收获

 2013年10月15日

 

 

◇回头湾子

 

天地间

来了七星河

来了挠力河

交汇  合流

 

七步一湾

八步一扭

难舍难分

一步一回头

 

送我山林

报以蘋洲

春夏绿浓

结实在秋

 

回头湾子

是倾情人的相思

是相恋人的厮守

是深爱人的离愁

          2013年10月15日于建三江浓江农场

 

 

◇独上岳阳楼

 

挥却鲁肃的水军

唤来豪放的李白

还和杜甫一起挽着手

兴致冲冲地登上岳阳楼

 

此时正是春和景明

范仲淹还在一角冥思

让我也凝重地徘徊

宛若进亦忧   退亦忧

 

眈长江  望洞庭

背金鹗  对君山

这三重岳阳楼

让我的目光沿着水路长了万丈

 

 

◇黄河口的益母草

 

在黄河口

我看到遍生的益母草

这是让我感激的植物

——因为与母亲有关

 

凡是对母亲好的

我都会感激涕零

望着它们在这里繁茂

我都不忍心落脚

 

如果再有机会

我还会带上我的爱人

来这里看一看

这大片的益母草

 

我还会告诉她

我也愿是这样的土地

让益母草

繁茂地生长

 

◇时时想来看望你

 

我这么一阵清风

很想来看望你

(不需要你知道我的到来)

轻拂过你的脸颊

感受圆月的洁净

 

我这么一汪清泉

很想来看望你

(不需要你知道我的到来)

滋润你的根系

让花儿更加艳丽

 

我这么一朵浪花

很想来看望你

(不需要你知道我的到来)

悠忽一现

冲刷掉你心上的落寞

 

我这么一只鸟儿

很想来看望你

(不需要你知道我的到来)

栖落在你的枝头

在山坡一起晒冬日的暖阳

 

 

◇约见

 

时节  已经过了春天

初夏的柳丝

依然那样嫩绿轻盈和飘柔

我看着你的脸

害羞的神色

脸颊  透着我心动的晕红

 

望着你  难抑心跳

浮想起十年前的你

一袭米黄色的套裙

细致高雅的质地

衬托着嫩白的肌肤

清若菊  洁若莲

 

不要太多  此刻

只牵住你的一个手指

感觉一切已很足够和富有

思念的苦痛和冰雪在消融

夜色在乍亮

失意的荒漠上春暖花开

 

望着窗外  盛夏已很灼热

恍如  这里是雪山下的香格里拉

那一切的真  那一切的颤

那一切的甜和香以及呼吸

在交织在弹奏在呈现

成为你我记忆中最隐秘的月亮

        2014年6月16日中午

 

 

◇不要停下来

 

既然相爱

就不要停下来

循着这春天的脚步

随着春花的盛开

在春风中把心情打开

 

不要停下来

一切转瞬即逝

并会永不再来

握住幸福

就是握住现在

 

就这样紧紧地牵手

这是前世的姻缘

这是命运的安排

既然相爱

就不要停下来

   2012、4、15

 

 

也谈好诗的标准(已载《文艺报》2010年4月7日·三版))

                                黄迪声 (山东)

  当下诗坛,人们能记住的好诗太少,诗歌越来越边缘化也是事实。究其原因,固然很多,但无视或者漠视诗歌规律或标准,冲淡或者失去诗歌应有的魅力,让人们对诗歌越来越缺少兴趣,不能不说是一个主要原因。自古以来,好的诗歌和不好的诗歌总是有分别的,好诗在读者心中还是有标准的。我以为诗歌和音乐、绘画一样是艺术。好的诗歌应该让人读懂,读后又感到非同寻常,颇有所感;诗应该是被打动的和能打动的。我们应该记住:无论我们是什么派,什么主义,采用什么样的技法,也无论是自己感到多么好的诗,最好能让读者读懂或者领会,读者读不懂相当于零,零作除数无意义。我说的“读后让人感到非同寻常,颇有所感”——文学是创作,诗歌更是创作。创作的要求就是忌讳和别人一样或者让人感到似曾相识。读者所以能受到作品的震撼,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读过作品后,感到心灵受到了震撼;感到作品抒发出了自己也想表达但没有表达出的情感;感到写出了自己本来也想写但没有写出来的东西。“ 诗应该是被打动的和能打动的”——所谓“被打动的”,就是主张有感而发:或是被眼前的场景、或被一段回忆或经验、或被一种情绪触动和感染,这是诗歌写作的原动力。所谓“能打动的”,就是写出的作品,能够让人触动:或给人一种清新的美感享受,如王维的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或给人以启迪和感悟,如王之焕的《登鹳雀楼》,普希金的《假若生活欺骗了你……》,舒婷的《致橡树》;或给人以激励和鼓舞,如田间的《假如我们不去打仗》,北岛的《回答》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第三届中国网络诗歌颁奖大会921日在安徽合肥举行

 

第三届中国网络诗歌颁奖大会暨中国网络诗歌学会2014年大会919日—21日在安徽合肥举行。21日,举行了颁奖大会。获奖名单如下:

◎优秀编辑奖(12人):

夜羽宫  西苑清风  万方俊  王勇  窗外听雨  王忠鑫

紫蓬山人  网丐  吴红铁  庞芒果  南野  雪焚

◎特别优秀编辑奖(4人):

西玛迦旺  津烽  墨莺  秋韵

◎中国网络诗歌2014年度诗星奖(4人):

白恩杰  红米加豆  黄迪声  紫影

◎中国网络诗歌2014年度诗歌大奖(2人):

张宗新  辛广科

◎中国网络诗歌2014年度特别贡献奖(2人):

袁守龙  紫蓬山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丝绸之路念张骞
                          作者  黄迪声         

宫阙长安耀汉晖,远途大漠涉武威。

餐风戈壁多沙棘,露宿荒丘少帐帷。

瓷器换来欧亚宝,丝绸扮靓异乡妃。

历经坎坷漫漫路,西去张骞终复归。

                2014年6月28日
         农历甲子六月初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骆驼之死

         ——一个哀婉的爱情故事

       作者/黄迪声

骆驼死去的这件事情

很少有人知道

因为骆驼的经历

在大漠的深处

那是极度严寒和冷酷的地方

只有骆驼才有勇气和耐力跋涉

 

骆驼能忍饥耐渴是出了名的

对于荒漠的严酷

骆驼其实早有所准备

可是痴情的骆驼

总有一些事情没有想到

更没有想到会最终倒下

 

骆驼以往的经验

就是再严酷的荒漠

总有走出去的时候

可是忍耐和跋涉了这么久

依然看不到荒漠的边际

更不要说什么甘泉和绿洲了

 

开始就是那么艰辛

可是骆驼因为希望而忍耐

深入了荒漠很久很久

骆驼开始感到有些精疲力竭

并且在寒冷寂寞的寒夜

因为绝望和无奈而失眠和伤心

 

骆驼最后伤心的眼神

留在了荒漠的深夜

一切  是那样悄无声息

荒漠不会在意骆驼的死去

因为它从来都是若无其事地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骆驼是否有过抱怨和伤心

或许只有寒风和明月知道

骆驼的白骨留在月光下

已经没有了什么眼泪和抱怨

而荒漠的执拗和冷酷依然——

若无其事地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2013-5-12中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晨起偶思,忽有所悟,胡乱写来,不知说得对不对?恳望大家多批评指教点评!
.
<最熟悉的人>(诗歌)
.
作者/黄迪声
.
在单位 是一个你
在街上 是一个你
在家里 是一个你
在床上 是一个你
.
认识你 却又不认识你
看透你 却又看不透你
是恩人 却有时又如仇人
是仇人 却有时又是恩人
.
最熟悉的人
其实
你已是我
我已是你
.
当你还是我时
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
当你不是我时
会变为最多余和可怕的人
甲午正月廿五日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1、诗歌专辑
这也算是情人节的礼物吧!感谢晓辉和各位方家对我诗歌的精彩演绎,感谢彩衣的用心制作。也感谢各位来欣赏和收听!

爱如初夜   作者:黄迪声

 
你的眼睛  诵/蓝湾
 
我说了  最难以忘记的
是你的眼睛
大大的
有闪烁的光束
很清澈
有时  又象一个泉
涌出了真情的泪水
涌出快乐
有时  又会被
冷漠忧伤的云雾笼罩
真的难以忘记
这颗眼睛
它如此明亮
让我黑如漆的夜
有了一丝丝光亮
并且  穿透了我的灵魂
       
 
 
 初见到你  诵/今心
             
初见到你
你隐在一位阔小姐的身后
象一片光亮的叶子
一闪  却被我发现
我们一直没有说话
在这个场面浩大的宴会上
我们之后的一次次不经意地对望
让我深深记住了你
 
这个冬天
寒潮一次次侵袭
你我的心中
却春暖花开
桃柳在我们共同的幻想中
被爱的日光照耀  青青或者红艳
年最终悄悄地让我走近
我象一个小孩子或探头探脑的黄莺
 
      
    
 
夜无声  诵/品红
  
这个海边的夜
一道门  一块窗帘
将我们与世界隔绝
——这个空间是我们的
我们关掉了灯
拥有得更彻底
我们彼此安静
自由地伤心自由地呼吸自由地快乐
我们开始寻找
寻找童年的幻影
寻找我们最好的一个梦
寻找一座雪山
一块岩石  一朵白云
一芳麦田  一只黄莺
一片大海  一段记忆
一次再生  一次临终
——就是这样
夜  象一口大锅
将我们反复熬煮
让我们最彻底地知道了
彼此的滋味
 
 

    
     

相交的平行线  诵/寒白
          
从青岛  行驶千里
抵达这个海滨城市
需要一路急促
激动地  没有一秒停歇
这是从一面镜子
抵达另一面镜子
镜子里有你
镜子里有我
我们两个
可是有谁知道
平行线现在并没有平行
在夜里  我们对望着笑笑
合上了心中可笑的几何课本
我们当然要验证和产生
一个平行线可以相交的新几何定律
 
     
     
           
夜晚也是海水  诵/彩衣
             
因为珍惜  我们不得不
留意每一个细节
海边的生物齐聚
共同衍生我们的夜晚
海螺  伸出了肉体
一些鱼  快乐地跳跃
并快乐地游来游去
——夜晚也是海水
也有咸和收获的滋味
 
一些梦
被夜晚拉伸
最终成为海边
阑珊的灯火
星星也来闪烁
躯体成为一只眼睛
思绪成为万花筒
我们记得一切就是这样
——夜晚也是海水
 
   
 
 
芳香  诵/晓辉
     
如果一些蜂蜜
流淌开来
象沙滩一样金黄
我们会觉察出
这是海的芳香
把光滑的大理石瞻望
最终成为一种记忆里的礼仪
很多的形式其实是多余的
——只有你的芳香最真
灯光也是芳香的
包括浴池中的水
我不明白
夜为什么能够流淌
并且闪亮  并且如此芳香?

     
     
 
发现  诵/画儿
        
面对外表冷漠
坚硬
其实是一种柔软
这种发现
需要有一种纯真的方式
应该说  这些发现
是你和夜告诉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家乡的老酒
(组诗)

       黄迪声

 

黍米在歌唱

 

黍米在胶东

绿油油地长

那遍野的俏身段

涌起层层的绿浪

 

黍米在胶东

金灿灿地黄

成熟饱满的金色

散发诱人的芳香

 

黍米沿着阡陌

终于走进了村庄

一碗碗的黄米饭

养活了乡亲和爹娘

 

如果有一些麯

还有一口大缸

有热腾腾的蒸汽飘荡

黍米就能在酒坊歌唱

 

黍米在歌唱中幻化

成为琥珀色的玉液琼浆

那就是著名的老酒

让你品尝后终生难忘

 

黍米就是这样

在我的故乡歌唱

它那些袅娜的歌声

就是老酒醉人的芳香

       

一碗老酒,很香……&#61573;&#61573;

 

让粟子

在胶东的大地

耐心地成熟

成为金灿灿的大黄米

 

让大麦或者小麦

在丰收后团聚

然后发酵

成为酒曲

 

用贞洁的崂山泉水

来美妙地酿造

让大黄米在灼热中

华丽转身

 

让大缸

成为新房

让粟米悄然隐居

耐心地孕育希望

 

不用很久

大缸就会有玉液溢出

此时,便会有一碗老酒

很香……&#61573;

 

在即墨小酌

 

柳腔土    市场火

在即墨    不寂寞

 

沐温泉    浴海波

更惬意    是小酌

 

当地酒    粟米做

有营养    誉全国

 

要好喝    需加热

最适合    涮火锅

 

能舒筋    还活血

妇女用    度满月

 

一杯香    二杯惬

三杯酣    四杯热

 

五杯涨    六杯嗑

七杯立    八杯悦

 

再多喝    很难说

非李白    就武二

 

此小酌     惟即墨

无老酒     定寂寞

 

端起老酒,将圣火邀请

 

公元2008324

希腊赫拉神庙前的石阶上

走来了身着古老装束的神女

石阶之下&#61472;&#61472;碧草青青

高大的古树&#61472;&#61472;枝条自然舒展

最高女祭祀玛利亚.娜芙普利都走来

男童在安详地注视着

更多的男祀和女神

在仰望着天空虔诚祈祷

圣火像在期盼中降生

尼克拉泽斯单膝跪地

男童送上来橄榄枝

银质火炬与祥云火炬对接

北京奥运的火种开始跳跃

 

少女放飞了白鸽

从古竞技场飞向顾拜旦纪念碑

玛利亚.娜芙普利都大声说

“将圣火传递世界

告诉人们奥运会就要开始了!”&#61588;

此刻&#61472;&#61472;最大的喜悦

属于中国&#61472;&#61472;属于北京

在胶东的海边

我的心也是这样无比激动

我要拿出家乡最珍贵的特产

把蓝田妙府的老酒打开

盯着正在转播的电视荧屏

举起这琥珀色的琼浆玉液

深情地把奥林匹克的圣火邀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书赠肖群先生

书赠肖群先生

书赠曲永波先生

书赠曲永波先生

书赠郭爱林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