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宝莲
黄宝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023
  • 关注人气: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書﹕未竟之藍

  未竟之蓝

 

一张三个月的火车证,一本欧洲火车轮船时刻表,从荒芜的西伯利亚到风情万种的欧洲,止于埃及人的亚庐之野,一个行云女子,一段如歌行路!

 

虹影、席慕蓉、梁文道

     联袂推荐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531525

新書﹕未竟之藍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星期四下午黑色风暴的大雨倾盆中去香港书展会场听韩寒演讲。
他一身黑白分明的简约,黑框眼镜,清灵秀逸,比照片帅很多。过去没有看过韩寒本人,上过一次他的博客,读过几篇他的文章,看了他出版的「独唱团」,基本上没资格称为他的读者或粉丝,但还是忍不住冒著风雨去一睹风采。

韩寒的演讲事先并没有预定主题,观众爆满现场。
开场白是一句﹕到了一个什麽都可以说的地方,他没有什麽话说。
听众给了他热烈掌声

为了难得有机会和大家见面,韩寒将时间留给听众提问,现场规定以写纸条的方式提问,如此可以匿名,又可以隐身,於是出现了几个大胆热情的示爱告白,一个半小时裏满场笑声掌声。结束时,他带著厚厚一叠来不及回答的提问,希望有机会在博客裏答。

这里随手记下一些问答,是笔记,不是录音,无法百分之百还原本來的话语,而且必定有所疏漏,是为憾。


问﹕做為年輕人的代表,你對同齡人有什麼样的建议?
答﹕没有建议。每個人情況不同,還是自己決定吧。
问﹕你如何处理恐惧?
答﹕我就「啊!」(装出惊恐表情惊叫一声)

问﹕你会担心人身安全吗?
答﹕大陆没有大家想的这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0 00:02)

因为极度口渴并且燥热,C一个人来到河边饮水。
脚边是幽黑的河水,夜色空旷寂聊,河岸上出现了一些走动的人影,在冷白的月光下,是电影公司的外景队,两辆卡车载著都是道具和摄影器材。
 
几个男人搬下来很多器材,之後,走光了人。
 
之後下起了大雪,很快将天地覆盖成白色的纯净的世界,四周荒寂无人。起了风,冷飕飕的,就来了一只狐狸,一路搜索闻嗅;有人发现了狐狸,一下就仓皇逃逸,有人说是狼。
 
所有的人都躲得远远的,就剩下C一个人孤单在旷野裏。
狐狸张著眼睛四处搜索,瞳孔发出蹑人的琥珀光芒,带著一种含混的欲望。当牠发现C,认定了是牠的目标,盯住了C目不转睛的看著,嘴角似乎还牵动一丝笑容,然後,摇了几下尾巴向C示好。
C心裏恐惧著﹕这下死定!逃也来不及了!


就在C极力思索对策时,狐狸来到C的脚跟前,低下头,舔了C的脚趾,温润湿软如吻,C的心急速跳动起来。
然後,狐狸抬头看了看C,彷彿用眼睛问候C﹕你好吗?


C惊恐万分,不知道狐狸的意图,以及下一步的行动,怕牠万一张口撕咬她的喉咙。C一边嚥著口水,一边压制著自己的恐惧,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9 21:25)

                   


查理是英国人,在香港已经生活二十八年,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那一年暑假的1981来到香港,这天正好五十岁生日,私下为他组织秘密惊喜生日派对朋友,用email联络了查理过去多年来不同时期的新旧朋友,包括他所有交往过的各任女友,每个人都为了此事兴奋不已,好像有什麽阴谋诡计秘密勾当在进行著。

 

查理长得特别帅,人聪明有才幹,性情好脾气更好,兼有品味还很大方。他早期创立製片公司,到处拍记录片,後来突发奇想,研究起香港的经济问题,几年下来,居然成了金融专家,给英国最大的金融报纸做顾问、写专文,多金又爱玩,不小心就交了很多漂亮、时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有一个人跟我说起Ottolenghi ,我会感到新鲜,如果两个人说一样的事,那大概是一种巧合,如果叁个人都说一样的事,不免就让人吃惊!在伦敦一个星期,居然有四次吃的是Ottolenghi式的晚餐,其中一餐是正式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说生吃牛肉,恐怕把一些人吓得花容失色;生牛肉的确嫩润鲜滑,比烹煮过的牛肉美味可口,煮过的肉类纤维质硬化,肉质变硬变韧,过了火候还变涩变老,是以牛排有叁分熟、五分熟、七分熟,或简略的分中等熟与全熟。

 

新鲜的肉的确是美味的,记得第一次在纽约的法国餐馆吃烤鸭胸,端出来的鸭胸肉一片片是活生生的血红色,只有週边一小圈是烤熟的,当时看了就无法下嚥,因为从小吃到的鸭肉都是熟透的,不管是烤鸭、咸水鸭、板鸭…。於是坚决要服务生端回去让厨师再煮久些,不管请客的主人解说﹕煮熟的鸭肉变老变味,不如半生不熟的鲜美柔嫩。

 

回锅的鸭肉果然失色不少(这是日後嚐了半生不熟的鸭胸之後應證的)。但,当时的心理是怎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意大利中部Marche区朋友的度假屋裏,门外是薰衣草、无花果,四周绿色的山峦起伏,橄榄树、葡萄园间杂向日葵,随著日光的转移映照著不同的色调,彷如世外桃源,令人心旷神怡。每天早晨趁太阳还未炽热之前就赶著下水游泳,然後在长廊上慢慢吃早餐,如果幸运,树上会有几粒成熟的无花果可以现采现吃。
剩下的大白天就躺在廊下看山看天,读书,什麽都不想不做的放肆奢侈的游手好闲,饿了就吃,吃是大事,每天都设想去那个餐馆吃什麽好吃的。

 

Greig在那个小山区裏声名远播,吃过的人都赞不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住处附近有个年轻乞丐,坐在超级市场门口,结识许多上街买菜的妇道人家,这裏地方小,人都友善,和乞丐寒喧问候,偃然视他如老友旧识,非常之温情。也许他们知道发生在他生活裏的不幸和悲剧,我无论如何不太愿意看到一个四肢正常,体格健壮的年轻人用这样的方式消耗他的青春与时间。

 

如果真有困难,社会有所补助,不会让一个人沦落到街头。也许他是哲学家,修道者,或艺术家,下海体验生活呢!我也给他们一些理由,并希望一段时间之後他们悟道,来日将有所作为。

纽约的乞丐各有神通,也需要卖力乞讨,有些简直需要像演员那样表演,说笑,唱歌,演奏乐器,如果什麽都不会,也可以编个感人的悲剧,等等,让人觉得不给有点过意不去,起码,这人尽心尽力演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6 14:51)

 

 很久没有用笔写字,发现用手写字,可以将字写大写小,写胖写瘦,写重写轻,写醜写美,瞬间又发现文字之美以及用手写字的欢喜愉快,以及用文字记录心情和文字相处的贴心愉快。


 在电脑还没普及的八十年代,我在纽约,做一个鬻文为生的自由撰稿人,每一篇写完的稿子,为了赶时间,经常还搭上紫色的七号地铁,过河去到皇后区的法拉盛—报社所在地亲自送稿件。


 写字人的辛苦,一篇数千字的专访或专题报导写下来,夹笔的食指、中指不免写出一个凹陷的笔痕,久久不能消散。


 我决定用左手写信的那一天,右手已经写了一整天比裹脚布还长还滥的稿子,天已经黑得很黑,写字的右手已经累得极累。

 我可怜的右手呀!待会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1 00:10)

 

之前,我住城市,患著文明病: 孤癖、冷漠。来到岛上,成为岛民。我没有信仰。

 

因为水,山之所以命名为岛。海滩、沙鸥、盘踞山头的老鹰;斑鸠、水牛、野薑花;山顶的日初、海面的夕阳以及云间探头的月亮,在永不歇息的潮水和浪吻间演译岛上的季节与风景。

夏日午後骤然堆起的黑云,突然降落的暴雨,来了又去的渡轮,一成不变的行程与作息。这小小的,小小的山中岛居。

 

岛上没有汽车,人们依山面海而居,个个善于爬山、走路与搬运。

因为没有汽车,岛上也没有行车的公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了第一个圆桌,相继又有第二个圆桌,这些器物,相继以各自的理由进入我生活的历史。


第二个桌子和邵军有关。邵军这个人,是个沉默害羞木讷寡言的汉子,凡事一己担当,从不怨天尤人,不到迫不得已,绝不会想到要卖给我一张桌子。那桌子足够说明他生活里遭遇的困顿。
邵军在香港的住家非常遥远,远到海角天边,去过之後就无法再回想的偏远路途,搭渡轮坐地铁之後,辗转还要翻山越岭过地道。

第一次去他家,下了地铁,等半小时都不来的汽车,花去身上所有现金,雇一辆计程车,疾驶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他所住的山脚下,地名有一个国语日报字典里查不到的广东字,居然还有一堵老城墙,里边住著化外之民似的,穿著黑布襟宽布裤、头戴斗笠,笠缘遮一圈黑布,脸皮老皱的女人,乾乾瘦瘦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