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楼别
小楼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1,860
  • 关注人气:2,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7-16 10:00)
以前总是叫唤,说林有财胡之胡老了老了,中年男人了,男到中年不如狗,女到中年……咳咳。
没想到时光真的容易抛,我得瑟着得瑟着,自己也被抛了。

这中年况味……境况还好说,情味不好闻哪

眼睛已经花了,看人是从,看花却是花花。

隐约直见了性命,终究还是一声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15:51)
分类: 小楼漫语

 

其实没有感慨。之所以仍然写这么几笔,是因为阅读,窗外的阳光平铺直叙地,微风连树梢儿都摇不动,白喇喇的;一点生机都不给世间万物的狠厉。世人仿佛都懈怠在自己制造的冷气中一动不动。我知道多年之后我不一定会记得这一天,因为太寻常,没有事物的勾勒,单凭思想是留不住日子的。

我比大弟大七八岁。他还是个婴儿时我一次回老家,奶奶就让我抱着他村头村尾的玩,反正乡下孩子皮实,倒不担心有谁偷了去。夏日树阴,我把他放在一个椅子上扶他坐好,与他咿咿呀呀地说话。一不留神没扶好,他就向旁边倒了去,他太小,原本是坐不稳的,样子就惊吓住了。也许他的生命里没有如此的令人惊慌的历史,所以他足足楞神了好几秒才哇的一声哭出来。那个样子太滑稽,于我亦是没有这样见人惊吓的历史,所以觉得好玩。心想,这个画面我大约会记一辈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1 08:25)
标签:

365

分类: 日记
早上跑步。有人在旁边马路上骑电瓶车,好好地就往路牙子上撞去摔倒。那人倒不需扶,自己挣起来,一连串地答我说没事没事;疑心他是骑车时睡着了。
回家途经何李路,看到一辆大众越野车应是昨晚冲进了道路维修洞,用吊车吊出来,堵了半边路。心想大约是酒驾,竟然冲破了藩蓠板。
暗暗觉得今天大约是摔跤日。我是个迷信的,也学老人信仰占卜,以每见第一眼为当时兆头,所以才每年元旦必然早起,图个勤奋的吉利意思。
回家剮掉汗湿服,裸身在阳台上洗衣,等收汗后再洗澡,这是标准流程。突然大惊失色地想起闺女在卧房酣睡,伊今日休息,平时这个点早就进了课堂;猛然一惊抓起一条裤子就套,心慌意乱,两股战战,两腿进一裤脚,人就摔在地板上了,哗啦啦连续响。又怕扰得闺女醒,咬牙不吱声。终于明白人家为什么要生儿子了。
当时脑海里跳出两个小人,一个是阮小七在智取生辰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楼漫语

 

因要谦虚,所以写篇博文不能叫写文章,得称为“写字”;又如傅强写毛笔字,虽然觉得未必不如人家好,但总归要署上个“学书”。昨天有个朋友从缅甸回来办事,接他吃饭,找了几个老朋友当陪客。陪客问,“你现在在哪里干呢?”朋友不说缅甸,略低了声音说,“仰光。”我改明儿要是去欧美旅游,别人问我去了哪些地儿,我肯定不说英国美国,得说,“嗯,就在田纳西和爱丁堡逛了逛。”

前几天糯米补课结束后,天天闷在家里数指头玩,或抱着手机看小说,觉得不好。有个旧同事,女,辞职后在武汉一家旅行社当起了导游,经常发些信息在朋友圈。媳妇与她取得联系后,与我商量着把糯米送出国见见世面。就跟着这位同事走,也放人放心。地点选在沙巴岛;我不知为什么有个印象觉得沙巴是印尼的,去给糯米办护照时遇到了出入境的领导,作为跑友,他觉得我办护照的时间略急了些,就留了糯米的资料,说要让省会的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17:33)
标签:

育儿

分类: 小楼漫语

他们唤我与苏临风到餐厅去吃饭,途经院落时发现了一个旧旧的台球桌,便与苏临风打一台。台面的绒呢周遭的橡胶圈已经剥离得干净,没有弹力,完全是个无人看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3 10:47)
分类: 他人故事

 

 

在某地方言里“木”读成“梦”,梦字发音怪,不是去声也不是阳平,仿佛是介于其中又飘游其外,略有上扬却在后半截儿放了;人都听得懂,却说不清出来道道。

孟愚的爹先是在县里当小倌,年轻轻的就堪称里一支笔。因老婆怀孕不肯行,不小心犯了亻乍风问题。据说是答应了那位要求进步的镇上的女的要求,却没能达到,所以妙人儿就翻了脸,到处投诉孟父利用手中权力玩弄女赶部的感情。虽然只有一回,但这事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14:56)
分类: 小楼故事

    2016年过得很慢。然而聚会来去却匆匆着;去年的元旦在扬州,今年的元旦在镇江,就隔着一江水,守着两三岁。我的聚会并不繁,一年能有一次便不错了,所以聚一回便老了一岁。因地域的关系吧,这两回的人其实也差不多。原来说来的好多人都没有出现,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了的人。麦子老林钩。踏炉我斩闲。成难小见苏没底。春阳老师杨小杨。梧桐有雨,燕无心。细数着竟有这么多人,出人意料,原以为今年单薄。或许是十年里我们认识与遇见了很多人。随便一聚一扯,就是朝飞暮卷,云霞翠轩,烟波画船。

 

我到镇江的时候已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31 11:05)
分类: 小楼漫语

秋风也蛮恼人的,吹着冷。雨就像个孩子,想下就下,不想下也下一会儿。打乱了很多步子。

近段时间又开始大量的阅读。我所说的大量,是指不怎么择口,逮着什么是什么。文化也看,纪实也看,小说更看。小说中,推理也看,历史也看,荒诞不经的网络小说也看----只是很难看完。有段时间很迷官场小说,推来推去全部陷入了一个窠臼,与前些年看唐三少差不多,于是也就丢了。以此形成的后遗症是,一经点开看得三五页,兴致便缺缺了起来。这真是罪过,无论哪本小说,作者都是披星戴月呕心沥血不眠不休出将入相的写,结果却是不名一文。有一比,比如白天都是一样长,有的感觉生活充实可喜;有的却认为乏善可陈,把自已弄得疲疲惫惫的,一点也没健康的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2 17:54)
分类: 小楼漫语

 

 

乳胶枕头到了。

我开玩笑说,把乳胶二字掉个头,想必会枕得更舒服一些。当然胶只取其音,作椒字解。此椒不是辣椒,辣椒属外来物种,明代方入中国。在明代前,椒一般是指花椒或胡椒,都有异香。故椒乳的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6 08:40)
分类: 小楼漫语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电影《人到中年》,依稀记得陆文婷。后来找出小说看了,认得了谌字。电影记得的细节,小说记得的言语,都只有那么多了。一夜秋风来,气温下降了十度;天已经确确实实的秋了。原本是个跑步的惊喜日子,却因为初搬了家,衣服跑鞋都不曾到位,所以只是起了床,……阳台上的斑鸠换羽还未彻底,黑乎乎的样子,颈上没有花纹。

前几天有点累人,未到点就伏着低睡了一会,室内的声音传进了梦。我们焦急地寻找一个孩子,后来发现原本是一场虚惊。突然地醒了,原来我的生命就只剩下一半了么,一半了么。而且后一半还是那么的惨兮兮的。蓦然惆怅就如水流,惊泠泠地淋了一身。

果然人生不堪多想。

至于写字,博客或者是微信公众号,特别是还欠着一个《猛虎蔷薇》的结尾,时时的蹦出来,脑海里自行发展发生;然而总没有变成文字。几年前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