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季
花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9-09-29 21:45)
标签:

杂谈

 

在雨和雨云之间

并没有伞

从淋湿到淋湿

只是一滴水与另一滴水的故事

节奏忧郁如浪花拍岸

其实,不一定要闭上眼

我才能听到你雨中的敲门

 

隔着屋顶和一棵梧桐

雨和眼睛之间,只隔一扇窗子

不知道岸上的灯与海中的船

有什么关系

只是,隔着窗子

看到淋湿的鸟已经归巢

 

雨一直都没有停

想象你窗口的菊花谢了

花瓣像一场大雨中的另一场大雨

不知道你是谁

正因为不知道我是谁

有时雨停了下来

才知道山与山之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8 13:26)
标签:

杂谈

宝贝
我是小蛮
爱你一直到永远
可我好像永远都在担心害怕
结果没办法~但我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
 
小蛮,狠狠爱
我希望你快乐每一天
不管怎样,即使我不你身边也要一样好吗?
谢谢!我想要一直在你身边
可我没做到,请自己…做好,谢谢!真的谢谢了!
 
我们都很无奈时间空间决定了一切
而唯有时间能该变一切!一切!
所以我们需要等待,等待春暖花开
只是在等待花开的同时,上帝在考验我们,我们要坚强!坚持!阿门
花开花落,无可奈何花落去,花落人亡两不知

宝贝,我爱你
真的很爱你。浅浅爱爱浅浅!
傻丫头宝贝,Kiss!因为是女子,爱你爱到不怕死。大大的歌。我们要幸福。抱抱!
很长很长的爱,很大很大的爱。
明天。明天。明天。
有你我很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6 13:01)
标签:

杂谈

鲁迅先生写这段文的时候,大概是六七月,开尽了,剪一段栀子枝,也可聊以消暑。栀子的叶,一年四季都浓碧发亮,革质肥厚得连风吹过都不会发出簌簌的声响。我是不怎么怕热,所以不曾有剪“水横枝”的经验。可南方的夏天,是热得连虫子都要避暑的。园子里的栀子树,每年都会聚集许多不知名的鸣虫,缤纷热闹地开一季的演唱会。它们在叶子底下彻夜鸣唱,有时竟唱断了我的梦乡路。 
午夜醒来,枕上倾听,心思异常澄澈。仿佛那谢去已经有些日子的栀子花,袭人幽香不变,依然是宋时朱淑真笔下香清水影寒,玉质无暑意的可爱模样。听着虫鸣,将栀子,从亘古以前,想到亘古以后,慢慢地又睡着了。 
隔天早晨,到花园里看一眼栀子树为鸣虫们撑起的一片清凉,又看看云天浩浩,艳阳炙人,就有栀子早谢,长夏不尽的遗憾。夜里感觉到的舒爽,就像偶尔跌落到脸上的露珠,欲待寻时,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