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花甲背包客,自助游世界

博文
标签:

杂谈

巴尔干半岛之阿尔巴尼亚地拉那

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市中心斯坎德培广场宏伟大气,隐约留有苏联时代遗风。我们坐在广场东南角一家露天餐厅,点了土耳其烤肉、啤酒,还有当地特色的卷饼,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广场和街景。

广场中央是民族英雄斯坎德培的骑马雕像,地拉那的城市精华和主要国家机关,可以说都集中在这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广场周围了。

北面是国家历史博物馆,正面墙上的巨幅马赛克镶嵌画十分醒目。这幅雄伟的历史画卷,荟集不同时期人物,展示了阿尔巴尼亚历史。画面中央昂首挺胸的工农兵形象,似曾相识的画风,让我想起了文革时期的流行歌曲:“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昨天下午,我们绕广场走了一圈,参观了所有著名的建筑,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是与地拉那历史息息相关的Et'hem Bey清真寺。17世纪,奥斯曼帝国分封的领主苏莱曼·帕夏创建了这座城市,陆续修建了清真寺、土耳其浴场、面包房和街道,城市格局大体形成。Et'hem Bey清真寺、时钟塔、卡巴塔韦石桥,都是那个时期建造的,它们一起构成了地拉那最著名的名胜古迹。

历经数百年,清真寺保存完好,古朴的样子容易勾起怀古之情。我们进入清真寺参观,墙壁、穹顶布满了壁画,内容许多是描绘当时的城市风景,河流、桥梁,透着生活气息,洋溢着世俗风情。这样的画面,在其它清真寺从未见过,伊斯兰不允许崇拜偶像,通常清真寺的装饰大都是几何图案。装饰的不同,似乎告诉人们,伊斯兰教来到这里,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

清真寺里人不多,几个穆斯林在做祷告。有两位女士,虽然戴着头巾,一看就是游客。一位看似神职人员的老者,指着一扇小门,示意可以从那里到楼上参观,但仅限女士,因为楼上是专供女士祷告的地方。老婆和那二位女士上楼参观,我就坐在地毯上静静观看穆斯林们做祈祷。

昨天傍晚,路过广场另一侧的地拉那国际大酒店,里面灯火辉煌,门口几辆高档轿车,一群身着盛装的穆斯林簇拥一对新人从酒店出来。显然,这里刚刚举行了一场豪华婚礼。

以往的印象,阿尔巴尼亚是欧洲一个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却不知道,在更长历史时期,这里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地,直到今天,人口的70%信仰伊斯兰教。

与Et'hem Bey清真寺相对,广场另一侧,有一座以白色为基调的新建的教堂,高高的钟塔、宏伟的穹顶,非常气派。东正教是阿尔巴尼亚第二大宗教,有着悠久历史,但这个教堂却是超现实主义风格,线条简洁明快,尤其那个高耸的钟塔,采取四根蜡烛靠在一起的造型、通体洁白,抬头仰望,像擎天玉柱般伸向空中,似乎比对面清真寺的宣礼塔还气派。

我和老婆低声讨论:他们哪来那么多钱修这么宏伟的教堂?教徒捐款?教会集资?总不会是政府资助吧?谁知道呢?

英姿勃发的斯坎德培骑马雕像,雄踞广场中央。这位生活在15世纪的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出生于拜占庭贵族家庭,曾在奥斯曼军队服役,后来回到祖国,放弃了伊斯兰信仰,皈依天主教,领导了反对土耳其人的抵抗运动,成为追求民族独立的象征,他使用的黑色双头鹰标志,后来演变为阿尔巴尼亚国旗。

这些兴建于不同时期、同时屹立于斯坎德培广场四周的建筑,代表了不同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抛弃共产主义以后,何处去寻新的精神家园?这些建筑争相给出各自的答案,抢占“思想市场”。但是,能否像那座东正教教堂一样,把传统与现代毫无龃龉地整合在一起?或者像中国人常说的,实现各种异质文化和而不同、多元共存、中庸和谐呢?

阿尔巴尼亚留给我们这一代人最深刻的记忆,是“欧洲社会主义明灯”。当年,在反帝反修的旗帜下,毛泽东语录“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中阿两国远隔千山万水,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谱成歌曲,全国传唱,妇孺皆知。我们辗转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昔日“明灯”今天是否依然闪亮。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两党爆发公开论战,社会主义阵营发生分裂。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东德等国站在苏联一边;越南、朝鲜、罗马尼亚、古巴,与中、苏都保持关系;只有恩维尔·霍查领导的阿尔巴尼亚完全站在中国一边。

尤其是文革期间,在中国人眼里,阿尔巴尼亚是最坚定的左派,又是最穷的朋友。于是,中国人自己勒紧裤腰带,给了阿尔巴尼亚大量无偿援助。度过那一段蜜月期后,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两国关系渐行渐远。有人说,小兄弟忘恩负义;有人说,国际关系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

阿尔巴尼亚沿着老路又走了十几年,越走越穷,还是欧洲最穷的国家。九十年代初,闭关锁国、宁左勿右的老路再也走不下去了,但转型并不顺利,也发生过剧烈冲突。1992年剧变,地拉那街头的列宁、斯大林雕像以及霍查的巨型铜像一夜消失,国家历史博物馆壁画上的红五星也不见了。选择了多党制议会制总统制,按照“制度决定论”的观点,这个国家该是走上幸福康庄大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8 11:33)
标签:

杂谈

每年的这几天都要去看看爸爸妈妈,一是寄托我们的哀思,一是诉说我们的生活。爸爸喜欢我,因为我本性真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爸爸下放到五七干校,过年不能回北京,都是我去看他,如果从插队的地方去,要在大山里走100多里路,然后过黄河再坐火车。

爸爸每次看到我都特别高兴,他们那时候吃大灶,也不能给我单做,就会在集市买一些零食吃,那些零食也是当地人做的小吃,没有很好吃,但是是爸爸的一片心意。

有一次爸爸给我一张小画片,告诉我,这张画片的女孩子和我一样,就买下来当作我的照片。

妈妈是穷人家的孩子,吃苦受累的命,非常能干,把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带大很不容易,她是一个有远见的人,我最佩服她的是 在那个年代可以寻找自己的婚姻。

爸爸在他们那里干革命,因为是外地人,没有女孩愿意嫁给爸爸,而妈妈不顾家里的反对和爸爸在一起,才有了我们这一家子。

现在,他们虽然离我们远去,但是我们都会想着他们,每次看他们的时候都告诉: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过得非常好,你们不要惦记我们。

这样的诉说仿佛他们依然在我们身边一样。我以为,每一个家庭都是这样的传承下来的。

在天堂的爸爸妈妈,你们要幸福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用一句话总结,坐8个小时的车,3个小时爬山1个小时逛古城,就是今天的活动了。

在巴尔干黑山的科托尔

黑山也是前南斯拉夫国家,但是它没有经历战争而独立。因为意大利人隔海相望一片黑压压的山,所以被叫做黑山。山高路窄植被茂密,然后还是亚得利亚海风景。不知道这里的农民的土地在哪里?

住一个家庭旅馆,25欧元,房东是一对老夫妻,不会说英语,比比划划告诉我们,不要和他人说我们住在他家里。看样子这是非法的,但是他们家里还住了另外一对情侣,也是他们在汽车站带回来的。价钱还是有吸引力的。

古城也是世界遗产,这里的教堂和克罗地亚的不一样,是东正教堂,说明巴尔干地区宗教的复杂性。基督教后来分为天主教和东正教,巴尔干半岛东正教比较多,最漂亮的东正教教堂是在俄罗斯,这里的教堂规模很小。

老城石头修建的房屋用鲜花装饰

很小的教堂,但是历史悠久

东正教堂,看尖顶的十字架是不一样的

漂亮的钟楼

这个古城的是依山傍水而建,山上有一个城堡,现在已经倒塌了,但是有一条登山路可以到废墟处远眺港口,大部分游客都气喘吁吁的爬上去看风景。

上山的路

远眺港口

红瓦黄墙的民居就在我们眼前

黑山境内还有几个旅游景点,我们坐车就路过黑山大峡谷,还有一个景点,似乎是以海滩为主,但时老公太喜欢爬山了,放弃其他直奔科托尔了。

俯瞰群山和大海

李安燕的水面,熠熠生辉的十字架

在黑山旅游有一个好处,他们用欧元,不用换币,少一次汇率损失,而且物价相对便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巴尔干半岛之波黑首都萨拉热窝

应该有许多中国人看过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前南斯拉夫拍摄的反法西斯的抗战片。当年那个神出鬼没的瓦尔特和笨蛋德国少校的形象深入人心。

萨拉热窝是现在的波黑首都,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点,而我看到的萨拉热窝是当地人民的一个聚宝盆。三面环山,民居沿山而建,老城在盆地的平地上,高耸如云的清真寺尖塔、东正教的塔楼、天主教的钟塔错落在房屋间,形成一个有别与世界许多城市的一景:多种宗教共处的和谐与特殊。

萨拉热窝城

当地手工艺作坊拥挤在小巷间,制作和出售一体,民族特色的产品琳琅满目,敲打金属的声音犹如美妙的歌声,另一处是楼房耸立的街道,有高档商店和咖啡馆、餐馆,一派祥和景象。

穿过老城区来到河边,一座一座的桥连接两岸,其中最著名的拉丁桥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点燃点,那个倒霉的奥匈帝国的王储在桥上被刺杀身亡。现在看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没有桥头的博物馆和墙上的肖像,及那个让历史记载的时间,它就是一座普通的桥。

拉丁桥

萨拉热窝事件博物馆

萨拉热窝事件于1914年6月28日巴尔干半岛的波斯尼亚发生,此日为塞尔维亚之国庆日,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夫妇被塞尔维亚族青年普林西普(一名隶属塞尔维亚“黑手社”的波斯尼亚学生)枪杀。这次事件使7月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站在桥上看到一个电视台在拍节目,100年的纪念日就要来了,(我们在那里的时间是2014年6月8日)想起第一天到萨拉热窝,被房东带到一个郊外的地方参观,那是波黑战争中一个奇迹的地方:当年被塞维利亚围困几年的民众的生命供给线,一条地道,偷偷运输食品和药品的地道,为了纪念波黑战争保留了一段,现在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被包围的萨拉热窝地图,中间最窄的地方是打通地道的地方

反观历史,萨拉热窝也真是一个“多事之秋”的地方,现在,虽然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事情,但是,当地的人民对生活的执着和热爱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张广柱在地道里

站在高高的城堡放眼看过去,崇山峻岭中蜿蜒的公路不知道走向何方,司机大哥说:可以到伊斯坦布尔,而且他还说了2遍,那个口气中有一种想往的味道,我突然明白,巴尔干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

也就是这样的醒悟,在以后几天走巴尔干的时候更能理解土耳其当年给这里留下了什么。也就是这样的旅行给自己一些启示,去了解世界,如果在家里,是不会看这样的历史事件和了解历史进程的。

在离开萨拉热窝的时候,那个塞族人居住区的汽车站(萨拉热窝有2个长途汽车站,一个距离城区近一点,一个远13公里,因为发车方向不同,到过不同的车站,在这里感觉到萨拉热窝人的冷漠和距离)里上卫生间,因为口袋里的波黑币都交了行李费而不够了,那个老太太就不让使用卫生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巴尔干半岛之波黑首都萨拉热窝

应该有许多中国人看过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前南斯拉夫拍摄的反法西斯的抗战片。当年那个神出鬼没的瓦尔特和笨蛋德国少校的形象深入人心。

萨拉热窝是现在的波黑首都,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点,而我看到的萨拉热窝是当地人民的一个聚宝盆。三面环山,民居沿山而建,老城在盆地的平地上,高耸如云的清真寺尖塔、东正教的塔楼、天主教的钟塔错落在房屋间,形成一个有别与世界许多城市的一景:多种宗教共处的和谐与特殊。

 

当地手工艺作坊拥挤在小巷间,制作和出售一体,民族特色的产品琳琅满目,敲打金属的声音犹如美妙的歌声,另一处是楼房耸立的街道,有高档商店和咖啡馆、餐馆,一派祥和景象。

穿过老城区来到河边,一座一座的桥连接两岸,其中最著名的拉丁桥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点燃点,那个倒霉的奥匈帝国的王储在桥上被刺杀身亡。现在看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没有桥头的博物馆和墙上的肖像,及那个让历史记载的时间,它就是一座普通的桥。

萨拉热窝事件于1914年6月28日巴尔干半岛的波斯尼亚发生,此日为塞尔维亚之国庆日,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夫妇被塞尔维亚族青年普林西普(一名隶属塞尔维亚“黑手社”的波斯尼亚学生)枪杀。这次事件使7月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站在桥上看到一个电视台在拍节目,100年的纪念日就要来了,(我们在那里的时间是2014年6月8日)想起第一天到萨拉热窝,被房东带到一个郊外的地方参观,那是波黑战争中一个奇迹的地方:当年被塞维利亚围困几年的民众的生命供给线,一条地道,偷偷运输食品和药品的地道,为了纪念波黑战争保留了一段,现在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反观历史,萨拉热窝也真是一个“多事之秋”的地方,现在,虽然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事情,但是,当地的人民对生活的执着和热爱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站在高高的城堡放眼看过去,崇山峻岭中蜿蜒的公路不知道走向何方,司机大哥说:可以到伊斯坦布尔,而且他还说了2遍,那个口气中有一种想往的味道,我突然明白,巴尔干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这样的醒悟,在以后几天走巴尔干的时候更能理解土耳其当年给这里留下了什么。也就是这样的旅行给自己一些启示,去了解世界,如果在家里,是不会看这样的历史事件和了解历史进程的。

在离开萨拉热窝的时候,那个塞族人居住区的汽车站(萨拉热窝有2个长途汽车站,一个距离城区近一点,一个远13公里,因为发车方向不同,到过不同的车站,在这里感觉到萨拉热窝人的冷漠和距离)里上卫生间,因为口袋里的波黑币都交了行李费而不够了,那个老太太就不让使用卫生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哈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0-10 14:10)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人与晚辈

在北京广播电台的门卫登记室里等志梅,结果是认识了这位老外,美国人,摄影师,从1984年开始拍摄国庆时的北京天安门,每五年來一次中国,她的理想是当中华人民共和国100周年,他98岁的时候,能来北京拍100大庆的天安门,她叫凯西,毕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0-09 17:28)
标签:

山村

插队

分类: 老人与晚辈

在那小小的山村

回到46年前,我们曾经插队的小山村,山西夏县东交口村,它座落在中条山里,一条小溪,一条小路,几间农房被大山包围着的小山村,就是那时候我们的插队的地方。

村头的照壁半边瓦已经掉了下来,现在写的是计划生育条例,当年是写的“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是我们天天早上做早请示晚汇报的地方。

1968年的12月20日,我们8个女生和1个男生(第二天又来了5个男生)就在这里从解放牌大卡车上下来,看着面前那些穿黑棉袄的老乡,看着黄色土坯的房屋,看着大山上光秃秃的树枝,心情和天空一样的阴沉。

不过,那时的我们因为太小,太单纯,并不知道到这里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是什么样子,不知道扎根干革命的理想是什么意义,以为我们可以改造世界,可以改变未来。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伟大理想是被理想的,真的不会跟随自己一生,而且我们的幼稚与无知也会让这样的理想而粉碎,只是无奈的接受时代给我们安排的命运。

时代在进步,当年的口号消失了,现在的计划生育的条例也改变了,不知道下一步会在照壁上写些什么内容,但是我们的青春却留在这里。

村里的老人去世的七七八八了,活着的同龄人也是满脸皱纹,白发苍苍了。执手诉说当年的情景,询问各自的生活,叹息故去的人,讲述现在的日子和辛苦。那些人与事慢慢的记忆起来,现在想想,苦与泪多呢,还是甜与笑多呢,分不清楚了。

我们走过当年第一次出工打玉米的地方,那个原始的工作方法,一群老乡围着一堆玉米,各种棍子敲打着,玉米粒掉下来,装入麻袋,等候收公粮的汽车拉走。那个年代的农村的收获一大部分是交公粮了,小部分的收获分给农民。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正式成为农民,出工干活,记工分,年底分红,领粮食。上山打柴,下地种地,放羊、放牛,春种夏锄秋收冬回家。

自己磨面自己做,自己做饭自己吃,自己喝水自己担。有一个村子,2个女生,不会做饭,只能炒玉米豆吃。衣服脏了自己洗,破了自己补,回北京,没有车,走110里路到县城,没有电灯,没有房屋,没有家,没有亲人,有的就是无尽的思念。

村里的老乡说:惜惶的娃啊!告诉我们来的是北京的大学生,结果是这样一群娃!

说是知识青年,我们连初中都没有念完,那里有能力改造农村,改造社会。

在这样的日子里,走过我们的年轻岁月,14个同学的友谊如同亲兄弟姐妹一般。

有三对结为夫妻,还有各自少女的情怀与男孩的黯然失色,唯一没有遗憾的是都各自回到城市,没有在这里扎根一辈子。

 现在想来,如果我们在这里扎根,男生是找不到媳妇的,房没一间地没一垄,谁家老人舍得把女孩给这样的人做老婆;而女生也就是生孩子的用处了,农村的生活技能基本几乎为零,饭不会做,鞋不会做,棉花不会纺,娶回家那个苦头是一般人很长时间不能适应的。这样的政策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量,结果造就了许许多多的苦难人生。

10年间,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这里回到城市,但是,心底永远有一块叫做知青情结,40年间,依然会有人回到这里寻找自己,看望老乡,追忆曾经的青春日月。

 

自己当年住的小房子已经倒塌一半了,站在那里,青春如流水滑过,涩涩中的甜如同山上的野果在嘴里的感受一般,当年的懵懂无知,当年的青涩心悸,当年的冲动与痛苦,一切都留在这里,不能够带走,不能够回去,只有和房屋一样慢慢的随时间消失。

 

曾经的艰苦生活环境改变了,高大华丽的门楼代替了过去的泥墙,水泥房子和院子干净整齐。政府的农村政策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自来水进家,水泥路到门,家家通电,冬天有取暖煤,危房改造有补贴,村民有机会检查身体,孩子到城里打工,孙儿在镇上上学,米面和食品骑摩托到镇上买。

不用交公粮,种地可以考虑是否有厂家收购,家家有三轮农用车,耕地用手扶拖拉机,不养牛耕地,不养猪羊吃肉。各个有手机,家家看电视,和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了。改革开放带来了我们没有实现的理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巴尔干半岛之波黑莫斯塔尔

一早背包出门,去汽车站,老公说,不去杜布罗夫尼克了,都是地中海沿岸的罗马遗址,大同小异,我们去波黑吧。

这样的旅行路线就是背包自助游的好处,想去哪里就走哪里,老公决定我跟包,一般情况下我不拿意见,避免吵架。这也是经验之谈。

说起波黑,大家一定会想到波黑战争,老公想去那里,也是想看看波黑战争的遗迹。

前南斯拉夫国家分裂过程中,几乎各个国家都经历过内战,克罗地亚也有过战争,但是曾经的经济基础比较好,恢复的也快,我们走过的几个城市都看不到战争的痕迹。

但是在波黑境内就不一样了,我们到莫斯塔尔镇的时候,看到布满枪眼的房屋,大片墓地中无数墓碑上“1993”戛然而止的时间,那种震惊是不言而喻的。

波黑战争是发生在1992年4月~1995年12月,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三个主要民族围绕波黑前途和领土划分等问题而进行的战争。战争共分为三个阶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洲爆发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局部战争。

莫斯塔尔镇的一个桥是世界遗产,来波黑的游客都一定会到这里看看那座横跨碧水之上,蓝天之下的白色优雅之桥,等待那些勇敢的男人跳下桥,发出惊讶赞叹的尖叫。桥头的两端有密密麻麻的小铺,出售波黑当地的手工艺品,也有旅馆供游客住宿。

我在电脑上搜到关于桥的资料是这样说的:莫斯塔尔古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Stari most,又译莫斯塔尔老桥)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莫斯塔尔的一座16世纪的桥梁,横跨内雷特瓦河。古桥矗立了427年后于1993年11月9日波斯尼亚战争期间被摧毁。之后开始重建项目,并于2004年7月23日重新开放。2005年,莫斯塔尔古城的古桥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希望那些在战争中去世的幽灵安息在美丽而骄傲的山水之间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巴尔干半岛之波黑莫斯塔尔

一早背包出门,去汽车站,老公说,不去杜布罗夫尼克了,都是地中海沿岸的罗马遗址,大同小异,我们去波黑吧。

这样的旅行路线就是背包自助游的好处,想去哪里就走哪里,老公决定我跟包,一般情况下我不拿意见,避免吵架。这也是经验之谈。

说起波黑,大家一定会想到波黑战争,老公想去那里,也是想看看波黑战争的遗迹。

前南斯拉夫国家分裂过程中,几乎各个国家都经历过内战,克罗地亚也有过战争,但是曾经的经济基础比较好,恢复的也快,我们走过的几个城市都看不到战争的痕迹。

但是在波黑境内就不一样了,我们到莫斯塔尔镇的时候,看到布满枪眼的房屋,大片墓地中无数墓碑上“1993”戛然而止的时间,那种震惊是不言而喻的。









波黑战争是发生在1992年4月~1995年12月,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三个主要民族围绕波黑前途和领土划分等问题而进行的战争。战争共分为三个阶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洲爆发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局部战争

莫斯塔尔镇的一个桥是世界遗产,来波黑的游客都一定会到这里看看那座横跨碧水之上,蓝天之下的白色优雅之桥,等待那些勇敢的男人跳下桥,发出惊讶赞叹的尖叫。桥头的两端有密密麻麻的小铺,出售波黑当地的手工艺品,也有旅馆供游客住宿。




桥面的石板是原有的,被炸毁修复是还是使用了原来的材料,桥体是新的

古桥远景

看到跳下桥的年轻人了吗?


铁托和他们的足球运动员

 

我在电脑上搜到关于桥的资料是这样说的:莫斯塔尔古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Stari most,又译莫斯塔尔老桥)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莫斯塔尔的一座16世纪的桥梁,横跨内雷特瓦河。古桥矗立了427年后于1993年11月9日波斯尼亚战争期间被摧毁。之后开始重建项目,并于2004年7月23日重新开放。2005年,莫斯塔尔古城的古桥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希望那些在战争中去世的幽灵安息在美丽而骄傲的山水之间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旅游知识一:现金与信用卡

出门旅游,一定要带钱,即使是参加旅行社,个人也还是需要带一些钱的,以备急需。

人民币不能在其他国家流通,这样,就要在出门前去换外币。

兑换外币到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都可以兑换,非常方便,如果是特殊币种,只有中国银行可以兑换。但是,依然有的国家币种是没有的,这样只能带美元或者欧元到目的地国家兑换了。

在目的地国家兑换,一般在机场就一定要换一些,我们的经验是机场兑换外币的汇率很差,就少换点,有钱可以坐车到市中心就OK了;而在市中心兑换,有的国家是银行可以兑换,而有的国家则是兑换所可以兑换。我们在巴西的时候,几乎找遍市中心的银行,都不给个人兑换外币,很郁闷的一件事情。

跟团旅行的游客可以在住的旅馆前台换外币,同时也有兑换汇率不好的现象。


这是在乌兹别克斯坦的酒店,汇率1美元换1871.44,而我们在出租车司机手里换的将近2倍


还有的国家可以在商业街和景区附近个人兑换,这样的兑换要小心假币,我们自认为没有那个本事,一般不建议使用,但是也有时候会被高汇率吸引,在乌兹别克斯坦就是特殊的一次。

在国外兑换外币前一定要先看好汇率,一般的兑换处都有牌子写当天的汇率,而且都是第一行是卖出价,第二行是买入价。但是也有例外,我们就吃过一次亏:在波兰,没有看清楚,结果汇率非常不好,但是已经打出小票,就不可以退还了,只能自己认倒霉。一定要火眼金睛哦!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要问是否有手续费,一般银行收手续费而兑换所不收。

如果你不会外语又不能确定汇率,就写一张小条:1$=?他们就会明白,给你写汇率了。

带现金出门旅游,方便,但是不安全,因为中国人喜欢带现金旅游,结果,许多国家的小偷都以中国游客为目标,因此,还是告诉大家,少带一些现金比较好。

在国内的银行兑换外币,一般没有小面额的外币,如果你经常出门旅游,就留下小面额的外币,一是可以作为纪念品,二是可以下次出门使用,或者自己的亲朋好友也可以使用,应急还是需要的。

最方便的是用信用卡,在欧洲和北美这些发达国家,信用卡都可以使用。

在国内办信用卡也很方便,去银行提供你的身份证,填表,很快就会收到信用卡了。但是,对于退休的老年人,银行在办卡的时候会考虑你的偿还能力给你的信用额度非常低,这样的情况,一是办几家银行的信用卡,二是让子女办副卡。

取现金最好不用信用卡,因为它是要按天计算税的,可以办银联卡。随着中国人出门旅游的人数增加,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现在许多国家的ATM机都可以使用银联卡取现金,这样可以减少被偷的危险系数。

讲一个用卡取现金的故事:我们在匈牙利的首都索非亚一直都用信用卡付费,吃饭,住店,门票,因此,只换了一点点现金,到老城大特尔诺沃时,口袋里没有几个现金了,想着临时换钱也可以吧,结果,景区门口的商铺里没有兑换所,市中心的兑换所关门,餐馆不刷信用卡,不收欧元,我们已经吃完饭,确没有现金付费,当时非常尴尬,怎么办?只能去他们的ATM机试试。我们手里有2张储蓄卡,一张是中国银行的银联卡,一张是建设银行带银联标示的VISA卡,先用中国银行的银联卡,不受理,然后用建设银行的卡,受理了。直到这时候我们才知道这张卡的作用。

这张卡跟我们有几年了,办卡的时候也没有弄明白,只以为就是一张储蓄卡,去建设银行的柜台问过这种卡的使用范围,柜台的工作人员也讲不明白,现在才知道,是一张在VISA系统计算的储蓄卡。

如果你去一些旅游业不发达的国家,就办一张这样的卡吧,不用带很多现金。

使用信用卡也是有一些窍门的,一般我们的信用卡都是以美元结算的,在美国使用不吃亏,但是在欧洲使用的时候就比较不合算了,还款的时候先算欧元汇率,再算美元汇率,两次汇率你要交不少钱呢。工商银行有一种多币种VISA卡,大币种的货币都可以直接换算了。

在国外,还有一些商家在你使用信用卡的时候会给你转换为美元,比如在澳大利亚就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以自己的经验告诉商家,不用换美元。为什么?因为他们换算美元是当天澳大利亚的美元汇率,而我们还款的时候是在还款日的中国银行当天的美元汇率,这样可能有一些差价,特别是现在人民币升值的时间里,每天的汇率都在上升通道中,即使不知道哪个价位高,但是,一定是有50%的机率,因此,我每次都不在当地核算美元。

再讲一个我们使用信用卡被商家多刷钱的故事:在澳大利亚悉尼的一个便利店买方便面,5.39澳元,刷卡后,工作人员没有给我刷卡回单,我索要,他在售货机上给我一个小条,显示5.39澳元,没有错误,就回旅馆了。自己的手机办理了刷卡提示,当时因为手机没电,在旅馆里充电,打开看提示,刷卡55.39澳元,多刷50澳元,相当于人民币350元。我们立刻带着手机,方便面,售货小条到便利店,出示给老板看,老板立刻返还给50澳元现金。教训就是每次刷卡都一定要看手机提示,还有就是一定索要刷卡机的小条。

再有,就是要在刷卡的时候不要让卡片离开你的视线,防止对方复制卡片。我们的VISA卡在国外使用的时候一般不需要用密码,而有些不负责任的商店也不看签字,这样,卡片会被盗用。

 

总之,出门旅游也是一门技术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花甲背包客
花甲背包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0,512
  • 关注人气:18,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