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花坟
诗人花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71
  • 关注人气:2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花坟:七十年代人,农民,诗中国(www.poemchina.net)创办者。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协会秘书长。著有诗集《暗夜有狐》,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4-18 21:27)
标签:

诗人

花坟

关注

微信

分类: 诗路花语


故人在日记上留了几句话,我把它续写成了一首诗。
                          ------题记

我和你走在江南烟水的街
细细碎碎,忽明忽暗
指尖轻轻触碰
就生出了想你的疼痛

这凡间的烟火
终究只能尘世缭绕一回
暗夜像雨声里的黑船
我们默不作声,也没有安然横渡

在可预见的将来
你我袒露出彼此怀揣的心事
直到跌落的黄叶做了泥土的情人
我们才梦见了春天的呓语

只是委屈了那些无辜的分别
长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08:04)
回来已有些年头,我常给人说:多年前我在外面颠沛流离,心里总记得家的方向,现在虽然人回来了,心还在外面漂泊。安稳的生活,自然会少一些诗意。何况在一个全民诗歌的年代,对于诗,对于诗人这样的称呼,我有意疏远的。因为诗是寂寞的,诗人也是寂寞的,难就难在诗人在寂寞里写寂寞的诗。现在诗坛所呈现出来的一切纷乱的现象都不是诗,只是名利之争。一个真正的诗人在这个环境之下,不但要守住自己的诗格,还有人格。究竟为什么写诗,写诗为了什么,如果非要我再写一些心得,我想讲一个小故事。或许能给写诗的朋友们带来一点感悟。

在古代,有一个崇尚诗歌的国家,无论男女老少,只要会写诗,就可以得到高官厚禄,因此所有的人都去学诗,从而导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6 11:13)


应诗友郑寒枫之邀,去亳州一游,记之。

              ----题记


本是一娘同胞的兄弟

只不过长大后有了自己姓氏

那些历史上的英雄

是我们共同的祖先

我从商的北城而来,来看我住在南城的朋友

他说北城那边也曾是他的家乡


从运兵道出发去东汉

路遇正在书写“衮雪”的曹公

丢掉的三点水,就成了后来的沧海、

依稀可见刀光剑影的黄昏里

那些忠孝两全的故事

我酒醉后的诗意

被花戏楼里一曲阳春白雪唤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3:32)

商丘古城南北东西四个城门,依次为拱阳、拱辰、宾阳、垤泽。几千年来,虽朝代更迭,城池变迁。城门的名字却未曾变动。遗憾之事,就是这四个叫了几千年的名字,竟无人以此为题赋诗。今日花某斗胆一试,再唤醒众方家对古城本身的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3:31)
丁酉年冬日,市散文家学会年会游古城有感
                         -------题记

我与六朝风雪从北门鱼贯而入
巧遇我写诗的兄弟姐妹
他们告诉我,那头戴桃花的佳人
如今葬在南门之外
以古城的性格,从没有无病呻吟的概念
在箭镞已冷的年代
依然能看见英雄冒着阳气的白骨
祖母口中,城里遍布着慈悲的庙宇
与众生擦肩后,分不清谁是谁的佛陀

不论原乡还是故乡
我只是祖父遗留的一撮泥土
抖落在阳光穿破雕花窗棂的瞬间
春夏秋冬,都能听风唱歌
我冰雪围困的旧居
仿佛面临十万的兵甲
街道楼群以及那些陌生的面孔
只能在燕子口中一年又一年的呢喃

妹妹,莲花已开
这八千亩的水波荡漾
你采莲,采古城诗意
而我就在夜半的月色中站起
抖落一身泥土,面对着高墙
站立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花坟

诗人

讲故事

微信

分类: 散文杂谈
我原以为我可以一直流浪下去,像我诗里写的那样,一生客馆孤居,酒醉后,分不清窗外是故乡还是他乡的月色。但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无论经过多少个月台,终究会停下来。过往的回忆,无论美好或者悲伤,都已是身后的风景。我也在过了不惑之年后,放下了执念,结束了流浪。

其实,我童年的记忆中没有古城,只是从村民口中得知我的祖父和这座城的传奇。我回来的时候恰是少年,那时春色正好,我常爬上城墙的东南角,隔着湖水喊她的名字。她若听见,就会推开小院的木门探出头来。再回来已是两鬓斑白,闲暇时爱和友人去古城闲逛。到了晚上,就并肩坐在南湖边的台阶上聊天,她问我:“你看对岸的灯火,像不像天上的星辰”。

那时候,我只知道南湖,并不知有诗社。2014年年末,在鲁蕙女士的引荐下,有幸结识李书伟先生。李先生宅心仁厚,常约我去商都画院喝茶,算是有了一个谈艺之处。后又在李先生的引荐下结识了侯公涛先生,赵鸣先生,蒋庄先生,焦文宗先生,朱兴明先生,张伟业先生,李维众先生,曹昭义先生,袁郑健先生等社友,这才算进了南湖诗社。能在这个青石板铺成街面的幽静小城,远离了世俗的纷扰,余生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年诗坛有些乱,好多洁身自好的人,远离了这个圈子。有些人去写散文了,有些人去写小说,有些人去画画了。这也给了诸多跳梁小丑可乘之机,妖风四起,对于中国诗坛无疑是火上浇油。所以诗歌已死论,开始不绝于耳。就连外行人也加入进来,向新诗开炮。其实诗歌已死论,从新诗诞生之日起,也随之产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只是再次加工,耸人听闻,唯恐天下不乱。而当今现状,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依旧呈现出蓬勃生机,我称之为全民诗歌。虽然整体堪忧,不过依然有积极的一面。让更多的人了解诗歌,喜欢诗歌,不正是诗人们多年的追求。各地诗歌组织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大小诗会更是接踵而来。诗歌哪里死了?诗歌死哪里了?我泱泱中华,诗歌沃土,岂是尔等能把诗歌说死的。

诗坛一直都乱,甚至整个文坛。写诗的,作文的,写字的,画画的。只是这几年显得更加乱,主要原因是网络媒体的传播,加上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乱的比较明显罢了。而乱的根本,说白了还是名利从中作梗,所以乱的因素,就是一群争名夺利的人。说到这不得不说前年网上流行的一个帖子叫《文联、作协主席们的那些奇葩事》,曝光了多地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的写作水平。我想,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5 09:02)


十年前,别人喊我是疯子,我觉得我是一个诗人。十年后,别人喊我诗人,我觉得我是一个疯子。我绝不是贬低诗歌的意义,我只是想说,在当今全民诗歌的时代,诗人和诗歌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当然我在这里说的是真诗人和真诗歌。

我观点比较陈旧,我固执的认为,诗歌是小众的产物,诗人是需要天赋的。我固执的认为,分行的白话以及类似于天书句子都不能算诗歌。所以我们大多数人只是诗歌爱好者,并不能称为诗人。当然我不否认真诗人和真诗歌的存在,只是我见到的大多还是文字的拼凑。而且我还固执的认为所谓的诗人就是写诗的人,首先的前提是人,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睢阳宋生,名子勤。天资聪慧,十六岁就中了秀才,曾被邻里传为美谈。此后乡试屡屡名落孙山,转眼已到而立之年。昔日同窗,为官者众多,常遭人嘲笑。睢阳城西北二十里有一处三陵台,为梁孝王宫阙旧址。台下有一小院,因多年无人打理,早已破败不堪。宋生来此游玩之后,就买了下来。简单做了修葺,然后搬来住。此地风景清幽,适合读书,为来年乡试早做准备。

 

终究是荒郊野外,生活多有不便,除了仆人按时送来日常所需,平时也就宋生一人居住在此。腊月的睢阳已经是冰天雪地,连日的大雪阻断了道路。两日来,宋生都是稀汤清水度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0 11:47)

睢阳韩家有女,不但识文断字,且身材相貌俱佳,十七岁那年嫁给朴家做了媳妇,三年未孕,遭了婆婆嫌弃。朴家老太太整日指桑骂槐,说母鸡下蛋还叫几声呢,她家儿媳妇,连个蛋都不会下。时间久了,夫妻之间也生出厌恶之心,刚过中秋,朴家便一纸休书,让韩氏回了娘家。

 

韩氏虽受辱而归,韩家人也知道人家娶媳妇,是为了传宗接代,自家闺女不争气,也只好作罢。街坊间随之而来的闲言碎语,让韩家人觉得颜面尽失,暗地里托人将韩氏许配给了一个城关镇上的木匠。

 

刘木匠手艺好,心地善良,打的一手好家具。只因又丑又矮,年近四十还没有娶妻。五年前花钱过继了一个儿子,长的有模有样。有了儿子,又娶了韩氏做媳妇,邻居都说刘木匠有福,是多年行善积德修行来的造化。

 

韩氏嫁到刘家,虽心有不甘,毕竟是父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