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花坟
诗人花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15
  • 关注人气: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花坟:七十年代人,农民,诗中国(www.poemchina.net)创办者。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协会秘书长。著有诗集《暗夜有狐》,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1-19 13:32)

商丘古城南北东西四个城门,依次为拱阳、拱辰、宾阳、垤泽。几千年来,虽朝代更迭,城池变迁。城门的名字却未曾变动。遗憾之事,就是这四个叫了几千年的名字,竟无人以此为题赋诗。今日花某斗胆一试,再唤醒众方家对古城本身的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3:31)
丁酉年冬日,市散文家学会年会游古城有感
                         -------题记

我与六朝风雪从北门鱼贯而入
巧遇我写诗的兄弟姐妹
他们告诉我,那头戴桃花的佳人
如今葬在南门之外
以古城的性格,从没有无病呻吟的概念
在箭镞已冷的年代
依然能看见英雄冒着阳气的白骨
祖母口中,城里遍布着慈悲的庙宇
与众生擦肩后,分不清谁是谁的佛陀

不论原乡还是故乡
我只是祖父遗留的一撮泥土
抖落在阳光穿破雕花窗棂的瞬间
春夏秋冬,都能听风唱歌
我冰雪围困的旧居
仿佛面临十万的兵甲
街道楼群以及那些陌生的面孔
只能在燕子口中一年又一年的呢喃

妹妹,莲花已开
这八千亩的水波荡漾
你采莲,采古城诗意
而我就在夜半的月色中站起
抖落一身泥土,面对着高墙
站立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花坟

诗人

讲故事

微信

分类: 散文杂谈
我原以为我可以一直流浪下去,像我诗里写的那样,一生客馆孤居,酒醉后,分不清窗外是故乡还是他乡的月色。但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无论经过多少个月台,终究会停下来。过往的回忆,无论美好或者悲伤,都已是身后的风景。我也在过了不惑之年后,放下了执念,结束了流浪。

其实,我童年的记忆中没有古城,只是从村民口中得知我的祖父和这座城的传奇。我回来的时候恰是少年,那时春色正好,我常爬上城墙的东南角,隔着湖水喊她的名字。她若听见,就会推开小院的木门探出头来。再回来已是两鬓斑白,闲暇时爱和友人去古城闲逛。到了晚上,就并肩坐在南湖边的台阶上聊天,她问我:“你看对岸的灯火,像不像天上的星辰”。

那时候,我只知道南湖,并不知有诗社。2014年年末,在鲁蕙女士的引荐下,有幸结识李书伟先生。李先生宅心仁厚,常约我去商都画院喝茶,算是有了一个谈艺之处。后又在李先生的引荐下结识了侯公涛先生,赵鸣先生,蒋庄先生,焦文宗先生,朱兴明先生,张伟业先生,李维众先生,曹昭义先生,袁郑健先生等社友,这才算进了南湖诗社。能在这个青石板铺成街面的幽静小城,远离了世俗的纷扰,余生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年诗坛有些乱,好多洁身自好的人,远离了这个圈子。有些人去写散文了,有些人去写小说,有些人去画画了。这也给了诸多跳梁小丑可乘之机,妖风四起,对于中国诗坛无疑是火上浇油。所以诗歌已死论,开始不绝于耳。就连外行人也加入进来,向新诗开炮。其实诗歌已死论,从新诗诞生之日起,也随之产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只是再次加工,耸人听闻,唯恐天下不乱。而当今现状,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依旧呈现出蓬勃生机,我称之为全民诗歌。虽然整体堪忧,不过依然有积极的一面。让更多的人了解诗歌,喜欢诗歌,不正是诗人们多年的追求。各地诗歌组织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大小诗会更是接踵而来。诗歌哪里死了?诗歌死哪里了?我泱泱中华,诗歌沃土,岂是尔等能把诗歌说死的。

诗坛一直都乱,甚至整个文坛。写诗的,作文的,写字的,画画的。只是这几年显得更加乱,主要原因是网络媒体的传播,加上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乱的比较明显罢了。而乱的根本,说白了还是名利从中作梗,所以乱的因素,就是一群争名夺利的人。说到这不得不说前年网上流行的一个帖子叫《文联、作协主席们的那些奇葩事》,曝光了多地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的写作水平。我想,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5 09:02)


十年前,别人喊我是疯子,我觉得我是一个诗人。十年后,别人喊我诗人,我觉得我是一个疯子。我绝不是贬低诗歌的意义,我只是想说,在当今全民诗歌的时代,诗人和诗歌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当然我在这里说的是真诗人和真诗歌。

我观点比较陈旧,我固执的认为,诗歌是小众的产物,诗人是需要天赋的。我固执的认为,分行的白话以及类似于天书句子都不能算诗歌。所以我们大多数人只是诗歌爱好者,并不能称为诗人。当然我不否认真诗人和真诗歌的存在,只是我见到的大多还是文字的拼凑。而且我还固执的认为所谓的诗人就是写诗的人,首先的前提是人,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睢阳宋生,名子勤。天资聪慧,十六岁就中了秀才,曾被邻里传为美谈。此后乡试屡屡名落孙山,转眼已到而立之年。昔日同窗,为官者众多,常遭人嘲笑。睢阳城西北二十里有一处三陵台,为梁孝王宫阙旧址。台下有一小院,因多年无人打理,早已破败不堪。宋生来此游玩之后,就买了下来。简单做了修葺,然后搬来住。此地风景清幽,适合读书,为来年乡试早做准备。

 

终究是荒郊野外,生活多有不便,除了仆人按时送来日常所需,平时也就宋生一人居住在此。腊月的睢阳已经是冰天雪地,连日的大雪阻断了道路。两日来,宋生都是稀汤清水度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0 11:47)

睢阳韩家有女,不但识文断字,且身材相貌俱佳,十七岁那年嫁给朴家做了媳妇,三年未孕,遭了婆婆嫌弃。朴家老太太整日指桑骂槐,说母鸡下蛋还叫几声呢,她家儿媳妇,连个蛋都不会下。时间久了,夫妻之间也生出厌恶之心,刚过中秋,朴家便一纸休书,让韩氏回了娘家。

 

韩氏虽受辱而归,韩家人也知道人家娶媳妇,是为了传宗接代,自家闺女不争气,也只好作罢。街坊间随之而来的闲言碎语,让韩家人觉得颜面尽失,暗地里托人将韩氏许配给了一个城关镇上的木匠。

 

刘木匠手艺好,心地善良,打的一手好家具。只因又丑又矮,年近四十还没有娶妻。五年前花钱过继了一个儿子,长的有模有样。有了儿子,又娶了韩氏做媳妇,邻居都说刘木匠有福,是多年行善积德修行来的造化。

 

韩氏嫁到刘家,虽心有不甘,毕竟是父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7 19:28)


听书伟兄、双序弟,琴箫合奏《阳关三叠》有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7 08:05)
心里有点苦
     -------题记

那一日,风安抚着河流
你采撷脚边的野花
那一日,门前的云雨压得很低
我们谈论着星辰
那一日,你从很远的高原来看我
我正在梳洗我的马匹,为它打上新的脚掌
它曾走过雪暴里的沼泽
它还要继续走向远方

那一夜,月色蓄满耳目
我们忙着交换着彼此的山川和河流
那一夜,蝴蝶驻留在花沿
完成了一个伟大的猜想
那一夜,我搭乘上列车,去另一个城市寻梦
我的城,将在黎明到来的时候陷落
最后的暗夜,这是一个警告
陷落在光阴里的天堂

在白天,我看马蹄走过的旧路,那些时间的尘埃
寒气开始挑逗着我冻伤过的脚跟
我还深一脚浅一脚,不明生死
在夜里,我对着镜子给自己算命
那是我看过的面相,也是我看破的面相

花坟2016年4月13日星期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坟诗集《暗夜有狐》还有少量存书,本书现售价50元(含快递费),偏远地区快递无法到达的,邮局挂号邮递!因数量有限,急换取投资,恕无法赠阅,切莫开尊口!

微店地址:http://weidian.com/item.html?itemID=16472493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