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宏谟治世
宏谟治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55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时评

      宏谟治世按:这是我28年前写的一篇短文,其实只是一些随感,冒冒失失就投稿给当时在学界影响很大的《光明日报》了。没想到《光明日报》很快就给发表了,并在重点部分加了黑体字。今天看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从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选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办法》,联想到我的旧文。请朋友从网上找到原文,重新发表在我的博客上,与诸君分享。


          谈律师与法官的资格

                                                       作者:王宏治

                               来源:《光明日报》198896第三版

 

  中国古代对司法官员的选任,其规定比一般官员更高。如唐朝,一切官员的任免皆由吏部主持,唯独对选任司法官员有特殊规定。《唐六典》规定,“凡吏曹补署法官,则与刑部尚书、侍郎议其人之可否,然后注拟”。就是说在提出法官人选时,吏部要与刑部尚书、侍郎共同商定,认为可以胜任者,吏部方可委任。可见,对法官的要求比一般官员要高,对法官的任命也更慎重。

  目前,一些西方国家对律师资格的要求十分严格,一般是先要大学和大专非法学专业毕业,再修法学,取得法学学士学位者,再经两年司法实践,才能充当助理律师或法院书记员,最后经国家律师资格考试,成绩合格者方能取得律师证书。而司法工作人员的素质又建立在高水平的律师素质的基础上。西方一些国家的法官,必须从成绩卓著的检察官中选拔,而检察官又须从高质量的律师中筛取。这样就形成了一支以素质较高的律师队伍为基础的司法工作人员阵容。

  目前我国的司法工作人员(包括公、检、法)在来源上与律师毫不相干;其关系可谓本末倒置。就当前我国国民的文化素质以及司法工作人员的素质来说,《律师暂行条例》对律师资格的规定不能不说是偏高了一些。若照此执行,却也无妨,但该《条例》第八条中的“经考核合格”之规定,不知怎的又变成了全国统一考试,其内容多达十几门法学专业课(如今年规定须考十七门法学专业课)。如果现实情况是律师队伍供大于求,采用种种限制其发展的手段未尝不可。但事实是全国律师总人数才二、三万人,也就是说每十万人中才有二、三名律师。照此速度发展,一百年后也远远满足不了日益增加的司法活动(包括刑事、民事、经济、行政等诉讼)及咨询业务的需要。今天许多地方,大多数诉讼活动是在没有律师参与下进行的,以致一些当事人不知如何行使自己的诉讼权(告诉、申诉、上诉、辩护等权),其合法权益也无从保障。

  与对律师资格的要求相反,在《人民法院组织法》与《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中,都没有对法院、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的资格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而仅在《法院组织法》第34条中笼统规定:“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年满二十三岁的公民,可以被选举为人民法院院长、或者被任命为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和助理审判员…”;198392,又增加了“人民法院的审判人员必须具有法律专业知识”这一款。至于其应具有的“法律专业知识”到底是哪些?程度如何?却未作任何说明。也就是说,我国人民法院的法官(包括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助理审判员)的资格在学历、专业知识水平、工作阅历、司法实践等诸方面都不受限制,更不必经过什么考察、考核与考试等程序。似乎任何一个年满二十三岁的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只要声称自己“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也就具有了当法官的资格。

  无论是从法学理论上讲,还是从司法实践上看,法官都应具有较高的素质。法官的工作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它既需要精深的法律专业知识,又需要广博的其他基础知识;既要有较强的思维判断能力,又要有较高的政治思想及道德修养水平。假如一个律师的水平不高,受影响的只是他的当事人,若该律师总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也就没人再找他了。然而法官则是当事人无从选择的。他的任何一点失误都将直接影响办案的质量,他的任何一点偏见都将直接影响断案的公正。杜绝冤、假、错案的关键不在律师,而在法官身上。法官持平正之权,操生杀之柄,而我们恰恰对律师的要求过苛、过严,而对法官的要求过松、过宽;对律师的要求是硬性的(如学历、阅历、考试等),而对法官的要求则是弹性的。这种本末倒置的情况,势必对日益增加及日益复杂的司法活动产生不良后果。

  结合我国的现实情况,我认为,应该适当放宽对律师的硬性限制(如名额等),按《律师暂行条例》的规定,对在学历、阅历上够资格的申请人,从宽考核,以其在法律实践中的成绩为主要标准,加快律师队伍的发展。待我国真正形成了一支拥有一、二十万人的律师队伍时,再逐步从严掌握,即先普及,再提高。而对法官,则可一方面保持现有队伍的稳定,另一方面要制定明确、硬性的规定,如制定《法官法》、《检察官法》,从成绩优秀的律师中选任法官和检察官,同时离任的法官与检察官,取得律师资格者,也可从事律师工作,使法律人才在法院、检察院与律师间交流,从而达到保证法官高素质的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