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火狐虹影
火狐虹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1,981
  • 关注人气:7,4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虹影的相关链接

虹影腾讯微博 http://t.qq.com/hongying/

 

虹影《好儿女花》在腾讯专题:用残酷人生与母爱和解http://book.qq.com/zt/2009/hongying/index.htm

 

虹影的豆瓣 http://www.douban.com/people/45261154/


 

99网有虹影作品系列专号,请点击:http://www.99read.com/subject/0902/hongying.aspx

 

 

该Blog内虹影的所有文字和图片,未经虹影同意,任何人不得使用,若有所需,请联系
hhhyyy21@gmail.com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虹影的代表作《饥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你喜欢这首诗吗?你觉得这首诗会今天读意义何在?你会给你所爱的人吗?同性之爱与异性之爱,哪一种更让人快乐?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29首
暗暗地哀悼自己的身世飘零,
徒用呼吁去干扰聋瞆的昊天,
顾盼着身影,诅咒自己的生辰,
愿我和另一个一样富于希望,
面貌相似,又和他一样广交游,
希求这人的渊博,那人的内行,
最赏心的乐事觉得最不对头;
可是,当我正要这样看轻自己,
忽然想起了你,于是我的精神,
便像云雀破晓从阴霾的大地
振翮上升,高唱着圣歌在天门:
一想起你的爱使我那么富有,
和帝王换位我也不屑于屈就。
When in disgrace with fortune and men's eyes
I all alone beweep my outcast state,
And trouble deaf heaven with my bootless cries,
And look upon myself, and curse my fate,
Wishing me like to one more rich in hope,
Featur'd like him, like him with friends possess'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1 08:09)

53年前,母亲过了江,在重庆城中心,看了一场电影《洪湖赤卫队》后,羊水出来,急忙去了妇产科医院,在那儿生下了我。谢谢母亲。

9年前,母亲走了。8年前,女儿来了,她俩是那样的相像,谢谢上帝。



怀念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5 06:51)

携手英国著名童书插画家和英国著名音乐家 共同打造精美彩插双语版 精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虹影



毛尖:我也叫山鲁佐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得真好。

这些天正在看虹影的书〈好儿女花〉〈小小姑娘〉,以及重读她的〈饥饿的女儿〉。

正巧在网上看到了一段当年张爱玲与杜拉斯的谈话,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在东京拜访一事无成者周树人

那是东京最热的夏天,是我移居国外后遇到的最酷热的日子,那是1996年。漫长宽阔的青山大道,我忽然觉得与我并肩而行的那个身着和服的人,似曾相识。他沉静地走着,没有朝我看一眼。他走到一所房子前背对推拉门转过身来,进入一张泛黄的照片:是一个小伙子的样子,开始留小胡子,和日本青年没有什么区别。我看见照片背后他题下的名字:周树人,1906年。这题字如我脚步一样有音有节。我转头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皇宫大道美丽如初。我没有惊惶,因为我就是来找他的,就象1936年的萧红,曾经在东京等待他的灵魂。阴阳两界,过去今日,在某一时刻某一地点能够交会:遇到6字,就象火车开过叉口,扳道工的鬼魂在关切地注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6 18:57)



至今想起,也不敢相信,一切发生过,如同一部电影的片断:
我们慢慢掉转脸来,看着对着方,露出笑容。

单眼皮

 

 

一个奇冷冬天的下午,我在火车站送一个朋友,她是朋友的朋友,也赶来了。我们送完朋友,走在月台上,在嘈杂的人声中,看着对方,笑了。

我喜欢大眼睛,大乳房,大腿丰满的那种性感,她不是,而且她是单眼皮,头发短得如男孩,衣着也很男性,对襟棉衣。不过她有一双艺术家纤细柔软的手,我那天与她在月台上与她道别时,她握着我的手,我发现她的眼光很亮,像星星环绕我身体,我陷在其中,也许就是那一瞬间,我的魂掉在里面,想出来却难。

从那之后,每天我收到一封手写的信,她详细告诉我她小时的生活,不时还收到礼物。她一心一意做着。我喜欢她的信,也给她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3 21:48)


2007年在意大利

 

威廉姆斯先生
  
     
  一个小婴孩坐在一张手工真丝地毯上,不是太稳,他注视着左边,也许那里是父母,也许那里是小狗。这是1953年的香港,一切处于变化中,大量的人从大陆奔命而来。威廉姆斯先生一家住在半山腰,有中西厨子、司机和各式佣人,小小的威廉姆斯先生不必担心什么。
  可他的目光里有忧虑。
  
  父母给他整理了一本童年相册,其是一张是在轮渡上,母亲抱着他,身后是中国奶妈。威廉姆斯先生大略三岁,朝右看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母亲的脸上是满足的微笑。
  他稍大一些时,父母晚上带他参加轮船Party,船停在一个美丽的海湾,大人在船上喝酒聊天,小孩在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盘桓在她内心的抗议早已决定了输赢,谜来自于她,在她想怎么处置它时,她仍旧是它惟一的主人。

 

 

近年余虹研究

 

                   虹影

 

只有那个年轻的邮递员,留着修剪整齐的小胡子,只有他知道这个孤身老太太早就等在那里,每次不等敲门,她的门就开了;几乎白尽的头发盘在脑后,画满皱纹的脸毫无表情,接过他递上去的一沓邮件,那张脸回到更深的冷漠里。赌气?似乎人人都欠了她的信。邮递员想笑,声音塞在喉咙格格地响,他低下头赶快走开。她每天都能收到六七封信,有时更多,在这难得写信收信的街坊中俨然是邮件大户。大部分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