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莞君
莞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36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工作|学习栏
暂无内容
公告

 

个人简介

简介:莞君;生于陕西安康,暂居深圳。

 

诗意人生
暂无内容
链接一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清明祭

走散的亲人,请安心上路

家,依然在小村

为你挑亮油灯,照亮返回的路

为你升起炊烟,让你看见屋檐

剩下的活计,我们接着干

 

你是不小心把天走黑的人 
生命的最后一个晚秋

小村两岸,庄稼排队为你目送

我们都跟在你的后面,提着马灯
多年以后,再度重逢

 

走散的亲人,请安心上路

狐死首丘,暮晚云归
前世的夕阳下

那些小村路上晚归的先人们

他们踮起脚尖,四处张望

他们已换过了芯,加满了油

夜再黑,明亮的小村

有人为你带路,柴门向你敞开

走散的亲人,前方的路有几截很黑
光线灰暗,你们把心放坦

你们门前的油灯
我们在夜里会把他点亮

远行或返回
你都能看见村庄

屋檐下的门,在风中,安宁的等待

一扇门知道,你的一生还没走远

走散的亲人,风在为你送行

一路浅唱。庄稼在为你扬花,抽穗
树整齐的站在路旁,向你招手
你身后长长的队伍,都是你熟悉的面容

你的亲人,一路上狠劲儿的烧着纸钱
为你打通道路,等你去时
他们都愿意帮你,把最黑的夜走到尽头

走散的亲人,生前的路,你自己走
而今,人们抬你走
你就偷着乐吧,和你争吵过的人
此时,他们都向你低头。致意。告别
我们的祖辈,早已在那摆好宴席

美酒佳肴,为你接风洗尘

能喝就多喝几杯
别像生前,操持一生
走时却一声不吭,连一根草都没有带走

走散的亲人,去天堂

你就享福吧,那些纸钱

足够你挥霍,别像生前

一生没离开村庄半步
如今,你可以坐轮船,乘飞机

周游列国,走遍名山大川

穿梭时代广场,世贸大楼

你可以泡温泉,洗桑拿
一生,享不尽的人世繁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22 12:59)

一生的麦地

 大巴山下,空旷辽寂的野地

祖先的粮仓,曾高高堆起

那些喂养过亲人的粮食

让遥远饥饿的小村

炊烟四季升起

 

多少年,我渴望返回

在一生的麦地

慢下来,等我的亲人

和我一起播种,除草,收割

把种子撒向大地,把麦子收回粮仓

一年又一年

我等待的亲人,遥无音讯

一生的麦地,浩瀚无边

 

那一年,我走出小村

想用一生,找回走丢的亲人

告诉他们:我们的麦地

在我们身后的一个个季节

深草蔓延大地,麦子陷入荒凉

唯有小村上空的云朵

看守空荡无人的村庄

 

村庄词典

一只蚂蚁开始上路

一只乌鸦穿过小村半空

大批羊群、黑牛、黄狗

人和马车,落日下

部队一样,浩浩荡荡开近村庄

 

暮晚的大地

草丛微动,炊烟淡去

小村进入了片刻的安宁

我等待坠地的一片月光

点亮小村四野的荒凉

我走丢的亲人

屋檐外

正起身赶回

 

故乡是我身后追来的一颗子弹

我一直不敢放松脚步

像逃命的罪犯,隐秘的苟活

我不停的跑,躲藏着自己的影子

在车站、机场、码头、旅馆

城市角落,茫茫人群之中

在不被泄露身份的地方

随时准备着潜逃

我知道有一天,我再跑不动了

停下,向故乡自首

 

用剩下的一点力气

遥想故乡,山野炊烟,草木山河

先人累累白骨,被时光敲碎

冰凉的大地,再无庄稼生长

走散的亲人,他乡何处

故乡是我身后追来的一颗子弹

注定一生,肉身无处可逃

爱与疼,无从抉择

 

愧对小村

多少年,我无法写一首赞美之诗
让小村的身段

伸向西部更远的天空

妖娆整个北方

父亲坚守的一块坡地

成长的庄稼

卑微而倔强

 

当我再次写到小村
写到残垣断壁的祖屋

人面全非的家园

写到一株高粱的根须
这些分行的苍白

小村初潮的疼痛

大地深处的纯黑底色

我还是无法改变

落日下的小村

正接受着消亡的命运

 

最后的时光

我常在想,一生最后的时光

我如何赶回那个面目全非的故乡

今夜把时间静下来,做最坏的打算

假设明天,我将离开人世

那么我必须当晚赶回

 

打电话,预定机票

赶往机场,行动利索

工资、银联卡、领导脸色

房子、轿车、家产、情人

这苟活一世为此满足虚无的一切

都已不在重要。而我返回的故地

熟悉的面容,不复存在

我向谁述说我的一生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晚霞中的村庄,山河依旧

最后的时光,在掩埋祖先的大地

我等待月光的宣判

万事皆空,终归尘土

 

怀揣故乡的阵痛

一条高速路将村庄劈成两半 

故乡在阵痛中划分东西 

柔软的大地

被坚硬的水泥钢筋掩埋

那茬未长熟的庄稼

停在村庄的心坎

很多年,人们都忘记了

 

那些树,被移走的树

他们去哪里 

那块墓碑,那块被机器碾碎了的墓碑

上面字迹模糊的墓碑

他们又去了哪里

那大地之上,先人的白骨裸露

而今,又安放在哪里

那些从故乡,走丢了的人

他们都去哪里了

 

多年后,我从外面赶回

眼前极速而过的车辆 

每一声鸣叫 

像一根根细细的针尖

从我体内穿过

 

我常常并不悲伤的想起

祖父把最后一把麦粒,撒向大地 

他去了哪里,我们未知

 

那年,我和父亲

准备了远行的干粮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

“他没走远”

在路上,父亲自言自语

 

渐远的群山

拉开了我对祖父的想象

 

时隔多年,再没人记起

我在漂泊的一生原步返回

祖父的麦地,草木蔓延

隆起的土堆,墓碑断裂

这时,夕阳慢过小村

我看见很多人在回家的路上

那熟悉的面孔,恍如当年

 

在月光铺满村庄的路上

月光铺满了小村

我赶路回家  

大地,没被脚步惊醒 

安静的村庄

月光穿过了云层 

小村的夜,更深了 

我远远听见风敲打着老屋的大门 

像祖父暮年的喘息 

低沉,微弱

这熟悉的声音,却如隔世

 

我想象着祖父还未睡熟的样子

浑浊的眼神

打量着老屋的墙根

我隐约看见月色下

屋檐上的瓦片

在离我几十米远

一片片,被等待的时间打碎

往下落

 

他自己葬送了自己

这个表情木讷的家伙,我小学同学

说话结巴,反应迟钝,同学中他独来独往

那时侯我们耻笑他有个哑巴娘

我们羞辱他是交不起学费的穷孩子

他不会把这些事告诉老师,只会偷偷的哭

 

一年之后他退学,在家放牛,打柴

成为农民父亲的帮手,捣腾着祖辈留下的弹丸之地

他无从获取被无数歌颂者所赞美的乡村篇章

他在别人诗意的大地上死守乡村最后的荒凉

 

多年以后,他丢下那片喂养不了一家人的庄稼

他跟随大批乡下人去往城市,在工地、在煤矿、在钢架上

他像一只丧家犬,盲目在城市的边缘 

像寻找众人抛弃的骨头,卑贱的低头

每天潦草对付自己的饥饿

把剩下的钱给他多病的哑巴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他从城市高高的楼层一脚踏空 

他自己葬送了自己

 

消失的村庄

起先,尘土

跟随一阵微风,飘向村庄之外

紧接着,大风吹起

片片落叶,在小村上空

随风走远,消失

 

一个年轻者背井离乡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他们陆续去往外面

一个老者病逝于小村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他们相继离逝,把一生的路走黑

 

落日下的村庄

空空荡荡

夜色里的老屋

祖墓前一样的荒凉

安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13 13:33)

在贵阳弘福寺

半山间,万籁静寂

唯有钟声回荡山谷

猴子穿梭丛林

这清幽、安详之地

我应放慢脚步,缓入寺内

而在这你来我往

众生喧哗的下午

人们心中的尘世杂念

仿佛随佛音进入纯净之境

直到足音远去

草木星辰,梵宫深邃

弘福寺,我来时,我非是我

我走时,我非知你

 

我承认我曾放浪形骸

在东莞,欲望未满足之前

虚无之焰,蔓延整个都城 

挺拔的楼群中,我们总是高高在上
面对一颗颗跳动的青春的心 

我们曾肆意挥霍

在暗淡的灯光下,秘密交易

 

她们大多和我一样

来自偏远的某个小镇

言谈中有甩不掉的乡音

她们不懂技术,更无学历

在一个明码标价的时代

一场青春的赌注

她们守护着最后的底线

尊严的活着

 

未名湖畔
这恬淡,清幽之畔

柳枝倒影湖中

心随影动,明净清澈

徒步湖畔,逍遥世俗之外

 

不远前方,叫卖声忽高忽低

一个残疾先生,名为庄酷

以写作为生,他的书籍并排摆放

走时,我卖了一本
《通往天堂的路经过炼狱》

2007年秋,未名湖,天朗晴空

 

多年过去,我常想起

在未名湖畔,风吹动他蓬乱的发丝

他多病的身体,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冬去春天,那些雨过天晴后挪动
留下的隐秘之痛,鲜为人知

而未名湖,景色依旧

 

夜幕下的COCO Park

夜幕下的COCO Park,酒吧街

这个坦胸的女人,在男人的欢笑中

举起酒杯,喝着喝着就哭了
她满眼泪光,哭声被喧嚣淹没

 

半个小时过去,她面带笑容

陪着身边的人,摇色子,喝酒

我想她是心情好转了

 

在这个城市,谁还相信眼泪

闪耀的灯光里

我看到一滴酒,落在她迷人的乳沟

膨胀的欲望,在城市的夜色

更加灰暗,下沉。多少人迷茫挣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08 14:00)

在南方

在南方,我常想起北方

想起北方,就告诉母亲

这儿天空晴朗,一切都好

 

在南方,两年前

常往来东莞,淡水

谎报姓氏、籍贯,躺在女人的怀里

激情之后,忘记回家

 

如今我已进而立之年

在南方,爱着一个女人

准备结婚、生子

告诉父母,会早点回家

让他们少牵挂

 

在南方,我常想起北方

想起他,我不知道和谁说起

那遥远的北方

云朵下的小村庄

很多人,像秋叶

一片片,在飘逝

 

久远的乡村

夜深过墙根,风吹过山梁

一片月光

无声的敲打院门

 

久远的村庄,异常安宁

很多家门紧闭,悄无声息
月光下的铁锁,锈迹可见

在村庄入口,几堆柴禾

安静的躺着,像睡熟的老人

我放轻脚步,生怕惊醒他们

在这条熟悉的路上

我多像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潜伏在谁的故乡

寻找出路

 

最后一茬庄稼

最终

他没有倒在父亲的镰刀下 

安逸、饱满的沉睡粮仓

没有死于一场干旱

或者暴风雨后

 

他被四周青草淹没

他等待收割的主人

走失在村庄之外

墙根生锈的铁铲,木把已腐

他被坚硬的水泥石沙覆盖

 

脱胎换骨的村庄

让一茬庄稼的成长

布满生育的血迹

 

最后一茬庄稼

乡村史的章节里

他是最后的悼词


我在村庄厚厚的经卷里
看见荒凉的大地

空旷,辽远

 

挖掘机开进村庄

挖开一条路

让挖掘机前行,开进村庄

挖掉菜园,那四季生长的蔬菜

挖掉石坎,那祖辈一块块堆积的石坎

挖掉后院,那青草疯长的后院 

挖掉老宅,那时光敲打着锈迹的瓦片

挖掉院门前的树,那棵生长在几代人记忆里的树

挖掉祖坟,那被谁遗忘多年无人前来烧纸的土堆

 

枇杷花开

这一年冬天

我特别怀念二婆

想起她,就想起她家后院的枇杷树

二十多年前,寒冬的北方

大雪纷飞,枇杷花开

 

“今年枇杷花真多,明年请你们吃枇杷”

多少年过去了

我记得她这句话

 

后来我外出、上学、毕业、工作

每年回家去她那坐坐

她好静,不喜欢热闹

说话时,总把声音压的很低

她快60了,这辈子很少和人吵过架

每见我就问寒问暖

把我看成她的儿子

 

这一年,我在南方

母亲电话说

你二婆把自己吊死了

在那棵枇杷树上

因为她唯一的智障儿子

被骗了几万元

那是她们全部的家当

 

二婆走了

她走完了一生

最冷的一个冬天

此时北方,枇杷盛开

我想不远的春天

二婆会回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1-23 10:56)

遥远的故地

 

没有时间停下,让你悲伤 

活下来,是你最后的荣光 

在你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时

老王兄,你还不能衣锦还乡

革命者,必将走在革命的路上

此后,你的一生渐行渐远

你的一生铺满乡愁

 

那一年,老王兄

你以国民党老兵的名义

从岛屿返回故里

你的长辈,像你身后的庄稼

一茬茬倒逝

你被更多年轻的面容迎接

搀扶,一身的不自在

唯有几个老者知道

你,是扛枪驰骋战场的硬骨头

是老家后院的那颗树

撑起村庄之上的整个天空

 

此刻,你变得柔软起来

旁若无人的哭,老泪纵横

你苍白的头发,凸起的皱纹

夕阳下,清晰可见

 

又一年,你再次回来

这是你第二次从岛屿返回小村

也是最后一次

这时的你已近年迈,行动不便

骨瘦如柴的身姿,被单架抬着

沿着起伏绵延的群山,向村庄靠近

且高且陡的山路

一如你的一生

 

老王兄,故乡之于你

这短暂的逗留

山坡、河水、大地

庄稼、屋檐、院门、祖坟

祖坟上的草木

能否慰藉你苍老、疲惫的身心

你用曾扣动扳机的手,一遍遍

指着这片荒凉的大地

告诉你的后辈:我在这里出生

临走时你特意装上一小袋尘土

要带回你所在的岛屿

这祖祖辈辈脚下的尘土

一粒,足以横陈在你的一生

 

老王兄,以后多年

再没你的任何消息

2013年,在鼓浪屿

我没被这座“海上花园”的景致打动

在岩顶之上,遥望对岸

仅多看一眼,我却泪如泉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31 15:18)

   这一年,他妈的。已进入日立之年。

   在南方,岁末秋裤都穿上了。骨头在作响,感冒常有的事。身体开始下降。

   这一年,利用出差、闲暇之于,看了一些书,五花八门的。去了几次厦门,海边烤鱼很好吃,带回的金门高粱他妈太烈。去了一次漳州,在美仑山庄感受夜晚的海,这一年,去了一次山东,来回两天,没什么记忆。去了一次贵阳,千亩大楼盘扎堆,那么大,他们一个个都要造城,实在是可怕。去了一次安徽,返回时差点误机、丢了东西,除了在铜陵邂逅一个美女,没事记忆。去了两次广西,吃吃喝喝,如此而已。去了一趟珠海,当天返回。

   这一年,我们渐渐远离了东莞、淡水,也在尝试远离三俗。同学聚会还是没有停歇,嫉妒他们很多结婚、喜得贵子。这一年,我们也很少去泡吧了,改为喝茶、哪怕去海边斗地主,时常麻将响起,这很好。这一年,工作勉强说的过去,谈了三年的女友,如今我们明年准备结婚。这一年,陕北的同学来深,一起喝酒,聊起了我们的大学生活,那个美好呀。

   这一年,我越来越热爱这个城市,每次出差回来,飞机落地,总感觉像出了一趟远门回来。这一年,偶尔会听到我那遥远的故乡,谁谁又走了,谁谁又出生。每周都会给家里两个电话,感谢生活,让父母平安、身体健康。

   这一年,我停笔写诗快两三年了,麻辣隔壁,明年我想提起来,感谢有些博友,常常私信问候,感谢诗,让我在繁复多变的生活中,你们的作品常常给我心灵的慰藉。感谢2013所有的所有,让2014年更值得期待和拥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几天上网,一不留神发现宗霆锋开博了,赶紧去他的博客探个究竟,果真其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我有些激动的告诉有些朋友去他的博客看看吧,他是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很多人连他名字都不知道,这也再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记得上学时在延安,有幸见了他一面,没说上几句,就匆匆离开,再没见他……

之后的几年里,了解他,偶尔从学者贾勤那里得知,他一会西安…….一会北京宋庄….一会延安隐居家中……像风一样的。手机常年几乎处于关机状态。去年,在深圳收到贾勤邮他的诗集《渐慢渐深的山楂树》,我个人认为是相当牛逼的一本诗集,让我爱不释手,无论别人怎么看待或者根本不知道有宗霆锋这么一个诗人,我还是像很多热爱他的读者一样,坚信他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诗人之一……以前在我的博客贴了他的诗,后来我删除了,感兴趣的朋友们或者爱好他诗歌的朋友可以去他的博客看看。

 

宗霆锋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98338457

 

 

宗霆锋:

宗霆锋,1968年生于陕北吴起县白豹乡。1991年开始诗歌写作。迄今完成诗集《食桑集》、《激情和恐惧》、《太阳锋利的红色》、《祈祷的牛走向金色草垛》、《梦幻卢舍那》、《吉祥村寓言》、《灯神》、《鸟群飞动》等多部大型诗剧。2006年出席诗刊社第22青春诗会2007年通过东芝SD卡发行全球首部电子诗集《袖珍迷宫》。2008年出版诗合集《渐慢渐深的山楂树》(太白文艺出版社)。20085月出席由上海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主办的中国当代诗歌的边缘化命运及其个人使命——阎安、宗霆锋、阿库乌雾、余地诗歌创作恳谈会。当代著名文化批评学者朱大可教授高度评价宗霆锋的创作,以为宗霆锋是海子之后中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西北诗刊》5周年特刊目录

《大西北诗刊》5周年特刊出刊

 

近日,由“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娜夜女士担任主编,著名诗人梁小斌先生题字的《大西北诗刊》五周年纪念刊经过长达一年多的精心编辑、策划,即将和广大诗友见面。

据悉,此次《大西北诗刊》总共分为:视角新锐八零、聚焦十二镜像、地域纵横西北、论坛天下好诗、杂谈民刊立场、印象众说纷纭六大栏目,收录近200位作者诗文。而在这些栏目中最让人眼前一亮的“纵横西北”栏目更是一网打尽西北五省重要诗人和潜力诗人,突出厚重感。此刊主编知闲表示,“纵横西北”为的就是让读者更多的了解长期活跃在西北地区的实力诗人们,这次展示将为中国诗坛带来一股强劲的“西北风”。他表示,这次展示可以说是西北诗人在中国诗坛的一次全面的群体亮相,更是一次实力的展示。而在这本五周年纪念刊上,读者还将看到诗人芒克、高平、杨炼等人的题字,作为知名诗人又是画家的芒克,题字并不多见,这次能够出现在民刊上,必然会给读者带来极大的阅读热情。除此栏目之外,在“视角•新锐八零”和“聚焦•十二镜像”两个栏目中,西北地区和《大西北诗刊》的80后骨干力量,将为读者奉献一场诗歌大餐。

五年来,《大西北诗刊》始终坚持着传承中华诗情,繁荣西北文化立足西北,面向全国的理念,先后推出当代维吾尔族诗人专辑、甘肃八零后青年诗人作品大展等专辑。甘肃八零后大展刊登甘肃省五十多名青年诗人,300多首诗作,被甘肃省文学院副院长、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秘书长高凯先生称为:甘肃文学乃至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事件。目前为止,《诗歌月刊》、《诗杂志》、《新大陆》等报刊对大西北进行了大力的推介。可以说,《大西北诗刊》以及大西北论坛已经成为了当今诗坛不可多得的诗歌活跃阵地。

迄今为止,在以知闲、旱子、单水、南岩、余子愚等主要发起人的带领下,《大西北诗刊》聚集了啸翃、陈亚伟、石雨祥、莞君、钟国昌、舒雨湖、北残、饭后散步、山野牧人、楠莛、思不群、丙丁、与戈、亨一、90后醉着的佛等一大批优秀青年诗人。他们始终坚持着“独立、自由”的诗歌精神,以冷静的创作姿态,独特的诗歌视角触摸时代现实,探索诗歌艺术。

 

 

《大西北诗刊》5周年特刊目录

2010总第9/10合刊

●卷首语

001/五周年,五个人,温暖一生 /余子愚

 

●视角•新锐八零  主持:知 

 

005/青海   郎作品

【创作谈】关于灵魂的叙述片段 

【评  论】时时处处在辨察中  郭建强

013/青海  西  原作品

【创作谈】我的诗学主张

【评  论】元素构筑或昭示的宇宙原型:个人经验和世界精神的融合  曹谁

029/新疆   影作品

【创作谈】唯一的王

【评  论】由减法到加法——浅说去影的诗歌创作  杨钊

039/新疆  钊作品

【创作谈】诗歌发生学要论及其它

【评  论】一个美丽的交汇  水默

046/宁夏  王西平作品

【创作谈】片段

【评  论】他肯定是一个“陌生客  王永军

052/宁夏   调作品

【创作谈】七日谈

【评  论】石头是大的,天空是蓝的  火仲舫

058/陕西  吕布布作品

【创作谈】救赎,不是幻灭

【评  论】好诗会天人合一  张绍民

068/陕西   君作品

【创作谈】生命中一段无法割舍的故土情结

【评  论】找故乡  草舟

077/甘肃  赵文敏作品

【创作谈】诗歌带我回归生活的原本 

【评  论】穿行在生活里的诗意书写  素颜

083/甘肃  刘双隆作品

【创作谈】低头思故乡

【评  论】趁年轻,请携着诗歌远行  严英秀

 

●    聚焦•十二镜像  主持:南 

 

090/   岩作品   水作品   子作品   陈亚伟作品

石雨祥作品   残作品  余子愚作品    闲作品

舒雨湖作品   翃作品  钟国昌作品   思不群作品

137/  论:以诗歌回归诗歌

 ——略论大西北诗群 / 

140/  论:意志坚定的一群诗人

——浅析大西北诗群 /舒雨湖

 

●地域·纵横西北  主持:知闲

 

145/新疆诗群(去影、旱子\组稿)

       秦安江  

       张俊贤  李北刀

     木玄虚  

161/  论:逼近遥远的虚无 /郁 笛

 

163/宁夏诗群(王西平\组稿)

   郭文斌    单永珍  王怀凌

       瓦楞草  

   张虎强    张星洋  

马玉文  任建强  丁壬甲

179/  论:宁夏新生力量集体显现,我们并不保守  /王西平

 

181/陕西诗群 (杨麟、莞君\组稿)

尚飞鹏    宗霆锋    

秦巴子    李小洛    

   马慧聪      

196/  论:由来已久的误会—关于陕西诗歌的通信 /周公度

 

198/青海诗群(马海轶、青海湖\组稿)

         马  钧  梅 

班  果  青海湖  马海轶  宋长玥   才  郭建强 

     

219/  论:高地上的坚守:青海当代诗歌印象 /毕艳君

 

223/甘肃诗群(知闲\组稿)

          

   李满强  雪山魂     

曹大鹏  嘎代才让  赵亚锋  张玉双   

239/  论:崛起的高地 /高凯、王若冰

 

●论坛•天下好诗  主持:陈亚伟

 

247/   斐  陈  肖  左  岸  海  湄  忧伤樱桃

李晓旭  李双鱼  衷新星  张  后  笨 

  丁  蓝  蓓  何  伟  潇雨晗  秋水竹林

  莛  张永伦  陈宗华  亨 

 

 

●杂谈•民刊立场  主持:余子愚

261/民刊:中国诗歌小传统                     西 

263/民刊何以“民刊”?                       赵思运

266/中国诗歌民办报刊现象认识                 赵卫峰

273/访谈:真正的好诗不是在民间,而是在民刊   姜红伟

 

●印象•众说纷纭  主持:石雨祥

277/  就:五年

280/  子:《大西北诗刊》也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历史

282/李安平:飞翔的痕迹

283/晴宝儿:触摸天空与未来的一群人

285/王西平:诗取暖,直到春暖花开

287/张永锋: 精神的救赎 

289/西  情:诗路驼铃

290/重庆子衣:闲聊南岩

292/蔡启发:知者乐水

294/其他:果羌 冯楚 阿尔 何均 李长空

 

附录:

296/大西北诗刊发展史  余子愚整理

299/现存活诗歌民刊不完全统计名录 知闲 整理

 

  办:大西北诗社

  问:高

  编:娜

刊名题词:梁小斌

执行主编:南岩 余子愚

责任编辑:石雨祥  陈亚伟  莞 

  闲  旱  子  单 

钟国昌  南  岩  余子愚

 

  对:陈亚伟

  编:523039

E-maildaxibeishikan@163.com

站:http://www.dxbsk.com

《大西北诗刊》5周年特刊出刊,请作者去论坛留地址寄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14 23:30)
标签:

杂谈

   2010年,写诗几乎成为了我一件极度艰难的事情,写的少没什么,但这一年让我满意的作品几乎没有,很惭愧、也很失败。总结了一下,自己太懒,懒的写、更懒的思考。偶尔常去看看朋友的博客,看看他们的作品,一对比,总感觉自己在原步踏,事实也是如此。想想呀,08、09年的大学时,对于写作的态度、勤奋、刻苦......毫不夸张的说:自己有时候都把自己感动了,现在的确懒了,希望2011年勤奋点、多写、多思考、多看书.....

2010年,感谢以上选发刊登我的编辑老师,感谢你们对我的厚爱和扶持,也感谢很多诗友的鼓励和指导。整理一下,算是个小总结。

 

2010年《延河》第1期组诗4

2010年《北美枫》(未知)

2010年《草原》下半期3期组诗4(陕西青年诗人诗歌特大号)

2010年《北京文学》3期组诗4

2010年《辋川》第三期组诗5(八零后诗歌系列专号)

2010年《中西诗歌》第4期诗2(广东诗歌专号)

2010年《诗歌月刊》4期民刊专号1

2010年《诗林》双月号第5期组诗5

2010年《边缘诗刊》第5期组诗5(陕西80后诗人诗歌展)

2010年《散文诗》6期(散文诗3章)

2010年《南飞燕》7期散文1

2010年《散文诗》10期(散文诗4章)

2010《北方文学》11期诗1

2010卷《行吟诗人》总第13期组诗4

2010年《南山下》诗刊创刊号一组

《延安日报》诗2

《深圳30年新诗选》入选诗2

《飞天》60年典藏入选1

《中国80后诗全集》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9年,我选了一组诗歌发给北方文学编辑刘云开老师,没想到几天后得到她的回复,说留用一首,并小改动下,又说手头有诗的话可再寄些来选选,真是一个很用心的编辑老师,再次的向她致敬并感谢。

                                                                                 

《北方文学 》201011期目录

[现实生活]

花痴(中篇小说)  李辉

阴阳之间(短篇小说)  文星传

[白山黑水]

疾风(中篇小说)  安石榴

风中的姿态(创作谈)  安石榴

重新介入历史的复杂(评论)  徐志伟

[昨日重现 ]

狙击手一生的0.9  王晓明

[全国微型小说2+3大奖赛]

最后一台留声机  谢素军

傻子开会  徐宁

局长爱吃烩面  侯发山

快票   墨凝

退亲   田丰军

风烛泪  马仰忠

拜年   棚青

[白雪诗屋]

地方志(组诗)  杨勇

低吟或浅唱(外二首)  刘书忠

诗五首   段和平

我的故乡  莞君

[风雅颂]

塞北春雪  郭长余

[散文四季]

梁子湖拾遗  郑能新

魂牵梦萦故乡情  门瑞瑜

曾经,我爱你  陆艳

故乡的芦苇荡  陈杰

[龙江地理]

塞北香格里拉  吕天琳

[书话闲话]

特殊的强盗及其中国助手  桑克

[人间笔记]

北大荒:中国文化的诗性精神再生之地  梁国伟

[华彩乐章]

良知的呼唤  张雅文

她,用人格书写生命的奇迹  张冬青

诗歌写作像擦拭银器的过程  李琦

诗人中的达吉雅娜  路也

李琦的声音:来自雪中的单纯与美丽  邢海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