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鸿举微博
张鸿举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27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2-07 15:17)
            一碗面的幸福
“公司对面的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家面馆,是老汤拉面。味道还不错,难得还有免费的辣白菜和萝卜丝。因为总去的缘故,那个细眉细眼的安徽妹子一看到我就往厨房方向喊:一碗韭菜叶,过水!”。上面这段话,是我某天发微信朋友圈的内容,标题就是《一碗面的幸福》。的确,有时候头一天晚上喝了大酒,加上又跑步出汗体力消耗大,这个时候吃上一大碗筋道的面条,加上醋和辣椒面,六元钱的一碗面吃得我很饱很开心的同时也很有幸福感。忽然想起我之前系列《关于......的记忆》,也就写一个关于面条的回忆文字吧。
我家里人都爱吃面条,包括父母双亲和兄弟姊妹。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的饥饿感。那会儿家里是七口人,除了姐姐外,兄弟四人都是四张馋馋的嘴巴和四个饥肠辘辘的肚皮。因为口粮都是生产队分的,绝大部分是粗粮,大米和白面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吃到。而除了年节,只有家里来客人了才做好吃的,而论及方便和快捷,手擀面则是首选了。所以我们小时候哥几个都是盼望家里来亲戚,因为爸爸这边的亲戚除了一个姑妈远在黑龙江伊春,几年才回来一趟之外,只有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5:15)

        北方的冬天

我的城市下雪了。从车窗看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和川流不息的车辆,忽然就点伤感,蓦地想起了在北方的冬天,我走过的那些城市和记忆中的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张鸿举:“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话不是我说的,出自西藏的加措活佛。也是他一本新书的名字。夏日的某个晚上,在朋友的店里看见了这本书,也看见了封面上加措活佛一张恬静、祥和、安然的脸,这话我早有耳闻,这书也让我怦然心动。于是就着大连夜市闪闪的霓虹灯,在几米外红男绿女和一片喧哗中,安静地读完了这本书。后来散步在街头,心里忽然就很感慨,很想把我身边朋友的几个事情讲给大家听听。

    先说友人W君。友人是在家乡做房地产配套生意的,十几年下来身价也是几千万,据说在他们的圈子里有人给排了一个座次,以W君的身价,是稳坐第三把交椅的,所以也有圈里人称他为“三哥”。在家乡的小城,“三哥”在圈子里可谓是呼风唤雨,几乎走到哪里大家都是笑脸相迎。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他投资几千万的生意被合伙人携款跑路,几乎整个家底儿全赔了进去。那一段时间是他最为郁闷的时间,整天喝得宁酊大醉。忽然有一天一个朋友看他苦闷就劝他去北京转转,也顺便陪这位朋友看看病。W君抱着散散心的态度和友人进了京城,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张鸿举:别梦依稀念故园

   多年前,著名作家洪峰曾经写过一个很出名的小说叫做《重返家园》,而我的好友东子则正在张罗我们二十五年前举办的一个文学社——吉林松原“黑土文学社”成立二十五周年和复社庆祝大会,东子自己在我老家附近有个庄园叫做“东园”,上一次举办过一次文友笔会,拿庄园自己产的瓜、果款待文友们,让我好生羡慕。忽然就想到自己在农村老家的时候,也是同样拥有过一个书房和一个园子。

    那个书房说来算是简陋,是邻居卖给我们家的两间房子之一。房子是土坯的,上面覆盖的是稻草。当初卖给我家的时候,还算不上低矮破旧。家里虽然孩子多,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好而且在省报发表过作品,父母就做主把最东侧的一间给我做了书房。夏季的时候图凉快和清静,我索性也住在那里。那会儿正流行武侠小说,我甚至在那个书房写了一部武侠小说《峨眉剑》,是写在一个厚厚的日记本上的,可惜后来被朋友们传阅没了踪影。这间陪我数年之久的书房后来终于有了名字,来自白城的作家赵中月来看我时,给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尘斋”。作家给我取这两个名字是大有深意的:“尘斋”两个字拆开来就是“小土文而”,也是对我文人身份的一个提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哥哥好文章,好豪气。鸿举

仰望南疆,心难静,肝肠欲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来齐齐哈尔市纯属偶然,一个好友Z君在当地是铁路警察,这位仁兄居然也涉足了已经在走下坡路的房地产行业。十一国庆期间,就是受他邀请来齐市作客,顺便给他的项目“诊脉”。其实这个城市位于松嫩平原深处,距离我老家吉林松原也不大远,离大连市刚好是一夜的火车车程。和大连市相比,这个城市的城市建设显然落后好多。不过毕竟也是一百多万人口的较大城市,街上依旧车水马龙。穿着随意的人们操着东北普通话,在满大街烧烤的香味里怡然自得。

    按照Z君的安排,说是本地的习俗是“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因为我们是远道而来,按照本地习俗是要吃面条的。我们大连来的一行人分乘当地朋友的几辆车子,浩浩荡荡地开到一个叫做“十二忠手拉面”的饭店。一进门满屋子的食客就吓了我们一跳,生意之火爆出乎我们想象。说是简单吃点面条,但还是点了好几个菜,之后又开了两瓶白酒。因为盛情难却,我就索性和当地朋友喝了点白酒。之后去看当地久负盛名的几个房地产项目,这其中就包括我们熟悉的万达和恒大在当地的房地产项目。万达在当地也是几十万方的大手笔,操盘的居然是我一个好友D君,D君是南方人,我们去的时候项目刚好在做节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个姗姗来迟的春天,售楼处有点阴冷。有朋友转给我一篇自己写的文章,写的是他母亲的追忆文章,文章用了不少笔墨写了母亲的大棉裤。我这个朋友是黑龙江人,我的老家是吉林省,虽然冬季不及他那里的温度严寒,我一样对陪伴我度过漫漫冬夜的棉衣记忆深刻,这里索性记录一二。

    我之前在我写过的一篇名为《关于鞋子的记忆》中,也曾经提到冬季里母亲为我们五个弟兄姊妹做的棉鞋,其实这仅仅是母亲入冬前繁重工作之一。加上父亲和母亲自己的,全家七口人的棉衣和棉鞋,都是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针一线地做出来的。我们几个孩子的棉衣一般都是新棉花和新面料,而母亲自己的则是旧面料和陈年的棉花。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是母亲的一句话:“追着日头影子干活”。因为是坐在炕上干活,阳光的温度和可见度成了母亲最大的帮手,所以早上在炕上的东南角,中午在炕的南侧,下午则在西南角——这一天下来,的确是“追着日头影子干活”了。母亲这样辛苦的时间大概要持续一个月左右,左右手全是累累的勒痕和血泡。等到大雪纷飞,北风呼啸之际,我们穿着带着母亲手温的棉衣在外边疯跑,全然忘了她老人家的辛劳。班上那时候也有同学棉衣单薄,问及缘由,这同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这个是偶本家妹子,必须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张鸿举:各种“杀生”的故事,包你笑出眼泪

前几天看了场电影《杀生》,导演管虎的新派“混搭”以及黄渤的出色表演让人印象深刻。后来有一天我和两个搞微电影的好友杭泽、鲜花(笔名,男性)一起小酌,无意中大家就说到了“杀生”这个话题,大家都说起自己或者朋友宰杀动物的故事,让我很是感慨,这里索性记录一二,以飨喜欢我文字和故事的朋友们。

先说一个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小时候在农村,计划经济年代人们生活都很贫穷,尤其是农村。家家养的猪一般都在年末才肯杀,这称之为“杀年猪”。那时候人瘦弱猪也养的不肥,一般说来,普通人家的猪“毛重”一般也就在二百市斤左右,很少有三百斤重的。这样一头猪杀了后,要招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