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然巷客
浩然巷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救救最后的蓼洲”——这也是关于蓼洲的,一年前的

           “救救最后的蓼洲”
   
    蓼洲,这座距离城区最近的一个江心小岛,这处当地村民眼中的胜地和美景,这个群丰合花粱氏家族曾经赖以生息的绿色家园,近年来却在众多挖沙船的蚕食吞噬下急剧萎缩,行将在人们的视野中消逝殆尽。
   
    铁铲下消逝的小岛
   
    蓼洲位处湘江三桥(建宁大桥)南侧数百米远处的湘江河心,在行政区划上隶属天元区群丰镇合花村小麦港组。
    8月10日近中午,烈日如火,小麦港开阔的湘江水面上,10余艘采沙、运沙船正在繁忙作业,隆隆的机器声和着沙石撞击声响成一片。江心处,狭长的蓼洲顺着水势向南北两端延伸数百米,然后渐渐变窄变矮,几成一条“黑线”,最后完全隐没在粼粼江水中;蓼洲两侧形成了许多陡峭的临水岸崖,崖壁卵石裸露,摇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想不到再一次写博是因为要记录这件沉痛的大事!

    5月17日下午4时多,正处于拆除过程中的红旗路高架桥发生坍塌事故,包括两辆公交车在内的20余辆汽车被压桥下。至晚上10时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已确认4人死亡。但到现场的同事说,好多汽车被压成了肉饼,真实伤亡人数一下子根本统计不出来。坍塌涉及8个桥墩的100余米桥段。

    人作孽啊!

 

    索性把另一件事说出来吧!早几天再一次关注合泰涵洞交通拥堵和摆摊问题,本想借此次“创卫”“创模”的大好机遇,将这一10余年的城市顽疾得到医治直至清除,但没想到,因种种原因,这个想法于今天下午正式被迫打消。可怜每天从这里经过的路人、司机和乘客,你们的痛苦还将延续。——下一次的解决机遇会在何时?遥遥无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7 22:52)
标签:

杂谈

    说几件琐碎小事:

 

    瘦肉精

    某某屠宰场被检出“瘦肉精”了。但是,有关部门以保护地方产业为由杜绝了透露详情。害得我又开始不敢吃猪肉了,虽然一直就知道“瘦肉精”这东西在生猪养殖业内从来就没有灭绝过。

 

    “茶祖”在株洲

    忽然听说咱株洲是“茶祖”之乡,葬于炎陵县的神农炎帝即是“茶祖”,感觉很诧异。可靠消息:大约十余天后,全国“茶祖祭”即将在株洲举行。

    有点窘的是,目前的顶级名茶,无一产自“茶祖”故里。

 

    “炜哥投诉站最近有些忙”

    这是最近我报郑老大的一篇报道导语中的原话,也是一句大实话。但是无意中读到时觉得特“逗”,原因很简单:这话与该篇新闻的主题基本毫无关系,按杨老大的说法是“句正确的废话”。如果不是此理,那么,以后每遍消息的导语里都可加上一句:本记者最近有点忙、本记者最近闷得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4 22:48)
标签:

杂谈

    早几天,建设还对咱南方人的不孝“劣习”表示鄙夷。他列举:某某常年在外不归,年迈父母守家、无人照料;某某同事的外婆一把年纪了,却还自己做饭;某某家吃饭时,老奶奶不能上桌,夹点菜到一边吃……

    “要是在我们甘肃,儿媳妇一旦娶进门,公公、婆婆就等于退休了,在家带带孩子养养老就行,种地、做饭、伺候老人,这都是儿子、儿媳的事。吃饭的时候,老人家得先入席,老人没动筷子前,谁都不能先吃。”建设说。我一边应和着,一边有些不屑地想着,“这未免也太封建了吧”。

    但是,事情总是凑巧。本周星期二采访的事情,让我对建设针对南方人的不孝指责哑口无言——

    采访对象是一位80岁的老母亲,生有3儿一女,脾气、习惯可能不太好,做后辈的却不能容忍,这位母亲最终于去年6月份走出家门,在附近的山丘上搭建了一个窝棚自住,至今已当了近9月的“野人”。

    面对记者的采访,作儿子的没有丝毫愧疚,只是感觉母亲是故意在出后辈的丑,所以诅咒母亲“早死早埋”;另一个儿子则觉得怄了气,拿起打火机要将母亲的窝棚一把火烧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2 21:12)
标签:

杂谈

    《晨报周刊》株洲叠还很不被人知晓,但是到这一期时,已经足够令人刮目相看了。许多方面,它已经是我、我们、我报的老师了。可是报纸现在不在身边,只好凭些粗略地回想加以描述:   

    针对一周来的要闻发表的简评。比如我报报道的株洲县数十台客车集体停运事件,评述大意为,裁判没有给犯规的黑方吹哨,红方自然要罢赛……如此云云,简明却扼要、形象去深刻,全都属于“妙语”一类。我们的报纸,大可以学一点。

    图片都很出彩不说,所以的图片都有非常妙的配文。比如,几个小学生围观一名工人从街中窨井里看出,配文为,“叔叔,洞里面好玩啵”。——有理由相信,这种到位、风趣、轻松的文字可能并非出自摄影记者。由此想到我报很多图片(包括“视觉”和“城市表情”在内)的配文,生糙的文字绝不可责怪摄影记者。如果摄影记者兼有记者、编辑的功力,那后者岂不多余?

    《头发拉汽车冲击吉尼斯纪录只为多生个儿子》(题目大致如此)——这样的通讯标题,我们的报纸绝对不敢想。再看其后的小标题,也多让人忍俊不禁、心领神会、拍案叹称:开眼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21:31)
标签:

杂谈

   今天下班时,看到7楼的黑板上写了通知,说要大家明天晚上开例会的时候每人交一篇论文.这才想起,哦,又一个月了!

   中国一句通用的话说:做不做是态度问题,做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所以,我还是动笔先写吧,“态度决定一切”。不过,我肯定不是写论文,纯属开策,到哪算哪,估计两千字的时候就打住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针对有人提出“范跑跑因言获罪”这个论调,首先,我严重赞同“因言获罪是时代的倒退”这个观点。其次我要说:“范跑跑”受到众口讨伐并不是“因言获罪”,而是“因行获罪”;不是因为他把自己做得不好的事说出来了,而仅仅就是因为他本来就做得不好。

    还是来举个夸张而又简单点的例子:某甲(可能是法盲)干坏事了(比如玩弄了一个未满14岁的女孩子),还到处宣扬为自己“争光”,结果被传到警察耳朵里,警方出动调查发现属实,于是将他擒获治罪。请问,这个法盲是“因言获罪”吗?当然不是。他的获罪完全是因为他的“罪行”。

    不过,按照“跑迷”们的逻辑,他们又可以会打抱不平:这么多人玩弄幼女,怎么偏食把某甲抓起来?相比其他玩弄幼女的人,某甲至少是没有遮掩、很诚实,所以即使要抓,也得先把那些个只做不说的人抓起来呀!

    妈呀,傻瓜蛋,你难道真的寄望警察发现了你的罪行还放你一马吗?你难道真的以为你“勇敢”地说出来(甚至是带有炫耀),就可以因为你的“诚实”而赦免你的恶行吗?告诉你,其他人只要被发现,抓得到尽量抓(除非后台足够硬),不过你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也许是太自多吧,每次写博前总想向关注这里的朋友说声对不起!因为又好久未写博了。

    还是来说说范跑跑吧。在凤凰台的“一虎一席谈”中,“郭跳跳”口无遮拦、气急败坏,倒让范跑跑占了上风。于是,更多的人开始认同跑跑哥。跳跳叔叔则败阵,成了“伪君子”。

    先举个简单点的例子:某甲强奸杀人了(当然不是指老师),得到大家的唾骂;某乙文化水平低下,修养也不够好,却也跳出来起高调,出粗口大骂了某甲,以此表达自己对某甲的痛恨之情(既不排除是想出风头,也不排除是出自真情实感)。在这个时候,会有谁因为某乙的失态而原谅某甲的强奸杀人?或者转而认为某甲原本就没有什么错,甚至某甲本来就是个好人?不会,是人谁都不会。

    当然,上面这个例子太过夸张,但是这样很容易说明一个逻辑:郭跳跳跳得再高再失态,根本就不能影响到范跑跑行为的对或者错。范跑跑错了就是错了,干么要把郭跳跳当作其逃避千夫指的“救命草”?可遗憾的是,恰恰就有一些“跑迷”们,偏要借跳跳的失态为跑跑开脱“罪责”。

    还是说上面那个例子,某乙跳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看了一个评论,说“范跑跑”是一些“中国精英”的镜子。觉得写得太好了,所以在这里剽窃一句。

    地震中跑得最快,不仅是学生,哪怕连亲娘也不会救的“范跑跑”老师应当是所谓的“当代精英”之一吧:受过好的教育,心理素质很好,其他方面才能也很高。跑得快本不算什么,他却还要张扬,笑对众骂,还说《教师法》没有规定地震时老师要让学生先走。

    忽然记得一句很熟悉的话,也是身边的一些精英说的,“如果我牺牲了,那么中国又少了一个斗士!”说这种话的人常以精英自居,却一旦遇到危难关键时候,他们龟缩在后头。他们最怕是牺牲自己,但又怕被别人嘲笑,又是就找到一个最有力的理由,“如果我牺牲了,中国又少了一个斗士。”

    道理不想多说,都说腻了,也免得“精英”们又说我不理智。只弱弱地问一句:连自我牺牲的精神都没有,这还叫哪门子“斗士”?关键时刻龟缩着头,他能和谁“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晃又几天,心里常有不快,但我毕竟不能把这当发泄的地方,不多谈。

    今天说的是一个叫***的杯子。    ……(因朋友打招呼,此处省略N字)

    剥掉华丽外衣,我更相信那少数几篇唱反调的文章更接近其丑陋的真相。看来,她的钱我是赚不了的。所以,第二天,她打电话过来,我只说,“你交的任务我完成不了”。

    没想到的是,她一听就很懂的样子,没有追问为什么。我估计,她匆匆挂掉电话的时候,肯定胸口还紧张得直跳:“这个死记者,没有起念头揭露我的产品就谢天谢地了。”

    上面讲的,归纳中心思想有二,一是:交记者做朋友,请记者写文章,可能很有风险,慎重啊!二是:有卖“***”的人找你推销,你可千万要冷静,慎重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