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零点天晴
零点天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7-04 22:16)
标签:

杂谈

  今天忽然跟她开口说话,不要以为会怎么样,我只是想忘记那些事情,因为LL跟我说,你刻意的去忘记反而会记得越深,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顺其自然。所以我这么做了,没想到事情还整顺理成章了,不仅心情也打开了,而且也没有过去那种隔阂,我见谁不见谁再也没有那种阻却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吃完年夜饭后,车子缓缓的开向后山去。
    村路向来是没有路灯的,外头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东西,因为那天冷得很,连月亮都没敢露面。
    就是这里,父亲指着天桥下一处水塘,那三个死小孩就是埋在这个位置。是我帮他们看的下葬口。
    哎呀,你不要说这种事情好不好,讲点吉利的,大过年的,真不知道挑拣。母亲责怪的口吻说。
    什么死小孩啊?哥哥不解的问。
    哥哥肯定不知道,因为那时他不在家。死的三个都是跟我们有亲的。那大巧小巧两兄弟你记得吧,就是很搞笑的,以前常去外婆家玩那对。是弟弟死了,剩下还有两个是咱老屋那边的亲戚,才七,八岁。都死了。
    正说着,车子突然熄火。
    怎么了,母亲问。惊出大家一声汗。
    开错了,怎么这是回老家的路,我们是去后山呢。
    我想,当时每个车上的人脑海里都有一个怪念。为什么偏偏在这个塘口,偏偏车子走错了方向,而且还是正在说那些死孩子事情的时候。如果迷信点的说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死啦!
谁死了?父亲问奶奶
少堂婆娘!奶奶答
这样啊,什么时候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昨晚,还没过十二点就咽了气,今天晌午你哥哥他们就抬了出去了,年三十的,连吃晌午都没有人来。
是,是肝癌?蛮快的。
谁?哥哥问。
少堂大叔老婆,父亲答。
想哥哥是不知道的,我倒是清楚,以前回老家时那时不见他往面前过。大人说是她有精神病的,看上去不怎么讲究卫生,倒是生了3个孩子,做工勤恳的。
哦,得了。再说吧,年三十不说这个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乡的原风景

   那是一座年代经久的老厅房,中间有天井隔开,分别作为上厅房和下厅房。老人的住所就在神台旁偏门十二平米的狭小的房子里。门口一口灶正欣欣的燃着炭火烧水,父亲,哥哥走在前面,我后脚和奶奶跟进来。
   怎么不去?你吃过了?父亲问爷爷。
   没吃,我不吃了,要不是你要来,我早就上床休息了。这里有一袋小米,你背去,我吃不了这么多。爷爷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因为没有带眼睛,所以我几乎不知道那里坐着有人,如果不是听到他再说话。他们在这样的房子里生活了近一个世纪,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与冷清,脚下二女,无儿子。父亲是曾经的过继。虽然后来回去了,父亲一直保持着这种报恩,每次回去一定买许多猪肉,鸡孝敬老人。现在老人年纪更大了,吃得更少了。
   那么奶奶就跟我们去吧。
   奶奶倒是好说的,不像爷爷那么倔,向来不去别人那里吃,特别是在大年三十的日子。
   我们走后,他慢慢的睡下了。这么一别,不知道再见时是怎样的情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家乡的原风景

   把那架电炉带上吧,晚上怪冷的,特别是农村,我们不烤,给老人家吧。我抬头看了看远方的街,忧虑的皱起眉毛。
   呀,这冻雨还不停呀,该是要下到大年初一么?冷死了,说话的时候我的嘴里不断吐着新鲜的热气。
车子缓缓离开县城,街道越来越暗,车灯显得更加清晰了。
   瞧,再买点什么,啥都卖完了。除了些许水果,再也买不出了。哪个不关门回去吃饭,这大年三十的。母亲探头看看路口的水果摊位时说。
   随便带点苹果吧。父亲按捺不住说。
   走,快走。家里面的老人快等急了。年轻人没什么,时间好像用不完似的。老人家就不一样,每天日子都在减少。你们昨天跟他说好今天去接,这么迟了,哪个不在放鞭炮了,怕是以为我们不回去了。哥哥说完,大家继续做着各种可能的猜想。
  
   车子到家后,立刻马不停蹄的驶向后头山。走在自己的家乡,我却感觉像个旅客。家乡多了很多新建的平房,横七竖八的撂在蜿蜒的路旁,还没有完工的火车道路显得特别零乱。夜色已经降临,车子在狭窄的巷道里熟练的穿梭,在大门口缓缓停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随意365

  
走在自己的家乡,感觉却像个旅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意365

    那夜我在街角的路灯下等到了12点,路灯它银色的光线刺穿了每一滴从身旁飘过的雨。她该不会来了,在离开前我点了一支烟,烟尾的火是红色的,就像她离开时的那个傍晚。我知道有些冷,可能她怕感冒,因为我已经开始了。
  
   她见到我也许会说6年前她也是这么等我,那时我没有回应,撂下她淋了一夜的雨,从那时开始我才了解她,原来那么的固执。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会来,我只是想告诉自己,为什么不想想当初对方的感受,如果,哪怕多留下一份爱,也不会有今天。
    人家已经结婚了,当戒指戴上她纤细的手指时这个世界已经将我们的情感差掉,只是我不愿意相信来得如此快速和决绝。或许我应该对她的倔强五体佩服,或许我不该……见面。
其实相互背离,相互猜想对方这些年过得怎样就够了,何必眼睁睁正面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30 16:23)
标签:

休闲

分类: 随意365
鸳江雨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5 12:46)
标签:

旅游

分类: 西藏墨脱行
meryyang:
   就要去墨脱了。却感觉一阵阵的压力让我难受。
  4岁开始记忆起,老爸就无限的讲述那新疆的大草原,那马群,漂亮的姑娘和新鲜的葡萄。。转到西藏的圣神地,墨脱的生命之旅。那时候小。。。总以为西藏、蒙古和新疆是一个地方。总会梦见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5 12:40)
标签:

驴友西藏

旅游

分类: 西藏墨脱行

秋子:
    决定西藏墨脱之旅,是对西藏神往以久,那里的山山水水无时无刻不牵引着我,曾经对朋友们有句戏言:那里寄托着我的魂;二是因为唐僧大哥,看他07年的墨脱行,感动我的是他刻骨铭心的军魂;三是这是一次爱心的旅行,我们会把驴友网里所有的爱心背进墨脱,带给那里的孩子、军人。

    但是,选择去也经历了心里斗争。在看到大哥的贴子后,去的愿望就一发不可收拾,我查资料,鼓动身边的死党,可99%的人都给我泼了冷水。搞得我也犹豫了,在他们那带“恐吓”性质的劝告下,我也一遍遍的问自己:与素昧相识的人同行安全吗?在西藏碰到藏独搞乱怎么办?高原反应严重怎么办?去墨脱路遇意想不到的灾害怎么办?……一个个的问号使我陷入一次次的心里恐慌。我不知所措,明知周围的人不赞成,可还像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不厌其烦的询问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