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间曼舞
指间曼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57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扫客缘曾不径花
蓬门今始为君开
图1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多坐会儿哦~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2-10 19:35

R: 《关键时刻,我不是商人》

一个外国小姑娘,跑到炖炉前,使劲往上看,看到鸡蛋,指了指,伸出两根手指。她想要两个鸡蛋。

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5

R 21:37:57
《梦》一对情侣,路过小店,突然决定拍照留念。男的站在我的柜台前,女的拿起相机,我愣了,这样的话,我就被拍进去了呀!
R 21:56:17
没等我多想,闪光灯亮了。情侣欢快的走了。几年以后,女孩突然高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信

故事

小店

情感

日记

分类:

短信故事

 

20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7 16:51)

弦外之音


那个冬天,我在电影学院进修。
同学们为了同一梦想,走到一间教室。
每一颗心,都是热的。
大家利用一切机会,学习。
到别班蹭课,是最流行的。
而我,却不那么热衷。
我在真正的大学时代,经历过比他们还热烈的时期。
三番五次来北京,到电影学院找机会,想尽办法跟圈内人认识。
如今,已经三十多岁。
能抱着这份梦想,再次走进学校,已经,算对得起自己了。
再像他们那样敏捷,我是,做不到的。

那天,国际大学生影展,在学校影厅开幕。
下课后,一个女生问我,“今晚影展开幕,一起去吧!”
“不,”我摇摇头。
“干吗不去?”
我笑了笑。
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到影厅门口,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而且,多了几辆豪华车。
“是不是,”她笑了笑,看着我,“嫌这些电影的水平,太低?”
“不不!”我慌忙摇头,“不是的,真的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不喜欢,热闹。”
她点点头,背起包。
“明天,我不来上课,你能帮我买一份套票吗?”
“好,没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6 01:26)

噢,我输了


那年,我因为出色的射击成绩,选为特警。
开始了枯燥,严酷的训练。
教官,是个大胖子。
几乎不说话。
也许,干我们这行,不需要语言。

跟以往刑警队不同,这里的要求,是等待。
一般情况下的劫持事件,从发生,到击毙,往往需要四到五个小时。
这期间,需要封锁现场,确定目标,组织谈判等。
如果是下午发生,那就要夜间结束。
夏季还好,北京晚上八点,还有足够的阳光亮度。
冬天,就难了。
五点不到,天就黑了。
我第一期的训练内容,是趴在冰凉的水泥板上,等待五个小时,利用最后一丝光线,击中

目标。

为避免暴露位置,五个小时内,不能有丝毫的移动。
我穿着厚重的特勤服,架好枪,趴下了。

第一小时,还好。
第二小时,开始难受。
第三小时,全身酸痛。
第四小时,几近崩溃。
第五小时,开始昏厥。
教官站在我旁边,轻轻说了一声,“打。”
扳机扣下。
一百米外,枪靶安然无恙。

第一天,就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失败。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5 01:31)

低头前行


阿维做菜上瘾。
每天下班,都要做几道。
可是,没人吃。

有时候第二天带给同事,不过味道早变了。
有几个朋友,偶尔来他家,美餐一顿。
不过仅仅几次。
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自斟自饮。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停尝试着,做得更好。

这天,他控制不住,多做了几道。
摆上桌,美艳,味绝。
他呆呆坐着,看着。
一点也不饿。

坐了一会,他拿出相机,拍起照片。
把美味拍下来,做成精美的图片,也是个安慰。

这时,门铃响了。
他挺直身子。
又响了。
他放下相机,走到门口。

门,轻轻拉开。
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
“实在抱歉!”她微微弯了一下腰,“我是住在你对面的!”
“你好!”
“我,忘带钥匙了!”她晃着手机,“手机又没电了!能用一下你的电话吗?”
“哦,来吧!”
阿维把她让进屋。

她呵着手,走进来。
一条垂着毛线球的围巾,轻轻拍打着膝盖。

阿维从沙发堆里,翻出电话机。
她笑了笑,接过来,坐在沙发上。
阿维走进厨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4 00:55)

还有明天


清晨。
阿东死了。
昆仑山下,冰河上。
帐篷,早已吹走。
卫星接收器倒在地上,随风,晃着。
散落的罐头盒,压住一条僵硬的睡袋。
他露出半个头,脸色,跟冰一样。

杨菲起的很晚,读到他昨晚的邮件时,已经是下午了。
里面,告诉她,如何处理自己的东西。
与前妻共有的半套房产,给他哥哥。
条件是必须用在他们一家回澳洲之后的生活。
如有一分钱用在投资生意上,将由父母出面,收回这笔钱。

一辆破旧的吉普车,给了一位叫阿维的朋友。
他爱车。
虽然,不爱他这辆。
就当是朋友一场的见证。
条件是,任何时候不能报废。
哪怕当一个仓库,也要立在地上。

相机和镜头,还有一些木雕作品,留给了杨菲的小侄女。
那个小女孩,阿东很喜欢。
“她长大后,让你弟,教她用这些镜头。”他写到,“一定告诉她,手动镜头,虽然麻烦

,但拍出来,是最美的。”

最后提到的,是他写下的三百多篇小故事。
“你挑一些好的,打印出来。”他写道。
“如果有出版商喜欢,就出一本书。书名,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4 00:53)

另一个起点


琳琳是这家房产公司的销售主管。
虽然坐上了高职,仍然坚持亲自售房。
她认为,销售,必须永远面对客户。

这天,一套代售的房子,送到她的办公桌。
照例,她带上相机,去现场做详细资料。
熟悉的路线,转了又转,始终没有找到那栋楼。
她打开文件夹,仔细看着。
“没错啊!”她抬起头,看着四周高大的楼群。

这片小区,她工作了十三年,没有哪栋楼,是找不到的。
可是,所有路口走遍,也没发现七号楼。
这时,一位老太太,慢慢走来。
她走上前,礼貌的问,“请问,您知道,七号楼,怎么走吗?”
老太太挺直身子,看了看四周,又想了想,摇摇头。

这时候,可以给业主打电话,询问具体走法,或者要求对方出来接一下。
但是,她坚持自己找。
十三年前,她来这家房产公司应聘的时候,就是按照邮件里的地址,靠一张地图,自己找来的。
一起应聘的几个人中,只有她,一个电话都没打,就出现在经理面前。
就凭着这一点,经理选了她。

落叶,铺满每一个角落。
难道,这片小区,还有她不知道的地方?
她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00:31)

因为你,因为你


她最大的愿望,是去欧洲上学。
那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讲授真正的音乐。

考虑之后,我把我那辆六二年吉普车,卖了。
当我把银行卡递给她时,她愣了。

“你怎么,这样!”
我笑了笑,“去吧,欧洲。”
她像是听到什么噩耗,坐进沙发。
“怎么了?”我坐下来,轻轻的,抚着她的肩膀。
“你怎么能卖它!”
不知是生气,还是悲伤,她眼圈红了。
我轻轻晃了晃她,“上学,要紧!”

过了好久,她慢慢的,接过那张卡。
我一跃而起,掀开餐布。
热气腾腾下,一桌美食。

这天,她下班进屋,有点晚。
“堵车了?”我切着菜。
“嗯!”她脱下靴子,擦着上面的雪。
“签证,怎样了?”我把菜倒进锅里,盖上盖。
她走到我身后,“吃什么?”
“猜!”
“感冒了,闻不到!”她趴在我身上。
我感觉,一个东西,塞进我的裤兜。
“什么啊?”我低下头。
她跑进屋里。

我撩开围裙,伸进去。
是那辆六二年吉普车的钥匙。
我慢慢拿出来,钥匙链,都还没变。
映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00:28)



拔大将


今天,骑车去公司。
昨夜秋雨,遍地落叶,想起了小时候拔大将。
我们几个孩子,在一片片树叶中,挑出梗比较结实的,来拔。
两条梗,十字交叉,每个人,拽住自己大将的两头,然后,往回用力。
将对方拔断。

基本上,是杨树叶的梗最结实。
不能挑太粗的,也不能太细,不能太黄,也不能太绿。
总之,一个结实的大将,是需要眼力,和运气。
连续拔断对方三四个,就可以称之为大将。
但是,大将用的多了,也慢慢变脆,最后,被别人拔断。
所以,一旦有了一个大将,是不轻易跟别人拔的。

三十年过去,小时的伙伴,估计谁也想不起这个东西了。
现在的孩子,当然是扎进各种电子屏中,不会在意。
落叶,还是落叶,丝毫没有改变。
不管什么年代,你只要说它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