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棚棚
棚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54
  • 关注人气: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柴棚,女,其作品见于《上海文学》《民族文学》《诗刊》《中国诗歌》《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文学界》《创作与评论》等刊物,入选诗歌年鉴多种选本。出版诗集《碎碎念》。获第27届湖南省青年文学奖等多项大奖。
邮箱:hhchaipeng@sina.com  

怀化作家网:

QQ怀化作协群:25153308

QQ怀化诗歌群:175108787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新约·哥林多前书》)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不要激动爱情,等他自发。”(旧约·雅歌)

   ★只要有你的根须在
     我就一直爬一直爬!
 
 
★诗观:她跟我一样,喜欢冒险!喜欢自由自在!
★好诗歌需要缘分,遇到是你的福气。
★它是我理想王国中甜蜜的爱人,痛苦的情人,孤独的单相思。是一个偶然,一段奇遇,一截闪电。

海外诗刊

国际刊号:ISSN1925-1726

本刊由加拿大国立图书和档案馆永久性收藏(Library andArchives Canada),进入加拿大国家文献库及数据库(Canadiana)

主办:海外诗刊/OCPM: Overseas Chinese PoetryMagazine

主编:枫舟(加拿大)
诗词责任编辑:南客
名誉编辑:沈彩初 柔风一缕  李浔 柴棚
中国办事处总负责:蔡启发
日本联络人:春野(日本)
 
海外诗刊QQ:2401076846
欢迎点击右边按征稿要求 投稿(四首足矣)
本刊唯一投稿邮箱:haiwaishikan@126.com
《海外诗刊》是年刊,投稿的有效期是一年。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诗刊》2016年06期下半月刊

《雪峰山女猎手》

湖南:柴棚

 

没有冬天能阻止梅花盛开

没有春天能阻挡竹子拔节

没有谁不喜欢心跳

我是雪峰山一名女猎手

诗歌,一直是我喜欢的猎物

爱情是。雪峰山也是

有时,捕到一串词

大口吃掉

偶尔,逮住一个音符

配以黄昏和流霞,加竹

做一道山珍

难忘那一次,猎到两只蓝狐狸

圈养起来,偷看它们爱

偷看它们恨

 

大彻。大悟。一年后放生

月黑风高处,失魂落魄时

治心伤,救断肠

 

张家和推荐:猎手不是操作火铳追得野兽满山跑的壮汉,而是浪漫多情女子,喜欢盛放的梅花、拔节的竹子和心跳,以诗、爱、雪峰山为猎,吃掉词句,逮住音符,一道山珍是黄昏、流霞和竹,两只蓝狐让她大彻大悟。“治心伤、救断肠”,这就是雪峰山,与生命溶为一体的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柴棚

发表

现代诗歌

分类: 现代诗歌

发表在《星星》诗刊2016年第5期上旬刊上的诗歌

 

一个人的雪峰

作者:柴棚

 

1.亥时

亥时。夜睡了,饮着寂静

星子失眠,在黑暗中颤栗

我容光焕发,练习放蛊

一个字和另一个字越靠越拢

成行。成句。成害人的诗

 

我只能这样,不断地将雪峰山

从左手掌移到右手掌

从右掌心挪到左掌心

反复遗忘,从未遗忘

这样来来回回,在诗中

已奔波了三千行

 

我。一只小兽

原本野性十足

自从与雪峰山相遇

被文字驯服

诗眼,以流转的方式落笔

落在书边,夜夜眺望

 

越来越熟悉的味道

远得那样近,近得那样远

刚从昨夜的深渊跳出来

又跌进黎明的陷阱

 

一条叫相思的虫子爬进左脑

半生犯痴,无药可救

 

 

2.子时

子时。一个人的雪峰

一个人的牢笼

一个人的苦涩和甜蜜

在今天和明天之间

昨天和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创作与评论》2016年第2期上半月刊10首

楚风里锻造自己(组诗)

柴棚

 

 

◎在黔城

 

在黔城

碑文挽住唐朝的一小段时光

横竖撇捺里的边塞豪情

刻在两道眉间

青衣长衫里的风声雨声

拂在一个人的心上

少伯的玉壶倒出古典的乡愁

 

很多时候

这里的三月,底色被雨水调暗

梅花的一枝独秀让鸟语慌乱

唯有你是存在的

但谁都不是谁的,也不是我的

 

在黔城,春天是青石小巷

踱来的三寸金莲

雕花窗上呈现的古香

是岁月的旧痕,时间的新伤

 

三千年不长,一辈子不短

辰河高腔浩浩荡荡

从东门绕到西门,将他乡拼成故乡

铺开人间的大宴

 

在黔城,唯有梦

让梦觉醒,让梅花顿悟

让炊烟出鞘

让满树春光

拔节生长

 

 

◎我来时

秋来时,夜晚被山风洗亮

清晰如你

所有的繁星正抓紧时间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天方夜谈
原文地址: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作者:梦天岚-

在沉潜中吟唱

——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

梦天岚

 

写在前面

 

       进入2014年,新诗在经过长时间的沉寂、冷遇和非议之后,令诗人们感到些许欣慰的是这一局面略为改观。国内的一些电视媒体、电台和自媒体相继推出读诗、赏诗栏目,诗集的销售也有回暖的迹象,但大众对诗歌的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编辑老师,祝贺诗友。留存。

第一卷:云朵打开远游的翅膀(地理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7-25 14:21)
标签:

2014

柴棚

白茶

文化

分类: 现代诗歌

 

《白茶》


/棚棚

 


用香,也要用水
将某个午后
一遍一遍洗亮。茶
一个姓氏,用清雅的词语
将人间征服
用白将时间裹紧
我唯有深陷。这柔软
这流转的白色小调
和橙红的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闪闪红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现代诗歌
祝贺出刊!

本刊今年夏季号总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一株点地梅所带给我思索

 ——赏析柴棚诗歌《爱的陷阱》

 钦丽群

   认识柴棚是二零一三年,源于同样是女人,是老乡,经过洪江市粟桐老师的引荐,我关注了她不久。再加上我们同是一个区域的诗歌爱好者,内心不免增添了女人间本能的柔软与亲切感。自从二零一三年黔城“三月三,吃艾叶蛋”活动,赠送我一本诗集《碎碎念》之后,她给我的印象便更加清晰与明朗。
   虽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她的诗集,在我对她的了解起了很大的作用。有人说,读诗如读人,这句话的确不假。经过一段时间的阅读与对她本人的了解,她俏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7 16:46)



 

柴棚诗歌2014.6

 

1.遇见枙子花

 

我一直活着

等待用你的白填写杯中的空

我在病中,病了很久

思念总是长驱直入。直到遇见白

 

一切从简,免去客套

免去甜言,免去会心一笑

唯有愛

从繁。不可丢心

借花前一段香

月下一缕白,一同进入聊斋

你将一生的江山拱手相送

我将仅存的一枚愛相赠

来世。枙子花还能伏在你心尖上

开放吗?

 

我一直活着,直到遇见白

弱水三千,取到一瓢就死去

枙子花三万,等到一朵便离开

 

 

2.待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小女巫》


 诗集《碎碎念》   柴棚著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暂居者,什么都带不走,但我们可以留下精神之火!
二.巫女:花样年华
二.巫女:花样年华二.巫女:花样年华二.巫女:花样年华

《一个小女巫》


我整天无所事事,我自恋
我爱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单眼皮、矮个头
甚至爱着正在疯长的肥肉

我妆扮成小女巫
在你的眼皮底下上窜下跳
不断地问:漂亮还是不漂亮
你敢说不漂亮我就掐死你


我有时候躲进厨房里
用三分之二的时间研究香气
将我所有的好和一点点坏

统统捣碎
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味道
以此迷惑你

你离开半步也休想!

 
<偏离轨道>
 

一千年后,医学专家
对我进行剖析
其结果如下:
毛发细而密,三分野性七分柔软
流着侗族人的血
有时循规蹈矩,偶尔离经叛道
心的表面有深深浅浅的无数伤疤
经时间治疗,皆痊愈
一生爱过三人
其中一个导致心脏内部受损
扫描大脑,记忆回放显示名字和时间
干过的坏事不多,鬼事不少
曾抛出媚眼,引诱单人旁的他
一起去跳海,半路上杀出小三
最终分道扬镳
腰椎尖盘长有一根反骨
由于长期突出,压迫到
某根神经,致使行为突出
文字突出,诗歌和爱情尤其
偏离正常轨道

 

《假想敌》
 
我死后,看见你低下头
舔自己的悲伤,忏悔的白发和皱纹
也舔时间,空间和梦境
一夜之间刀耕火种,杂草丛生
你卸下斗志,停止浮光掠影
放下琉璃,拆开心的锁
与封闭的栅栏
释放灵魂和记忆
默默念叨我的好
你不再
唇舌相见
在鸡蛋里挑骨头
我用躲进另一个世界的缝隙
看你大笑,看夜色飞翔
泪珠带上面具,血滴弯下腰身
这辈子,你终于
在我死后输得很惨
输掉日,输掉月
输掉星光。输掉火


 

《不像桃花一样俗》
 

是我故意打碎花瓶
让害羞的花朵
背过身去,将自己栽种

在2月14日
想蓝就蓝,想红就红
想开多久就开多久。

 

废弃一个字,或者一段词
绝不说爱,不像桃花一样俗。
只为你修一修指甲
熨一熨皱纹
顺便扯下几根白发做纪念
放进诗书里
酣睡一百年。
 

 

《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你要坐飞机来看我,还说要
送我一片云彩。我总觉得
步子迈得太快,不好。
有悬空的感觉
万一在天上一直下不来
没法跟你的父母交待
 

我喜欢步行,或者坐马车
这样有安全感,有想像的空间
不仅可以延长思念
还能腾出多余的时间
吃一粒后悔药

 

最好是写信,见字如面
我担心真见着了,会像白板一样
面无表情,连石榴花都不知道
该朝哪个方向害羞

 

 《填词》

 

填。填,该填也填
不填也填。填
你是我唯一要抒写的疼痛
有关你的词语存放于山水中
今生不能说出的话
准备来世
再重复一次

 

你已远去。仿佛从未来过
抚摸和拥抱过的桃花
空出一颗心
至今
无词可填
我要为你留着
留到发白齿钝

 

《老屋》

 

我看见那座老屋
显得有点疲惫
风吹过来,晃了一晃
带着些微呻吟
头上的皮屑一点一点在脱落
多少年了,像我父亲的咳嗽

 

《晒棉被》

 

我把棉被取出来翻晒
它在冬天里温暖过我
也曾见证过我的爱情
还有一些过去在梅雨季节
长成小雀斑
现在,它在阳光下铺展开来
我闻到另一个自己在温热中
缓缓上升,在空气中扩散
我竟然有些微的脸红
仿佛裸露的不是棉被
而是自己

 

《送你十万吨雪花》

 

我派十万吨雪花赶往你的城市
风雨兼程。那不是一场虚拟的雪
是一场积劳成疾的思念
每一朵雪花都是我朝你狂奔的心

 
但注定跑不过一匹时光的马
爱情抵达之时
树上长满花白的胡须
看不到蔚蓝色的坚持


而你正在灯下为谁编织温暖
把日子开成一朵花
拧出微笑填满纸上的虚空

 

窗外,夜露出漆黑的眼
把十万吨雪花轻柔地嚼了下去
不留痕迹。

恋上某某小镇

《恋上某某小镇》棚棚
 

我的爱情落在某某小镇

从东门口的钟鼓楼到中正门的码头

从南正街的窨子屋到北正街的柴棚小居

从古嚼到今,从今吟到古

举一反三。

 

我的爱情有1.5平方公里

适合牵着一个人的手

沿着舞水河,与沅江汇流。

 

我的爱情是一条青石小巷

咿咿呀呀

唱着辰河高腔,曲径通幽。

 

我的爱情不大也不小

正好装得下一个人

就这样想着吧,念着吧

时而存在,时而不存在。

 

我的爱情

是一轮穿着纯绵衬衫的月光

被时光漂洗,泛着陈年往事的白

 

我的爱情

种植在城墙边的桂花树上

碎。碎。念。放肆地发芽

穿行在枝叶间

被风染成一枚一枚古典的


我的爱情今晚有点喝高了

整个黔阳古镇都在摇摇晃晃

夹杂着秋高气爽的味道

 

《下午》

看得出这块草地刚刚做过美容
比春天还要绿几分。如果

不是日历一页一页

翻到了秋天,你会以为
他还是二十年前

那个青涩的少年。只有

落叶沙沙地响,透露出
某些衰老的特征


阳光慵懒地散开,宠辱不惊
将落叶折叠成一封封信
我们坐在草地上
靠着一棵树,身体的整个重心
倾斜过去,感觉它是我
依靠一辈子的某个男人

 

《离开之前》

 
离开之前
我要下一场雨
让坪坦河的幸福再长高一尺
离开之前,不许说再见
风也不许悲伤
如果有一片叶子掉一滴眼泪
罚她今年秋天不许落下来

 

《受伤的竹林》

 

 

你始终保持一种湖水的静
是眼角的微澜泄露了
深处的秘密

 

雪已经走得很远了
留下的伤痕却无法在六月复原
痛像季节一样周而复始

 

一根竹子弯下腰,尽量把委屈
压得很低很低,是谁刻下的爱
加深了它的忧郁

 

一些树叶抬起头,仰望天空
飞鸟们搅动云朵写下
身后的悬

 

《从一朵花开始》

 

坐在一朵菊花的香里
终于可以将夏天遗忘
时光就是一面镜子
只看到现在已是深秋
只照见你
又多了几条思念的鱼尾纹
在两粒黑葡萄之间
小心丈量着——
幸福有多远

《栀子花》

《栀子花》

我是在傍晚时分爱上她的。
她不肯随夜色离去
不肯收拢舒展的裙裾
持一缕清香抚弄我的眉梢
我不能忽略这弯曲而绵长的暗示
仿佛一转身
便是前生或来世。
 

庭院里我独享流动的芬芳。
幻想一个小女巫
会让叶片上的珍珠
踮着脚尖行走
会让枝丫上的云朵开口说话
不允许奔跑的狗
叫碎她的寂寞
不允许醒来的萤火虫
摘去她的洁白。

 

如果不是飞蛾扑火

那一定是凤凰涅磐!

《逝去的》

 

一些老,一些旧

雪一样退去

卵石的皱纹,让我

怀念起童年的河滩

风吹得自在,河水且清且浅

 

今天,流水往高处走

涌向新城,田野愈发清瘦

站在春天的古道边

看梅花飘落

 

我试着抓住

逝去的,谁能抓住?

剩下空的、碎的和点点幻想

剩下我

在南北之间游走

 

假想敌

《假想敌》
 
我死后,看见你低下头
舔自己的悲伤,忏悔的白发和皱纹
也舔时间,空间和梦境
一夜之间刀耕火种,杂草丛生
你卸下斗志,停止浮光掠影
放下琉璃,拆开心的锁
与封闭的栅栏
释放灵魂和记忆
默默念叨我的好
你不再
唇舌相见
在鸡蛋里挑骨头
我用躲进另一个世界的缝隙
看你大笑,看夜色飞翔
泪珠带上面具,血滴弯下腰身
这辈子,你终于
在我死后输得很惨
输掉日,输掉月
输掉星光。输掉火

 

《给某某写信》


写到称呼的时候
有一道闪电
颤栗着从全身经过
浸透到指尖
蓝黑墨水轻轻叫了声
便滴了出来,一笔一划流淌到纸上
然后写,最近好吗?
便写不下去了
感觉每一个字要生根发芽
每一个字要跟另一个字盘根错节
灯光忽闪忽闪,暧昧了一下
字与字之间忽闪忽闪,也跟着暧昧了一下
像纸一样薄
最后装模作样,了了几笔
秋凉。添衣。祝安!
回头再看
这样写有什么意义呢?
将纸撕成碎碎念
将字揉进了岁月的磨砺中

 

《冬天不冷》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静心

那些曾经照亮过我的蓝

像一枚硬币,揣在裤兜里

靠我的体温生火取暖

 

而我,漫无目的

窥视一粒灰尘,在光的边缘

跃起。灰暗处

世界名著列阵

在地摊上惴惴不安

眼睛瞪得象一群饥饿的孩子

 

我转身

走向那个18岁的下午

泰戈尔朝我微笑

冬天不冷,生活就像一锭黄金

 

 

《准备好好爱你》

 

这个黄昏,我的目光

盯着一处。所有的昆虫

都睡去,所有的亮丽

被忽略。你无声地唤着我

听着,我准备好好爱你

 

亲爱的,你可知道

我是你亲近过的那片绿叶

一直酝酿夏天的花衣

 

远方的雾已飘散,负着

黑夜离开了

你留下来的,还正留着

此刻,我正仔细端详

 

《 咒语》

 

你砍樵的路上
我开放万朵梅花
每一朵花瓣上种下咒语
你瞟过第一眼
相思闪断了你的腰
瞟过两眼
会被爱情绊倒
瞟到第三眼的时候
下了一场梅花雨
其中死活都要跟你走的那一朵
被流浪的风逮了个正着

 
没有爱上你之前

在我没有爱上你之前

请不要爱我

我是带刺刀的灌木丛

一只蚂蚁爬进去,半只蚂蚁

爬出来,还有半只在疗伤

 

在我没有爱上你之前

请不要爱我

我是有毒的蘑菇

你用双手碰触我的美丽

同时也在自掘坟墓

 

在我没有爱上你之前

请不要爱我

即便你运来一火车的玫瑰

我也只会对着天空发一发呆

 

在我没有爱上你之前

请不要爱我

我的每一个毛孔

已被某人占据,没有

多余的地方

供你自由呼吸

 

我的良方>

  
一瓢故乡水,二两绿豆,
三钱残荷,四朵枯菊,
千丝凉风,万缕星光,
加半勺柴氏咒语
“@#*%&”。
月亮温之。
凌晨一点服用。
功能:消暑。除烦。静心。忘我。
副作用:解三更燥热,增半夜相思。

这条路遍地诗意

 《这条路遍地诗意》
 
这个季节,看重枝繁叶茂。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
一朵又一朵
从骨子里开出的娇艳。
请原谅,亲爱的

 
我是如此唐突
闯入你的寂静
被鸟声惊扰。阳光纷纷坠落
跌入桃花林,粉红四溢。

 

昨夜的雨水未曾拧干
注定这条路遍地诗意。
我寻觅,此时的温柔
会依着哪棵树呢?

 

你开始啼唤,一种温暖
缓缓上升的斜坡。
今天,你必将成为主角。
嘘,蚂蚁掀开泥土
伸出手试探春天

 

《再见梅花时》

 

再见梅花时
已放下暗夜里的狂澜
和呼啸的雨声。
我用一束清晨的光线注视她
一株倔强的梅,只愿嫁给冬天
我踮起脚尖,轻踩梅枝
一丝风停靠在欲开的花蕾里
平静地说,春寒料峭
去天涯的路上别冻着
我有足够的时间
将铁棒磨成针,有足够的时间
等你开放。

疼痛也是轻微的


《疼痛也是轻微的》


沿着这条路一直朝前走

千万别回头

石榴花开的地方

一定有我留下的指纹。

 

昨夜的雨还在那里下

五月的草汁,一地的落红

荡起的涟漪是轻微的

你来时的喘息也是轻微的。

 

只有光线像一把剑

割破黑暗的口袋

反复穿行,最终抵达河面

 

还有谁在嚼着耳根,红红的

爆裂声

落在肩膀上,疼痛也是轻微的。

 

《原谅桃花的轻》

 

让我静下来
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待春天
每一朵桃花的眼神都像你
闪电般的粉红
还是那么轻易地就会爱上
轻易地开放或落下
宁愿被流水带走的爱情
原谅它们吧
原谅那些在风中嚼舌的花瓣
原谅桃花的轻
轻得不能担当一夜雨水


《我愿意这样落下来》

 

我愿意这样落下来

做大地薄衫上的一块补丁

走在暗下来的路途上

像一道响亮的闪电

尽管下雨时会疼,刮风时会痒

 

当我落下来,残缺不堪

我愿化为泥土,躲在尘世的一角

尤其不让你看到我的狼狈

如果你能闻见或者寻问到我的遗址

我已经用崭新的青草打开春天

 

我愿意这样落下来,留一瓣香

藏进书橱里,温婉而宁静

如果某一天,你翻阅到我所在的那个页码

我批准你流泪一次,心跳两次

我允许自己在文字的海洋里

再波澜壮阔地爱你一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