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坑的酸葡萄
寻坑的酸葡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南京的冬天愈发冷了。
 
哗,不觉已是我离开北京的第四个冬天了。
 
忍不住又一次想念北京,想念北京的冬天。不知大兴黄村的玉米地安在,曾无数次走过的校园小路是否结上了厚厚的冰疙瘩,当年的老树如今去了哪,好多关于北京的记忆就这样冒着泡的跑了出来。
 
是啊,叫我如何能不怀念它。
 
1999年的北京,我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放下井底之蛙的自信,重新在校园里开始累积自己、证明自己的征程。一路走的很辛苦,但好在,最终我还是保持了自己。认识了一些给我快乐,也让我失望过的朋友。不知道鞍山的她如今漂到哪里去了?
眼前晃过的,是我们在王府大街傻傻地咬着羊肉串,还不能理解10块钱只能买一根羊肉串的样子,那时候,我们是多么单纯的理解快乐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8 13:11)
爸爸,我爱你。
 
12月12日是爸爸54岁的生日。还是在妈妈的提醒下,我才知道的。赶紧给在黄山出差的爸爸送上问候,一向打字很慢的爸爸那天回了一个老长的信息。虽然也是父母教育儿女的平常话,但那天我看的很动情。
 
爸爸变了,褪去严厉的外衣,还原了本真的自己。这种转变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从学会发短信开始,也许是从观念的转变开始,也许.....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现在的爸爸更可爱了,我也更爱现在的他了。
 
在我印象中,爸爸总是忙碌的。警察的生活就是和忙碌连在一起的,这是我当时对于警察的全部理解。当然,爸爸的“坐骑”也因努力工作,从最初的边三轮升级到小汽车。
 
后来,我开始了求学生活,逐渐习惯了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城市的生活。那时,每当累了,受了委屈,总是在想,如果我爸在这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换个发型,本以为可以换个心情。但发型是换了,心情如故。依然在等待,等待属于我的那份“蛋糕”。
 
日子从12号16点三十分开始,似乎变得缓慢起来,惴惴的心情却还是如影相随。做着种种假设,给自己设定种种安排,但还是没法具体起来。
 
期间,我收到了人民日报驻深记者站和宝安日报实习的邀请,很奇怪的是,心里居然没有一丝涟漪,只是平静的告诉对方,现在暂时不能去。全然没有笔试南方时的压力,也没有等待南方时的期待。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今天,也莫名的走进了一家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的面试现场,对人陈述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的有关企宣和品牌建设的认识。场面一定很可笑。没想到的是,他们各个分公司开始抢着要我,但我还是微笑的离开。因为,我爱深圳。
 
可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可以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3 14:29)
05年9月,5个来自不同城市、有不同喜好、拥有不同人生的女孩,在南大相识,并因为偶然的安排一起走过了三年,在象征着老校的木质结构的宿舍。
三年,总以为时间还长,日子还多,转眼,这已经是研三的饭局了。
一起同行的日子,和所有的女孩一样,我们有过摩擦,也有过埋怨,有过不快,也有过快乐,所有的情绪都消解在平常的日子中,彼此之间也在平常中认识和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3 13:31)
11月15日,南方开始校园招聘,我以最快的速度提交了申请。
 
后来,还是很不放心,在校园宣讲之后,再次提交申请。
 
12月10号,终于等来了笔试通知。
 
12月12号,笔试。以一种自己不太理想的状态完成了这场考试。闯关开始.....
 
其实,严格意义上说,对于南方的认识和准备是从更早的时候开始,也许是从进南都深圳记者站那天开始,也许是从离开记者站那天开始,或许就是从深圳广电实习的那天开始,我不敢肯定。但我还是为南都的工作环境,为南都的职业精神所吸引。
 
现在,我只能开始闯关之后的等待,等待一个我期盼的肯定。
 
别人的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4 23:12)
如果偶然一次,机会没有垂青你,那可能是你不够幸运。但如果两次机会都没有垂青我,那就说明,是该提高自己的时候了。
广东电信,因为我的粗心错失了机会。但很在意的中粮集团,也在今晚发了笔试通知。奇怪的是,我的简历在英才网上显示为提交状态,不知这样是不是还给等待找了个不错的理由。
但必须承认,其实内心还在等待更适合的东家。尽管看到先前许多好机会都被各取所需的人拿走,心里难免羡慕一番,但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倒还坦然。
但这二天心里开始忐忑起来,不知道我心目中的东家会选择我这个员工吗?先不管了,还是好好准备吧。那样,当机会来了,那才是真正我的机会。
所以,加油,加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3 22:56)
一个久未联系的友人,突然以签名档“幸福回来”的字样出现,让我忍不住很想分享她的幸福。于是,问候。结果,愤怒、伤感。
虽然不是南方女孩,但她有着南方女孩的婉约与细腻,总之很善良的一个人。大学时代,她以为遇到了真爱。为他,背井离乡,追随到内蒙;为他,放弃了都市,到了一个仅拿1千块工资的小县城;甚至为了他,放弃了家人和朋友。但所有的这些,并没有给她带来她想要的幸福。
还记得大学时,看到她手臂上的牙印,她幸福的说,他咬的。而现在,打到胳膊抬不起写字时,她咬着牙说,他干的。痛苦、矛盾、愤怒、崩溃、癫狂,经历过所有情绪的变化,她选择了隐忍。而今,她的脸上是经过历练的笑脸,虽然我没看见。
很想对她说,尽管人生应该懂得原谅,但对一个心里只有占有、而不懂珍惜的人谈这些,只会让自己更受伤。
还想对她说,当初爱过就爱过,那是你曾有过的幸福。但现在,如果你明知自己的继续是个错误,那么珍惜当下,纠正错误吧。可能作为局外人,没人能够想象纠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引言:还打算等勤快的博友们原创一些感受和总结,转过来与你分享。但看来,她们没有给我这个懒人偷懒的机会。
荧屏下走出来的张越是一路小跑进的报告厅的,这符合她的气质——风风火火。随后,以“我先擦擦汗、定定神”为开场白,开始了她关于“媒体下的女性视角”的讲座。
说真的,开始挺坐不住的,学术口吻,我浮躁的心已经有点承受不了。好在,慢慢的她还是回归了张越式的讲述。
第一次有关女性解放的举动,发生在1899年,距今已106年。性别经历了“放天足、进学堂、兴女权”,直到今天的男女平等。粗线条的勾勒,她还顺带纠正了当下时髦的关于妇女解放运动百年的说法。
性别有两种区分方式,所以,当有人问某人是男是女时,她都忍不住再想一下,人们问的是生理上的性别(Sex),还是社会性别(Gerder)?显然,这种区分帮助她用更健康的性别观,来关注这个一味讲求男女无差别的社会。这让她活得更明白,也活得更辛苦。
“男女无差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京的冬天来了。

找坑的形势也渐紧了。

今天,舍友LULU从南邮笔试电信归来,带来了许多我等不曾听过的新知识,不知,对你,是否也同样新鲜?

你知道分析竞争对手有哪几个步骤吗?如果不知,请继续读题。

你还知道今年颁布的《物权法》有什么创新吗?如果也不知,没关系,请继续往下。

你更不会知道ICT吧?那么,谈谈对它的理解吧。

如果上面的答题还有些困难的话,那么这道,对于参加电信考试的同学不知道似乎就有那么点不可原谅了。——请问,目前国内电信市场竞争有哪些新局面?

如果还是不知道,来道可以泛泛而谈的,信息对于企业竞争优势有何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后天广东电信要来宣讲了。照例,我再次登陆网站,确定我报上了名。但查阅自己简历时才吃惊的发现———工作经历一片空白,其实我是实习过深圳最有名的二家媒体的。而学校综合排名,则不知怎么弄成了70%。
天啊,在最讲经历的电信,我没写经历。在最讲出身的电信,我生生让南大轮到综合排名70%的位置。这次,不可以原谅自己了。
自平安终面仓促败阵后,我就一直告诉自己——再有机会,我定尽人事,听天命。但这次,我又用行动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
我的他曾很认真的告诉我,世上有三种人:牛人,别人吃一堑,自己长一智;强人,自己吃一堑,自己长一智;弱人,吃了一堑,仍在同一块石头上摔倒。听时,有些不以为然。但现在,却体味颇深。因为我就是那个在同一块石头上不断摔倒的弱人。
现在,只能祈祷上天给我个改错的机会了。
还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我太可怕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