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枍轻尘
枍轻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87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2-02 14:39)
标签:

弟弟

爸爸

姐姐

小尾巴

分类: 才下眉头

尽管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依然记得弟弟出生的情景。  

那是一个盛夏的清晨,窗外有明亮的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1 22:17)


     

 

    世间最无奈的伤感,莫过于物是人非。

 

    前些日子,抽空回了趟雁门。坐在肮脏的汽车坐椅上我问自己:你究意想寻找些什么?窗外景色平平,一如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荒凉。离开这些年,曾多少次在梦里徘徊于老屋,绿叶森森,竹林细细。我和弟弟依旧是孩提模样,追逐笑闹,不知岁月更替。而父亲,仿佛不曾离去,他总是宠溺地看着我们,没有任何话语。

 

    每次醒来,一想到他的生命早在36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8 09:37)
标签:

咖啡

雁门

老屋

淤泥

分类: 却上心头

    今天,我做了一件傻事,自个儿带了盆子和铲子,试图清理老屋废弃多年的水井。

    去的路上杂草丛生,咖啡四处乱窜,一面走一面提心掉胆,生怕碰到蛇。房子拆除后,附近的人家也相继搬走,山脚下大片还没来得及割去的玉米杆迎风招展,空山闻鸟语,看不到一个人,几近荒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30 21:12)
分类: 才下眉头

四月,阳光微醺,是那种会让人不自觉想眯起双眼,缓缓伸展双臂的温度。天蓝的看不到一丝云彩,干净的有些不真实。

街上人来人往,经历过漫长的冬天后,人们脱下厚重的外套,脚步说不出的轻盈。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叫着,处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林安安躲在路边高大树木的阴影里,神情专注地啃着一个刚出炉的麦香面包,矿泉水瓶很随意的扔在脚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6 12:44)
很多年来,对家的概念一直很模糊。唯有老屋,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处山坳里再普通不过的农家小院。五间瓦房,白色,地面往上大概一米的地方刷着浅绿色涂料。正中间是堂屋,对门的墙壁上供着神龛,进门抬头可见。在幼年时光里,堂屋是具有神秘色彩的地方,又似乎是一种禁忌,让人觉得害怕,所以不轻易踏进去。

   堂屋两边各有一间卧室,木质阁楼,上面堆着一些年代久远淘汰下来的衣服鞋子。偶尔会和弟弟顺着简易木梯子爬上去,找双破旧的高跟鞋套上,学着电视里模特,故作姿态的走走“猫步”。阁楼里很暗,阳光透过屋顶的亮瓦洒下来,隐约可见灰尘在空中起舞。

   右侧卧室拐角处是厨房,镶着一扇木格子窗户。那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只是调皮的想数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9 18:10)
    周末,街上到处是汹涌的人群。
    一般这种时候,我都会尽量选择人少的去处,西山遛狗,河边喝茶。或是干脆窝在家里,睡懒觉,吃零食,看以往自己嗤之以鼻的无聊肥皂剧。看吧,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下午有事出门,很久才等到一辆公交车,上面黑压压的都是人。硬着头皮挤上去,又随着人流慢慢往后挪。
     车到南站时,上来了两位拎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让原本拥挤不堪的车厢越加拥堵。立即引来一片埋怨声。司机大声嚷嚷着,让他们把行李靠边,不要堵住过道,影响上下车的人。还有一位大娘的声音从人群中脱颖而出:这么多东西就应该坐三轮,挤什么公交?
     他们不说话,有些无奈的样子。随着下车的人往后走,最后停留在我面前。
     旁边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子,眉头立马皱起来,一边嘟囔着:早知如此,不如提前一站下车。我下意识望向他们引起“众怒”的行李。一块花布简单裹着的棉被,看上去有些旧,略显单薄,不知道他们漂泊在外的日子,怎样用来抵御严寒。还有一些塑料油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4 11:56)
    我有很多杯子,陶瓷的,玻璃的,或精致,或简朴。
 
    从各个角落收集而来,大部分堆在柜子里,蒙满了灰尘。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控,所以我是杯子控。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像看到书城就忍不住进去逛,逛了忍不住买,买了又很少看完一样。就这样成了月光族,买太多不切实际的东西。
 
    很久以前他说,杯子,代表一辈子。于是我们会相互赠送杯子,但凡路过卖杯子的地方,总能看见我们的身影。买到后来,猛然惊觉,实在不能再买下去了,没有地方堆,也太浪费。但还会跑去看,过过眼瘾。再后来我们分开了,一辈子太长,长的让人感到绝望。
 
    那些杯子,继续在柜子里蒙灰。偶尔朋友到来,会拿出一个,细细洗净。看到它们,像看到那些逝去的岁月,不悲不喜。 真的不悲不喜么?我不知道,心里有些空荡荡的难过。人非草木,杯子可以再买,那些付出的感情,要如何才能收回来?
 
    今天阳光真好,从地税办事出来,慢悠悠走回公司。路过奇乐屋,鬼使神差又走了进去。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7 23:10)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跟朋友喝茶出来,陪她在路边等出租。车停到面前时,她却临时改主意,说回家一个人孤单,不如跟我睡。
 
    虽然意外,还是微笑着说好吧。裹紧大衣,缓缓漫步到校门口。这个城市的夜晚多么安静,下雨后的街道越显凄清。最近总觉心境苍凉,万物复苏的春天,路两旁却堆满了落叶,一如那些未完成的愿望,唯一的归宿就是垃圾箱,腐烂,最终消失。
 
    就这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一边心不在焉的听她说话。
 
    到了后,她却不上楼,说其实是不忍看到她走后,我独自回家孤零零的样子,怕不安全。所以借故送我。
 
    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久违的感动,就像以前跟33分开后,她会让我到家后记得发短信报平安一样,是她教会我为别人着想,于是朋友聚会散场后,总是习惯性陪别人等车,然后自己离开。当然开车的除外,他们一般会送我到门口,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1 21:10)


知道瑜伽,是因为认识了一个叫墨墨的女子。

世间事,反反复复,百转千回。人和人的际遇,错综复杂,离合岂无缘?

我一直心存感激,因为她带给我那么多明媚的岁月。

 

琵琶声声,弹奏着百年孤寂。信手低眉,有泪滴,有泪滴。也是她让我知道了林海,知道了林海的音乐。

 

我们温暖过彼此,但在生命里并无交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她的消息,后来知道她已经结婚,在某地方做了小学老师。

我能做的,唯有祝福。在最美丽的年华遇见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墨墨何其幸运。

 

我的生活波澜不惊,回到故乡仍觉在他乡。

11年夏天,报了瑜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曾坚持。

我是懒人,不肯用功、不肯吃苦。一贯也是这样,很少有事能有始有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0 09:22)
  那家面馆消失很久了。
  一直念念不忘,每次跟人说起总不胜唏嘘。 多好吃的面呀!可惜不在了。
 
  两年后无意得知,原来面馆并没有消失,只是搬到了某僻静角落。
  于是在下着微雨的晚上,撑着伞四处寻找。失落而归。
 
  很久后,仍不死心的跟附近居民打听。
  众里寻他,总算在一栋尚在修建的房屋旁看到了“特色面馆”几个字。
  多么普通的名字,以前从未留意过。
 
  可是什么都不一样了。没有杂志。木桌木椅也不再觉得温暖。
  面端上来,食之无味。拨弄半天,剩下大半碗。
 
  原来我早就忘了这里的味道。不过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