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荷叶浮萍
荷叶浮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5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悠然~
曲港跳鱼,
圆荷泻露,
寂寞无人见。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不知不觉七月已经到最后一天,这个假期忽的就过了一半,心中有些怅然。回首一个月,竟也匆匆忙忙。家里来人待了十天,继而值班,和妹妹们聚餐,同学也聚会了,然后是到山东和大连的一趟不算太如意的旅行,失落一双凉鞋在大连的油污海滩上,带回一件尚有油渍的T恤无法彻底洗净。和水映月一样,对那里没什么好感,不再想到那个城市。

    30日去看电影《唐山大地震》,或许08年的地震的报道看得多了,大地震的场面没震撼到我,而影片其表现的30年的悲欢离合,也算人之常情,所以,整场都没掉一滴眼泪。结果被果子看作是异类,是冷血动物,说若换成某某人,一定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我最近尤其厌烦那样的廉价的纯真善良,憎恨果子之不能识人。哭,或者不哭,并不能说明善或者不善。只是觉得哭什么呢?不过是一场戏而已。要知道,现实里遇事,就不是洒两滴泪那么简单的了,如纪晓芙那样救起落魄乞丐的能有几人?万中无一。人不能至善,再正常不过,这不是罪。可恶的是偏要做出温柔善良的态度来,仿佛自己也相信就是那样的人,先骗自己,再骗他人,如同小白兔般惹人心疼,真遇到事,便应了那句兔子急了还咬人。如芷若mm,既无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1 20:57)
标签:

休闲

分类: 尘世中
    下午归家,一片杂芜。仅一昼夜不在,就觉得处处不合适。可见现实里还是那句“日日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比较管用,至于六祖慧能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只好骗鬼去。于是洒扫庭除,痛快淋漓的忙了一场,终于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关上房门,暂时隔绝外物;泡一杯绿茶以沁心脾;半卷湘帘,观窗外风雨连绵;打开电脑,随意放几首熟悉的歌。本想找一篇没营养不费神的言情小说快餐看一下,却没有合意的。忽然想到张潮《幽梦影》里说“夏雨宜弈棋”,觉得是个好的选择,只需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点鼠标,不必像连连看那样玩到手抽筋,更兼心情好兴致足,便打算附庸风雅一下。再不敢和人下象棋,进到五子棋的房间,找人下了起来。五子棋棋理虽简单,碰到行家也不是太随性就能赢得。不觉便沉浸其中。

     颇为满意自己所造之境,洁净的房间,恬淡的绿茶,优美的音乐和一场棋局,足以令人暂时忘忧,有心远地自偏之感。正沉醉其中,忽然有人敲门,是老妈端了碗进来。以为是藕粉之类的下午茶,谁料竟是咖啡!素来喜欢美食美器的我彻底无语。她在楼下的橱子里翻出一袋不知放了多久的雀巢速溶咖啡,居然还用饭碗冲泡了来,令我的诸多杯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4 10:04)
标签:

体育

分类: 尘世中

      世界杯前三天,看到那些令人垂涎欲滴的赛程表,有点激动,换签名'倒计时倒计时!'结果午夜惊魂,被大培于半夜两点发信息问:倒计时什么啊?第二天早晨即向她提出严重抗议。­

­        六月九日,水映月揭露风子抄袭我签名之恶行,某人还想抵赖,好在映月有图为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7 13: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近午的时候,接到果子的电话,说有事情不能来了。轻轻的叹口气,放下手机不想再听他解释什么。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了,失望,中午的塔可意面又泡了汤,忽然的心情就很坏。然而我并非那妆楼颙望,误几回尚且苦苦傻等的佳人,正所谓人误我而我不能自误也。赛也早就说过,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别人的贪嗔痴上。

    于是背起包出来,在M里食不知味的边看手机新闻边吃份垃圾午餐。汉堡、新地、玉米杯下肚,尚不知飨足。想着万象很近,便徒步走去。门口的小八哥仍在,熟客都知道,此鸟说别的都还一般,唯独说“打麻将”格外清楚。蹲下来逗它,小八哥却不肯开金口,反而乍起毛来如临大敌。无奈进店淘书。一番取舍后,放下周汝昌的《曹雪芹新传》——虽然只要10元,但想着买回去睡大觉,等于浪费。挑了一套两册的《花草粹编》,上册品相略有破损,扉页上划破一点边角,却非常划算,厚厚的两本原价68只售30元,另加一本中华书局最新版的近代史,折扣不多,合计花费五十元四角。出门的时候,小八哥似乎熟了,连声不断的说起打麻将来。俗话说什么人玩什么鸟,《红楼梦》里林黛玉的鸟会念她的葬花词,书店老板的八哥会说打麻将,我若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6 19: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有闲情记录半日的见闻,大概是闷得太久了吧。

    今日在一位友人的blog看到“江流宛转,月照花林”的句子。早就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忘到爪哇国了,偶然看到,深感其美,用作签名,也算是平淡生活里的一抹亮色。断断续续回忆着诗里的句子,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念着念着,下午就忽然没有心气了,放下手边的任务,与小赛说话。大骂某位用“期期艾艾”形容杨逍的作者,又了解冲风衣的种种,暗下决定啥时也整一套背包客装备。渐渐的我们都有些困倦,各自睡去。

    醒来已近四点了。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妈那里去。走在路上,耳机里大声放着《江湖笑》的音乐,力图驱散连日的郁结。一个遛狗的肥硕女人走在旁边——昨天刚被迎面冲来的大狼狗吓到,看到人遛狗,不由得有些恶感。只见她就随意的将一枝路边栏杆里伸出的蔷薇折下,拿到鼻子前嗅了嗅,大概没闻出什么香味。见我瞧她,便将手里的花揉碎了丢在路上。前后三十秒,一朵鲜花就这样香消玉殒,未免可惜。

    坐上公交,不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0 22: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最近流传的局长日记除了满足我窥探别人的隐私的阴暗心理以外(不畏惧这么说,毕竟大家都看到了),还是颇有启发的:我决定开始写“韩峰体”日记了。目前已找了个地方付诸实践,事虽不必对人言,却也没什么不可对人言的。因此在网上放着,也并不担心见光。

    韩体日记,言简意赅,不过百十字,简要记录当天行事,毋需修饰描写,容易上手。过去总认为这是不会写文章的写法,曰“流水帐”。儿时写流水帐还被批评过,如“今天吃了若干个饺子,真好吃啊!今天去了公园玩,非常开心”之类,被指为言之无物,可这流水账毕竟真实。我还记得初中的日记中终于懂得矫饰的描写与同学的关系:先有些小误会,而后又摒弃前嫌,互相帮助之类。自己都觉得肉麻。韩局的日记是另一种肉麻,然而却真实。

    古语说,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韩局长若是哪天体检查出脂肪肝或者肾虚之类的毛病,当不足为奇,查查日记里其纵情酒色的记录,便可想而知了。看看自己三四天来的日记,所计无非吃饭睡觉工作这样的俗事——题材上和韩局是差不多的,不过内容要健康很多。看着觉得踏实——就这么每天记着,吾日一省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5 12:02)
标签:

随感

分类: 尘世中

    恬自毕业后就未参加过同学聚会,如今减了20斤,又特意上街购置了新衣,可谓励精图治。她信誓旦旦、踌躇满志的要在今年同学聚会中一展风采,让那个曾与她有些小暧昧的李雷悔不当初。我们玩笑着和恬说,仅仅改变形象,并不能引起李雷同学的注意。还须找一高大帅气男充当其bf,并用香车宝马接送其聚会,方才能让当年的李雷同学追悔莫及外加自惭形秽。无论如何,就是要让李雷同学看到,当年的小胖子韩梅梅也有破茧成蝶的时候,也有人欣赏。

    结果却有些意外,李雷同学因为在上海过年,未能回来参加寒假的聚会。不过恬的剧变赢得其他同学讶异的眼光,总算没有全白费。可是女为悦己者容,众人的赞赏终究抵不上那一个人的。

    有点遗憾,李雷和韩梅梅,谁也未能牵着谁的手。甚至连一点点的余韵,也无可寻觅。

    只是,当年的小暧昧,就这样镌在心底,难以释怀,任时光荏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8 15: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山水间

    人们总是容易忽略自己身边的美景。近在咫尺的苏州,这次方才是第三次去,拙政园是第二次,沧浪亭、狮子林竟还是头一遭。

    一位过期了的作家说,苏州,是中国文人的后花园。因为是文人,才有化腐朽为神奇,点石成金的本事

曾去过南浔,那里是昔日浙江财阀张静江的居所,奢华固然奢华,却也只算得高档民居。而苏州的园林,则实在是艺术品。

    说是文人,又不只是文人。莘莘学子十年寒窗,为的就是学而优则仕,等到宦海浮沉的厌倦了,继而就想起陶渊明来。拙政园乃明嘉靖年间御史王献臣仕途失意归隐苏州后用十六年建成。园名借用西晋文人潘岳《闲居赋》中“筑室种树,逍遥自得……灌园鬻(yù)蔬,以供朝夕之膳……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之句,暗喻自己把浇园种菜作为拙者的“政”事。狮子林里也有“园居日涉来者可追”的匾额。但陶潜不过是个幌子,如三十六鸳鸯馆这样名字绮丽的馆阁间,又岂会有人真去种菜浇园,躬耕西畴?

    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真风骨真风雅。在拙政园时,赛曾感叹,真是极尽风雅了,又说,其实,风雅与附庸风雅之一线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与赛盘桓到半夜,本想就寝了,却发现六套的阿甘正传还在播放,就看了起来。时钟指针已过12时,是自己的生日了。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这一年来,尝到的是怎样的滋味,以后,又将是什么滋味?

    一段影评这样写:丹中士在认识阿甘之前坚信自己会和祖辈一样战死沙场,布巴坚信自己会成为虾船船长,可他们都没有想到未来的命运正好和他们开了个玩笑。丹中士没有死在战场,但却失去了双腿,可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多年之后会成为亿万富翁,布巴的牺牲使他没有当上船长,可他的捕虾之梦却被阿甘实现,谁会想到那场暴风雨毁了所有的虾船,可更不可思议的是阿甘的船奇迹般的幸存了下来,顺利成章地独揽了捕虾业。

    生命中就是充满了这么多的想不到,不确定,而对待这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是酸甜滋味、还是苦辣的滋味,我们都要学会从容、乐观、积极地去面对。

    以阿甘正传开始的生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尘世中
                   男子守诺穿裙子参加战友葬礼无人嘲笑
英国苏格兰高地警卫团24岁士兵凯文·埃略特和他的好友巴里·迪兰尼曾在一次玩笑中达成一个秘密“君子协定”:他们两人以后不管谁先去世,活着的那个都要穿上一件女性连衣裙参加死者的葬礼。

  今年8月31日,赴阿富汗服役的凯文在巡逻时遭遇手榴弹袭击不幸被炸死,他的遗体被安葬在了英国敦提市的一座教堂墓地中。巴里对好友的去世悲痛欲绝,为了履行凯文生前和他订下的“君子协定”:巴里竟真的穿上一件亮绿色的女性连衣裙和一双粉红色长靴,含泪赶到墓地参加了自己最好朋友的葬礼。

  9月15日,凯文的遗体在家乡英国敦提市下葬,数百名亲戚好友和凯文的军队战友参加了凯文的葬礼。当穿着亮绿色紧身连衣裙和粉红色女士长靴的巴里在凯文墓前失声痛哭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