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蔚
何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175
  • 关注人气:5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何蔚

  何蔚,60后作家。三无人员(无文凭,无职称,无党派)。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合同制作家、武汉市文联签约作家、《读者》签约作家、龙源网签约作家。系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武汉作家协会全委,当代写意散文和新感觉游记的主要倡导者之一。著有散文集《时光的脸》,中篇小说集《狗日的城市》和评论、序跋集《晓来谁染霜林醉》《文字的回声》等。现居武汉。

邮箱:wrcf1212@126.com

艳遇山水1

    我正在向古典的江南走去,带着前世的记忆。我的前世姓甚名谁并不重要,穿不穿绸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一把题了唐诗的折扇握在手中,唰的一声,就可以撑开天地,再唰的一声,就收拢了吴越。

    我要去的地方是无锡、苏州,当然还有周庄。我要去无锡的清名桥看我外婆的老宅子,去苏州山塘街寻我娘子的背影。我还要去周庄的集市上,给我从未出生过的小女儿淘一只小手镯。玉最好是“蓝田日暖玉生烟”的那一种玉,轻一点重一点都没有关系,价钱也好商量,但色泽必须温润如我娘子的脸。

    ——《前世江南》

 你知道所有凡俗的生活都是在低处展开的。我们路过的区域,海拔一千米以下的世界通常是红尘滚滚,一片喧嚣,每一条河流都学会了说脏话。海拔二千米以上,山河静寂,天空魅蓝,每一汪湖水都眨着清纯透明的眼睛。

 我深信野花就是众神的眼睛。什么样的势力都拦不住野花的苏醒。这个秋天,已经有太多的野花在甲居藏寨遇见我们,与我们相视一笑,陪我们照相留影。野花的目光是慈悲的、宁静的,心胸也必然是宽容的、明亮的。野花肯定能记住我们的脸,只是,我们连野花的名字都没有弄清楚,就要仓促地脱离它们的关怀,重回凡尘度日,带着低矮的欲望与蹉跎。

  ——《天边甲居》 

    水从不过问石头在说什么。水从来只会倾听。在龙虎山,几乎每一尊石头都拥有巨大的话语权。千帆过尽,石头顺理成章,将手语和口语朗诵得顿挫抑扬。手语的涵义无需过滤,就能准确地指向水的,阐明水的情绪和意图。而石头的口语,则是出自生命的每一道伤痕、沟壑和裂缝,出自坐等千年万年的苦闷、彷徨与渴望。

    石头的愿望其实非常简单,它一直想说的无非就是:与其像山一样死守在这里兀自对抗风雨,还不如像真龙活虎一样呼啸而出,或者像水一样痛痛快快地放纵一回,哪怕爱一次就死,哪怕死一次就碎。

    ——《龙虎山》

艳遇山水2

 凤凰,在我第一次遇见它之后,我就一直在这么想:什么时候我可以长住在那里,带着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至少用一年以上的时间,把我迷失在暮雨中的前世找回来,把我裹着蓝色头巾的三月找回来。那是我的春天,梨花白,菜花黄,鹧鸪抖着潮湿的翅膀,在沱江上发出求偶的叫声。那是我前世的春天,有另一个人一直跟在我身后,银首饰碰得一响一响的,给我提鱼篓,给我擦汗,在没有旁人看见的地方,飞快地亲我一口。

——《密约凤凰》

 不用怀疑,山肯定是有生命的。既然山有生命,那它就一定会有性情,那它就不会永远是卧着的,它一定还会坐着,站着,蹲着,甚至还会行走和奔跑。既然山有生命,那它就一定会知道,在什么季节穿什么衣服,戴什么花朵,化什么妆。

我说的是一座母性的山,名叫苍山。此时,它正在水边照镜子。不管你信不信,那水都会被叫洱海,虽然只是一面半圆形镜子,却足以容下一望无际的天。

  ——《母性苍山》

◆ 这是一座令人惊喜的城,他的额上闪着银质的光。一入城门,就能看见白花花的银器和银饰,摆满了每一条街巷、每一间店铺。在游客眼中,这里是“卖银”者的天堂,而在我看来,这里更像是一个小小的艺术王朝。顽劣的石头和贵重的金属,在工匠们手中千变万化,变化出无数种让你掏腰包的姿势来。当然,不掏也行,随便走走看看,也没有那一锭银子或石头会拦住你的去路,因此,你可以自由地穿行于银子和石头之间,尽可能将它们看做是天外飞仙,而陈放在货柜上的,不过是它们跌落凡间的影子。天花乱坠的影子站起来便成了艺术。它们兵俑一样布满了整个古城。

 ——《半醒半梦的城》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亲爱的延桐兄,你生活在中国含糖量最高、表情最丰富的一片土地上。等着我,我也会去你身边安家的。

       “唱山歌嘞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嘞,不畏险滩弯又多咯,弯又多……”耳边,经常会响起聪颖机敏、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蔚

母亲节

诗歌

文化

分类: 何蔚的诗

《改名》

我想给自己取一个畜生的小名

母亲,你不会同意的

那就还是改成一个人的大名吧

头戴青草,胸口涂满大海的颜色

站在平原上一动不动

 

母亲,我想把你喊过的乳名藏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蔚

武汉

鸟语

文化

分类: 何蔚散文

 

在武汉,最先听到鸟儿唱歌的地方,应该是东湖岸边,应该是落雁岛,梅园,磨山或东湖绿道。那近乎缥缈的云水间、丛林中,肯定容得下密集的翅膀持久地盘旋,容得下通俗、摇滚、美声、气声和童声,容得下清唱、伴唱、独唱与合唱。

近几年,武汉人常把“武汉每天不一样”挂在嘴边,但最有资格传播这话的,应该是散落在城市四周的鸟儿。它们有无数个巡视组,成天在空中盘桓,从龟山到蛇山,从珞珈山到吴家山;从长江到汉江,从府河到金水河;从南湖到北湖,从梁子湖到金银湖,随时可以敏锐地捕捉到这座被大江、大河、大湖串连起来的城市表情,在每个时段发生的微妙变化。况且“武汉每天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时评

何蔚

分类: 何蔚评说

 

一只黑白喜鹊翻过一个冬天,抖了抖翅膀,就变成了一只彩色的孔雀——现在,它要和春天一起开屏了。

时间是伟大的魔术师,可以改变大地的颜色,而《东西湖》这一方16开的土地,时间要改变她的颜色,让她变绿、变蓝、变红或变紫,自然是易如反掌。

我说的时间,不是指眼前跳动的分分秒秒,而是指我们内心不断成长和壮大的希望。希望带着我们飞,斗转星移,长河奔涌,那些随风飘逝的云朵到了天边,也会来一次华丽的转身,正如你手中翻动的杂志,走完了黑白旅程,此刻正要踏上彩色归途。

从这一刻起,《东西湖》开始缤纷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1:09)
标签:

何蔚

诗歌

乡愁

文化

分类: 何蔚的诗

养母

我是在说我的第二故乡。我是说

在她前面还有第一

那个排在头条位置的,高高在上的老祖宗

暗地里一定睁着眼睛

 

不敢胡言乱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16:03)
标签:

何蔚

诗歌

文化

时评

分类: 何蔚的诗

植物人

若干年后,又过了若干年

我像初生婴儿一样醒来

那一天,我睁开惺忪的睡眼

看着你的影子和另一个时代一起

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砸在我的脸上

我伸出手,但摸不到一丝疼痛

我已经是植物人了,头上萌出了新叶

脚底生出了根。除了不能开花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14:41)
标签:

何蔚

诗歌

文化

时评

分类: 何蔚的诗

▎栾树 

栾树举着花苞,请注意

它们要说秋天的事了

 

汉口的秋天,有些是我见过的

有些我从来不曾见过。那好吧

就捡我从来不曾见过的说

我听着

 

这一棵树,一排树,这一路的栾树

它们说出来的秋天如此陌生

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处点苍山

 

不用怀疑,山肯定是有生命的。既然山有生命,那它就一定会有真性情,那它就不会永远都是卧着的。它一定还会坐着,站着,蹲着,甚至还会行走和奔跑。既然山有生命,那它就一定会知道,在什么季节穿什么衣服,戴什么花朵,化什么妆。

我说的是一座母性的山,名叫苍山。此时,她正在水边照镜子。不管你信不信,那水都会被叫做洱海,虽然只是一面半圆形的镜子,却足以容下一望无际的天。

这一次,我不是专程来许愿的。我是专程来寻找自己丢失已久的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期,呈现的是满满的“东西湖元素”。

从《爱爱娘》到《金银湖的前世今生》,从《慈惠有梦》到《奇袭巨龙岗》,从《凡人的春天》到《东西湖的文脉疏影》,再到《东西湖往事》,真可谓是湖风劲吹,水韵婉转。

这一期,没有安排“外援”登场,是一次本土作者的“全覆盖”。也就是说,这一期,我们刻意谢绝了外地名家来稿,搁置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神话,按上级主管领导的要求,首次尝试“东西湖人写,东西湖人读”的本土化办刊模式。我们只想试一试,看看本土的石头扔在本土的水中,究竟能溅起什么样的浪花。不是说东西湖里有的东西吗?有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