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三畏
何三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6,928
  • 关注人气:26,6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3-12 23:06)
标签:

革命

文化


胡耀邦的妻子李昭2017年3月11日去世。作为现在被称为共产党人也讲良心的胡耀邦的遗孀,李昭立即在网络上得享哀荣。李昭生于1921年,以96岁高龄谢世,大约是最后的革命老太了。李昭的丈夫胡耀邦生于1915年,和胡耀邦只差6岁。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这属于少见的例外。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般与下一代结成革命夫妻。这固然也因为胡耀邦本身是革命队伍中的小将,李昭1939年到延安时只有18岁,1941年和胡耀邦结婚时20岁,胡耀邦26岁,属于同一代人之间的婚姻。

江青在当革命家属的时候,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旗手,她主持创作的革命样板戏里的女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没丈夫,如有,则是假扮的革命夫妻。这差不多是一道革命谶语。因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有娶少妻的革命传统,他们一般活不过他们的妻子,最后,到武装革命成功,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他们的妻子纷纷成为革命遗孀。

革命的过程也是淘汰妻子和情人的过程。延安时期相对无战事,是集中淘汰的时期。这一轮淘汰下来,形成了跨代际的、深具革命性的婚姻。谢觉哉生于1884年,夫人王定国生于1913年,相差29岁。林伯渠生于1886年,朱明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中国人盼望英明君主和贤良宰相的愿望在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人身上实现了。但周恩来一生处于功高震主的巨大风险和无比荣耀之中】

1976年成为中国进入新时期的拐点的真正的迹象,并不是下半年的99日毛泽东去世,而是第一个月就出现了。18日,即四十一年前的今天,周恩来去世。周恩来的去世为后来发生的决定中国命运的事件定下了基调。周恩来去让筋疲力尽的中国人产生了大厦将倾的危机和悲情。“十里长街送总理”的呼天抢地的恸哭场面,在正常人的情感中,应该只有地球被外星撞击了最后时刻才有的惊恐和悲痛。这必定是永远的绝唱。

让我们回到197645日的天安门广场。这一年成为新时期的前夜和历史的拐点,主要因为四件事情,一是周恩来去世,二是四五件事,三是毛泽东去世,四是毛泽东遗下的政权在顶端翻盘。前两件均属于周,它们和第三件一起,构成第四件——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22:31)
标签:

文化

分类: 时文

想想潘金莲,她只是礼教的牺牲品,她讨好过权贵吗?她除了自己的身体,占有过公共资源吗?她杀人了,但杀人是为蒙骗公众吗?而你还用她的名声来做喙头呢。我觉得潘金莲看了你的电影都想上访

我在看了两篇人文角度的批评之后去看《我不是潘金莲》的。一看就想起赵本山,是一个拉长了的,装得更严肃的赵氏小品。它能带给你的,就是这点感觉。王朔不玩了冯小刚继续玩。如果只玩点“天下无贼”之类,跟主流意识形态稍稍隔着一点,虽然不叫正面践行“延讲”精神,但也丰富了群众的“文艺生活”。现在,在上访与维稳成为官民关系紧张的表征,主流话语讳莫如深的大气候下,他要去坐实这种矛盾就是脑袋有问题的人无事找事,实在是“学得文武艺”之后的知得其所。

李雪莲确实不是潘金莲。潘金莲是可以理解的。李雪莲是不可理喻的。李雪莲已经“假离婚”,她上访的诉求是要再结婚,然后再离婚。小刚先生一向以为,观众就这么点智力,观众一定会跟着他掰着手指头数这个女人在这里露了几次蠢相。像小刚这样聪明到一揽众山小,把天下人都当傻瓜的地步,一定也很孤独。看他那孤傲的样子,作为观众,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怎么他那么聪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1-22 07:18)
标签:

历史

地理

革命

一个川籍革命家和一个湘籍革命家握手

我的朋友砍柴兄在《读<杨尚昆回忆录>》中说,川人是中国“最有人情味和烟火气的”。他把革命队伍高层中的湘人和川人作比较后说,在“亲不亲,路线分”,在需要“坚定的革命立场”,“仁义”被视为“软弱”和“立场不稳”的长期的党内外斗争环境中,川人仍“显出其仁厚、通达、温情、不怎么认死理的一面。即使与人斗争,也讲究‘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民国时四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庄奴

邓丽君


笔者文革期间开始收听敌台的时候,就爱上了靡靡之音,爱上了邓丽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邓小平手稿)

各省区党委并报中央:

  根据最近一个时期四川几个地区清匪反霸、减租退押运动和土改实验情形来看,由于恶霸匪首分子大批遭到镇压,由于群众在斗争中进一步受到教育,并开始得到大批的经济利益,农村斗争确已进到更加普遍深入的阶段。一方面,农民群众的积极性、斗争性更大的提高,群众卷入斗争的范围更广大,给予地主恶霸政治经济上的打击更重;另一方面,地主恶霸势力的反抗挣扎亦来得更厉害。我们的方针无疑是继续放手深入发动群众,打垮地主阶级的一切反抗挣扎的企图,保证清匪反霸减租退押运动和土地改革的完全胜利。但是为了更有效地打击地主阶级并适当地解决贫雇农问题,在斗争策略上更好地分化敌人和孤立敌人仍然是完全必要的。因此在运动逐步深入中,必须对下列问题引起注意,才能使运动始终纳入正轨,避免运动在后期可能产生的一些偏差。

  第一,凡属经过退押的地方,大都着重于在惩治不法地主上做文章,藉以进一步地削弱大地主和一部分中等地主,适当满足贫雇农,这是完全正确的。但在这个问题上,同退押一样会广泛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DM1MTc3MQ==&mid=2650223958&idx=1&sn=3e20c67a73447908d1d330a5b6c48f5b&scene=1&srcid=08089Je7N2CpL7cZddB1w3At&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微信中联邀请展,这个比较新鲜,上面是它的网页链接。点得开吗?

这么艺术策展消息中,也能读到这么官方的文字——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民族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文化大革命在理论上实践上完全错误的, 它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据说这是今年517日人民日报评论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DM1MTc3MQ==&mid=2650223958&idx=1&sn=3e20c67a73447908d1d330a5b6c48f5b&scene=1&srcid=08089Je7N2CpL7cZddB1w3At&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微信中联邀请展”,这个消息比较新鲜,上面是它的网页链接,点得开吗?

就在这样的艺术策展消息中,也能读到这么“官方”的文字,这个艺术用它来做保护伞——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民族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文化大革命’在理论上实践上完全错误的, 它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据说这是今年5月17日人民日报评论员的文章。

我记得在5月中旬看到过这段官方言论,因为有人兴奋地转到微信上,认为这代表了官方在否定文革。

但我这段话却让我感觉奇怪。

一,文革是在七十年代末被官方文件“彻底否定”过的。否定过的东西再否定,否定之否定,就说明还没有走出它的语境。而且,我觉得这段话本身有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我死(第一篇)

朱铁志

都说人生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而我以为,那是就整个人类历史而言的。对个体生命来说,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不论你荣华富贵,还是贫困潦倒,生命的起点和终点不过咫尺之间。有道是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又有人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生命的长短不过是一道简单的相对论命题。如此说来,需要那么在意长寿与否么?需要在生命的自然延伸中那么在意世俗的评价么?

如果我不得不死于癌症,我请求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不必为我作无望的救治。因为我知道,有些癌症之所以叫做绝症,是因为现代医学暂时还拿它束手无策。所谓人道主义的救治,本意在延续人的肉体生命,其实无意于延长人的双重痛苦。我知道我虽然叫“铁志”,但其实意志很薄弱,很可能经不起癌症的折磨,我不想辛苦挣扎一生,到头来再丧失做人的起码尊严,缠绵病榻,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也不想家人为我的生不能、死不得而悲伤难过;更不想单位为一个已经完全不能生存的人发工资、报药费,增加额外的负担。我甚至还有一种或许自私的想法,就是不想以肉体的痛苦成全子女的孝道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央政治局会议文件[1984]2号

陈云同志:

  我们曾是“文革”初期“老红卫兵”的成员,现在想向您反映在整党中应当如何正确对待“老红卫兵”的一些想法。

  所谓“老红卫兵”,是指一九六六年夏季一些出身于干部、工农家庭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受当时“左”的路线影响而自发组织起来参加“文化大革命”,又于同年十月中央工作会议提出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之后,陆续退出运动,在“文革”的中、后期一直受压抑的红卫兵。

在当前整党中,有人散布一种舆论,说什么“老红卫兵”也是“造反派”;

有的地方和单位竟把“老红卫兵”在“破四旧”中发生的问题当作“三种人”问题来清查;还有的人仅仅因为担任过“老红卫兵”组织的负责职务或参加过“西纠”、“联动”这类在“老红卫兵”中名声比较大的组织,就被视为“文革” 中有严重问题,而影响到对他们的使用和提拔。

  凡此种种,我们觉得同中央有关文件、中央领导同志有关指示的精神都是相违反的,需要澄清和纠正。否则将不利于整党,不利于清理“三种人”和建立第三梯队的工作。

“老红卫兵”作为一种政治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