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背包客小鹏
背包客小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99,008
  • 关注人气:299,6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小鹏作品
我的第五本书:只要不忘了回家的路



我的第四本书:我们为什么旅行


我的第三本书:背包十年
 
《背包十年》图文珍藏版
 
《背包十年》台湾版
 
《背包十年》香港版

 

我的第二本书:莲花之上
 
我的第一本书:我把欧洲塞进背包
新浪微博
2013年

5月-7月:智利(圣地亚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科尔多瓦—马尔普拉塔—布兰卡港—圣马丁洛斯安第斯—巴里洛切)—智利(巴拉斯港—圣地亚哥—瓦尔帕莱索—桑塔克鲁兹—巴拉斯港—齐洛艾岛—北部沙漠—克拉马—阿里卡)—秘鲁(塔克纳—库斯科—马丘比丘-普诺-titicaca湖-阿雷基帕-其瓦伊-科尔卡峡谷-纳斯卡-伊卡-利马-普尔卡帕-依基托斯)-古巴(哈瓦那-比尼亚莱斯-圣克拉拉-巴拉德罗)

4月:中国(澳门)

3月:中国(丽江)

3月:泰国(清迈)

2月:日本(长崎-波左见-平户)

1月:泰国(清迈-曼谷)-老挝(四千美岛)-泰国(清迈)

2012年

11-12月:中国(杭州-上海=南京-成都-重庆-西安-广州-深圳-珠海-武汉-青岛-厦门-南昌-赣州-宁波-上海-长沙-长春-沈阳)

10月:中国(香格里拉-丽江-昆明-澳门-香港)

9月:以色列(特拉维夫-雅法-耶路撒冷-死海)

8月:中国(拉萨)

5月:中国(四川马边)

4月:中国(大理-丽江)-美国(夏威夷-洛杉矶-拉斯维加斯-旧金山-休斯顿-纽约)

3月:美国(阿拉斯加Fairbanks,Anchorage)

2月:菲律宾(马尼拉)-印度尼西亚(巴厘岛)-新加坡马来西亚(吉隆坡,槟城,马六甲)

2011年

12月:中国(三亚-神州半岛)

11月:中国(丽江-大理)

10月:中国(喀什-塔什库尔干县-红旗拉普)

9月:中国(哈尔滨)

9月:法国(卢瓦尔河谷地区)-西班牙(大加纳利群岛)

8月:中国(丽江)

7月:中国(长白山)

6月:日本(大阪—神户—京都—东京)

6月:中国(香港)

5月:新西兰(奥克兰)

5月:中国(广州—天目湖—南京—南通)

4月:中国(杭州)

2-3月:中国(重庆—丽江—昆明—香港)-马尔代夫(新月岛)

1月:菲律宾马尼拉)

2010年

11月:澳大利亚(墨尔本—塔斯马尼亚)

10月:加拿大(布鲁斯小路—枫叶大道—蒙特利尔—魁北克城)—突尼斯(蓝白小镇—撒哈拉)

8月:土耳其(博得鲁姆—棉花堡—塞尔柱—鸟岛库夏达斯—伊兹密尔—贝尔加马—伊斯坦布尔)

7月:中国(丽江,束河,拉市海)

6月:中国(峨眉山,成都)

4-6月:荷兰(阿姆斯特丹—沃伦丹—阿克马—丽门—荷恩——格罗宁根—羊角村—梵高森林公园—库肯霍夫—海牙)—法国(巴黎—圣米歇尔山—戛纳)—西班牙(巴塞罗那—里奥哈酒庄—马德里—托雷多—堂吉诃德之路—马拉加—格兰纳达—塞维利亚—科多巴)

1月:南非(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非洲之傲,德班,开普敦)—香港

1月:中国(武夷山)

2009年

12月:泰国(曼谷)-柬埔寨(吴哥,金边)-泰国(曼谷,普吉)

9月:爱尔兰都柏林,考夫镇,齐拉尼,莫赫悬崖,金赛尔,本拉提阿黛儿村,比尔城堡)

9月:阿联酋迪拜

6-8月:法国(莫奈花园,勒芒,拉瓦拉,蒙彼利埃,卡尔卡松,乐考比利,东比利牛斯,孔弗朗自由城,高利乌尔,提捏,安纳西霞穆尼,里昂,尼斯,戛纳)—摩纳哥蒙特卡洛)—意大利(比萨,佛罗伦萨,圣吉米亚诺,锡耶纳,威尼斯)—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奥地利萨尔斯堡)—捷克克鲁姆洛夫布拉格昆塔霍拉)—匈牙利布达佩斯,山丹丹)—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波兰(克拉霍夫,奥斯维辛,华沙)—立陶宛(维尔纽斯)—拉脱维亚(里加)—爱沙尼亚塔林)—芬兰赫尔辛基拉普兰)—俄罗斯圣彼得堡,莫斯科,克拉诺斯亚斯克,贝加尔湖,乌兰乌德,赤塔,后贝加尔)—中国(满洲里)
4月中国(洛阳)
3月:美国纽约,费城)

2008年

12月:大溪地塔西提茉莉亚岛Bora Bora岛
12月:突尼斯(突尼斯城,哈马马特,苏斯,杰尔巴岛,艾尔杰姆,凯鲁万,杜兹托泽尔,西迪布塞)
10月:法国戛纳
9月:加拿大尼亚加拉,多伦多,金斯顿渥太华,卡尔加里,断背山班夫落基山露易丝湖梦莲湖冰原大道阿萨巴斯卡河加斯帕,埃德蒙顿)
5-7月:中国(成都)—老挝(琅勃拉邦,廊多,孟威村)—泰国(清莱,清迈,曼谷)—中国澳门
1月:突尼斯(突尼斯城,蓝白小镇,苏斯,多加,艾尔杰姆,凯鲁万伯伯尔人,马特马塔,杜斯,托泽尔,红蜥蜴)

2007年

12月:中国(凤凰,湘西,张家界)
11月:菲律宾薄荷岛,色雾岛,忘忧岛,马尼拉)
11月:塞班(天宁岛,塞班,军舰岛)
6月:法国(巴黎,阿维尼翁,雷堡,阿尔勒,圣雷米,埃克斯,戛纳,尼斯,昂提布,圣保罗德旺斯)—摩纳哥(蒙特卡洛)
1-2月:印度(新德里,斋普尔,普什卡,焦达普尔,詹斯米尔,比卡涅尔,阿格拉,克拉久霍,瓦格纳西,加尔各答,阿旃陀埃洛拉孟买,果阿,韩皮,邦加洛尔,迈索尔,金奈,庞迪切瑞,马杜莱,库米里,柯钦,椰林水乡,肯亚库马里)—斯里兰卡科伦坡热带植物园康提小象幼稚园,Yala森林公园,蓝宝石城)—马尔代夫天堂岛

2006年

6-7月:中国(敦煌,拉萨,山南,加查,拉姆拉错,纳木错,扎什伦布寺,珠峰,樟木)—尼泊尔(加德满都,巴德冈,博卡拉)—中国香港
2月:泰国曼谷,芭堤雅)

2005年

10月:越南(河内,会安,芽庄,西贡)
6月:德国(纽伦堡)
3月:中国(南阳)
1月:法国(戛纳)

2003年

11-12月:中国(丽江—长沙—上海)
8-9月:荷兰(阿姆斯特丹,马斯特例赫特)—比利时(布鲁塞尔,布鲁日)—法国(巴黎,尼斯,戛纳)—摩纳哥(蒙特卡洛)
6-7月:丹麦(哥本哈根,奥德赛)—德国(汉堡,柏林,慕尼黑,新天鹅堡)—奥地利(萨尔斯堡,维也纳)—意大利(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庞贝,维苏威,那不勒斯)—梵蒂冈希腊(雅典,圣托里尼)—意大利(布林迪西,佛罗伦萨,比萨)—摩纳哥(蒙特卡洛)—法国(尼斯,戛纳,马赛,里昂)—瑞士(因特拉肯,洛桑,伯尔尼)—德国(黑森林,杜伊斯堡)

5月:荷兰(库肯霍夫,海牙,鹿特丹)
1-2月: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罗那)—安道尔意大利(米兰)—瑞士(日内瓦)—比利时(布鲁塞尔)—卢森堡

2002年

12-1月:英国(伦敦,剑桥,伯明翰,爱丁堡)
9月:荷兰(格罗宁根)—德国(杜伊斯堡,杜塞尔多夫,科隆)

6月:中国(广州,深圳)

2001年

9月:中国(太原,五台山)
6月:中国(桂林,阳朔,龙脊梯田,武汉)

孟威村的雨季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既然是Bigger than bigger,那首先就一定要大。背包十年青年公园坐落于云南丽江的束河古镇,坐拥三个院子,各个造型、功能截然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见过无数种云

依旧会被这里的每一朵惊艳

你走过无数条路

可这里的每一步都让人流连

……


2017年6月中旬,由省呗app和背包十年青年公园共同策划的云南自驾8日行从丽江古镇出发,经大理、腾冲,抵达中缅边境的瑞丽、芒市,这样的行程,旅行团可能只要三四天,可我们却把行程扩展到八天,就是想慢下来,让那些从城里逃离的旅行者忘记生活原本的快节奏,呼吸,放松,闭上眼睛再睁开,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变了模样。

这次旅行,我们从全国各地的参与者中,随机抽取了六个体验者名额(其中有一位因时间关系无法参与),当他们得知即将来云南旅行的时候,每个人都十分激动,有的人还一再跟工作人员确认,以为做了一场梦。

虽然大家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的性格都很鲜明,但可能同样喜欢旅行的缘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转天上午坐船离开了东德岛。还是之前那条路,只不过方向相反,先到巴色,再从边境口岸进入泰国。

老挝的边检站就像个菜市场,往来人等络绎不绝,闹哄哄的让人心浮气躁。年轻的背包客们议论着泰国的种种好处,聊到那些声色之地,就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避讳一国门户的严肃性。

我把护照递进窗口,边检员翻了翻,然后问我:“你的泰国签证呢?”

我赶忙回答:“落地签。”之前的泰国签证单次有效,再去还得办新的。

显然我的回答不能让边检员满意,他拿着我的护照前后翻着,又找来另一位官员交头接耳了几句,我看到两个人都在摇头,不知出了什么事。

不过他还是在我的护照上盖了一枚红色印章。可以出境了,原来是虚惊一场。可我仍不放心,就问同行的两个澳洲背包客:“请问你们有泰国签证吗?”他们用摇头代替了回答。我心想:“对嘛,大家都没签证啊,真是莫名其妙。”

从老挝的出境大厅到泰国的入境大厅,中间还要走一段路。路边都是摆地摊的本地人,卖些水果和袋装零食。我一摸口袋,还剩下15000基普,买了两根烤玉米几个苹果,就把钱花得一干二净,反正也用不着了。

泰国边检站的硬件设施明显提升了几个档次,不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有些人的出场看起来低调,但也因为过分低调,反倒吸引来更多的目光。意大利人阿莱克斯就是这样,他是光着脚从渡船走上孟威村的码头的,直到他离开,我都没见他穿过鞋,他说这样可以吸收大地的能量。他没有背着旅行者那种几十升的大背包,而是斜跨着一个白布袋子。身穿一席白色亚麻衫,被风一吹,鼓鼓荡荡,既像古代的侠客,又像巴黎时装周的走秀模特。他的长相也有模特的棱角感,深眼窝,薄嘴唇,嘴唇四周青须须的,下巴中间浅浅一道沟,中国人叫美人沟,林青霞的就特别明显,西方人叫欧米伽型下巴(W型),反正拥有这种下巴的几乎都是俊男美女。棕灰色的头发堆在头顶,盘起来像头上顶着个宝塔,散开又像鸟巢一样乱哄哄,也深具职业模特的可塑性。

和阿莱克斯第一次碰面时他就说我身上有一种good energy,他又说:“我看人不用眼睛,眼睛里的世界不一定真实,我是用心去看,”说着用手掌轻拍自己的心窝,“我相信这里的感觉。”在2008年,正能量这个词还没开始在国内流行,所以我就在心里把good energy直译成好能量,不管是“正”还是“好”,总之都是good,心想这老外还挺有眼光——这可能也是人被恭维时的普遍心理。

阿莱克斯在意大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大多数旅行者只在孟威村住两三天,对他们来说,很难察觉出雨季给村庄带来的变化。而我已经住了半个月,也就有了点发言权。

变化最大的,非村落与南乌江主航道之间的那座孤岛莫属。刚来时岛屿看起来还很大,虽然没有精确测量,但从我的房间望过去,那岛特别显眼,上面有树,树下有草,枝繁叶茂,视线扫过时总要在岛上停一停。可半个月后再看,已经缩水到可以视而不见的地步了,树也矮了,草也少了,其实树一公分都没矮,草也一颗都没死掉,只是作为参照物的水平面一直在升高,这样一天天涨下去,早晚有一天那岛会完全消失。

雨势也在一天天增大。每一天都像跟前一天较劲,都要赢。最初每天只下一两场,要么白天下,要么晚上下,后来简直不分早晚,想下就下,而且雨量愈发充沛。大雨落在村子里,有的直接注入蓄水池,留着旱季时使用;有的从人字形屋顶垂下来,挂成雨帘。落在主路上的大雨淌进排水沟,再横冲直撞地滚进南乌江。有时沟里容不下那么多雨水,又满溢而出,还卷出一些垃圾,这让雨后的路面总显得脏一些。

充沛雨水加高温环境又成了蚊子繁殖的温床。有这样一种说法,吸血的都是母蚊子,吸血的目的是为了汲取养分排卵,雨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孟威村的房子大多建在主路两边,一共百十来户人家,分成三个组。无论小组内部还是组与组之间都沾亲带故。这很像一片原始森林,表面看每棵树都独立生长,可泥土之下盘根错节,血脉早就连在了一起。

从重返孟威那天开始,我就盼望着出现一次全村出动的大场面,我想唯有婚礼或者葬礼才会有这样的景观。婚丧嫁娶永远是一个地方民风民俗最集中的展现,参与其中,就如同走进了一座民俗博物馆,还是活的。我曾在印度的普什卡邂逅了一场婚礼,在婚礼祭司的主持下,新郎被折腾到后半夜都还没见到新娘;也在印度的瓦拉纳西围观过一次葬礼,亲属坐在茶楼里观望尸体被焚烧的过程,他们喝着茶,聊着天,面带微笑,看起来心情不错——在印度教徒心中,死亡并不代表生命终结,这只是去往下一世必须经历的过程,况且骨灰撒入恒河,已经获得此生圆满。

我在孟威村住了快一个月,并没有期待中的场面出现,不过小规模的聚会还是遇到过一两次,也不算一无所获。

那天早晨,我正在阿仔家看书,就听到一阵敲门声,随后走进来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男孩把一个信封交给阿仔,又咕哝了几句什么就离开了。我注意到男孩手里还捏着厚厚一沓信封等着去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香蕉客栈一共四间客房,每个房间里都住着一位独行的旅人。两个来自韩国,一个来自以色列,再加上我。

韩国女孩伊姬苏年轻又时尚,头发染成淡金色,穿着剪裁修身的韩版女装,看起来并不像是背包的,更像是来孟威村度假。她打算就在老挝深度游,从首尔直接飞到琅勃拉邦,还要去万象和四千美岛。

韩国大叔看上去五十上下,头发黑中透着灰与白。已经出门半年有余,之前一直待在印度和孟加拉,等签证快到期时再前往下一个国家。他还没想好下一站去哪儿,可能是越南,也可能是柬埔寨,反正不是中国,因为他没有签证。

以色列男孩加布里尔跟我年纪相仿,却比我高出一头,壮半个身位,头发和眼球都是灰褐色的,紧身背心包不住浑身的肌肉,第一次见到他时我马上想到大力水手。他的间隔年计划最让人眼花缭乱,先走东南亚大环线,随后去美国自驾东西海岸,再从纽约飞哥伦比亚,然后买辆二手摩托纵穿南美大陆。他说年底前会抵达阿根廷最南端的乌斯怀亚,再从那里坐船去南极。这计划光听听就能让耳朵怀孕。

一天傍晚,在村子里的发动机停止工作后,我们四个人凑成一桌,却没有打起麻将,而是就着几盏烛光、四瓶beerlao、两袋油炸花生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艾一家离开孟威村的这几天,一直由邻居阿姨帮忙照顾艾的奶奶。阿姨不到40岁,却满脸疲态和老态,眼角和眼神都耷拉着,说话也怯生生的,跟村子里那些大嗓门的妈妈们就像生活在平行的世界。

阿姨家一共五口人,上面一个婆婆,下面三个孩子。从大到小分别是10岁的娜,8岁的妮和6岁的瓦特(Wat,庙宇的意思)。丈夫几年前去世了,从村子里小道消息的发源地——开饭馆的妈妈金——那里听说是喝酒喝死的,“喝了太多的laolao,后来还嫌劲儿不够大,又往酒里泡蝎子和蛇,就把自己给毒死了。”——她说话有点损。家里没了男人,田荒了,船也锈了,之前的积蓄想必也不够开客栈餐馆,一家老小的生活就靠阿姨在村办小学教书的微薄收入维持着。

幼年丧父这件事倒是对几个孩子影响不大,都活蹦乱跳的,风一样刮来刮去。他们喜欢跟我玩,瓦特是最粘我的那个,无论发现了什么新玩意都会第一时间跑来跟我汇报。

一天他把一条虫子放到我门前的桌子上。那虫子通体碧绿,却光滑得一根毛都没有。全身分成三四节,每一节都缠着好看的黑色花纹。它的眼睛大得夸张,眼睛和脸的比例只有日系动漫作者才画得出来。我再仔细看,那眼睛其实是假的,就是线条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那天一早,我刚从客栈出门,就嗅到空气中鼓荡着一种让人兴奋的气息。跟邻居打招呼时,他们的嘴角都裂得比平常更开一点,路上遇到的人都面带喜色,连麻雀飞走后的枝条都颤得比往常更剧烈一些,想必那鸟也有预感,起飞时就有点急,双脚多用了点力。我疑心是不是有人出嫁了还是谁家又添了新丁?看到村民三三两两朝码头方向走去,我也随大流地跟上他们。

码头边有一片空地,草色稀疏,平时也看不到有人踩来踩去,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还没到码头,就看到那片空地已经变成了一个集市。摊位陆陆续续搭起,摊主先是支起防雨棚,在地上铺一层塑料布,再从麻袋、塑料袋、编织袋里掏出各色货品,一样样摆出来。

我朝码头望去,原本冷清的码头一下子车水马龙起来,停在岸边的渡船数量一下子扩充了十几倍,还不断有新到的船靠岸系缆。从船上走下来的人都扛着、拎着、顶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有俩人从我身边经过时竟然说着中国话,我马上朝他们说了一句“你好”,他俩先是一愣,随即就笑起来,问我从国内哪儿来的,来了多久。没聊几句就说得去占位置了。

集市上能看到一大半的村民,我见谁都点头微笑,他们看我的样子倒是有点拘谨的不自然,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虽然孟威村跟现代文明远隔千山万水,可经过连续几天的观察,我发现这里也有自己的生态系统。就像我以前并不了解蚂蚁的世界,在我眼中,它们总是弱小无助,不值一提的,佛家也把走路不伤蝼蚁命挂在嘴边,不过《动物世界》告诉我们,蚂蚁虽小,却各有分工,工蚁、兵蚁、蚁后都肩负不同使命,共同搭建起一个秩序井然的地下世界。

首先被我发现的是这里的商业生态。与江水平行的主路是各种交易的主要发生地。主路边有两个小卖部,一家旅行社(雨季时旅行者不多,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一家小药店(村民头疼脑热的小毛病都能在这儿解决,还卖驱蚊药,也有防治疟疾的奎宁药片),一台自助饮水机,灌满1.5升矿泉水要2000基普,600毫升的要1000基普,只有旅行者才会在这儿打水,毕竟比矿泉水便宜一半,可对当地人来说,这价格还是太贵了。

每天早晨能看到各家的孩子推着独轮车售卖后院出产的蔬菜水果,木瓜、香蕉、榴莲、菠萝蜜……家长让他们背好价钱,少一分都不卖。从没见过卖鱼的,开始时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作为渔村,打鱼卖鱼简直天经地义,很快就明白了背后的逻辑:既然家家都有渔船、渔网和男人,想吃鱼自己去捕就好,何必花钱去买。可能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从码头上岸时,跟妈妈红同时看到了彼此。她整个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眼睛整得大而圆,嘴巴也打开着,吞咽了半天空气也没蹦出一个字,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这瞬间转换的表情传达出三种含义。

首先是不相信。孟威村仅是旅行者环游东南亚时的一站,还是可有可无的一站,本来就来者缪缪,像我这样去而复返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大多数人走了就是走了,永远地走了,压根没指望通过电邮、电话这些现代手段跟这个遥远村庄发生一些后续的联系,即使当时有再多交集,也会一段一段地在记忆中变得模糊,如同十年后再看信笺上的字迹。没蹦出一个字也是因为妈妈红们平常根本遇不到类似的重逢场面,她看到我时自然说不出欢迎回来这样的客套话,welcome back哪儿有hot water、cheap和river view实用呢?用不到也就没了学习的必要。于是妈妈红就用大笑代替了欢迎,我也朝她笑起来。有时不用说一个字,几个表情就能让人的内心想法一览无余。

既然活捉到我,她觉得没有重新物色新房客的必要了,一背身就朝她家的方向走去。

我赶忙快步走到她跟前说:“这次我想换一家。”

她也是聪明人,马上用一个单词反问:“香蕉?”看来我送吉他给艾这件事已经在村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