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篱笆乱搞
篱笆乱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3-07 00:54)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笆旧诗

众神狂欢

 

许多平凡的男人
相对坐在长沙发上
驾着二郎腿
脱掉了一只鞋
一手搂着
各自的姑娘
另只一手伸进
她们的衣襟或者裤叉
两个男人的目光偶尔相遇
他们就宽容地一笑
灯光很暗
秩序很好
脚臭味很浓
姑娘的笑声很浪
身处这家大众舞厅
我真的有些感动
望着这些世俗的场景
我甚至感到了一种
众神狂欢的气氛


海鳗


去年除夕
我抱着一箱
单位发的海鳗
上了前往余姚的火车
空调一开
冰块就化了
水从纸箱里流了出来
我只好抱着它们
来到了车厢的连接处
然后我就看见了
五六条细细的尾巴
从纸箱的缺口处
溜了出来
在除夕夜的空调列车上
它们居然
苏醒了


女明星的四天

 

第一天
女明星长了胡子
第二天
女明星多了两只乳房
第三天
女明星的下身
被烟蒂烫了个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7 0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笆旧诗
 


器官


小时候
大人把温度计
塞进我们的肛门
大一点了
他们把温度计
放在我们的腋下
而现在
我们把温度计
含在嘴中
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们身上的某些器官
变得越来越隐秘
甚至有时候
一不小心
你还有可能忘记了
它们原来的功能
和模样

 

狱中真情


王东和三鸟
我的一对同志朋友
去年在一个酒吧被警方抓获
后来被关到了劳教所
一个在一车间烫衣服
一个在三车间扮塑料压机
根本没有
相见的机会
不过每星期三晚上
轮到一个叫赵军的警察值班
他们就能
见上一面
赵军会把他们带到值班室
让他们互打巴掌
供他取乐
王东和三鸟
很珍惜这个机会
所以每次他们面对面坐着
目光温柔地相互凝视
可是下手的时候
却决不留情

 

推着自行车找生意

 

她们年龄偏大
姿色平平
一般只有
老头光顾
她们推着旧自行车
在滨江路找生意
谈好价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7 0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笆新诗
 

请原谅


请原谅
我和很多人
发生了关系
我成为了别人的朋友、同事或者亲戚
我成为了一个女人的丈夫
也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爹
我学会了一种手艺
并以此挣钱
我被别人命名
也偶尔命名别人
我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公民
并为它作贡献
这些虽然
并没什么多大意思
但遗憾的是
我已经忘记了
如何一个人生活

 

2005/03/21

 

伪遗书

 

吾家有良田百顷
房舍百廿间
家丁百余
大儿充军官至副帅往台
二儿经商香港
小儿弃田逃之美利坚
因战乱黄金元宝菩佛等不便携带
藏于祖房正栋东侧墙
这些文字写在发黄的宣纸上
在我的家乡樟村
几乎所有的杂货店里都有出售
价格是每张五十元
一些自认演技和口才还可以的年轻人
怀揣着它们和一些道具
行走天涯

 

2006/04/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7 0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笆新诗
 

生理解剖课之一

 

我的刀功
不是很好
所以我感到非常内疚
虽然他
并不知道疼痛
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他可以容忍自己被一群人学习参观
可以容忍内脏在一边的玻璃瓶里单独陈列
但谁愿意自己的尸体
被弄得惨不忍睹呢
更内疚的是
我从来没有想过
成为一个医生
这与他捐献遗体的初衷明显不符
我仔细盯着他
看了好久
希望他露出宽容的目光
可惜他的眼睛
一直闭着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二


刘教授说同学们啊
这次你们下手
可要仔细点
这具标本生前
很多器官都已发生病变
实属难得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三


我是一个
感情丰富的人
所以在实验报告里
我从来都不会
把人体标本
写成“它”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4 17:30)
分类: 篱笆乱搞
         一直想写下这个故事,可一直不忍写。今天写下这篇文章,也算是对阿江,我的一个遭遇意外的堂弟的纪念吧。他去世已经有快一年了,说实话,我会经常不由自主地想到他。
        阿江是我四叔的儿子。先来说说我四叔和四婶吧。
        我四叔人很瘦,个子又不高,但很喜欢讲话,讲起话来常常滔滔不绝,我爷爷、奶奶、父亲都喜欢叫他“四猴子”。四叔人很聪明,自然不可能安心种田,但他也是属于眼高手低的那种,吃不了苦,干任何事情都没有长性,所以一直没有发财致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这家工厂干一段,然后再捣鼓一些买卖,稍有点钱,就去打麻将了。村里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一个个有了自己的小厂,或者有了致富的门道,只有他,一直没积下什么钱来。
        不过他娶了个好老婆。我四婶是邻村的民办教师,戴一副黑边眼镜,当时农村里戴眼镜的妇女是很少见的,加之其民办教师的身份,所以嫁到村里后,乡亲们给她冠上了“知识分子”的头衔,对她也很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2 15:29)
分类: 篱笆有关

感觉一种

                   □ 叶想

  其实喜欢很多人的诗歌,比如弥赛亚,右眼,临渊羡鱼等等,都有很美或很震撼的感觉,但是很少把这样的感觉形诸笔墨,因为总觉得自己的文字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灵,而且对评论之道实在是水平有限。不过,对于江南篱笆却怎么也想写一点。
  江南篱笆这个名字和那首叫作《吴越故事》的诗歌一起被我认识的,因为我现在正在绍兴,看这个故事总是有更真切的体会,这使我和他的距离一下就近了,更近的是我发现他对于诗歌的理解应该是和我相差无几的,从他的文字中我能够感觉到:

  苎萝山下的家
  是再也回不去了
  采菱船腐朽了
  浣纱溪断流了
  青春在吴越之争中
  飘走了

  这是吴越故事的第一段,我看了之后第一感觉就是如果我来写这个题材,也许我会写出同样的一段来。我喜欢那个“了”字,我也经常用这个字,它使文字安静驯服,使诗歌淡定下来,使悲伤也平和悠远,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从江南篱笆的诗句中体会到了。用平静的语气来讲述历史、传说,事件本身并不重要,但请深味作者那一刻握笔于纸上心中微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2 15:25)
分类: 篱笆看人

              裸体的语言

                   □ 小引

  2000年,我觉得最让我高兴和快乐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以江南篱笆为首的一群年轻的诗人。记得在年底上海的一次聚会上,我和江南篱笆初次见面。大家神交以久,电话里也交流多了多次,但是面对面的直接交流,仍让我感到非常的高兴。江南篱笆的人和他的诗歌一样,是那样的率真和直接,让人总是可以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热切。我在一次酒会之后,拉着江南篱笆谈论起诗歌,当时我趁着酒精的作用,对江南篱笆说:“你的诗歌语言,是他妈的裸体的。”江南篱笆憨厚地微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0 05:21)
分类: 篱笆乱搞
    我就读的中学也是我母亲曾经就读的中学。一个长方形的池塘把学校分成两半,一侧是教学楼,一侧是操场。母亲说,池塘的样子基本没变过,只是那时候河沿上没有浇水泥,水比现在也更深点。
    和我不同的是,母亲读初中时就寄宿在学校里了,一个寝室共有6个女生,来自各乡镇。
    说说她们的穿着吧。母亲一般穿的是棉布衣,是我外婆自己做的土布,制成后染色,再做成衣服。母亲穿的衣服一般是黑色和深蓝的,这两种颜色染上后不易褪色。那是个严肃的年代,黑色和深蓝是衣服颜色的主流,但爱美之心是挡不住的。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之下,外婆曾染过一匹红颜色的布,为母亲做过一身红衣服。母亲很欣喜地穿了一段时间,也的确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母亲的欣喜并没有维持多久。衣服洗过后,变成了大花脸。母亲回忆说,她那时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似乎有点扯远了。不过我要说的故事,就和衣服有关。
   母亲寝室里的其它几个同学,家境和母亲差不多,穿的也大抵如此,唯一特别的是一个叫君的,她有一件红色的毛衣,真正用羊毛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篱笆新诗

完整的一天


一般在第二天的凌晨
我才会结束头天的生活
所以我
很少拥有过
完整的一天

摩丝

1986年夏天
我第一次参与群架
在余姚宾馆门口
我们拿着自来水管,啤酒瓶和摩托车头盔
杀向一群同样脸色苍白的少年
说实话
大多数时候我是在虚张声势
只是在最后
有一个发型很帅的家伙落单了
我才上前
揪了几下他的头发
回家以后
我的双手
满是摩丝味


大城市与小县城的区别

在杭州
扎了辫子的男人
是没有多高回头率的
而走在1992年暑假余姚的街道上
我却自我感觉良好
因为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警察
也朝我投来了
惊讶的目光


红卫厂

我明明记得
在县城的东郊
曾有过一家名为红卫的工厂
每天傍晚
许多脸色红润的女工在工厂门口出现
她们穿着统一的工装
相互打闹着
走出一段路后
突然消失不见
而第二天早上
她们又会在工厂门口及时出现
多年以后我回到县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2 17:38)
分类: 篱笆乱搞
   有这么一个故事。
   A从小是个很乖的孩子,读书成绩也很好,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学习尖子,并且很听老师的话,从不捣乱。高中毕业后很顺利地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家乡的市政府当了一名公务员。
   工作后他还是一贯的脾气,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到了2005年他成了一个部门的小负责人。
   他的家庭也很美满,妻子是初中、高中的同学,毕业于本省的一所大学,在银行工作,2006年初又怀孕了。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个很令人羡慕的美好小家庭:有房有车;妻子贤惠体贴;丈夫正派实在,又是少年得志。
   当了部门的小负责人难免要出去应酬,也难免有一些老板会找上来,2006年5月,一件事情发生了。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老板请A晚上去唱歌,A认识了一个叫B的姑娘。A不怎么会唱歌,酒量也不行,猜色子那一套他也不会,那天晚上他就一直在和B聊天。他知道了B是湖北人,毕业于一所中专,没找到什么好工作,而家里又很穷,只得出来做这一行的职业。分手的时候,他们互相留了电话。
   后来他们就经常见面,几个月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