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篱笆乱搞
篱笆乱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1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3-07 0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篱笆新诗
 

生理解剖课之一

 

我的刀功
不是很好
所以我感到非常内疚
虽然他
并不知道疼痛
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他可以容忍自己被一群人学习参观
可以容忍内脏在一边的玻璃瓶里单独陈列
但谁愿意自己的尸体
被弄得惨不忍睹呢
更内疚的是
我从来没有想过
成为一个医生
这与他捐献遗体的初衷明显不符
我仔细盯着他
看了好久
希望他露出宽容的目光
可惜他的眼睛
一直闭着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二


刘教授说同学们啊
这次你们下手
可要仔细点
这具标本生前
很多器官都已发生病变
实属难得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三


我是一个
感情丰富的人
所以在实验报告里
我从来都不会
把人体标本
写成“它”

 

2007/10/22


生理解剖课之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4 17:30)
分类: 篱笆乱搞
         一直想写下这个故事,可一直不忍写。今天写下这篇文章,也算是对阿江,我的一个遭遇意外的堂弟的纪念吧。他去世已经有快一年了,说实话,我会经常不由自主地想到他。
        阿江是我四叔的儿子。先来说说我四叔和四婶吧。
        我四叔人很瘦,个子又不高,但很喜欢讲话,讲起话来常常滔滔不绝,我爷爷、奶奶、父亲都喜欢叫他“四猴子”。四叔人很聪明,自然不可能安心种田,但他也是属于眼高手低的那种,吃不了苦,干任何事情都没有长性,所以一直没有发财致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这家工厂干一段,然后再捣鼓一些买卖,稍有点钱,就去打麻将了。村里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一个个有了自己的小厂,或者有了致富的门道,只有他,一直没积下什么钱来。
        不过他娶了个好老婆。我四婶是邻村的民办教师,戴一副黑边眼镜,当时农村里戴眼镜的妇女是很少见的,加之其民办教师的身份,所以嫁到村里后,乡亲们给她冠上了“知识分子”的头衔,对她也很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2 15:29)
分类: 篱笆有关

感觉一种

                   □ 叶想

  其实喜欢很多人的诗歌,比如弥赛亚,右眼,临渊羡鱼等等,都有很美或很震撼的感觉,但是很少把这样的感觉形诸笔墨,因为总觉得自己的文字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灵,而且对评论之道实在是水平有限。不过,对于江南篱笆却怎么也想写一点。
  江南篱笆这个名字和那首叫作《吴越故事》的诗歌一起被我认识的,因为我现在正在绍兴,看这个故事总是有更真切的体会,这使我和他的距离一下就近了,更近的是我发现他对于诗歌的理解应该是和我相差无几的,从他的文字中我能够感觉到:

  苎萝山下的家
  是再也回不去了
  采菱船腐朽了
  浣纱溪断流了
  青春在吴越之争中
  飘走了

  这是吴越故事的第一段,我看了之后第一感觉就是如果我来写这个题材,也许我会写出同样的一段来。我喜欢那个“了”字,我也经常用这个字,它使文字安静驯服,使诗歌淡定下来,使悲伤也平和悠远,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从江南篱笆的诗句中体会到了。用平静的语气来讲述历史、传说,事件本身并不重要,但请深味作者那一刻握笔于纸上心中微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2 15:25)
分类: 篱笆看人

              裸体的语言

                   □ 小引

  2000年,我觉得最让我高兴和快乐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以江南篱笆为首的一群年轻的诗人。记得在年底上海的一次聚会上,我和江南篱笆初次见面。大家神交以久,电话里也交流多了多次,但是面对面的直接交流,仍让我感到非常的高兴。江南篱笆的人和他的诗歌一样,是那样的率真和直接,让人总是可以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热切。我在一次酒会之后,拉着江南篱笆谈论起诗歌,当时我趁着酒精的作用,对江南篱笆说:“你的诗歌语言,是他妈的裸体的。”江南篱笆憨厚地微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0 05:21)
分类: 篱笆乱搞
    我就读的中学也是我母亲曾经就读的中学。一个长方形的池塘把学校分成两半,一侧是教学楼,一侧是操场。母亲说,池塘的样子基本没变过,只是那时候河沿上没有浇水泥,水比现在也更深点。
    和我不同的是,母亲读初中时就寄宿在学校里了,一个寝室共有6个女生,来自各乡镇。
    说说她们的穿着吧。母亲一般穿的是棉布衣,是我外婆自己做的土布,制成后染色,再做成衣服。母亲穿的衣服一般是黑色和深蓝的,这两种颜色染上后不易褪色。那是个严肃的年代,黑色和深蓝是衣服颜色的主流,但爱美之心是挡不住的。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之下,外婆曾染过一匹红颜色的布,为母亲做过一身红衣服。母亲很欣喜地穿了一段时间,也的确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母亲的欣喜并没有维持多久。衣服洗过后,变成了大花脸。母亲回忆说,她那时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似乎有点扯远了。不过我要说的故事,就和衣服有关。
   母亲寝室里的其它几个同学,家境和母亲差不多,穿的也大抵如此,唯一特别的是一个叫君的,她有一件红色的毛衣,真正用羊毛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篱笆新诗

完整的一天


一般在第二天的凌晨
我才会结束头天的生活
所以我
很少拥有过
完整的一天

摩丝

1986年夏天
我第一次参与群架
在余姚宾馆门口
我们拿着自来水管,啤酒瓶和摩托车头盔
杀向一群同样脸色苍白的少年
说实话
大多数时候我是在虚张声势
只是在最后
有一个发型很帅的家伙落单了
我才上前
揪了几下他的头发
回家以后
我的双手
满是摩丝味


大城市与小县城的区别

在杭州
扎了辫子的男人
是没有多高回头率的
而走在1992年暑假余姚的街道上
我却自我感觉良好
因为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警察
也朝我投来了
惊讶的目光


红卫厂

我明明记得
在县城的东郊
曾有过一家名为红卫的工厂
每天傍晚
许多脸色红润的女工在工厂门口出现
她们穿着统一的工装
相互打闹着
走出一段路后
突然消失不见
而第二天早上
她们又会在工厂门口及时出现
多年以后我回到县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2 17:38)
分类: 篱笆乱搞
   有这么一个故事。
   A从小是个很乖的孩子,读书成绩也很好,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学习尖子,并且很听老师的话,从不捣乱。高中毕业后很顺利地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家乡的市政府当了一名公务员。
   工作后他还是一贯的脾气,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到了2005年他成了一个部门的小负责人。
   他的家庭也很美满,妻子是初中、高中的同学,毕业于本省的一所大学,在银行工作,2006年初又怀孕了。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个很令人羡慕的美好小家庭:有房有车;妻子贤惠体贴;丈夫正派实在,又是少年得志。
   当了部门的小负责人难免要出去应酬,也难免有一些老板会找上来,2006年5月,一件事情发生了。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老板请A晚上去唱歌,A认识了一个叫B的姑娘。A不怎么会唱歌,酒量也不行,猜色子那一套他也不会,那天晚上他就一直在和B聊天。他知道了B是湖北人,毕业于一所中专,没找到什么好工作,而家里又很穷,只得出来做这一行的职业。分手的时候,他们互相留了电话。
   后来他们就经常见面,几个月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6 18:12)
分类: 篱笆新诗
   这里想说的是一个发生在革命年代的爱情故事。能不能感动你们我不知道,至少它感动了我。清明快到了,又想起了这个故事,又想起了这个地方:余姚梁弄桃花岭。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恋人,男的叫成君宜,女的叫徐志远。在1942年春天以前,他们都生活在上海。成君宜1921年出生,家境贫寒,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小学毕业后他考入了上海斯威中学,在这里他和徐志远相识。当时上海的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成君宜和徐志远都充满着爱国激情,有着一样的理想和抱负,他们交往逐渐多起来。
    中学毕业后,成君宜考入了上海圣约翰大学,徐志远考入了上海医学院,这时候他们已经是一对恋人。考上大学不久,成君宜就入了党,成了一名地下党员。而他在执行送消息、贴标语等任务的时候,徐志远常为他提供掩护。当然,根据我的想象,在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的时候,他们也应该有自己的时间享受甜蜜的爱情,他们过的应该是一种危险却是幸福的生活,充满了激情。
    时间到了1942年春天,有一次成君宜执行任务中被叛徒出卖,随后他被地下党送去了浙江余姚梁弄的四明山革命根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2 09:10)
分类: 篱笆乱搞
      有一天,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突然传出,说余的父母亲都已经死了,并且都不是正常死亡。余的父母亲在某一年离了婚,但因为某一原因,他们还一直继续争吵,仇恨越来越深。有一天晚上,余的父亲敲碎天窗玻璃入室,将余的母亲杀死,事后他也被抓获,判处了死刑。
      当天,各种流言在学校里疯传着。下课的时候,不少高年级的学生经过我们的教室门口,对着余指指点点。我们都很自觉地和余保持了距离。只有余还蒙在鼓里。放学的时候,我想避开那个汽枪摊,但余的奶奶一把抓住了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课间络绎不绝看到摊上的学生让她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吞吞吐吐把事情说了,余的奶奶突然就朝学校跑去,她撞倒了汽枪摊,飞机、坦克都脱落了,但她根本顾不上看。余正好走到学校门口,她的奶奶一把把她拉到了怀里。回家后,我从父母亲那里证实了流言。当年,这件事情是县城里的头号新闻。
      有好几天余一直没来上课。等她重新出现时,她试图装着若无其事,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找过我,找过好多同学,说她奶奶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2 03:43)
分类: 篱笆乱搞
      我们常以年少无知为理由来原谅自己犯下的一些错误。但那些错误,现在想来有些是无法原谅的。我们无心犯下的一些错误,现在想想有些可以用残酷来形容。
     我们无意中伤害了一些人,这些伤痕将陪伴他们的一生,影响他们的一生,有时甚至是决定他们的一生。
     余是我小学的同学,她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皮肤白白,眼睛大大,脸蛋圆圆。因为这个原因,班上不少男同学都喜欢和她来往。余的性格比较开朗(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她的开朗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放学后常带我们去她家。她家离学校并不远,是几间平房,印象很深的是其中一间顶上有个天窗,装着玻璃,有阳光的时候房间里非常亮堂。并且一束阳光从天窗里直射下来,很漂亮。关于这个天窗,我下面还会提到。但是再次提到这个天窗的时候,你们将不会再有任何愉快的感觉。
     时间一长,我们从余那里得知她的父母亲都在外地,在这个小县城里她和她的奶奶相依为命。其实我们每天都能见到她奶奶好几面,她在学校门口摆了个汽枪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