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种树舍人
种树舍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3-17 15:33)
标签:

育儿

亲爱的女儿

         你好:

在你两岁半的时候,爸爸给你写了这第一封信。没有漂亮的纸笺,没有淡淡的墨香,但爸爸的心意和使用真实的纸笔时是一样的恬静和欢乐。

你出生时正值七月初夏,成都一年中最晴朗、通透的月份之一,但夜里时常下雨。那个独特的凌晨,外面也下着小雨,突然,一阵清脆嘹亮的啼哭声从产房里传了出来,爸爸悬惴不安的心立即安稳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圣感笼罩了全身,一瞬间,爸爸似乎也迎来了一次新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6 14:54)
标签:

杂谈

    冬日午后,阳光轻柔若纱。明媚的光影中,红墙、黛瓦、翘起的屋檐、圆形的拱门、蜿蜒的石径,以及红墙里外参差错落的绿树、翠竹,置身其中,尘世喧嚣倏然而逝,好一座大隐于市的古刹。

    古刹始建于唐,香火曾盛极一时。其后,朝代兴替,佛法消长,古刹时运也如水中扁舟,或起或伏。时至今日,由于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大德善士发愿募捐,古刹殿宇几经修缮,规模已近往日鼎盛时期。沿寺院中轴,前后依次是山门殿、静心亭、弥勒殿、地藏殿、大雄宝殿和藏经阁。与大雄宝殿平行,左右两侧分别为钟楼和鼓楼。藏经阁位于寺院最后端,左右可通向文殊殿、观音殿和寺院历代方丈的舍利塔。这许多殿阁之中,以建筑风格和殿内装饰而论,大雄宝殿和观音殿最为出色。前者雄奇庄严,殿内金碧辉煌,佛像巍峨肃穆,入殿如闻狮子吼;后者精致典雅,殿阁虽小,但匠心独运,观音大士像与诸佛天像造型独特、亲切自然,入殿如沐甘露水。此外,寺中遍植树木,四季常青,大有“禅房花木深”之古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07 16:10)
标签:

杂谈

    从世界杯到世博会,再从世博会到亚运会,如果再加上其中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以及G20峰会和APEC会议的话,我的荒地已经在风云变幻的时世中沉寂了小半年了。这其中,预备过夏练三伏,以抚平丰隆的肚腩;神思过秋游尽兴,旖旎红叶;拜托过不做过客,当个归人。其结果,大部分尤人,小部分怨天(嘿嘿,此举殊违君子之道),终归于大肚依旧、步骤尤然、对影思人。知易行难,桌子上得再多摆几尊普贤法相才行。
    对于时间感一直淡漠,或者说几乎没有时间感的人来说,若是突然起了光阴似箭的感慨,有时真是一种莫大的悲伤。女大恨嫁、三十临近而未立业、在遥远的异乡漂泊、生活平庸、同辈的朋友相见日稀、父母渐渐老去……这些都能惊醒睡梦中的时间与自由之驹,使它奔驰飞掣,以后再想收挽缰绳,让它停止下来,回复到原初的混沌状态,就再也不可能;充其量,也不过放缓脚步,慢慢向前了。可悲的是,在接连翻过了厚厚一叠日历簿之后,我的时间感也渐渐觉醒了。早晨、傍晚,周日、周末,月缺、月圆,花开、花谢,过客、归人,一连串的时间字符裹胁着岁月的沉重突然袭来,让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世界杯四年一次,残留记忆中的拖鞋趿拉声还没完全散去,好望角的“嗡嗡祖拉”已经跨洋越海而来,充斥耳畔;暑假一年一次,每日穿梭校园,生理、心理上还用着旧时的课程表,可却没有了期末考试的匆忙与释放;轮回一生一次,在张弛无度已经成为习惯,时间慢慢被侵蚀之后,守望的眼光也越来越迷茫,甚至将要沉沉睡去。
    端午过后,黄梅天也告一段落,夏天裹挟着热浪滚滚而来,多少让人有点促不及妨。好在,大不列颠帝国、桑巴王国、拉普拉塔王国、斗牛士军团、罗马帝国、日耳曼帝国等诸多豪强为向东方大汗帝国的世界博览会献礼,同时也为满足自己扬名立万的私欲,决定采用大汗帝国的传统竞技项目—蹴鞠,论剑天南一隅好望角,以期分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乃大汗帝国,此乃众望所归,自不必论)。于是纷纷派出麾下猛将出征,鲁尼、C罗、梅西、卡卡、比利亚等诸多高手因此风云际会,体内肾上腺激素疯狂分泌,小宇宙集体爆发,导致阴阳失调,天地失序,人伦失和,黑夜与白天颠倒。即便是远隔重洋的大汗帝国臣民也受波及不小,啤酒肚、熊猫眼、瞌睡症、生物钟混乱等潜伏了四年的病毒集体爆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13:23)
标签:

杂谈

    诸君,话说鸿蒙初开,万物混沌,气清者上浮为天,气浊者下沉为地,于是万物始有所依凭。彼时,天地茫茫一色,静极廖极,造物者一念而动,捏土造形,化生万物。尔后日月星辰、江河峰峦,各列其序,天地始有融融之意。造物者束手环视,寰宇之间,虽万物罗布,仍缺一缕勃勃之生意,冥思良久,造物者恍然大悟,于是展开巾囊,将囊中之物遍撒人间,只见天地之间刹时漾满绿意,一股生气流转不息,造物者自得而笑,泯然同于大化。而囊中之物,即树之种子也。
    以上为引子。
    又到一年一度的植树节了,因为沽着种树的名,舍人就还是非常勤奋地在上次种树后不到两个月内再次挥锄,在手头积攒的工作还是有点多,快悠然从容不起来的时候。
    虽说万物齐一,但人类连自身等同的认识都尚未具备,等视万物,就更遑论了。但树之为物,即便是从纯粹的利益观出发,也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净化空气、美化环境、造纸烧材、叠梁架屋、愉悦耳目、放松心情……从千古走来,从我们成长的每一步走来,树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连:
    有童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2 14:11)
标签:

杂谈

    窗台上不知名的几盘花草,入冬后早就渐渐地凋谢了,但对于闲来无事以及不谙枯荣生发之道的人来说,护料的工作依旧要做,于是每日便像老和尚做功课般地勤勉,浇水、洗尘、将枯萎的花叶摘下放在盘底,顺带发一些质本洁来还洁去、循环往复的无聊幽思,聊遣过睡眼惺忪困意浓的迷蒙早晨。桌上的文竹盘景是每天最末一位待水浇灌的居士,性格随和安静,每日只需洒水几分即可,若是大意忘却了,也并不怎么见怪,后几日记得补上就是。正因此,从搬进来以后,这十来丛细小文竹便一直生意可人,如今已颇具蓬松姿态,时而凝目直从竹端看去,竟恍恍然有耸立远山、竹涛连绵之感。更让舍人宽心的是,昼夜暖寒交替,文竹却未显藏敛之态,横发的枝叶每周还是要裁剪,不然就斑驳纵横,看来岁寒三友的耐寒功夫确实不是虚的,即便是迷你版的盘景之竹了。
    如上,因为悉心照料文竹,舍人种树的时间也就相对少了许多。以至“田园荒芜”,大呼“胡不归?”实在是罪过罪过。不过,岁老人闲,加之疏懒至极,物极必反,以及昨天遭大大郁闷到了的刺激诱因下,僵滞了大半年的思维又活络起来,于是捋袖挥锄,种树怡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4 23:12)
标签:

杂谈

  文科楼前那条宽阔而诗意的路上,梧桐树浅绿的叶子渐渐泛深了;正对着东门的那一方池塘,闰五月的荷花准时盛开,铺满水面的阔大荷叶叠叠重重,在明幻不定的晨霭中,衬着水池中央的六角亭阁和草木花石,让人神思飘渺。坐在池塘边的长椅上凝目四望,青绿的背景中,文科楼、图书馆、校史馆、体育场、钟亭、一教依旧静谧安然,只是眼眸中、脑海里往昔丛绰的身影少了许多,尤其是那些熟悉的衣角与轮廓……
    六月末七月初,一层热浪一层雨,呼应着情绪的高亢与失落,顺带夹杂着忙乱的脚步、纷繁的思绪和飘忽躲闪的眼神。照理,在经过了青涩而多愁善感的高中毕业离别、葱嫩而激情四溢的大学毕业离别之后,有过多次类似经历的我们,应该有了一份“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洒脱与从容。更何况,早岁伤离别,如果褪除纯真、善良之类的纯粹情感色彩,某种程度上正说明了其时自己心理的不成熟——无法从容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至于失言乃至失态。那么,当青春不再、终于要承担起社会与家庭责任的时候,在此刻能否渊停岳峙,至少有目的的自我舒解与控制,也便具有了衡量与验证的一种意味。然而,只是“照理”而已,在“照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4 21:26)
标签:

杂谈

  世界上最漫长的莫过于时间,在我们凡夫俗子看来,它上接玄渺,中连廖阔,下无际涯,无始无终;世界上最无聊的莫过于人类,在这无始无终中硬是要抽绎出一段来细细打理,用天干地支、公元、太阴、太阳等等历法铺成一条路,以便默数自己从此方虚无走向彼方虚无所跨出的脚步,顺便测量步子的大小,脚印的深浅,聊遣时光。“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是属于海外仙山上逍遥世外的老神仙们的,凡间的人,却需守着日子过,“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立秋忙打靛,处暑动刀镰……”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年轮转过一圈时,便打上一个结,说爆竹声中一岁除,得把新桃符换旧桃符,来辞旧迎新了。于是,流动循环的时间之环便也有了往复和新旧之分,而在新旧交接的这个时候,除夕和新年便也蹁然随之而来。
    除夕除夕,顾名思义,就是岁除之夕,现在称大年三十的那一天,按照古老的风俗,其实从这一天起,就开始正式的过新年了。除夕在许多人家,也是最忙活、最热闹的时候,按我们这里的风俗,早上会现包现吃汤圆,中午或者下午在辞年同时祭奠祖先之前,更有一件大活计要做,就是家里面里外、上下、重要的家什、门窗、周围树木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4 20:24)
标签:

杂谈

  长空明净的夜晚,流星从空中划落美丽的圆弧;金色斑斓的季节,落叶随风轻摆出迷人的曲线;宽阔无际的地平线上,阳光铺洒血色的彩虹;彩虹下面,迎风而立的人嘴角微微翘起,眼光四十五度,画出空之轨迹。
    思维究竟有多少层,只有歇斯底里的人才会去追寻答案。散漫无心的人只需要在最初的层次上安分的过生活就好。需要的时候,我们诠释它为“平淡”;厌弃的时候,我们说它是“平庸”。平淡、平庸,构成了我们生活的底色。不过底色再纯,一旦春风化雨或者霜凝为冻,总也会斑驳或者僵化。这时候,与之对应的生活,便也色彩变幻,流荡出新鲜的画面,或明媚,或阴郁。明媚的时候,思维便无限的跃升,形成无数美妙的痕迹,并且交织重叠,幻化出许多奇妙的景象,让人心迷目眩,不能自己;阴郁的时候,思维仿佛从悬崖上一脚踏空,直直的坠落下去,耳边阴风怒号,眼前黑雾迷漫,周身也撞的支离破碎,恨不能一下了断自己。这样的或起或落,在这个本身就横七竖八、不成规则的世界,以及大多数生来平凡、随波逐流的人群中,是极容易发生的事。于是,有长空美丽的圆弧,便也有呼啸而来的飞弹;有落叶轻舞的柔痕,便也有腐烂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8 14:38)
标签:

杂谈

  清晨,我脚步轻盈地走在绿浪起伏的田野上,四周环绕着轻纱般的薄雾,我的身影掩映其中,朦胧而模糊,踏下去的每一步都潮湿而柔和,有一种凌波微步的感觉。田野的尽头,翠障一般,首尾都看不到头的一长排芦竹正随着清晨的微风轻轻摇曳。有许多丛芦竹已经开了花,她们参差不齐、三三两两地耸立在翠幛的顶部。在远处看来,这幅场景就像是一垛年深岁久、爬满了绿苔的墙壁上生出了许多白色的狗尾巴花。有几束调皮的狗尾巴花此刻正挠着一张微微探出墙头的橙黄色的圆脸,这脸上散发着清澈纯洁的光辉,又有一丝慵懒似的柔和,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七八岁小男孩刚刚睡醒时脸上才有的那种神情。他缓缓地继续攀爬,似乎并没有因为它们的调皮而生气,依旧散发着柔和的光辉,将周围的一切都渲染的五彩斑斓、明媚动人。就在这流金烁彩的光影中,芦竹中间随风摇摆出一座玲珑的小石桥。我念头一动,轻轻一跃,便来到了石桥之上,落脚处是一块磨的发亮的青石板,石板上坑坑洼洼,一块连着一块,桥面上到处闪烁着映透石头、盈盈波动的小水坑。桥没有栏杆,往外望去就是看不到尽头、夹列两岸的芦丛。风起时,一些芦竹被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