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2-04 19:39)
标签:

原创

如果不是在收藏夹里查东西,恐怕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博客,快一年了,竟然没有这个博客,没有耕种,更没有除草施肥,说不上为什么,或许是时间太快,或许是自己太懒,也或许是喜新厌旧吧——精力都用倒了微信之上!

这几天我在整理报纸和旧书,把那些想看没来得及看的书,和一年来发表的文字做一下归类,有了要总结的感觉,是啊,已经12月份了,离总结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我虽然有了准备却还是有那么多无法准备的事,时间却一天天的迫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7 16:26)
    下午,微信中一个陌生人加我,留言是企业报的编辑,以前见过,比我小很多的小女孩子。
    通过之后,她跟我说,要约一篇稿子,是关于2017年的展望方面,因为正在忙着年底的考核,我让她留下电话,说,空了和她联系。
    刚刚和她通了电话,问了所文字的要求,应该是很简单的事,但我还是不自主的陷入到了沉思中,时间真快,转眼又一年没几天了,又一个崭新的未知的一年要来了,而我只不过又老了一岁。
    看了看,今年这个博客只更新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还是转载的,可时间却不因为自己的懒惰,而做一下停顿,日子像流水,且速度越来越快。
    一个人,要给自己做总结,总是要想想有什么收获,又有什么遗憾,然后新的一年寄予什么样的希望,这也是那个约稿的小编辑想要的文字。每年的年初我们都要给设定很多工作,在平时里也要极力的试图去做一些创新的尝试,为的就是在年终的时候,对自己一年进行总结的时候,有所记载,不是那么空白。工作常常是这样的,可我更看重的是生活,因为工作只是为了我们能更好的生活。
    所以,我们更应该总结的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晃《行走在路上》出版已经快五年,除了最初的兴奋外,这五年里我很少再想这本书,也没再看过这本书,就想做过的很多工作,受过的一次伤痛,过去了就过去了,偶尔想起时,也是羞愧的,尤其是看到很多文学上的朋友现在的文学创作成绩,更觉自己的文字太粗浅。今天,律大哥的一篇读后感,让我欣喜的同时汗颜,自己忙于琐事,忽略文字写作太久了!再次感谢哥哥的支持和鼓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3-09 16:19)

又很久没来这里,本来只是来看看,看到有人(大概是熟悉我的人,也猜了猜,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猜对了)对我说:“黑娃,博客还是要坚持写的!”虽然没有想好写什么,就为了这句鼓励的话,随记一点什么吧——​

今天阳历3月9日,阴历正好2月初一,一年54周,工作日记已经写完了9周,时间真的好快啊,今年我准备改变点什么了,可到底要改什么,还说不好,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别把自己丢了,一点点的找回自己。​

重新捡起阅读,已经开始看2016年的第三本书,但文字还没有捡起来,就从博客开始吧,先把博客捡起来,回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30 15:31)

    2015年是我记忆里最块的一年,忽悠一下,已经剩下最后一天了,几次到这个小小的博客里来,匆匆的也没留下片言只语,今天再来,恍然一悟:如再不写点什么,2015年就没有一篇属于我的博客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时间是最奇妙的东西,有时觉得它多得不得了,日日相对,太稀疏平常了,也不是什么精贵之物,当我年过四十,白发见多不见少,头发见少不见多的时候,才觉得那些觉得时间过剩、无所谓的想法是错误的,老祖宗说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话真是对极了!

    2015年飞快溜走了的时间,不仅让我觉得匆忙,感受最多的就是一个字“累”。

    工作其实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将调研工作移交给别人来做,又接管了工会和纪委两项工作内容,按照以往的规律不该有这么累的感觉,可今年的活动太多了,公司内部的,外部的,像开了锅一样,忙的时候累的时候又开始叽歪,不管对谁,都没个好脾气,这大概是本性吧,很难改变。

   今年又胖了一圈,直冲130大关,年底的这几个月没有测量体重,不晓得有没有更夸张的变化,想想自己从100多一点的标准体重变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2 14:31)
标签:

情感

   半月前,参加负责的某个业务总结培训时,我就动了到被我疏忽已久的博客来,写一写自己的2014年的念头,没料到,一个念头一拖再拖,若是再拖上九天,就拖到2015年了,这真有点可怕,时间太匆匆,禁不起一拖再拖的等待。那么,就今天吧,把我的2014做个简单的总结,给自己留个小小的纪念。

 

   2014年,于我,是一个安稳之年。这一年,我正好四十岁,俗话说“四十不惑”,我真的是从这一年开始有了心安的感觉,生活无比接近我想要的状态。

 

   工作没什么变化,与前一两年一样,一个人干着三个人的活,偶尔发发牢骚,可活还是继续着。下半年换了新领导,工作思路与状态都随之有了调整,我说过,自己是个慢热的人,适应环境和人有些迟钝,又惯于随性而为,所以偶尔的时候又产生了“退休”之念,我知道这是自己爱逃避的个性使然。2014年,工作没取得什么成绩,也没做错什么事,一切顺利,一切顺利。

 

   2014对我来说最大的变化是来自生活,终于嫁做人妻,情感、状态都安定下来,而他是我千寻万寻之人,虽然身上有我不喜欢的习性,也在慢慢地为我改变着,这样的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7 11:02)

    休假的最后一天,又连续做了两天的梦,都是单位里的事和人,还有点心有余悸。一个那么热爱工作的人竟然害怕上班,可以想象内心里的压力有多大,然而,这又怨不得别人,是自己没有强大的内心接纳自己不习惯的人和事,也没有强大的磁场吸引把自己当异己的人靠近,事到如今,只有调整自己,继续的适应,好好完成工作,纵然不能世俗,也要让自己变得柔和一点。这样于人于己或者都是好的。

 

    休假第一天就给自己布置了几项任务,把家里的墙面修整一下,看完那本正在看的书,写完一篇预谋已久的小说,去看看妹妹,完成人生最大的一个决定,到今天该做的都有了进展,有的已经完成,有的正在进行。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有目标,有计划,像每天在单位的工作一样,一项一项的,干完一项,就打个勾,画个句号。

 

    很久没写小说了,这个小说的构思来自两年前一次生病打点滴,两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开了几次头,都没有继续下去,有时候写东西真是需要一种感觉,语境对了,像水一样就流淌下来,语境不对,就像排便不畅一样,自己费尽,写出来的东西也不成型。这次休假终于从头开始写了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6 21:06)

    不知什么时候拇指刮了口,没有出血,一碰却钻心的疼,淘米、洗菜更是蛰的慌,于是,我商量侄女去楼下小药店给我买一枚创可贴。

 

    侄女每周五会到家来,我帮她整理一周学过的知识,修改错题,考汉字或英语单词。因为在妈妈家,没人监督她约束她干什么不干什么,她能更自在随意一点,所以她很不愿意到我家来,为此,我想了很多办法,有威逼也有利诱。这周我打电话给她,她很痛快的答应了,痛快得我只想多做点好吃的给她,对她说话温和点,尽量不指使她干什么。

 

    没想到,我一开口说:侄女,你给我买个创可贴呗!她就立马穿衣去了。

 

    因为侄女比较宅,喜静,不喜动,且特别艮,有时让她干点啥,喊半天,都不回个音,更甭说立即行动了。所以,这一次,她的行动力感动了我。

 

    贴上了侄女买回来的创可贴开始给她洗衣服,一套运动服下来,创可贴开了一半,怎么粘都粘不住了,等一盆衣服洗完,手上的口子已经泛了白,害得我唏嘘半天,又喊来侄女:再去帮我买创可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4 15:08)

    自从知道你打电话给我的家人后,连续两个夜晚梦到你,模样很模糊,好像还是十年前,但那个人一定是你,在从前的地方,从前的楼里。白天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想到你,但不是从前样子,也不是回忆从前某些细节,而是妹妹向我的说的那句话——你过得一点都不幸福。

 

   不幸福,怨谁呢?心里一直有一股对你的“怒其不争”的怨恨,我们不是说过么:你要过得比我好!

 

   时间真的很快,好似一转眼,我们就分开了十几年。这十几年里,我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幸福,因为我知道我要比你幸福,这是我们分开的理由,可我知道这十几年里,大多时间我并不幸福,我孤独,我迷茫,我不知道这样对或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有时也很后悔,如果当初不这样,或许自己不能吃这么多的苦,可生活就是这样,它允许人后悔,但永远更改不了事实,我们能做的只是承担自己选择的结果。

 

   我一直以为,你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过得比我好。因为我知道你是个要求少,容易满足的人,况且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执意的选择。这十几年里,我们虽然并未见过面,但我知道你还常常到我家的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2 15:17)

   W哥打电话来,告诉我的竟是:姐姐你走了!

   放下电话,去了你的博客,心里有些不信,想看看你留下的踪迹,看到一个老师写了篇送你的博文,看着看着止不住泪流满面,真的不敢相信姐姐你是真的走了吗?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等你退休了我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出去玩的话么?!

   W哥说他信佛,有了一套很深的自己的理论,有机会当面开悟于我,其实,我也很信,虽然一直做的不好,有时会妄想和怨怼,但我一直以为这颗心是真是诚的,与佛意接近,自会得到庇护和眷顾,姐姐在我心里也一直是这养的人,温柔、慈善、肯帮扶,况且几年前的家庭变故已让姐姐饱受磨难和思念之苦,没料到命运还是狠毒,竟然带走了姐姐。

   与姐姐相识有十几年了,我多数的文章都是经过姐姐的手发表的,她总是声音柔和鼓励我,支持我,夸赞我,也正是缘于她的帮助,我才写了不少东西,有了一点点引以为豪的才华。但如果说我和姐姐仅仅是编辑和作者的关系还不恰当,开始或者是这样的,时间久了,我们就是姐妹或朋友,时常在一起小坐,说些只有我们知道的小情绪小心事,也去过彼此的家。这两年,我因换了工作的缘故,忙碌起来,再也不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