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太
黑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070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黑太博客
 
老朋友有QQ的,可加我QQ200978630,也可加QQ群72267965,一起八一八~~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8-05-21 11:31)
标签:

杂谈

希望新浪

从高高的楼顶

轰然塌掉

把我的文字

埋死在最下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5-18 23:41)

小黎的孩子们给灾区捐款,11元,名单如下:

冉进军:0.5元    冉小凤:1元    范小刚:0.5元    高  雄:1元

冉小芬:0.5元    冉福星:1元    杨亚军:0.5元    冉  容:1元

范贵发:0.5元    高婷婷:1元    高旭琴:0.5元    冉  蓉:2元

杨小琴:0.5元    冉  德:0.5元

 

还有孩子们的话:

我们祝福他们的伤能够马上好。——范贵发

祝他们身体健康,以后不要再受到这样的灾难。——冉猛

希望他们的家园早点(重)建起来。——范小刚

希望他们跟我们一样坐在教室里听课。——高雄

我希望他们不要再受到这种灾难了。——冉远

我希望他们的房子都能像以前一样,他们都能生存下来。——冉猛

我希望他们早点养好伤,把村里的房子撑起来,过上好日子。——冉福星

我希望他们的家园比原来的更好。——范贵发

我希望警察(解放军)叔叔马上把他们救出来。——范小刚

请你们不要灰心,也不要难过,党中央和解放军叔叔会抗震救灾。——高婷婷、田琴

希望他们不要再遇到危险了。——冉进军

希望失去爸爸妈妈的小朋友们不要难过,要好好养伤。——冉猛

 

小黎说,她的孩子们也很困苦,虽然他们表达的愿望太渺小,没有人注意和记得,可她要记住。

我说,我和她一起记住他们。

无关感动,是因为小黎要记得,我不想她孤单。

 

今天看到电视又哭了,其实我很不想把那份心情放在外面,不知为什么,不想谈起这个话题,只希望一切快快过去。

好像对生命的感动,总是超过对生命的尊重,而尊重,又常常超过理解。

 

宁宁说,为什么不把小朋友们接过来,我这里什么都有。

老黑说,店里的员工也去捐款,他用奖金给他们补回去了。

而我,我却什么都不想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客最初的版面,是一双青衣的眼睛。戏剧里的青衣,多是堪影自怜,命运随波流转,我想我体味到的人生,多半和她是一样的。

后来新浪改版,我一张张选着页面,一眼就看到了现在这一个。这是皮影戏《采桑女》,说着昭明太子与村女慧娘的第一次相遇,我认识它是在《大明宫词》的一块幕布上。

2001年我去过北京,那一年如火如荼的放映李少红的《大明宫词》,一曲《长相守》见证过我不顾一切的爱情。打动我的不只是史诗般流畅深邃的台词,还有一副昆仑奴的面具,一段总是预示离别的皮影戏。皮影戏里有一段对白:

“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

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一千五百年前,昭明太子萧统在无锡顾山遇见了卖茶女子慧娘,桃溪杨柳,佳人如玉,一见钟情的盈盈浅笑,凝神注视的颔首垂红,我们可以把江南的任一场风流情事俗套在这里,因为在相爱的人眼里,世界本就如此温软湿润,合该了满心摇曳的绵长深情。

不舍分寸的抵死缠绵,终是要有顾命回京的一刻。临别马上,他手指远方告诉慧娘:“来日我凤笙龙管,紫盖香车,迎你回京。”她却语声凝噎,望尽无常,只把两颗红豆放在他手上:“昔有妇人滴泪成血,化作相思豆,今以一双红豆付君,妾若有厄,望你见豆如见人。”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就此别去,归期果然杳杳,又一场大明湖畔蒲草如丝的等待。怀着微寒无路的心伤,慧娘相思成疾,待到萧郎寻至,已是红颜零落青草稀。

亲手栽下两颗红豆,昭明回京后一病不起,未到登基便追随而逝。精诚所至,天地亦有感知,数百年后的两株红豆树,树干合为一体,树枝相分为二,长给这世上的种种姻缘看。

 

后来唐人王维江阴行过,见此树心有所感,作诗《红豆》流传天下: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想起那部剧里的很多年后,带着心有遗憾的感情,他对太平说,“当时我不得不走,因为再差一步,我就要陷入爱情。”

而我,我却一留再留,把自己埋进了相思里。只差一步,是相思,而不是相爱。

 

《红楼梦》里宝玉的红豆曲唱得好:“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王菲也看透风景的唱着:“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

我们生生世世说相思,似乎永无厌倦未能满足,那么欲壑难填不成平川。“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都说就是贪恋也好啊,因着人世无常,众生有情,我们一生一世供奉即便转逝的夺目爱情。

只是,只是“繁华事散逐轻尘”。无论当时多么的惊心动魄或荡气回肠,多年后在平静往复的回忆叙述里,都不过是一场昔日旧梦的恍然,那么虚幻莫测,偏偏遥不可及。

相濡以沫,莫若相忘于江湖。是凄然相思念,还是淡然相厌弃,哪一个更断人心肠,有什么不能明白。还要说“美景良辰未赏透,怎么能就此放手?”我如何劝给自己听。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的因时因势而起,无为无灭而息,至柔至刚,来去自如,动则氤氲有致风生云起,静则坚如磐石隐忍无声。人与人之间的那些情分,年年种种形容,贴切不过如此。

昭明与慧娘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柳枝桃花的溪水旁,他说“让我带你离开这满目伤心的地方”。

而太平与薛绍的初识,是上元灯节长安夜色中的一次错愕。两个人的面具,一个拿在手里,一个覆在脸上,随后的那些噩梦,就只是不停的移开面具、移开面具……真是那个一次就爱上的人吗?

带着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薛绍问她,“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不要问我,一间一间去看那些照片,我就知道那个低头沉默的是你,后来走出午夜的机场,你看不见我,我已经知道你是谁。“相逢却似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思。”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明知是错了,也只有一路错下去。好在那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多年以前曾对老黑说,有生之年,要浓墨重彩,霞衣披身,在真正的舞台上唱一出青衣,哪怕台下无人欣赏;也要在老旧的古箱里寻下属于我的皮影,停在陌生的街头好好演给别人看,哪怕路人皆是不相识。

后来的现在,我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用自己演了一场场戏剧,好像当年希望的那样。原来,我不过就是空空的幕布上,灯起灯灭、可有可无的影子,重复命运既定的动作,说着千百年间不断的台词。又有什么可选择?没有什么不一样。

 

相关链接:

《大明宫词》剧本

《大明宫词》皮影戏对白

《大明宫词》经典台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川地震。知道消息是在12号下午,下班的时候听见广播,在头脑中过滤一遍,想我的那些朋友。先打给小黎,怕贵州山区有危险,可丫头的电话是关机的。然后发短信给木匠,不知道他老家的父母怎么样。又发短信到泸沽湖,得知一切都好。

晚上看到新闻,那样的场景,那些孩子,心就满了。

数月来不停的加班熬夜,还有那些风花雪月的伤悲,就看作幸福吧。

 

母亲节收到很多短信和电话,竟然还有祝我快乐、祝母亲健康的。

老黑在短信里说,“今天一定不要难过”。

我不难过。今年的母亲节就是这么平静,我心里希望全世界的母亲在这一天都是快乐的,当然包括祁姨。我们出去吃饭,给她过节,还陪她走了很长时间的路。

 

看新闻。孕妇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总理说“你们受苦了”,村民说“救一个是一个”……看到很多人流泪,孩子闭着眼睛。一万多个生命,满眼的无常。

抢救和援助,让人悲悯,使人感动,心生力量。

“愿生命停止了,灵魂在前进的人,如秋叶般静美;愿生命在前进,灵魂也在前进的人,如夏花般灿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太

日记

搬家

杂谈

分类: 黑太日记
鸟儿的一篇《给黑太》:
“相信自己,刚路过你的风是真的,不要因为它无形就去忽视它的存在;相信自己,你曾遇到的爱是真的,不要因为它已成过去就去怀疑;相信自己,有人曾达到过你心底自己都未去过的地方,只因旁观者清;相信自己,你的心灵属于那些爱你的人,旧爱,新爱,和将爱;还有,一定要相信,爱情只是一个界限,而非方式,只求两个界限有相交的地方,不求它们是完全一样的。”
我说我收到。
 
小黎发来短信,说“心的安定,要求得可能高了”,她让我“不要像游魂一样”。
我现在看老黑,感觉他有时是个游魂,他内心沉重,似乎前路茫茫。我忽然心疼他,害怕他难过。
有一份劝诫里说:已经不再找你的男人,不要去找他。
还说一个男人说“对不起”,就是女人彻底输掉了。
我试着对这些都无感觉,因为我想安定。
 
下午看着搬家公司的车搬空了一个房子,一个很大的纸箱放在最中央。我问老黑是什么,他说信物,我们十年的信。
我打开一个小小的盒子,一枚久远的篆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记得那天他从火车站走出来,握着拳头,留下小小的缝隙,让我猜是什么,然后他摊开手,“是石头。”他的手上留下刻刀的伤口,他说是“泣血之作”。
还有一对白瓷的娃娃,“爱情”写在他们的手掌上,那天我们质问对方的真诚,他从高高的窗口扔了出去,我哭着推开他跑掉了。我不知道他拣了回来,把每一个碎片都粘得这么好。
我想起婚礼的当天,他大声喊着“宝贝”,我四顾游离的搜索……
妈妈让我们在一起,她说我们会快乐。
 
黑爸爸黑妈妈不让我搬那个小书架,可我怕挂在上面的天使碰掉了。我问棋盘怎么办,遥控车怎么办,我亲手缝的窗帘可不可以带走……爸爸看着我怀里的一盆花,说扔东西心疼了吧。我说“爸爸,这是家啊!”然后我的眼睛湿了。
要下楼的时候,爸爸一定要送我,后来站在车前扁扁嘴,还是没说话。我说你和妈妈不要在楼上干活,看一眼快回家吧。他摆摆手,“没事没事”,好像要笑出眼泪来。
那个冬夜他在路边等我,冷冷站了一个小时,我问他冻坏的脚疼不疼,他也是这样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没忍住眼泪,转身上了车。
我不该这样难过,让老人跟着我难过。
 
过了很久清点物品,总是少了一个袋子,接到搬家老哥的电话,让我下楼取。看到那个袋子,眼睛又湿了。是妈妈的衣服,我买给她的羽绒服,这一件她最喜欢。
把它留下作纪念,放在高高的柜子里,那次住院,没有了小孩,出院的时候找最厚的衣服,老黑拿来了它。那天看见这件衣服,突然失声痛哭,我没有了妈妈,也不能做妈妈,一个最温暖的怀抱,真的是这件衣服。
站在楼梯口止不住眼泪,不知怎么红着眼睛走进家门。接到黑妈妈的电话,接到老黑的电话,接到姐姐的电话……心安处即是家。走过那么多日子,怎么安宁哪有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9 23:15)
标签:

黑太

日记

分类: 黑太日记
海娣,让你担心了。你不用来,下周我要一个人出去,就几天。
 
我刚刚站在阳台上,对着夜色看了很久,我现在的表情,不想让别人看到。
早上爸爸问我,昨晚怎么一直不睡,他看见门缝里的灯光。我说腰疼,头也疼,睡不着。他担心我和姐姐一样,有些叹气。
给我按摩的时候,我趴在床上,偷偷哭了,然后假装睡去,由他给我盖上被子。爸爸老了,比我还要老。
 
今天祁姨说,我总是很压抑,有心事,不快乐,老黑不抽烟喝酒,知道给家抓钱,我有什么不快乐。
我想说我没有,突然说不出来,又有什么可解释的。
 
他早上很早回来,推门进来,我正在收拾提包。他拿起我的手,说“我再求你一次”。我没忍住,特别难过得哭了。
他那么委屈,我也是委屈的。
他没有错,错的又是我。
 
我是真的要好好生活,真想要一个孩子,每天心里只放下他(她)一个,想他(她)就能看见,看一眼就能抱在怀里,看见我他(她)就笑,对我依赖,好几十年。我想要一个家,把心安稳放在里面。
黑,六月份,阴历六月份之前,我们有个孩子好不好?而在此之前,那些总是无法冰释的误会,那些所谓的身不由己,就当我们都快要死了。过了六月份,死后重生。
 
我们都累了,你求了一次又一次,给我看希望。不管怎样,还要谢谢你。
如果有了宝宝……就叫“奚望”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刚刚送走海娣,我们买了情侣鞋,说好穿的时候要通长途电话,这样才能“步调一致”。

坐在车上,海娣又重申一遍,“下次来带个大大的黑森林给你”,我那时多想说,最好有小黎,三个人在老地方坐下去,吃一样的东西,天黑时散步走走。

黎,不敢吵你,等你最后的决定,一切水落石出。你做什么我都说好,谁让你是我的朋友,谁让我把你放在“不离不弃”的格子里。

你说我们两个人向回走,我已经做不到了。

 

昨天倚着阳台发呆,看见陈娘在楼下,应该是八十多岁了,精神气色都还好,只是腿脚不行了,走路有些跛。

我转过头问爸爸,陈娘怎么一个人,他说“儿女都有家,可不就是一个人。”我听了很心酸,向下再看她,难过的流了眼泪。

妈妈在的时候,她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她们天天都要在一起,买东西,说话,每天在楼下互相等待。她们叫对方“老伙伴儿”。

现在她身边的人,都离开了她,老的,小的,她每天走来走去一个人。

 

有时候在楼下碰见她,她问怎么还不要孩子,说妈妈要是在,一定会跟着着急的。有时看见我瘦了,也问我身体好不好,说瘦这么快,妈妈也会上火的。

她总是假设离开的人还在,假设不孤单,和过去没有不同。

后来有一次,她在绿地上挖野菜,我走过去和她说话,帮她挑挑拣拣。她把摘好的野菜放进袋子里,一定要给我,她说“我和你妈挖菜都给她,她爱吃,我不吃。”

她那么固执的让我拿走,我就接下了,我忽然感到,她太孤单了,那么怀念着寻找过去。

 

前几天爸爸对我说,不管怎么样,不许我一个人在外面买房子,他要我住在他身边。昨天我告诉爸爸,我以后会一直和他在一起,就像他从来没有嫁过我。希望没有那样的一天,这世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或只剩下我一个人,这都不是温暖,让人静下来会难过。

海娣,你不喜欢我做错事情,有些事情却是不看对错的。今天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是因为不迷茫就不需要倾诉。如果有一天,你那么不喜欢我的种种,也请你微笑着无言对我,别叹气、别责怪。

小黎总会回来,我们是好朋友,如果我们都在,我们不要分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宁宁喜欢我给她讲故事,听得高兴了,也要讲给我。最近她总讲“四个好朋友”的故事,就是小蚂蚁、小黄豆、小毛虫、小蜻蜓这四个小东西,它们也写作业、挖洞、发现房间里一团糟、让警察叔叔来抓坏人什么的,特别长,又罗嗦,一个“完了”放在每一句话前面,还总是不完。昨天我问她“小蚂蚁怎么什么都会呀?”她很认真地告诉我,“因为她慢慢长大了。”这句话的滋味,我真是说不清。

那天王哥说,让我要一个孩子,他说“人要安稳”,可是他比我大了12岁,他也没有孩子。这么多年来,宁宁是我最用心的一个孩子,昨天翻看她的照片,一年一本看过来,发现她真的长大了,笑容里有小小的女人味儿,不再傻笑,会做势,她刚刚七岁。

我希望会有一个小女儿,可爱就好,美丽不重要。老黑也说,那就要个孩子吧,我却觉得那么远,仿似一生也等不到了。我不知怎么使她幸福。

一些天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我有一个小小的女儿,爱笑,白衣裙,在大大的森林里跑来跑去,在一只狮子的怀里甜甜睡着。我给她摘果子,静静看着她,和狮子轻轻说话。醒来虽然孤单,可我觉得很好。

有一天没有女儿,我也等过一个人成长,不算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太

日记

情感

分类: 黑太日记
    我已躺下,复又起来,作果果,看小黎。

忽然想起《门徒》那部电影,昆哥带着致命的伤口和血迹,全是不相信,他说我从街上把你捡回来,我去救过你,我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背叛我?阿力对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只有三个字,“是假的。”

连警察也说,“这是一个局,你跟他的感情,全都是假的。”怎么还会有人去相信?

一个人若是假的,那么别人都只能是假的,在和你故意演戏,心里好似都明白。

喜欢你呀……好好生活呀……在一起呀……从此以后呀……生活不是戏台吗?

可不可以停下,换一句对白,把袖子放下,休息一会儿?

 

顾城对英儿说,“你以为世界是很大的,足可以把心丢掉;你以为时间是很长的,足可以埋葬这一切,足可以让我们变成枯骨;你以为河水可以冲淡一滴眼泪,你以为我的灵魂在石头里死了,它不会在每个春天,出现在你脚下。”

这句话真狠,对自己决绝。

 

黎,如果有一个饭馆,就在你的楼下,它有万般的不如意,你还会为了方便和远近,常常去那里吗?

我最终不会。不久就离开。

 

改变并不可怕,而埋葬是可怕的,你说“好好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黑太

日记

杂谈

分类: 黑太日记

有些日子没怎么出门,天天伏案苦熬、闭门造车,上下班的路上也能看见花朵,只是静静看很长时间,心里就是没了惊喜。

昨天去医院的路上,看见路边的树枝有了尖嫩的绿芽,粉白的杏花开开谢谢有些零落,盐碱地上的杂草还是枯黄衰败的,一个“棉帽子”在四旷的野地里抖索着放羊……一幕连着一幕,空调车不暖不凉,突然就模糊了时间与季节,心里暗暗叹口气,这世界,还有什么是界限分明、给人清楚的?

我说“十分钟的一条路,把一年四季都看遍了。”沈师傅笑了笑,“时间过得快,一辈子说过就过去了。”我突然就有了伤感,害怕一生一世的错失,害怕世间的路都已不能回头。

黎,我也老了,不纵性,不勇敢,不能承担爱。

 

医院外面的清洁工是个残疾人,我无聊坐在那里的时候会找他聊天,他的笑容很淡,举止有些小心。他有四十岁左右,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是哑巴,却能听见我说话。他能听见这个世界的声音,可无需表白他自己。

有时他放下扫帚去剪剪花草,我就帮他把垃圾放进大大的袋子里,他给我看藏在树叶丛里的花苞,又像小孩子一样掩盖好,我说“你怕别人摘吧?”他就小聪明的笑笑,看我的眼神有了温柔。

我想他多好,他经历什么,都依然平静的生活,这种羞怯、善良,而又温情的眼神,要很自然的人才有,要走很长的路、找寻很长时间,才可以看到。

我想起了贝贝的眼睛,它是信赖的,还忧伤,黑黑的瞳孔闪亮微湿,像它的舌头一样引你落泪。还有那个老花匠,银叶慢绿也死了。我孤单又悲伤。

 

王哥说,他是抑郁症,重度,因为去自杀,吓坏了别人,就当成精神病锁起来。“你知道抑郁症最初的表现是什么?外乐内苦。笑给别人看,自己一个人伤心,开始不认为是问题,后来就觉得只有死亡才能没有问题。一个人不能释放自己,你说这不可怕?”我静静看着他,没说话。

不可怕,死都不怕,这世界还有什么能去畏惧、舍弃不下?

妈妈有一次说她不怕疼,可她不想死,我想她也不怕死,她是怕失去了一切,怕失去我们。

 

宁宁去了大连,走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她有一件红色的T恤衫,是语文得了100分老师给的。然后又告诉我,她的手今天出血了,爸爸告诉她在游乐场不许玩水。

我问怎么会出血,她一副我怎么会不知道的腔调,“哎呀——!小姨我和你一样,我把它咬坏了。”这个抠手的毛病她没改,我成了一个坏榜样。

我说你没看到我的手,和妈妈比起来又老又丑?我把它抠坏了。“小姨你别伤心了,妈妈的手也不好看。”这孩子。

我说宁宁,你别在海边吹风,风里凉。——然后忽然想到一句话,“你不要站在风里,风一吹,人容易伤心,还流眼泪。

 

五月一日,明天是我和老黑的结婚纪念日,六年了。刚刚爸爸过生日,老黑举杯说,“希望我们全家幸福。”我想到了妈妈。

我最近,不知怎么会这样,总想微笑,却爱伤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