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房子
何房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何房子简介
   何房子,湖北人。1989年毕业于重庆大学电机系。1995年毕业于西南师大新诗研究所。现供职于重庆某报。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8-11-04 18:11)
标签:

粗车

辨证法

顶灯

斑马线

寒霜

杂谈

分类: 写作,诗歌的

七行(二)

 

玻璃生锈,钉子透明地扎进轮胎

出租车不见了,狭窄的街道今夜更窄

红绿灯即辨证法,向斑马线索要真相

城市话分两头说,裁判无用

消化不了运管局、下水道、顶灯和车门

路上行人亦无用,挤满了冬天的寒霜

一脚刹车,要命啊,所有的人未老先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上苑艺术馆

诗歌

艺术总监

蒋浩

北京

杂谈

分类: 写作,随手的

     7年之后,在北京和蒋浩见面

   

 

    北京的秋天很好,天空很高,阳光很灿烂,秋风可扫落叶。

    但我不喜欢北京,一是太大,我是一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北京大得让我沮丧,在我的美学中,大的就是空的。二是太阔,连出租车司机都能跟你侃一通政治和经济的秘闻,砍得你头比发麻,只觉得自已比一辆北京现代还渺小。的哥都这样,你就不要指望在首都能打到一个沉默的人了。所以,我到北京的次数不少,北京的朋友也不少,但每次到了,就想尽快离开。
    需要说明的是,这纯是我的个人感觉。我知道,喜欢北京的大有人在,连蒋浩这样纯粹的诗人都喜欢,我就用不着举例了。他是一个在大而阔的首都沉默了很多年的人,我的意思是说,他仍然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他通过诗歌发出他独特的声音。有点不合时宜,但干净得发亮。
    11月1日,下午4点。蒋浩来了,北京向北的郊区,我在湖边茶楼等他。7年之后,并无太多变化,清瘦而谦逊。只是多了一撮小胡子,像“一小撮坏人”围攻他的嘴唇。只是少了一些头发,不只是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30 22:33)
标签:

石头

野草

黄牛

波浪

杂谈

分类: 写作,诗歌的

七行(一)

我在千野草场看到,遍山的石头

加起来比我一生看到的石头还多

黄牛啃草,啃石头,小打小闹

此刻是清晨,我背靠一颗树

前面,再前面,石头有层次地铺开

像波浪,或者辽阔的天空

阳光哀伤,阳光下的人无一幸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30 18:58)
标签:

心情

梨花

风和日丽

恶习

广告牌

杂谈

分类: 写作,诗歌的

坏心情

 

天黑得那么早,你呆坐一方

窗外还有窗,所有的窗那么黑

汽车的喧哗,广告牌的闪烁

像梨花一样开,但不是梨花

你坐着,但你不是你

问题正在这里,你拥有了生活

你装得像一个深思熟虑的人

你还有那么多的恶习和怪僻

包括咳嗽和糖桨

正的正好是,反的反正是

你总想找出某一天的咳嗽

有老派之风,风和日丽

你坐着,看那么多的人跑来跑去

往事仿佛糖桨,混成一片

分不清你我,分不清甜和苦

不用抬头,你也会觉得突然

灯亮了,哦,那么多的灯

亮得不是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货船

塔科拉迪

甲板

大写字母

勒克莱齐奥

非洲

杂谈

分类: 读书,引语的

勒克莱齐奥注解勒克莱齐奥 
 
袁筱一译

1988年,让-玛丽·居斯塔夫·勒克莱齐奥曾经为热罗姆·加尔辛主编的《法国现代作家词典》撰写自己的词条。内容如下:

我写下的第一行小说是用大写字母完成的:QUAND PARTEZ-VOUS,MONSIEUR AWLB——您何时启程,阿乌尔布先生?

那是1946年或者1947年年初,我6岁,正在出发去非洲的旅途中。“尼日风暴”是一艘荷兰-非洲航线上的货船,航线将欧洲和一连串西非的港口小岛连接起来,那些小岛的名字非常神奇,达喀尔、塔科拉迪、科纳克里、洛美、科托努。货船是一个飘荡的世界。在上层的甲板上,乘客有戴着鸭舌帽的殖民官员、部队的军官、穿着轻盈的衣裙的夫人。在甲板的延伸部位,没有遮挡的地方,半路登船的非洲人来来去去,女人,孩子,他们拿着包裹和食物。风很热,夜晚的天空美妙无比。白天没有尽头,黑人光着身子,汗淋淋的,闪闪发光,他们用汽锤敲打着甲板的支撑结构,船舱的构件和舷墙,他们在除锈。每天,从早到晚,都是这种永远停不下来却毫无用处的敲打声(因为铁锈很快又会重新产生),那仿佛是一种节奏,脉搏的声音。声音在沉甸甸的大海深处回荡着,还有太阳明晃晃的光,一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5 16:55)
标签:

诗歌

杏园

算命先生

诗论

吕进

重庆

杂谈

分类: 写作,评点的


 

    我和吕进先生的缘分,除开师从门下的三年研究生时光,可以追朔到更远的高中岁月。

    高二暑期,我从作语文教师的父亲书柜里, 偶然翻到了一本《新诗的创作与鉴赏》 ,对于一个在题海中潜水太久的年轻人来说,它无疑是适时的阳光和空气。很快, 我就被他的深入浅出和迷人的气息所吸引, 我知道,那是诗歌的气息, 那是如同化学反应一样的青春期在加入催化剂以后的加速的气息。

    多年以后,我还能听见,在故乡的山坡上, 一个少年面对夕阳的余晖阅读时的狂喜和心跳。我幼小的心中因此记住了这本书的作者,吕进。写作的种子因此埋在我身体里的一个偏远之地,直到我进入重庆大学,当电滋波不能激起一个不安分的工科学生心中的波澜的时候,诗歌开始发芽了。但我仍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弃工从文,成为吕进先生的学生。

    准确地说,不是没有想到, 而是没有想过。命运真的如此,一些偶然事件注定要成为你人生的转折点,它可能潜伏在个人生活中很多年,嘲弄着你的折腾,你的愤怒,你的荒唐,你的青春。当你山穷水尽的时候,它却出其不意地带着你转身,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16:26)
标签:

林中路

一元论

生涯

感恩

海德格尔

中国

杂谈

分类: 新闻,应急的

我的夜班生涯

 

    总有一些偶然的瞬间是你无法预测的,但它会把你推向生活的另外一条道路。哲学家海德格尔描述了“人生此在”的困惑之境,在他晦涩的文字中,“瞬间”从虚无的深渊里跃出,为20世纪的哲学、也为人生带来了些许的亮光。慰藉也许无所不在,但无所不在的东西并不存在,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悖论。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领受,选择就是放弃,放弃一条道路,一种生活,而让你领受的“瞬间”驶向未知的时光隧道。

    1999年岁末的某一个夜晚,无疑就是这样一个“瞬间”,不动声色却暗自惊心,我的新闻夜班生涯以一种偶然的方式开始了。我是一个对汉字有僻好的人,但我必须面对一篇又一篇的倒金字塔式的记叙文。我是一个推崇经典阅读的人,但我必须面对新闻作为快餐、易碎品的事实。我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但我必须面对管理新闻夜班团队的纪律严明的操作流程。这么多的看似水火不融的对立面,在那个夜晚,在那个之后的很多的夜晚,组成了一面看不见的城墙,我撞上去,我看见了疼痛,那种来自内心的流淌在我血液中的痛。

事实上,多年的写作生涯已让我习惯了独立而单纯的生活,人生的轨迹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16:21)
标签:

汉语

诗歌

偏居

切肤之痛

坡地

杂谈

分类: 写作,评点的

 

我的诗观:

我的写作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自由、个性、表达以及无数关于诗歌写作的声音像迅猛生长的杂草一样涌入一个少年心中的坡地。这是根基,也是混乱。令我没有想到的,我用了近20年的时间来修剪整理它,不是为了诗歌的美丽,而是为了还原汉语的单纯。事实上,在一个物质的时代,我们能把持自已的并非量化的标准,而是来自混乱之中的精确,它让我们迟疑,让我们心怀汉语的雄心,让我们一语中的,此时此地,命运真实的处境。

我拿什么安慰自已,还有那曾经呼啸的青春?真的,也许惟有汉字,它滴水穿石,让时光聚敛,找到那不为人知的走廊。我偏居西南,却通过它目击到了诗歌的幽暗和微光,它曾经飞翔,如今在大地上流亡。谁在追寻,谁就会成为流亡者。这正是写作的现实图景,还乡的路如此漫长,汉语已沦为快餐的甜点,万象之中是否还有切肤之痛?

如果一个时代丧失了汉语,那么我们也就丧失了感知事物痛的能力。这是一种否定的能力,它让我们肯定,肯定有一个人,或一类人,在另外一个朝代的雨中哭泣,山河必将破碎。那破碎的心,却代代相传,我们也因此获得了汉语的温度,它孤寂于新闻话语之外,一次又一次测量出个人和命运的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胶片

底片

摄影艺术

唐总

日本

分类: 写作,评点的

景由心生:行走天涯的背影

 

    唐总要出一本摄影作品集,嘱我们两位后辈写点文字。心有惶恐。一来,唐总是我们的老领导,共事10年,我们从他身上领受了不少的做人做事的教益,可以说亦是我们的良师。二是,唐总从业新闻30多年,著作等身,是都市报领域的拓荒人和探索者,他带领重庆晨报,十度春秋,结出了丰收之果,是都市报业内享有声誉的学者型总编辑。以他的资历,我们后辈岂敢在书前说三道四。

    惶恐之余,感慨丛生。唐总于我们亦师,同时亦友。10年相伴不寻常,对于我们,10年是成长,对于唐总,10年是绚烂之极归于平静。当他从一线抽身而退,他才真正有时间收拾那些尘封了多少年的胶卷和底片,也才有了这本摄影作品集。

    看到那一张一张漫卷而来的风景,我们仿佛看到了唐总透过镜头感悟人生的天涯背影。这是一种永远年轻的姿态,它在山巅,在雪域,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行了万里路的唐总如今站在了人生新的起点上。新的万里路正在脚下,我们的祝福因此一定不是多余的,它是后生对前辈的敬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纸言片语才不至于唐突和不安。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7 18:36)
标签:

老板娘

乌云

桂花酒

河虾

小酒馆

有回锅肉,有河虾,有青菜,有空酒瓶若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