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何大草
作家何大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10
  • 关注人气:8,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寂寞的时候

这本书中,有我极少流露的对生命的温情与忧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412db30100manz.html
盲春秋

  “时光就是这样,她以另一种方式,把人所逝去的又归还给了人。

所有的乡愁

  “虽写乡愁,书中却找不到‘乡愁’二字,因为乡愁不是所谓的船票,而是一个民族的世纪宿命,存在于每时、每地、每一个中文字中。”

刀子和刀子

    “如果把它读作成长故事,它就是一部青春的挽歌;如果把它看成丛林法则,它就是关于生存的寓言。”

   “刀子三部曲”第二部《阁楼上的青春》已经出版。

   第三部《忧伤的乳房》,2013年《十月·长篇小说》发表,单行本已于2014秋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联系何大草

请在微博留言

图片播放器
致友人:

  本博主近期杂事繁多,且长时间在乡镇读书、写作,各位朋友的评论、留言难以及时回复或无暇回复,敬请谅解,并向您致以诚挚谢意!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何大草

分类: 何大草:小说
近日从20多年间,我发表过的中短篇历史小说中,精选出七篇,结集为一部书稿,暂定名《春山·王维的盛唐与寂灭》,共约17万字。

以下为书稿目录,及各篇小说的主人公:

春山·王维的盛唐与寂灭(唐朝:王维、裴迪,中篇,《小说月报·原创版》,4万余字。)

衣冠似雪(战国:荆轲、秦始皇,中篇,《人民文学》,3.5万字。)

李将军(西汉:李广,短篇,《人民文学》,1.5万字。)

洒家的春秋(五代:赵匡胤,短篇,《十月》,1万字。)

秋梦·女词人(两宋:李清照,中篇,《中国作家》,4.8万字。)

孔雀开屏(清朝:镖师父子,短篇,《山花》,0.6万字。)

鲁迅安魂曲(民国:鲁迅,短篇,《山花》,1.5万字。)

有意愿出版这部书稿的出版社、图书公司、工作室等,欢迎私信交流。

(配图:立春的茶事 / 何大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何大草:随笔

 

 

  写作能不能教?这是一个问题。

可以举出一百条理由,说明写作之不能教。普遍的看法是,太玄,教不了,只能靠天分,再加自己的苦修。譬如,很多作家就没有念过文学系,甚至没读过大学,沈从文先生就只有小学文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享

何大草



我和大草结识于2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大草

分类: 何大草:随笔



    我曾开设过一门选修课叫做“影响小说的小说”,为备课而写的讲义,成为了这部散文集的主体。

    我在最好的年龄、以最大的耐心,备了课、讲了课,回想起来,是值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何大草:随笔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4 10:24)
分类: 何大草:随笔

木心先生的《文学回忆录》出版时,动静很大。我买了两部,送给画家永兴兄的学生,感谢她们替我的小说画插图。我自己也读了。全书千余页,八十三讲,从古希腊罗马讲到魔幻现实主义。虽然他自己讨厌“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的说法,但他的确是做到了。我的反映,一是惊讶,他竟读过这么多的书。一是佩服,他对作家作品的点评,颇多精妙。作为讲授文学的导师,他绝对是一流的。

不过,作为作家,我则有着疑惑了。首先,一个作家是否需要读那么多书,晓得那么多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7 22:54)
标签:

分享

分类: 何大草:视觉

何大草个人画展自序

写小说,是锦衣夜行。画,是白天的星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何大草

 

桌子、椅子、杯子

凳子

窗帘上的影子

窗外的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收藏

分类: 关于《刀子和刀子》

上小学第一天,爸爸就教育我,软的怕硬的,硬的怕呆的,呆的怕不要命的。手里拿了刀子,就要敢于捅出去。(《刀子和刀子》,安徽文艺出版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收藏

分类: 何大草:小说

 

南方音乐学院的住房一向很紧,但学院尽头的桑园,我家楼上有套带阁楼的房子,却一直在空着。那是苏娘住过的,门已经锁了三十多年,好像在等她回来。昨天下午,我从院史办下班回家,远远望见阁楼的玻璃,在十一月寂静的阳光里一闪,恍然觉得有人在窗后徘徊。而我其实晓得,苏娘不会回来了。也没有人在等她。

第一次见到苏娘,是 196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