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v_h
vv_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9-06-01 21: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悟

俄而,门檐的风铃又响了,丁丁当当,重复着不便的旋律。在初夏的夜摇响,只属于月光和浮云的清梦,美妙而不真实。

前几天偶遇了她和她,却不曾有重逢的悲喜。画了她的速写,一样不会画脸,但那个背影,如此坚毅挺拔,如此匆匆,和记忆一同冲撞着我澎湃的心。其实,我还是不能……

那件事依然让我后怕:自以为一无所知,其实无一所知,我在感情这方面是天生的迟钝。嗬嗬,如果我有那孩子百分之一的敏感,我恐怕就不会在那个秋天如此狼狈了吧。

答应刘任翔办件事,累了点,但还是快活的。

雪颂姐她们依然阳光,Sally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1 17: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动
见到了Sally,更漂亮了。在其它高三的朋友们日渐憔悴的现在,看见她依然光彩照人,不由得有些欣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1 19:14)
标签:

情感

分类: 感悟
  今天到了江浦,非常的无聊。浪费了一个整天,实在……
  y打电话回来了,有些,怎么说呢,幸福吧。
  和乐乐聊天,听乐乐说她和y有些像,是有些,但也可以很清晰的体会出之间的不同。同y在一起,真的有些“一抹残酷奢靡的醉”的感觉,和乐乐则却是一种宁静,令人有些心痛的宁静。
  我们同在被岁月的风沙划伤,所以,不必苛责别人遍体鳞伤。
  发现自己还是对乐乐有些依恋的,找寻港湾的依恋。
  去了趟南外,一样熟悉的陌生。但在去来的路上,感到回乡的甜美。因为去南外的路上,总要经过附小与东大,我灵魂曾经栖身的地方。
  还是想平平安安得过些日子,为什么人们总在奔忙?
  开始要好好学习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9 15:01)
标签:

杂谈

人忙了,也累了,就没了写诗的心境与感觉。诗,无过于痛。只是,恐怕已近麻木了吧。

人其实是需要的一个信仰的。因为可以在信仰中取得解脱。为什么追求解脱?因为我们带有痛楚。痛得深了,便会苦闷与悲伤,乃至彷徨。于是写诗,来找寻方向。

可当已经痛到麻木,我亲爱的朋友,我聪颖的朋友,我又用什么来拯救我的灵魂?

回到附小,回到东大,回到长大的地方,为了找一张碟。走在半路的时候,在进香河路那排方萌嫩绿的水杉树下飞奔时,当看见记忆中已有些模糊的路口时,不知怎的竟有一种久违的,回家的释然于轻松。说来,对金中的感情怎么说都应比对附小深,但觉得附小、东大才是自己的精神家园。

我想,这或许是因为金中的竞争气氛吧。

其实,归乡真的仅仅是一种希冀,希冀回到最早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4 13:37)
标签:

情感

当岁月已经没有我们苍老,我们将何去何从?

当我们只能拄着苦难,在孑然中伛偻而行,我们又用什么来解脱我们的记忆?

还记得那时夕阳下黄昏里,高崖上的那个风衣飘飘的背影,宛如英雄。

为什么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强迫自己接受自欺欺人的暗示?难道是因为害怕孤单?也许吧。

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有着所谓“喜欢”,“恋爱”,真的很难理解。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出双入对,这又为什么幸福?

我们的无助是偶然还是必然?

神真的存在吗?如果不存在,是谁给这个世界订立了最基本的法则,又是谁推动了历史车轮的第一次滚动?如果存在,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Everything is going on. So why do I keep staying here? Maybe just for looking after the ones who are brave enough to go along when I’m not. Soso, I’m funny, isn’t me?

看了云的blog,说在那个时候,仿佛时光倒流,只是少了那一个两个身影。其实时光无时无刻不在倒流——我们的思念逆着时间的洪流屹立而上,同时我们的躯体在岁月的风沙中列成碎片。

其实,云是幸福的,有着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寄托思念。她不用在不是黄昏的黄昏,用“我听见天空的悲鸣,和我心中响起的一样”来撕裂帷幕,来看清皑皑白雪中的那一点殷红。

Oh, please be brave, my little guy. You just should learn to be a true man. That Sally said whenever there is a dream there is light.

流泪的话,或许不必太多,但不能止住。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2 12:58)
标签:

杂谈

或许,我一无所知。

或许,我永世孤单。

或许,我终将背负着那包裹孑然独行。

不,这不是或许,这是必然。

因为我总是太过天真。

我总希冀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树是绿的,花是红的,然而我太天真。

总是一遍一遍的强迫自己告诉自己,这个那个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总是这样徒劳的努力。

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不是吗?

其实,哪怕度过了那自以为长久的岁月,哪怕经历了那自以为永记的冒险,哪怕彼此戴着假面说明天相见,我还是脆弱的一无所有,不是吗?

有人告诉我,使我不愿意接受。

是的,我承认,是我不愿意面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2 12:21)
标签:

杂谈

我们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时不时地仰望天堂。

人生来便是平等的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不是我所应当知道的。

关爱他人到底是出自本真还是出自利己?或者说人生而利他抑或利己?这或许可以归为性善与性恶之争吧。

我看来,人生来首先利己,再行利他——这是自然界生物生来必有的产物,贯穿始终。无论何种生命,在诞生之前便被天然地赋予了第一选择:活下去,即不自杀的选择。这是每个有意义的存在过的生命的必然选择。因而有了斗争,个体间的斗争,永不休止的斗争。这种斗争部分物种,只分敌我:除自己外,至少除对自己有利的外,全部都是现实或潜在的敌人。这便是斗争的本质与来源。不作出这一选择的生命,注定灭亡。那些所谓的“标志”也不例外,最起码他们要先利己地汲取能量。

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亲爱的,你真绝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8 18: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悟
前几天,花了点时间考虑了一下我欣赏的几个女孩,y,babydeer,Clarice和李欣馨,发现了一些。和y,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一种理所当然。八年的相处,足以磨灭一切激荡的情感,只余下相伴的随性与淡然。从不曾想为什么,因为就是那样。 Babydeer,作为女孩,最为让我欣赏。对她,更多的是一种看待孩子们的愉悦,会有绊嘴,会有生气的时候,但是从不忘记和好。 Clarice,一个传奇的梦境,作为一个朋友,一个同学,一个似百合下的满天星的梦境,无懈可击。李欣馨,最欣赏的女生。成绩、相貌,都让人心声景仰,她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三月里春风拂过的柳枝,轻触她存在过的地方,正如轻触风亲吻云的涟漪。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