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睡不熟的马尔
睡不熟的马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5,672
  • 关注人气:4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公告
   本博客发表的所有摄影图片及文字(极个别注明出处的转摘除外),皆为本人原创,如需在博客里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如在平面媒体使用或进行商业利用则必须获得本人同意;谢谢您对作者这点破烂东西自恋心态的爱护。
   邮箱地址:hbyzayuan921@sina.com

我的微博:马尔的视觉
 我的微信公众号:马尔的视觉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1-22 09:33)

    你若与蒙人张真拉呱会很舒服,他是个极有趣的人。

    人学富五车不难,过去竹简子上写成的书,五车不过是几百本,那样的饱读,花时间就成;若是嘻嘻哈哈,现在的中年油腻男一肚子的黄黑段子,出口成章。
    唯独有趣不易,俗与雅漫游中的点,还得声息有温度。
    要是有阅历、有智慧,而又端低身段,话题总在有意义和无意识之间晃荡,那样的拉呱就跟和老朋友慢品一壶好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尽管我的好朋友、竹山书院山长连山先生大肆抨击粉丝文化,将其列入谄媚、讨好,最终被裹挟的产物,其论见振聋发聩,但是在梁红的联欢会上,她的学员青梅叶邀我合影还是让我心生得意。
    我也不喜欢粉丝说,宁肯把经常阅读我的公号,时时在文章后留下评论的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和电厂的李建华兄,现如今已经被人称为小城朗诵界大咖的海燕哥,都被梁红拉来助阵。

    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的特质勾连我们仨,那就是七十年代开始的群众文艺。
    所有的文艺专业院校基本停摆,安徽就一个省艺校一花独秀。

    在那个年代,玩文艺靠热爱、自学以及遇见老师和舞台。
    小时候是万金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0 04:29)



    中国文化有个很当紧的字,叫“趣”。
    你也不甚能说清它的性质、形状,好似“韵”字。
    无趣和有趣可是天地之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记得非常清楚见梁红的第一面。
    她是青年画家刘永强的学生,拿幅以老沈为模特的习作来叫堂主提提意见。

    我就见老沈的脸黑成锅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前日作家白桦去世,走完了他的八十九年历程。

    今天,不以作家论,1947年参军活着的已经稀少;参军前上中学时便开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以1946年计入迷文学且成为一生挚求的,更是凤毛麟角。    
    但白桦他从来都不以老作家、老革命自命、自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喊她培培姐拗口,也觉陌生。

她不知如何看到了我的公号,那一刻或许她也是感慨万千,在评论栏写下“我是培培”四个字。
“培培”就像一束光,照亮了封存在我记忆里许多年许多年的那些时光。

她把我的童年又交还于我的手上。

我激动不已的写下的第一行字就是:培培姐你是我童年的阳光,温暖而明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相之韵,我看到的是更多人的成长。

    再不是“活到老学到老”的野心勃勃,或是装模作样。
    将欢喜顶在头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咀嚼,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见到蚌埠红小兵的学姐廖素华算是惊喜。
    她当年和蚌埠红代会的赵士军一批进的淮北文工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雪呀雨呀的寒阴了好一段,腊八节那天晴了,天也转暖。
    在相之韵朗诵艺术团的迎新聚会上,我们这几位被邀请来的嘉宾,笑脸就像绽开的腊梅。
    那是透心彻骨的欢笑,好朋友好久不见,在一起就能将寻常的日子笑成画卷。

    一年之前,画面中我只熟韩梅姐、陈曦,二三十年的老朋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