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婴子
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作《无色袈裟》

 

 

……师父笑了。站在高高的山顶,望着群山云海,说到:“等到婆罗花开时候,九龙剑会助你们重逢。那时,你们将成就前所未有的大业……”
   尘埃落满,一去千年,
朝朝代代归处,仿佛都有天数。巴蜀地带豪杰辈出,引来天下文人墨客。一日,在青云山脚下,无名客发现了无名石,无名石上落着无名氏。扫落尘埃,青石上真言裸露:

九龙宝剑一金龙

隐去千年再升空

茫茫天数人不晓

王者归来定乾坤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6-19 03:32)
标签:

育儿

分类: 人在异乡


爸妈的钻石婚

(婴子)

爸爸为妈妈戴上钻戒,60年中,妈妈不曾有过。那一天感动了很多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海外文摘


作者:汤潜夫

  这是一位孤独的年轻画家,除了理想,他一无所有。

   为了理想,他毅然出门远行,来到堪萨斯城谋生。起初他到一家报社应征,想替他们工作。编辑部周围有一个较好的艺术氛围,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但主编阅读 了他的作品后大摇其头,认为作品缺乏新意而不予录用。这使他感到万分失望和颓丧。和所有出门打天下的年轻人一样,他初尝了失败的滋味。

  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替教堂作画。可是报酬极低,他无力租用画室,只好借用一家废弃的车库作为临时办公室。他每天就在这充满汽油味的车库里辛勤工作到深夜。没有比现在更艰苦的了,他想。

  尤其烦人的是,每次熄灯睡觉时,就能听到老鼠吱吱的叫声和在地板上的跳跃声。为了明天有充足的精力去工作,他忍耐了。也许是太累了,他一沾着地板就能呼呼大睡。就这样一只老鼠和一名贫困的画家和平共处,倒也使这个荒弃的车库充满生机。

   有一天,当疲倦的画家抬起头,他看见昏黄的灯光有一对亮晶晶的小眼睛。是一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海外文摘
法国大革命时期被送上断头台的玛丽皇后,在走向刑场的时候,踩到了刽子手的脚,这时玛丽说了句:“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也许正是这句话使得玛丽 在无数皇亲贵胄随大革命的劫灰如尘埃野马般烟灭后,她却依然时常被人们想起。而且当人们再度提起她时,并非是要对她的一生追加任何的谴责或辩护,而只是因 为这句临刑前的名言,人们依稀记得――有那么一位有着皇族血统的女子曾经来过。

说起贵族,人们多半会想到鲜衣怒马,婢仆成 群,华屋飞栋的那样一个场景,其实这只是一种外在的可有可无的装饰,并且这些东西,是任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就好像鸡犬升天的暴发户,或者锦衣玉食却有着 与猪猡同样喜好的人,或是哪怕拥有航母也脱不了山寨气的窃国强盗,这些都是有的,但却并不能叫他们为贵族。而只有内在的高贵,才是一个贵族之所以成为贵族 的原因和本质。

你可以笑着说,玛丽很有礼貌,甚至可以认为她在作态,但是别忘了,她不是坐在自己的寝宫里说这句话的,也不是对着哪个公卿 贵妇在说这句话。在走向死亡的时刻,在经历绝望之后,对着一个完全冷血的刽子手有必要作态吗。所以,你看到了,这就是贵族。她不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3 23:45)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异乡
分享【五月花】——感恩节

说起感恩节的由来,这要和英国基督教的宗教纷争有关。当时英国的清教徒遭到政府和教会势力的残酷迫害,这些清教徒为了彻底逃脱宗教迫害的魔爪,被迫无奈开始了大迁徒。1621年,102名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船离开了故土,他们远渡重洋到美国来寻求自由。他们在海上颠簸了整整两个月,终于在酷寒的十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异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异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异乡

一颗感恩的心

    转眼十年,我真没想到这本书还能再版。很多事情发生的都很意外。怎么说呢?我总感觉我的收获很多,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渴求,让我能在淡泊的生活中始终保持一份满足。每每不经意间做了件事情,却又“无求而自得”了。我蛮顺天意而行,凡事随意而安,生活也就很平淡,如溪水般静静流淌着,清澈宁馨。也许又是这份内心的谦卑,上苍对我格外的怜悯,不但赐给我了一个安宁的小家,还给我一双可爱的儿女。就是在我默默无闻做女人、做妻子、做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高洋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个曾经充满生命、充满热烈又参杂着火药味的家,如今死一般的沉静。她站在这屋里感到那么陌生,甚至没有兴趣触动任何一件东西,以至于每每打开房门时她是那么迟缓又犹豫。安怡母亲来了几天,高洋都没有去见她。如同要面对自己的母亲,她不知如何诉说自己。她想拿起电话,和老人家说句抱歉,却又拨通了安怡。

    “你好吗?安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了曼哈顿,她的心一下就转移到孩子身上了。她急于想见到孩子。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孩子,她真想抱一抱,亲一亲可爱的儿子,可此时他在托儿所里。她爬在托儿所院外的栅栏边找了半天,没有孩子的那个班,灰心地离开了。

    回到住所,她匆匆忙忙洗了个澡,脑子总算清了一些,就直奔到了学生家属区里的一处办公室里。这里是专门处理学生问题的一个机构中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高洋回到了曼哈顿。她拒绝进自己的家。仁奇暂时把房子让给高洋住几天,以便有个缓冲。高洋决定以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首先她要求冻结银行帐号,然后向学校里的成人学生事物中心提出了她的家事纠纷案。他们受理了。

    仁奇的情况有了大变化。他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目前还很犹豫去还是不去。工作是计算机方面的,跟他的专业并不对口。在这里他还没有完成学业,如果接受工作,就意味着他的学业半途而费。家庭矛盾还没有解决。一切都在混乱之中。老熊、苛月、高洋很关心他,都建议他接受工作。放弃自己多年的专业诚然可惜,但人必须面对现实,不能再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