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嘉祐六年冬(1061),我前往凤翔府出任签判。路径渑池时,决定前去拜访奉闲老僧。不料奉闲老僧已经亡去多日,安葬他的新塔也已落成。嘉祐三年我赴京应举时,曾与子由在他的僧舍寄宿,如今我和子由题诗的墙壁业已坏却,更不用说当年的题诗了。

子由,不知你是否记得,当年我们的马死于二陵,不得不一路骑驴颠簸到了渑池。今天,当我站在奉闲老僧的僧舍前,又似乎听到当年那头蹇驴劳累的嘶鸣声,不绝于耳。也许,这就是人生吧。若问人生何所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第二章,三十而立凌虚台

15《不饮胡为醉兀兀》

没有饮酒,头却晕忽忽的,不是我喝醉了,而是我的心早已随着子由远去。这一天是嘉祐六年(1061年)冬月十九,我要到凤翔府出任签判了,子由在郑州西门外跟我告了别。告别后我仍旧依依不舍,爬到更高一点的地方,希望能再看一眼子由远去的背影,却只看到他的乌帽随着坡路上下一出一没。子由回家了,不知今后寂寞时有谁能再来安慰我。

路上的行人一边走一边唱,路旁的居人也非常快乐。只有我念念不忘子由,心里想着他衣衫单薄,在这样一个苦寒的日子里只身瘦马踏着残月往家里赶,不由得苦闷凄恻,惹得身旁的童仆都怪问我:“为什么你这么闷闷不乐?”

其实,不是我不知道人生终有一别,我只是担心岁月飘忽,不知何时能跟子由再次夜雨听萧瑟。当年我们俩寒灯相对,如今都成了一场场追忆。我骑在马上一路走一路想,我和子由读书出仕是要为国为民多做事情,可不能为了私利谋求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大雪满庭,父亲和子由已经先行一步赶赴京师,我只身留在尉氏驿站。驿站离开封府九十里许,别无他人。忽然有个客人头戴斗笠从北而来,他牵着马冒着大雪走进驿站。缤纷的大雪在他的斗笠上积了寸余,他的脸也已冻得有些苍黑。天气苦寒,我一个人独自饮酒有些无味,这个人的到来顿时让驿站生春,更让我感到天降酒友的快乐。虽然我们互不相识,可是能在寒天雪夜里有人伴饮,足矣。

我慢慢喝着酒,不到一杯;他却连倾数杯,滴酒不剩。我们一边喝一边聊,言谈甚欢,不知不觉一夜过去了,两个人都有了些许醉意,这时他问我天亮了嘛?我点点头,于是他起身上马继续行程。此时天色尚早,千家万户都关着门,路上见不到半个行人。酒醒回想,我竟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不由得笑了,真是“酒逢知己且留醉,相逢何必曾相识。”

【大雪独留尉氏】

古驿无人雪满庭,有客冒雪来自北。纷纷笠上已盈寸,下马登堂面苍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过了江陵,我们继续北上,向晚抵达了许州。许州是我们前往京都的必经之地,离京都只有一百五十里许。这一夜我们就寄宿于许州驿站,驿站位于城市西南。因为舟车劳顿,夜间睡得甚美,到了夜半却忽然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起初以为做梦,再细耳聆听,原来外面早已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哗哗的流水声来自驿站旁边的沟渠,沟渠直通许州著名的西湖。

早晨起来,沟渠里已经春水滟滟,沿着沟渠我们一路向西湖走去。路上碰到三三两两的游人,听他们诉说今年开春时太守宋莒公为了游玩,动用了成百上千的民夫疏浚湖底,当时大堤内外满是拿着铁锹、畚箕的民夫,他们纷纷嚷嚷,好似蚂蚁劳作一般,辛苦地挖运出湖底的淤泥。

路边的桃花虽已开了一些,可是春来寒未去,还没有遍地开得闹起来。尚有数株残梅在水边孤高挺秀,标格粲然。来到湖中央,游人越聚越多,不时看见三三两两的游客携杯饮酒。有个游客喝醉了卧于路边,他的同伴费力将他扶起来,却见他前仰后合如坐船。

小雨后的西湖分外清明,湖中亭台楼阁,清新华丽。城里的人能跟当地的太守一起游乐当然值得赞赏,可是我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2 12:37)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天上的星星都各就各位了,夜空晴朗,我们在星光下一路直奔京师。大的星星像大人,彼此照射着星光。小的星星,则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像孩子们成群结队,热闹得很。

天人本来毫不相干,世人却偏偏指着这里,指着那里,一一起上名字。所谓的南萁和北斗,不过是通常人家用的器具样子罢了。我想天意本来是无所谓'和'的,都是世人强以名之而已。不过远远看去,那南萁和北斗又的确与萁和斗有些相似,只是不知道走近了看会怎样?星空茫茫,遥遥观望,不知宇宙为何物,令人叹息。

【夜行观星】​

天高夜气严,列宿森就位。大星光相射,小星闹若沸。天人不相干,嗟彼本何事。         世俗强指摘,一一立名字。南箕与北斗,乃是家人器。天亦岂有之,无乃遂自谓。         迫观知何如,远想偶有以。茫茫不可晓,使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人生在世,富贵如草木荣枯,本无定数,世人却无不为之悲喜。而名声则让更多的人嚣嚣好之,连我也包括在内。自从我们举家告别家乡踏上征程,转眼又是新一年的正月了(1060年),家乡的田园无人照顾,想必都荒芜了吧?我们一路从南而来,跟随商车碌碌而行,究竟为了什么? 

生活面前,生命无法退缩,只能向前,哪怕一次一点。只要不懒,只要不笨,没有补益是不可能的事儿。人生在世,当重意气,正如春天来了,到处意气生发。只要在求是的道路上坚持徐徐而进,必定会像江阳老翁种下的那湖春藕,春来时,绿意满塘湖。

【浰阳早发】​

富贵本先定,世人自荣枯。嚣嚣好名心,嗟我岂独无。不能便退缩,但使进少徐。         我行念西国,已分田园芜。南来竟何事,碌碌随商车。自进苟无补,乃是懒且愚。         人生重意气,出处夫岂徒。永怀江阳叟,种藕春满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来到荆州,人们向我们推荐当地的著名美食鳊鱼,鳊鱼就生长在荆州城下的江水中,“晓日游江水,略看似玉瓶。”看着江水中游来游去的鳊鱼,我不由想起杜老的《解闷》:“复忆襄阳孟浩然,清诗句句尽堪传。即今耆旧无新语,漫钓槎头缩颈鳊。”然而杜老临流忆人,我们却要将之下酒矣。

想那鳊鱼虽然身似玉瓶,亦已缩颈,却又偏偏跟其他鱼没有两样,不能守口如瓶也。因为贪饵,每遭烹煮,令人悲叹其命运实乃天定也。我对鱼辍箸,忍不住涕泪纵横,食欲殆尽矣。不知我们的人生,是否也跟此鱼相类——命亦天定耶?命非天定耶?

【鳊鱼谁言解缩项

晓日照江水,游鱼似玉瓶。谁言解缩项,贪饵每遭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1 09:38)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来到夷陵,我们在古宜城见到了《本草纲目》里提到的竹叶酒,这是我的家乡四川眉州所没有的,不禁令人感叹一千多年来楚人楚风一直流传至今。

据《本草纲目》记载:淡竹叶,处处原野有之。春生苗,高数寸,细茎绿叶,俨如竹米落地所生细竹之茎叶,其根一案数十须,须上结子,与麦门冬一样,但坚硬尔。随时采之。八、九月抽茎,结小长穗。人采其根苗,捣汁和米作酒曲,其芳烈。”然而,这里的竹叶酒不仅入口芳烈,其色更加清纯,因为之赋诗——

楚人汲汉水,酿酒古宜城。春风吹酒熟,犹似汉江清。​                                                 耆旧何人在,丘坟应已平。惟余竹叶在,留此千古情。

可惜,将竹叶酒传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我们继续沿江东下,发瞿塘,过秭归,至峡州夷陵县。夷陵虽然是一座小城,然而自古地形险要,一路向东可以直控荆吴。可是这种险要的山川地位,早已失去它的战略价值,也因此久不见英雄在这里一展身手。谁料想,有朝一日文伯欧阳永叔竟会从遥远的京都贬谪到这座偏远的小城,真是多亏那位吕丞相劳苦功高!

欧阳永叔来到夷陵,没有念念不忘被人贬谪一事,而是心怀旷达。他游逛夷陵著名的峡洞,留下清丽的篇章。他在酒醉饭饱之余,为夷陵的大好河山留下无数的墨宝。他以前种的楠木,今日已经苍苍。而他植下的桔树,则开始被这新秋的霜败着叶子了。

欧阳永叔虽然早已离开夷陵,可是朱太守为他建的至喜堂年年都能得到精心照料,至今屹立不倒。夷陵的耆老殷切地向我打听他们老长官的近况,我告诉他们:“如今他的须发全白,不过身体却还硬朗”。欧阳公念念不忘国家大事,著书立说无不忧国忧民,此时我站在至喜堂前,不由升腾起一股由衷的敬意。在此遥祝先生,忧国忧民之余,还望先生多喝几壶美酒,好好照顾自己。

【夷陵县欧阳永叔至喜堂】

夷陵虽小邑,自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0 13:32)
标签:

东坡行记

人生

文化

分类: 东坡行记

忠州的江边有一座望夫台,望夫台上有一块望夫石,远远望去,婷婷玉立。江流回转,船来船往,没有哪一艘为之稍停片刻。江水浩浩东去,直奔沧海,而过客纷纷,无不像漂泊不定的浮萍。没有谁停下来坐看山月升起,只有月光在千年里一直照耀着望夫石那伶俜的寒影。

我想为望夫石一驻足,想陪她一起坐看山月升起,给她一份难得的陪伴,可是我知道这都是痴人说梦而已,我还要继续我的人间行程。我只能为望夫石写下一首诗了,算是记下我跟她的这段缘份。然而,缘来缘又去,我走了,带着她那伶俜的寒影,在梦中。

【望夫台,在忠州南数十里】苏轼

山头孤石远亭亭,江转船回石似屏。可怜千古长如昨,船去船来自不停。

浩浩长江赴沧海,纷纷过客似浮萍。谁能坐待山月出,照见寒影高伶俜。

【望夫台】苏辙(子由现实的一面,东坡浪漫的一面,此题分明)

江上孤峰石为骨,望夫不来空独立。去时江水拍山流,去后江移水成碛。

江移岸改安可知,独与高山化为石。山高身在心不移,慰尔行人远行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