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reenfield
greenfie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8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Blogs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Peter Singer讲动物权益运动(http://www.utilitarian.org/texts/alm.html
),感觉过道德体系完全逻辑的生活十分困难,只能用反思,随缘来解决。比如种植杀虫子,动物权益运动与世俗妥协到什么程度,用他的理论都颇有争议。人或需犬儒才能身心健康,因为逻辑与文化往往不符,不知遵循何者更痛苦。如果人的趋利避害可以理解,我们要为动物付出多少呢?绝对的逻辑和文化都是可怕的。实践上看,如果要达到普遍的更美好,可能就得接受部分的逻辑缺陷,以及向一些“人性”妥协。更容易被接受的是肯定人性的道德逻辑(虽然肯定人性或者意味着逻辑不能严格自洽),要不然就是道理或者生存者本体的消亡,我想共产主义政权的困难也在这里。一切过于脱离“人性”或者普遍文化的道德高地,都容易以虚伪告终,比如很多打人、恐吓、人肉施暴者为常态的动物权益运动。我想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接受一些“恶”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很少看话剧,今天和友人看了这场标榜本土、粗口巨多、标题略为“惊世骇俗“的作品,却失望而归。中产”精英“森哥本要和小白领女友结婚,但森哥甩手不管任何事情,所有程序都由女友搞定。期间森哥感觉和恋爱七年的女友精神不合,终于劈腿之后决定临阵易帅,酒店拍照都援用了女友设定的一整套程序,却和新女友结婚了。但领证还没摆酒中间就出现很多问题,但酒席已经订好终于苦哈哈地进入婚姻。结婚没多久,新夫人告诉他怀里孩子不一定是他的,最后森哥自食其果,打电话给给整个故事做旁白的男主史兄,师兄对于森哥的渣男作风看不下去,准备和森哥绝交。

朋友说这是一个天涯论坛的狗血渣男故事,如果没有最后一幕义庄升华,没啥可看。在我看来此剧连升华都乏善可陈。作品批判了婚姻制度,说婚姻是种邪教,要相信邪教才能幸福。多少人因为这个邪教,不改结婚的结婚,应该分手的不分。而史兄这个角色是个不婚主义者,和女友生活愉快,道德感爆棚,从来没有劈腿过,觉得结婚也没什么。整个剧其实只说了一件事:结婚只是一个仪式,好多人被这个制度仪式绑架,以至于像行尸走肉般,糊里糊涂地进入婚姻。这根本就不是在批判婚姻制度,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9 23:49)
分类: 看文
冲着它的名气去看,看完不仅心想,没了?或许这是对于一个时代的描述,不懂美国文学史,不敢贸然评判。场景的描写充满诗意,而描述世家子弟的虚伪,穷小子的想象,都像一个个的社会学题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1 14:18)
标签:

杂谈

前幾天和朋友去Sogo,搭電梯,開電梯的人說'直落', 但電梯在5樓停了, 因為朋友想在2樓下電梯, 於是伸出了手想按按鈕, 電梯下得飛快沒來得及按就到地下了. 這時後面一句壓抑的女聲飄來:'妖, 都話直落, 撳咩撳!' 我和朋友一直在講普通話, 猜到她什麼意思, 是不敢讓人聽到, 又想表逹鄙視之情的節奏, 朋友沒聽到, 我當時也不敢說.

再前段日子, 和另一個同學坐電梯, 進來了一個旅行團, 比較擠, 後面兩個港人又用廣東話: 哼, 大陸人! 當時覺得背脊發涼, 同學沒作聲, 我也沒說. 沒想到事到如今親身感受了一把家人20多年前才來港時的待遇.

在中學, 聽到同學說大陸妹怎麼樣, 有口音的大嬸怎麼樣, 我只聯想到不少同班同學們的父母, 爺爺奶奶, 有趣的是, 這些移民們的後代也湊一塊講, 絲毫不以為意. 一同學說她小時候也受歧視, 但她不介意, 習慣做港人. 我比較記仇, 覺得注定和香港這塊福地格格不入. 再加上什麼集體回憶, 跟本無法和區區本人或我父母輩搭上. 塑造本土身份的活動中, 人們移民前的歷史經常被摒除在外, 彷彿你在香港的日子才算是個人, 以前的日子只以'落後'一以蔽之. 因而區區不愛參加以香港人為名的交流團體. 每次聽到說大陸人怎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看文

No zuo no die 1 卫国师涓给晋平公奏曲。“平公问师旷曰:“此所谓何声也?”师旷曰:“此所谓清商也。”公曰:“清商固最悲乎?”师旷曰:“不如清徵。

”公曰:“清徵可得而闻乎?”师旷曰:“不可。古之听清徵者,皆有德义之君也。今吾君德薄,不足以听。”平公曰:“寡人之所好者,音也,愿试听之。”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一奏之,有玄鹤二八,道南方来,集于郎门之篞。再奏之,而列。三奏之,延颈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趣有趣!

    众所周知,宋词分为两大流派:攻词和受词。前者以苏轼、辛弃疾为代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种词是练了健身的,充斥着肌肉和热血;后者以柳永、秦观为首,“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种词则是练瑜伽的,肢体柔软,娇憨性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4-12 18:04)
标签:

杂谈

赤腳医生曹守強

话说安徽淮南某村有个赤脚医生叫曹守强,人很聪明。家人当时田里干活不慎跌倒,眉头碰到了镰刀上,忍痛去找医生。医生说,你这个伤不缝针以后肉会翻出来,不过你真幸运,我刚给驴缝好腿,正好有针线在,可以给你缝一下。家人给缝好针,农闲时回上海华山医院复诊,医生说这医生缝得挺好,肌肉是有层次的,如果随便缝起来,你那眉头肉就会翻起来,长肉芽。现在伤处平平整整,完全看不出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8 21:09)
标签:

杂谈

乞丐、村民

正好凤凰今天独家讲东莞丐帮,家人又说起在安徽农村听到的事。该村里有乞讨的习惯,每年冬天没农活可干的时候,就举村出去乞讨,无论贫富(不过据家人描述,这村基本都很穷)。三年“自然灾”的时候,一个农民扯了一面大旗带全村出去乞讨,一路讨到江南,提起这事还津津乐道。家人还认识俩家人,一家男主人因为眼睛很小叫“眯眼”,娶了个老实巴交的老婆,家里只有一床被子,有太阳的时候就拿出来晒,上面像芝麻一样洒满小黑点。家人经过问其老婆,老婆说,这是跳蚤屎。眯眼以前偷过生产队的木头,可能用来当大梁,一直穷得叮当响。一天他老婆和家人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8 00:16)
标签:

杂谈

小時候看到陸機<<猛虎行>>, 只知道'渴不飲盜泉水, 熱不息惡木蔭', 覺得很酷. 日前才發現, 後面是'飢食猛虎窟,寒棲野雀林。'文天祥固然磊落, 陸機卻也讓人動容. 人一生何其相似, 而英雄固少, '眷我耿介懷'之人如今幾希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诗云:

       三山半落青天外,我让翠花上酸菜。

       一枝红杏出墙来,我让翠花上酸菜。

       陈王昔时宴平乐,我让翠花上酸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