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郝炜华
郝炜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114
  • 关注人气: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随笔

父亲曾经在山东潍坊的坊子区从事列检工作,他们的待检室是一战时期德国建的检车段,单身宿舍是德建铁路公寓,工作与生活全被德式、日式建筑包围。父亲讲过两个跟坊子区有关的故事。一个是德占坊子时期,一名德国士兵到理发店理发,被爱国理发师用剃刀割断喉咙,为了抓捕理发师,德国侵略者杀了整整一个村庄的人。另一个是日占坊子时期,一名日本电工爬到电线杆上修理线路,手钳掉到地上,他叫一位过路的中国老百姓帮忙捡,因为语言不通,中国老百姓以为叫他摇晃电线杆,结果差点把日本电工从电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去冶力关之前,大家都把冶力关叫做治力关,虽然陈涛老师一再纠正,同学们却改不过来。7月份,班里组织到冶力关举办助学活动,大家依然将冶力关叫作治力关。整理参加助学活动的同学名单、商讨活动内容、制定活动路线,大家从天南海北奔赴兰州后如何集合?如何去往冶力关?夜以继日的讨论,“治力关”三个字时常冒出来。陈老师终于愤怒,这帮学生地理知识如此缺乏,记忆力如此糟糕,怎么走过漫漫长路,安全到达位于甘南的那个地方?他在班级微信群发了几个火冒三丈的表情,大喊:“是冶力关,不是治力关。”

老师发火,弄得大家十分紧张,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三个字,唯恐再犯令人无法忍受的错误。到了指定活动的日子,上飞机的上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18:51)

朱山坡是我的鲁院同学,开学时作为学生代表发言。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眉头微微皱着,看上去有点忧郁,普通话不标准,但是能够听得懂。


朱山坡, 19738月出生,汉族,广西北流市人。早年主要写诗,2005年开始发表小说。著有长篇小说《我的精神,病了》《懦夫传》《风暴预警期》等,出版有小说集《灵魂课》《中国银行》《喂饱两匹马》《把世界分成两半》等,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评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6月17日06:54 林渊液

《未知量》并不是一本很容易读得下去的作品,这或许可以反过来印证,半个多世纪以来,布洛赫的小说缘何一直不见中文译本,即便他在欧洲文学界早已声名鹊起,并受汉娜·阿伦特、托马斯·曼、米兰·昆德拉等思想界和文学界大腕的倚重和推介。

  《未知量》情节简单,风格简淡,情感节制。主人公理夏德·希克是一位青年数学家,小说分别在他与家庭成员、与同事之间展开关系。家庭成员中,有过世的父亲、母亲、妹妹苏珊和弟弟奥托,而同事中除了两位教授和博士,还有他的两位年轻女助手,其中的伊尔莎后来成为了他的女朋友。按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发稿

1

士兵嘁嘁喳喳从房后经过时,纪来福正在磨辣椒酱。泡好的黄豆、绿豆、胡萝卜块、芝麻、红辣椒搁进磨眼里,石磨转动,粉红色的辣椒酱从磨盘里挤出来,辣乎乎的气息弥漫在角角落落。纪来福用木勺子将辣椒酱刮进瓷盆,已经刮了半瓷盆。这是胶东人家喜欢的吃食,搁锅里蒸熟了,又辣又香又好看,买都买不到。

听到屋后嘁嘁喳喳的声音,纪来福慌忙用布子将瓷盆盖起来。村东边的山头驻扎着伪军,伪军和他们的老婆隔三差五从山上下来,捉鸡逮狗,摘果挖菜,什么好吃弄什么。纪来福家门口种着一棵梨树,梨树下种着一株葡萄,葡萄蔓爬到了梨树上,结着青煦煦的葡萄籽。等到八月十五,葡萄籽成熟,变得又肥又紫,摘下来,放进瓷盘里供养月亮娘娘再合适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0 21:56)
分类: 发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稿

秋山直子将花子客放到了小白龙的背上。花子客没有死去,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小白龙跪在他的身旁,眼泪大滴大滴地滴下来。

一匹马对自己的主人忠诚到这样的地步,秋山直子感到无比吃惊。她将花子客抱起来,放到小白龙的背上。花子客……实际上是花子客救了她,如果不是他将她压在火车外边,她也会被翻滚的火车压死、压伤。一个试图伤害她的人反倒救了她。事情的荒谬令秋山直子摇了摇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稿

巨大的红色车轮缓缓滚动,“呜”地一声,伴随着汽笛长鸣,火车慢慢驶离坊子站。秋山直子与宇野美子坐在车厢内,看着站房、电线杆、车站工作人员渐渐消失在视野之外。站台尽头,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略弯着腰,目光注视着从眼前经过的一节又一节车厢。秋山直子乘坐的车厢从他面前经过时,他的目光落到秋山直子的身上,脸上滑过一丝诡异的笑。

是那个要杀死小白龙的男人。他站在这里做什么?他的脸上为何露出诡异的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稿

街道上的灯光昏黄一片。已近凌晨时分,秋山直子终于停止了啜泣。这个凌厉无比,似乎不爱世上任何人、任何事物的女人不知被什么触动了心灵,无比伤心和难过起来。小白龙在布庄前面不安地挪动着步子,数次将头探进布庄里面。布庄冷冰冰、黑乎乎的,不像人居住的房屋,倒像一个石窟或是一个墓穴。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街道尽头传来。小白龙转头看去,这个时刻,坊子镇所有的人都应该沉入梦乡,怎么会有人在街道上独自行走。等到人影近了,小白龙的心颤了一下,是花子客。他不知被什么事情纠缠、困惑,面色凝重,眉头紧锁,他的手里攥着一块布子,小白龙认出来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