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诗坛
中国诗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89,468
  • 关注人气:2,0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新诗代诗歌网

公告
   本博谢绝加入任何圈子。鉴谅!
 
   【注:博客部分内容来自转载。欢迎您留言推荐精彩文章。】
   邮箱:shigecn@163.com
推荐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人

丁斌

挑灯读诗

分类: 挑灯读诗
诗人丁斌在青春的游历、放逐之后,以“归来者”的身份回到家乡。“一个筋疲力尽的离家出走者;一个错写身份号码的人;一个对生活别有用心的人……”一个故乡的异乡人,一个眼镜店的“小老板”,一个自称明朗哥哥的狩猎者,在暮色弥漫的山坳与渡口,寻找着遥远的“梅山”。他的离经叛道,卫道士般的身影在旁人眼中多少有点不合时宜。是的,他深居简出,孤言寡语。他的孤独是“梅山”的孤独,诗歌的孤独。【海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0:03)
标签:

海啸

诗歌

千秋祠

分类: 诗歌集装箱


千秋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尔赫斯

爱情

写作

分类: 点击作家

 


1970年代末,博尔赫斯和玛丽亚?儿玉在西西里游历。资料图片

30年前的6月,阿根廷诗人、小说家博尔赫斯长眠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作家

张爱玲

分类: 点击作家
    导语:二十一年前的今天,恰逢中秋佳节的前一日,美国加利福利亚,洛杉矶的一间公寓里,七十五岁的张爱玲躺在一张行军床上,身下垫着一床蓝灰色的毯子,溘然长逝。早年在《天才梦》里宣扬“出名要趁早”的她,晚年不接电话、不开信箱、不见客人,吃着快餐食品,不停地变换住所,如隐居者一般寄居于洛城大大小小的公寓中。《红玫瑰与白玫瑰》中那句“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冥冥之中竟成了对张爱玲自己人生的注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人

翻译家

屠岸

分类: 诗歌杂谈
93岁高龄的著名诗人、翻译家屠岸

  采访者:黄玮

  受访者:屠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请以自己的方式写作

周瑟瑟

 

  以什么态度与眼光来看待新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决定了如何编选《新世纪中国诗选》。
  先说说书名《新世纪中国诗选》。“新世纪”指2000年以后,是一个时间概念,“中国诗选”指全国34个省市的诗人诗选。虽然冠以“新世纪”、“中国”这样的名词,但我只是把它们当作一个时间与地域范围在使用,不在于其有多大,而在于对编选时间与对象的限制。
  我认为新世纪这16年里,中国现代诗是最为贴近我们的心灵与身体的写作。谁写出了哪一首好诗,现在读来依然还是热的,谁的写作受谁的影响,清清楚楚。这16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有的是闹剧,过眼烟云,有的改变了中国现代诗的格局,伤筋动骨。这16年里中国诗人对于外界从未反应得这么迅速,翻译扩大了我们的视野,又反过来进入我们的写作。从博客、论坛到微博、微信,诗人与诗歌深度介入,热闹背后尚可见少数人在寂静中写作。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个时空里,我们的写作到底有多少进步?我们的状态是否真实有效?要准确评估与判断并不容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书目录与前言公布后,这两天收到了不少反馈,统一回复如下:

1、不能再加了,书已经进入最后出版印刷流程了;
2、遗漏好诗、好作者不可避免,本书是全国范围作者,不要只盯着本省市几个作者,谁有谁没有,全书已近600页了,出版印刷经费过高了,我们是不取任何报酬的,并且是自己投入的;
3、马上还有年选等着各位好作品支持,我想一些作者可以分散一些,不必扎堆,书毕竟要面向市场,我在本书与年选中更多想收新人、边缘低调作者写得不一样的好诗,欢迎这样的作者主动与我联系,也请各位推荐,我们的视野毕竟有限;
4、排名不分先后,甚至在其中故意打乱放,不要看先后请看作品,前后同等重要,我觉得写得好的朋友可以谦逊一点,为新人让路也是应该的。同行之间更不必较劲,是真好谁也不可能遮住,应该自信,更应宽厚,千万不要再怒发冲冠,伤了自己的身心;
5、至于某些作者人品之类的,我并不了解,邮箱收到作品,看了觉得不错的就选了,甚至一些作者的基本情况我并不了解,只是作品不错就选了。
6、欢迎朋友们及时沟通,帮忙告诉我一些我不清楚的作者与作品。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历杭德罗·桑布拉(王寅/供图)

  在思南文学之家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对谈活动开始前十分钟,我们还堵在南昌路、瑞金二路口。乘坐身后另一辆出租车的九久读书人编辑彭伦决定下车步行。亚历杭德罗·桑布拉(Alejandro Zambra)发现了彭伦一闪而过的身影。“咦发生了什么?”他问我。我向他解释,彭伦认为快来不及了也许步行更快,但我觉得堵过这一段就会好。
  “我们一定会赢。”他带着拉美人特有的乐观精神对我说道。显然他丝毫都不焦虑。很快,我们又继续谈论起了《重庆森林》。
  这位1975年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到中国的智利作家亚历杭德罗·桑布拉依然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对他而言,日记是自我训练,也是对世界的快速感知。他着迷于中国老人在广场上跳舞的画面。“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一站就是20分钟。非常优美。他们在阴影里跳,就好像他们更喜欢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年,70岁的莎朗·奥兹凭借诗集《雄鹿之跃》获得了当年的T.S.艾略特奖,次年又获得普利策诗歌奖,这使得她一时风头无两。然而,在那之前,尽管每部诗集都叫好叫座,但却总是入不了严肃批评家的法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