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郝庆军
郝庆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551
  • 关注人气:3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2-20 22:08)
我们活着
不是因为我们幸福
而是因为我们不幸
奔波在草原上的羚羊
不是他们善于奔跑
而是对身后追逐的恐惧

风吹过后是清凉
还有那一地落果的金黄
冬日冰河反射着阳光
犹如刀刃上尖锐的锋芒

那一年我从山里走出来
进入城市仿佛胸怀世界
青春懵懂的少年
心里只记挂着一个女孩
尽管几十年过后
已经记不清她的容貌
但那份记忆和特别的情绪
仍在心里某个角落蕴藉

博尔赫斯的恶棍列传
记录的不是人的历史
而是在生活的潜流中
打捞那些特定的记忆

风吹过后是清爽的凉意
犹如暗夜中的闪光
而那瞬间的微凉
足以安慰红尘中的凡心
就像你在某个雾霾沉沉的日子
忽然想起少年暗恋的姑娘

凡心激荡犹如一波波水纹
即便掀不起狂澜
对生活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年马尔克斯去阿哥廷
拜访一位印第安的老者
述说自己写作遇到的困境
老者咧着一张没有牙齿的嘴
对他说了一句箴言般的话
宏大叙事需要微小的开端

马尔克斯立刻呆住
一动不动站在老者的面前
像是被人施了魔法
回家的火车上未发一言
摊开稿纸埋头就写
他找到了百年孤独的灵感

雪下了整整一个夜晚
第二天开门已经困难
狗在柴房里汪汪直叫
幸好储备了粮食和木炭

野雉在我的草庐上方盘旋
我料定它是闻到烤地瓜的香味
打开窗户把热乎乎的瓜瓤掷出
一个优美的弧线划破雪霰

那是一只漂亮的雄野雉
蓝色的锦翎散发出彩虹一样的光
一只雌野雉在不远处守候
等着雪后的第一顿早餐

寒号鸟等不来春天
因为不到腊月它便饿死
辛苦的蝌蚪游来游去
探寻着哪儿有温暖的水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年我十六岁走出大山
来到了另一座大山的脚下
在一座中等师范学校里读书
像一只猿猴蹿下高高的山岗

那个地方是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
有五个电影院和十五个交谊舞场
我穿上了一件体面的西服上衣
发白的牛仔裤绷紧年轻的屁股
头发也留得很长像一头多情的山羊
到处看城里面那些长得漂亮的姑娘

我频繁地借阅萨特和张贤亮
因为他们开始关注存在主义和意识流
试着开始写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以为那就是令人着迷的文学和思想

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文字哪怕寻人启事
收到退稿信还是兴冲冲把稿件投入邮箱
第一篇小说叫做夏天写一个恋爱故事
小说情节是对高加林故事的善意模仿

可那时候从没有拉过任何姑娘的手
村里有个姑娘一直对我情深一往
我读书的时候她一直送我到汽车站
哭得像个泪人她的名字真叫小芳

我并非不想同他谈恋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3 19:07)
如果我是动了凡心的白蛇
长着一个美丽无比的外壳
对美色又久怀了蠢动的贪恋
也会去勾引那个鲜肉许仙
不动声色地与他同床共枕眠
享受妙不可言的鱼水之欢

这是命运的内核
只要有欲求就有绵绵的贪恋
然后骗自己说这是美好的爱情
人间至美的一种高级情感
其实,你是为自己无耻
装饰成一中自欺欺人的谎言
掉进了自己设计的绳圈

没有欲念和诉求
你在这个世界便生无可恋
没有生理的渴望
便不会产生精神的迷恋
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谁也逃不过自己设计的绳圈

2018年12月13日 田园风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可爱
就是专注于做一件事情的时候
你知道人类为什么能存活于世
因为他们关键时候豁得出去

你知道我怎样战胜无数个长夜
你知道我如何写出一行行诗句
一想起远方还有个美丽的你
浮躁的心顷刻间就会变得踏实

窗外铺开一层蒙蒙的雾气
严冬的早晨总是令人畏惧
但是一想起几十双盼望的眼睛
心底里涌出一股温暖的东西

出门前看一眼床上没叠的被子
人形的凹槽说明昨天睡得踏实
我不知道生命里面有多少奇遇
只知道每天的心情像酒一样迷离

很久没有喝那种令人销魂的液体
但是却一点也没有感到渴念难耐
想想之前对它是那么迷恋和喜欢
至今仍然觉得之前的生活恍如隔世

我不是说过去就不好今天多自律
我只是感到生命的体验有时候不可思议
当你执着于一件事物的时候纠缠如蛇蝎
一旦放弃执念却毫不犹豫地弃之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17:35)
世上有许许多多事情
越想努力做好便越糟糕
比如爱情
比如入睡
比如举止自然
比如写一篇满意的小说

世上许许多多格言
都经不起实践的检验
你越觉得它理
便越是错的离谱
比如富贵于我如浮云
比如有志者事竟成
比如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比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其实应该是这样的
越努力越糟糕
不努力便更糟糕
努力获得爱情
即便没有获得爱情
收获友谊也不错
即便没有获得友谊
起码还获得了被厌弃的体验

富贵于我如浮云
富贵本身没有错
只是心态出问题
追求富贵不丑恶
就像追求学问
追求智慧
追求你所爱的人
追求被人尊重

写作的灵感
确实在无意中来临
可如果没有无数个日夜的苦思
很难在放松的时候迸发
放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21:18)
对生活最好的回应
就是对其欢呼喝彩
但是我却始终有气无力
因为忧郁总是不请自来

困意无数次盘旋
我却始终无法入睡
你的面影在我眼前晃动
思念像街巷里的脚步一样徘徊

天都快亮了
我还在想你
我强迫自己睡
明天还有几个会要开

是的,我错过了你
可忧郁并没有慈悲心怀
每当午夜来临的时候
它准时把我的心门敲开

一开始我还强烈排斥
可慢慢成了一种习惯
我也不指望奇迹发生
失去睡眠总比失去心智要好
只要有你的笑容陪伴
午夜的脚步变成了新的期待

思念是一枚小小的石子
揣在兜里总有一种坠痛
忍不住总想把它丢在湖面
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

常常坐在酒吧里直到打烊
一杯接一杯地总是喝不快
因为我总是想着对面是你
每喝下一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6 19:50)
理智可以教你明哲保身
但后果你未必承受得起
尤其是灾难来临的时候
勇敢的站出来大胆地迎上去
未必能够自救,可——
逃脱和回退的结果一定是死

胆怯的鸭仔呱呱直叫
狼群围猎时无声无息
吱吱喊的总是被捕的动物
血勇的猛兽才会安静地猎食

明哲保身的后果难以承受
你自觉安全的地方未必不是危地
钓饵都是喷香的食物
上钩的都是那些浅水中馋嘴的鱼
美色的头顶上往往有一把钢刀
温柔乡专门销魂蚀骨

如果你不知道你周围有多黑暗
请闭上眼睛细细倾听地下的声音
只有从那微茫虚弱的呻唤里
才会发现火种其实在民间
只有存在的东西才会消失
长夜到了尽头就是光亮在前

慢慢变老的后果只有一个
就是心智成熟和生命稳定
遇到事情不再着急和心慌
心静如水地看一位漂亮的姑娘
还有就是不再惧怕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20:28)
在这熟透的热乎乎的月亮下
我禁不住要与你
低声呢喃
在这冷峻的蓝盈盈的日光下
我多么渴望和你
彻夜长谈
你是夏日里的风
我是飘荡的芦絮
远处荷叶上一只青蛙
正调戏着青莲

发动机轰鸣声遮不住
轮胎的喘息
长距离的高速旋转
耐不住时间
坐在空调车厢里的你
正专注于身旁起伏的胸脯
温情和恣意中哪管
轮轴的裂纹越来越宽
只知道奔驰的畅快
哪清楚危情来自瞬间

低声呢喃的不只是几只燕子
这种声音也来自情侣那边
月亮温和地望着
这个情意朦胧的世界
宽容地注视着人的悲喜
微微一笑合上双眼
夜风轻轻吹送过来
一阵阵悸动穿越指尖
都期盼着黑暗的来临
趁机抚摸那张羞红的笑脸

自从你从十月飞跃南极
那道欣悦的律令一直是我的期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
只要走得方向正确
不管多么崎岖不平
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一株笑弯了的谷穗
在春天的时候
曾遭遇过一场倒春寒
如果当时它躺在沟垄
没有奋力挺直脊梁
就不会享受粮囤里欢呼

五年前我们发生的那场争吵
胸腔里至今还残留那阵辛辣的屈辱
如果不是你拽住我的手
或者不是那个航班延误
我恐怕还凝望着北边的安大略湖
品尝着冲动和轻率酿成的苦酒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
只要你不熄灭心中火苗
不管发生怎样的变故
爱情都会将生活酿成美酒

那年你从草原上飞过来看我
到家的时候雪霰还在空中飞舞
我把渴念当作面包蘸着汤汁吞下
你悄悄将劈柴填入火苗正旺的壁炉
窗外是一片寂静万里雪白
春天将屋里的野玫瑰催熟

不光前方的路有多苦
只要有壁炉有火光和面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