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雨山
韩雨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21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77天啦!

2005年12月04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8年11月10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远方》》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10篇
图 片 数 0张
访问人数 9678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还行

  • 我今天的心情:

    挺好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好好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8-11-10 23:26)
标签:

杂谈

26

MUMU说:“妈的,他强奸过我,那时我才初一,很小,都没有乳房,我不愿意,他就打我,让我很不舒服。后来,我愿意让他干我了,他却跑了,去干别人了,妈的,连老太太他都不放过,不就是为钱嘛,至于嘛!想起我就恶心,等姑奶奶有钱了,买一麻袋伟哥,让他当饭吃,然后让他干我,干到吐血都不许停。”

老驴说:“姐姐,太毒了吧?根本用不着,告诉我是谁?我直接帮你把他剁了,把鞭拿回来,咱炒大葱吃,吃完了,我干你,你闭上眼睛,天上人间的,那多快活。”

MUMU说:“好主意!就这么干。不行,就你那熊样儿,你敢吗?你也就用舌头搅了搅口水,动真格的,白费!”

老驴说:“真有意思,看扁我了。哥哥也是扛过枪打过仗,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翻过浪的主儿,要不是因为我纯真善良、心若在梦就在的话,早就成塞纳河畔的杀人狂魔了,乌黑的夜晚,风飘过河面,微波粼粼,一把闪亮的弯刀,划破宁静,用马克吐温式深沉的口吻说,知道甘地是怎么死的吗?知道列侬是谁杀的吗?知道卢旺达大屠杀是谁干的吗?知道德州电锯杀人狂是谁吗?……”

小山子在对面扔过来一枚一块钱硬币,掉在地上“叮”一声,说:“哥们儿,给我来本法制文摘。”

老驴当时就笑弯了腰。

MUMU说:“算了吧!不值得,过去的事儿没有一件是真的。”说完把手里的烟头弹飞了,点燃了一串又一串城市的街灯和天上的星星。

 

27

那夜,MUMU坐在离电视很近的地方,又看起了那个姓孟的男人主持的娱乐节目,突然窗外一道亮光,接着“咔插”一声大雷。屋里黑了,灯灭了,电视没人了,冰箱的“嗡嗡”声也消失了,换之而来的是大雨点子打在玻璃上“噼哩啪啦”的响声。

MUMU摔了遥控器,发疯一样的冲了出去。

在电视台的大楼前,MUMU拿出手机播着号码,接着对着手机喊:“姓孟的,我操你妈,别以为一转身你就成神了,屁!是个人你就出来,老娘就在这儿等着你。……”对方挂了电话,MUMU一遍又一遍的拨着号,但手机里永远是那个温柔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MUMU绝望了,紧握着手机蹲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雨一直在下着,水落在MUMU的手机上,也落在了小山子的摄像机上,让它们变成了水货。

MUMU的哭声撕裂着老驴的心,他握紧了拳头,嘴里粘乎乎的吐沫悄悄的激化成了CTX

老驴坐在了地上,盘着腿。

许久,MUMU过来拉老驴回去,老驴没动。MUMU抱住了老驴,紧紧的抱着,蹭了老驴一脸的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电视台门口的武警端着冲锋枪瞪着眼睛盯着他们,看着看着,乐了,露出一排牙,有点儿黄,肯定没用高露洁盐白。

老驴像一坐石像一样被摆在那里,纹丝不动,雨水淹没了他的屁股,也淹了他的小弟弟。

 

28

三天后,老驴回来了,两只眼睛都让人给封了,眼眶子又青又肿,像国宝一样。他进屋就倒在了床上,接着,震耳欲聋的鼾声,席卷而来。

MUMU煮了两个鸡蛋,边给老驴揉眼睛,边打开了电视,电视上姓孟的那个小子,跟往常一样,还在活灵活现的白话着。

李达指着电视说:“人家这不是啥事儿没有嘛!他妈的也没伤着人家呀!真怀疑他那眼睛是找没人地方自己敦的。”

MUMU和小山子都没有说话,沉默了。

老驴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操!这是以前录的。”

 

29

冬天来了,第一场轻雪像老驴的头皮屑一样,天一冷就飘了,飞飞扬扬的。

MUMU的假期结束了。

这时候,国航机票提前半个月定可以打七折,但伙食很难吃,啤酒还不让随便喝。法航不打折,国外的就是牛逼,但可以喝到劣质的法国红酒,还可以看到鸟语播的电视节目,不过,空姐都很丑,不应该叫她们空姐,应该叫“空妈”。

 

30

那天MUMU在机场正在办登机手续,就听见一声“泰山”式的呼唤“MU——MU——”。

知道MUMU要走,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所以都跟着来了,把一辆去机场的大巴整整的霸占了,小山子在后面数着人数,李达在前面数着钱买票。司机看着那些女的问李达:“你们这是模特公司出去演出吧?”李达说:“对对对,哥们儿,看在这么多美女屁股坐在你车上的份上,打个折吧?”司机看了看他说:“行!只收这些美女的钱,你们三个男的就不算人了。”

车上一顿哄笑,老驴看着窗外,很深沉。

一行人跑进机场,机场的大厅里人头涌动,老驴站在门口一声高喊“MU——MU——”,声音越过了一切鼎沸的人声,整个机场霎时间安静了。顷刻,只听远方穿来闪亮的声音“唉——我在这儿哪——有事儿吗——?”声音一直在回响,像在山谷里一样,荡漾着每一个角落。老驴推开身边的人,向前跑去,边跑边喊:“能留下吗?”闪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后悔。”

老驴终于跑到了MUMU的跟前,弯着腰喘着粗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站直了对着MUMU,愣了半天,脑袋中突然想起一首八十年代后期的流行歌曲,说:“让我一次爱个够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0 23:26)
标签:

杂谈

21

两个人在床上紧着折腾的时候,老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一直是豆腐嘴,刀子心的角色,害了不少人,但都没机会跟他们说“baby sorry,很失败。老驴决定,明天,就在明天,自己要买一匹骡子,骑着它,驮上一麻袋小米,给那些人每人送十斤,放下就走,一句话也不说,剩下的再驼回来,留着跟MUMU熬粥喝,一次就放几粒,连汤带水的,一直喝到死。

想到这里,老驴光着屁股跳下床,放CD机里一张盘,是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

MUMU闭着眼睛说:“傻子,刚才有一颗流星从我们的头上滑了过去,我没有许愿,一许愿它就会砸到人,也会砸碎梦,梦是飘着的,我一脱衣服它就掉下来了,一不小心就会破了,里面的装的滚滚红尘都流了出来,还冒着热气,像豆浆一样,淌向远方,漫过希腊,漫过法国,漫过印度,漫过耶路撒冷,漫过古罗马……还漫过我美丽的家乡,流到一个大沟里,变成了一条河,淹没了一个又一个小村庄,还有海边的房子,男人,女人,老人,孩子,猪,狗,鸡,鸭,鹅……呵呵!呵呵!还有你,在里面游着泳,呵呵!你真傻!只会狗刨。”

老驴听着听着心一缩,射了。

MUMU睁开眼睛说:“操!你他妈射里了。”

老驴趴在MUMU的胸口傻笑着说:“没事儿,我精子成活率低。”

掌声响起,小山子惊愕的看了看他周围的那些姑娘,偷偷的把自己的右手从裤裆里掏了出来。同时发现自己,很孤单,也想选一个姑娘,却累了,有点儿晕。

 

22

李达拿着个摄像机闯进来有些突兀,因为他是个大老爷们儿,开始小山子是想把他撵走的,但没想到老驴跟他却是相见恨晚,大概因为都是属于心太软很受伤的主儿。

李达人长得比李灿森还怪,长发,爆炸式,还好几天不洗。小山子第一次见他,看了一会儿之后,转头揉了半天眼睛,原因是李达的整体形象有点儿Fraser螺旋错觉,瞅时间长了会引起视网膜及视神经细胞严重错乱。

过后,他们才知道李达是戏剧学院的老师,还演过好几部电影,全都是流氓甲、路人乙之类的角色,老驴觉得李达适合演唐吉珂德,但就怕塞万提斯从棺材里蹦出来。

李达特别没酒德,一杯啤酒喝下去之后他也能装醉,称自己要摔倒楼过来一姑娘。别看这家伙平时挺能诈唬,但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属于临门解不开裤腰带的类型,其实她身边的美女很多,一提这个李达就会不由自主的悲伤起来。据他的观察,他们学校到点儿就往宿舍钻的都是丑女,而且肯定不是表演系的,长得稍好一点儿的晚上七八点回来,再好点儿的九十点回来,最尖的根本就不在学校住,一下课就被好几个老哥迎到奔驰和宝马里了,看都不看他一眼。

老驴听完这个,也自卑了,觉得老天不爱笨小孩。

 

23

李达对电影艺术的狂热,绝对在老驴和小山子之上,他特喜欢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电影,觉得那就是艺术的代名词,一遍又一遍的看,也不够,每当看到老驴和小山子都睡着了的时候,他就会突然捧脚大笑,笑到眼角都挂着泪花,这让人感觉到他自己更像一部电影,只不过是惊悚恐怖片。

那之前,李达自己写了一个电影剧本,据他说那剧本是“溶谢晋式的青纯与阿莫瓦多式的耍混于一身的新潮影片”,说完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儿觉得自己老鬼才了,并说这部电影要是拍好了,演员阵容再强大点,上贺岁档,一准儿毙了小刚哥,然后再到威尼斯捧个金狮回来,连领奖致词他都想好了,上台决不说什么谢谢之类的屁话,对着话筒就俩字“OH YEAH”。

李达为了扎钱拍这部片子,不惜出卖色相与肉体,天天去找各类女大款和富婆聊哲学,但没想到人家都很纯洁,跟他只谈感情不谈钱,对艺术更是一点都不感冒,这让李达很懊恼很愤怒。无奈之际,回到家,把所有的气全撒他媳妇身上了。后来,他媳妇跑了。

李达一想起他媳妇眼泪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淌,他说他媳妇很纯洁,很善良,是那样的一尘不染。他媳妇走了,也带走了他所有的生活。后来,好几个中国导演从威尼斯拿到了小金狮,李达却再也没有提起过他的电影。

老驴能清楚的看到李达身上的伤口有多深,很同情,也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那时,康泰克已经推出了不含PPA的新感冒药了,但李达还是会经常性的发烧。

 

24

老驴和李达聊得云山雾罩得时候,MUMU正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一个姓孟的著名男主持人突然蹦了出来,一嘴的娘娘腔张牙舞爪的。

老驴和李达都傻了,老驴先喊:“这牍子是我小学同学,本来挺爷们儿的,那会儿净拉着我们出去打群架去,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妈的,不会让人给阉了吧?!”

李达一边嘬着牙花子一边说:小时候他就怕我,狗头狗脑的,见着我就跑,现在出息了。别让我逮着他,逮着就暴打一百八十遍,让太阳升起又落下。

老驴接着说:到时候不用你们动手,你们赶紧出屋等着,省得溅你们一身血。

李达:“别冲动,别冲动,咱不犯罪,咱雇五十个民工上他家门口拉屎去。”

小山子在旁边愣了,他知道,老驴和李达都是粗人,见不得别人有万种风情。

MUMU后来改看《情深深雨蒙蒙》了。

 

25

MUMU经常会突然郁闷起来,估计是想起了什么,这会令老驴手忙脚乱。老驴急匆匆地从嘴里往外掏情话,掏不利落地时候,就会佯装洒脱,把一句姐姐,要杜冷丁不?拎出来。在老驴的心里,杜冷丁只有减少要死的人的痛苦,一个功能。所以这句话总是挂在嘴边,像手机感应器似的,一有风吹草动,就假惺惺地闪。

老驴知道无论男人和女人的多愁善感都与情有关,大部分在傻呵呵的感叹“啊,我的青春!啊,我的活力。”等他们到忘了果戈里是谁的年龄就好了,那时就会像汪家卫一样带上墨镜,风月浮云,只在黑暗中流过。

“花样年华”到“2046”,树上的叶子总是周而复始的黄了又绿,绿了又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0 23:17)
标签:

杂谈

11

那天音乐剧完事之后,三个人找了一个露天的大排档,想要找酒作为沟通的支点。几杯二锅头下肚,老驴的脸就红了,凑到MUMU旁边问:“MUMUMUMU,巴黎好不?”

MUMU嘬着Marlboro地一下喷出一口烟,说:“操,巴黎,不就是中国一铁岭嘛!”老驴和小山子齐声喝彩、兴奋不已。就此,老驴也更来劲了,举着一大杯二锅头张罗着,哥儿几个,走一个,然后MUMU和小山子愣了,看着他自个儿仰脖,山羊胡打成一绺往下淌水,忽然觉得心里不落忍,就纷纷跟着自残了一杯。

城市的夜色,忽悠一下就扑上来了。一个条非常好的姑娘摇着屁股走到他们的面前,老驴一愣,霎时间以为是自己的崇拜者,忙站起身跟人握手。小山子说:“这也是咱们艺术道路上的同行者,刚打完电话,我就让她直接杀这儿来了。”老驴的小算盘顿时打起,他觉得这个姑娘比MUMU有魅力,立马举起杯让那个姑娘把刚刚落下的酒补上,姑娘一笑,露出一颗显眼的小虎牙。

小虎牙是艺术学院进修班的学生,做梦都想上戏露脸,就是大旱之年寻不到一滴甘露。终于,让她见到了光明,找到了组织,看到了老驴和小山子,虽不是璀璨之路,最起码是一次实践。小虎牙喝完酒急于知道这剧谁是导演,没等小山子回答,老驴忙曰:“土豆,土豆,我是地瓜。”小虎牙的眼睛立马插上了电源,跟老驴一顿狂喝。

小虎牙喝到动情处,忽然一撩袖子,把着脉举到众人面前说:“你们看——这道印儿……我曾经自杀过……跟我第一个男朋友……就差一点儿,没死成。”老驴、小山子、MUMU一边真诚地点头一边憋着乐,用三声打着时间差的、语气凝重的搪塞了过去,然后身不由己地纷纷干了一大杯二锅头。老驴定力不够,最后还是没忍住,喷了出来,接着是一连串夸张的咳嗽。“这酒……咳咳……劲儿还真大!我去买瓶三十度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远处的小卖部,其他人一时无语,不过都感觉到小虎牙那丫头不是一般的二。

老驴并没有买酒,而是叼着个冰棍出来了。MUMU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老驴把冰棍递给了MUMU,两个人坐到了马路牙子上。

MUMU歪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舌头有节奏的舔着冰棍。老驴猛然想起了顶花带刺的小黄瓜,他最爱吃的下酒菜就是拍黄瓜了。

 

12

那天结束的时候,几个人决定第二天就开始拍,小虎牙问:“拍什么呀?”老驴白了她一眼说:“拍着看。”小山子说:“对!故事会出来的,该发生的都会发生的,面包和牛奶也都会有的。”

突然一声闷雷,星星都消失了,服务员们一窝蜂的跑出来,往屋里面搬东西。MUMU看着天空说:“瞧!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

老驴顿时傻了,夜色中两个眼珠子像手电筒一样往出射着光,全都射在了MUMU的身上。

 

13

在老驴的岁月里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女人,大伙都知道她叫赵小红。

赵小红出现之前,老驴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高档的酒店里当部门经理。刚干了没几天,他教过的一个学生找到他,那小子叫李刚,由于家庭问题高中毕业就进了社会,开始专业给人拉皮条。他找老驴要酒店里所有单身男房客的电话,还塞了老驴一百块钱。

老驴顿起恻隐之心,一想一个这么点儿的孩子,为了生计投身于这么高风险的职业,也挺可怜的。不过他主要还是看那一百块钱,就答应了李刚。后来,有一天老驴一不留神把他们总经理房间的电话也给抄单子里了。当然,他们总经理也是单身男性,但他还是被开了。

其实爱情已经让老驴成熟了,跟高潮完了之后,他就再也不看毛片了。出去吃饭开始点大腰子了,并且坚持每天三百个俯卧撑,有时候还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的裤腰带拎起来欣赏一下自己的小家伙,一副欣慰的表情。

那个李刚特别善解人意,为了补偿老驴为他作出的牺牲,白送一他手下的姑娘给老驴用一次,那个姑娘就是赵小红。

干了赵小红之后,老驴觉得自己不太地道,第二天就给人打电话,说要请人吃饭补偿。结果吃完饭后,又给人干了。老驴又给人买了一瓶CHANEL的香水,假的。人家来取,又干了。老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赵小红拎着行李搬来了,说干吧!干够了为止。

老驴很懊悔,其实他不是这个意思,但也很感动。往后,老驴足足干了赵小红三个月他还是没干够,终于一咬牙买了个戒指,想干赵小红一辈子。

他们婚礼的现场,老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扎着一条鲜红的领带独自上台, 大灯晃得他心里直发虚,他小里小气地揪着衣角,低着头一脸无辜地吟道:“草地上有一大片美丽的花海,风一吹她们就晃动起来,摇啊摇的,像在招手,也是勾引,你不能进去,一定会迷失,都那么美,还飘着香味儿,每一朵漂亮的鲜花都需要园丁,给她们浇水的是园丁,用手抓她们的是采花贼,其实,她们需要园丁也想要采花贼,所以,我揪下来一朵拿回家,再每天给她浇水……”

——,台下嘘声四起。

 

14

婚后,老驴修身养性开始投身于文学创作,除了干赵小红之外,就是写小说。并且,老驴的写作速度飞快,转眼间制造了上百篇小说,发往全国各地各个杂志。不出半个月一大堆回信挤碎了他家的信箱,不过,都是退稿的。文学杂志说他的东西太通俗,生活杂志说他的太文学,就是没有一个正好的。老驴突然想起了梵高,想自杀。

赵小红原以为老驴能养着她,没想到老驴给他浇的水,只有精液,长此以往,必定营养不良。赵小红就又出去接活挣钱了,老驴也不以为然,吃着赵小红买的菜做的饭,接着写他的小说。

后来,赵小红为了方便和节省开支,就开始在家里接客。老驴已经麻木了,但赵小红并没有嫌他,也没有说过他没用,依然为他做着饭,老驴在心里流着泪、滴着血。

一天,终于有一个杂志开眼,用了老驴一个小说,那个杂志叫《故事会》。因此,老驴得到了78块钱的稿费,这让他非常兴奋,喝了一壶的老白干。晚上他把赵小红干了,干得很用劲、很爽,完事儿之后老驴把那78块钱平平整整的放在了床头,自己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赵小红拉着老驴到民政局把婚离了,是用那78块钱交的手续费。

老驴很沮丧,但他告诉自己“活下去,像狗一样的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15

从那开始老驴开始酷爱喝酒,喝美了之后还会放极臭极臭的屁。

老驴的屁完全是一种化学意义上的臭,臭到划根火柴就能立刻引起大爆炸,从此以后方圆十里,寸草不生。每当喝高了,放完屁之后,老驴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赵小红。老驴拧着眉毛,酷似爱因斯坦,深深地叹口气说:“也就只有我媳妇能容忍我的屁……这就是爱呀!”

然后老驴会抱着头做出痛苦状接着说:“一想起赵小红,我真想哭啊!”

小山子跟着说:“那你就哭吧,真诚的眼泪是不会让人感到难堪的,卡德鲁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
 
有事儿。有问题。有情况。有毛病。找我!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