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月涟漪
寒月涟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涉水而过
1.关于文字,本身是对文字信任不足的人,不具备优秀的驾御能力。
2.关于意图,不带有任何目的,多是即兴。
3.此处的文字,多是以平静的心情写下,不必担心我的处境或感到压抑。
4.懒散、晚睡。更新缓慢。
5.阅读、回复请自便,但请保持环境清洁。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8-17 02:02)
分类: 生活细碎
不是结局 
好的故事,作者应该是彻底静默的。创造的角色自有生命,故事里演绎的悲欢无一不是属于他们的探寻,挣扎,生活。
可惜这个故事的作者显然太不成熟。像心愿未了的孤魂野鬼,时时刻刻在字里行间神出鬼没,充满了意味不明的倾诉欲。 

世故

热衷于人情世故的人往往被人情世故伤害最深,而非得到最多。 

她们 
她们是清澈通透的人。可惜这样的聪慧 在世俗和现实面前往往一无所用。

发展
人的一生终究要和一些人产生关系,自愿或不自愿,选择或者被选择。一旦在乎而承担就必须付出代价。
世俗标准和社会准则,几乎人人都可以轻笑嘲讽鄙视。但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8 14:32)
标签:

杂谈

一次在录音课上,学生举手问讲师Maggi喜欢什么音乐。Maggi沉吟半刻道:'All kinds of sounds.'

 

纪念

迷宫让人焦躁绝望。每个岔口可能是另一死径之后的来来回回,又可能是寻寻觅觅抵达的出路,终于脱离困境。脱离困境,回首见错综复杂的曲折向黑暗兀自螺旋状生长。还是看前面罢。前面,一望无垠的荒原。何处是路,又何处不是路。

 

异端

学校音乐系一直被视为异端。Experimentalism,实验主义。没少被调侃实验之下失败赝品为多。记得一次在校外演出,被人问起来自什么学校。我答Mills,那人意味深长地挑挑眉头。自然心领神会,回一个冷漠的微笑。

跟教授David的一次聊天。David兴致勃勃地谈起几个著名作曲家,末了他顿了顿,顽皮地眨了下眼睛说:他们可不止是在Mills里出名哟。我和他相视而笑。Dav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31 18:17)
标签:

杂谈

喧嚣在黑夜中俯首,
静默游离在外。

 

萤火虫为梦境掌灯。
梦游者兀自擦亮一根火柴,
见火光化为灰烬。
长夜漫漫,
持灯者痴等死灰复燃。

 

明月为思念斟满杯盏,
醉生梦死解不开愁肠。
如藤蔓抵死纠缠,
却只敢留缄默驻守。

 

截取一段时间支流,
舀一瓢时光盛载星星倒影。
妄想在今夜摘下水中的星星。
掬一缕星光,
岁月无声流逝。
攥紧手指又如何保证未必落空?

 

谱一曲无旋律的歌,
唱一桩无词悲剧。
最后一切真空密封。
颠簸至黎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2 14:07)
标签:

杂谈

“现在想来,大学几年做了很多浪漫的事情:晚上一起散步聊天,放孔明灯,两个人去照相……”我安静地看着星星微笑如水地细数年轻浪漫的点点滴滴。

 

和小融也有过类似的讨论。她说那天夜里她背着沉沉的书包往图书馆方向走。路过草坪的时候看见一群同学有人弹吉他,有人唱歌,欢声笑语不断。当时她心情微妙,觉得年轻还是多些浪漫更好,但转念又想好好充实自己也不是坏事。

 

半夜独自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四周草木森森,远处昏黄的灯柱低头守望着唯一的温存。从Music Building回Marry Morse的山路,一走便是两年有多。每当这个时候,总会想起很多过往的人事。人们说过的只言片语犹如住在心底深处的小金鱼,此时出来吐几个泡泡。更多的细节随时间消融,只余空壳下的情感在某个时空中重叠。过往不知所踪。这种怀念或莫名的情感更像孤魂野鬼,一见阳光便魂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6 16:12)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细碎


暮色收留了世间的梦境,酿成一壶葡萄美酒,只是今夜无明月对饮。

 
窗外三两声鸟啼,黎明在烟雨中漫步,远方的钟声传来,染了冷雨的声音格外空寂。

 
不知隔了多久,熹微的晨光从照入昏暗的屋内,有如迷宫的尽头。

 
通宵过后,倦极而伏案,眼皮仿佛注铅般沉重。这幅皮囊劳累至极,只有心下澄净。

 
道路上一步步作茧自缚,又一次次抽丝剥茧。用手中的丝线纺成帛缟,先由大化的浪涛浣洗,再由红尘饰以锦绣,人事染采,历练来剪裁。只是时间一如既往,新色刚染,旧的褪色。新的成形,旧的破损。与岁月联袂,裁一件斑驳华裳。

 
只是,那是终此一生的作业。此间,因缘际遇,悲喜冷暖一一投入其中。我粗服蓬首,孜孜不倦,织织不倦。念念不忘又念念相忘。

 
阖眼任思绪与残留的夜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4 15:42)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细碎
多年不见的好友寄来了邮件。在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暗恋一个人,已经3年。
­
自高中之后再也没见过她。曾经在深夜收到过她的短信,回复过后一切都是石沉大海。我明白很多人,不再回复我的时候证明一切安好,大部分情况下我也会保持沉默。
­
邮件里她说,子咏你是唯一见证了我们这么多年感情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了。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可以了解了。
 
接下来的一段只有,一句话。
­
她写了四个字。我不爱了。
­
接下来的是无法忘怀又已经疲倦不堪的心绪。更多的是迷茫。曾经说的那些一直一直永远永远该如何面对?对于一段感情何去何从。或许,这能称为一段感情吗?
­
一时感慨。
­
其实得不到回应的爱,爱久了不爱,几乎是必然的事。爱是需要时间和投入的。一个人独立经营6年。自己给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14:5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细碎

离开家已经八个月。在山沟里过这艰苦单一的生活。清过马桶,清过便池,砍树维护线路。开始成长,独立并且坚强。你写道。

 

离别之后,不相往来。流转的时光早已带走了我模糊的面目。过往的一切一并在此沉没。静默。我知道你的善忘,虽然那是身不由己。

 

是不是有些人一生都无法长久保存记忆?我坐在她对面唐突发问。

她眉毛微挑,回了一个是。之后冗长的学术解释只是在我耳边轻轻地绕了过去。后来在她的课上,我才真正地听了进去。

 

想来这一切无关情爱。只是年少时心中的一个结。年少自大轻狂,自以为一腔赤诚加几分聪慧便能善解人意。可笑的是点不开这郁结,却挽就了自己的心结。遂越结越解,越解越结。如今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文字如素净的笑意,面目都打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1 17:0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歌赋

如果可以,这是最后一次,为你所写。用陌生的语言,将身心分离。

 

 

On the spring morning, I stroll on the street.

Cars whizzing past,

people coming and going,

I am overwhelmed by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the city.

You brush past me, in such a rush.

The world suddenly hushes into peace,

      like an empty bottle sinking into the sea.

Only the footsteps are echoing,

      like the fog of the morning among the silent trees.

 I stay and stand for a long while,

 until spring,

with your vanishing silhouette,

 fades away.

 

On the summer noon, I wander by the river.

Birds flying past,

the river running and meandering,

I am captivated by the broad and dun mountain-reflections.

You draw near me, in such quiet way,

But the w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31 22:48)
标签:

杂谈

­
站在公交车站前。肮脏的地面,大声说话的行人,道路上污浊的烟尘。车辆到站,广播里熟悉的女声。
上车人群熙熙攘攘地挤成一列。硬币落入的清脆声响,羊城通余额不足的警告音。关上车门,车内久未通风,夹杂着各种气味。互相陌生的人,互相依靠着。挨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望出窗外,大厦的外墙霓虹灯亮出了新年的祝语,天色就此暗淡下去。
混乱又充满生气。我知道这是我一世都不会生分的地方。
­
­
­
梦里,我与她对唱。
谁来教我饮水?将世间缤纷的水色饮下,怎样以清泪流出?
她笑着与我回问,
谁来陪我说说陶土?碗碎了还是碗,这肉身的我怎样化作泥?
­
­
­
年是外婆的葱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4 14:27)
标签:

杂谈

他/她说
­
看一个女子的字。大段表达欲充沛的文字常闪烁着几个她说或者他说。给自己找个理由,找个客观对照。这样渴望表达,又不信任表达。似乎他或她才可以证实。
­
看完之后,竟然一句也没记住。像想做一道美味佳肴,却下了太多的调味料。丝毫不怀疑她的真诚她的努力。只是这一句句他说她说抛出了太多意念。目标清晰,却不达要领。
­
他说她说不过是借了他人之口自圆其说。说的还是自己。他或她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都不重要。只是需要这些话。
­
­
规则
­
很多年前,某人对我说,他很好奇我为什么可以一丝不苟地遵守各种各样的规则。当时只是一笑了之。今天去了下子骐的博客。又想握手了,可惜你不在。
­
“甚至,从小循规蹈矩(当然现在差了一点),除了因为父母严谨的教育培养出的对规则的敬畏,还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