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牛叉的小野人
牛叉的小野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24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就在夏霖被带走的前几天,我们还在一起,为一位朋友庆生。那晚的雪白小蛋糕意外地好吃,质地柔软,但又不至於松垮;有些甜味,但又不算过份,正合我们的口味。寿星告诉我们,这是正被软禁的一位友人特地托人订制的。难怪,她的品味一向很好。 是吹蜡烛许愿的时候了,寿星轻声说出他的心愿:「希望一切还在裏头的朋友平安,也希望所有在外头的朋友无事……」。我们沉默,心裏也暗自真诚地祈求。烛光已灭,大家一边分着蛋糕,我一边说: 「刚才听到XX的愿望,一回想,才发现过去十多年来在大陆认识的朋友,几乎竟有一半蒙难。不是坐过牢,就是正在坐牢;不是失去了工作,就是接近失业的边缘;不是流亡,就是处在一种不能回国或者不敢回国的尴尬状态。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大家变得激进了吗?不,其实做的事情还是一样的事情,说的话也还是沿着同样的路子,和几年前根本没有什麼分别。重看我从前在专栏裏写的东西,要是以今天的口径估算,大概都出版不了。浦志强他们干的事情,一年前还能上杂志封面,维权运动在几年前也还是官方媒体正面报道的题材,现在呢?在这种情况底下,温和与激进的分别根本没有意义,那条线的定义从来不是客观的,因此也从来都不是我们把握得了的。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巴西世界杯开打了,可是除了足球、毒品、桑巴、狂欢节、贫民窟、《罪恶之城》,你对巴西还了解多少?于是,我们找来了“巴西爱好者”——在北大任教葡语文学的诗人胡续冬谈谈巴西这个我们依然陌生的国家。他写过关于巴西的书,在巴西生活过一段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热爱巴西。

问:您在巴西住过一段时间,写了《去他的巴西》,作为一个跟巴西多少有点关系的人,您会看巴西世界杯吗?

胡续冬:可能会看。其实我平时不怎么看球,我属于那种四年一度的伪球迷,到了世界杯,尤其是半决赛以后,我都会看看。我这种伪球迷,四年前好不容易记住些名字,现在也都忘了。但是,巴西跟我有点渊源,所以今年世界杯,我还会看看开幕式什么的。

问:多年前说起巴西,总是跟贫民窟、毒品这些负面标签联系起来,这些年巴西的形象似乎好起来了?

胡续冬:对。我们以前总是把巴西放在亚非拉的框架里面谈,更多的时候是谈论它的贫民窟问题、毒品问题、暴力问题,但现在我们更多会用金砖国家、新兴经济体这样的词去描述它,我们也会谈论巴西的可替代性能源等。巴西这个国家展现出来的形象也越来越多面化了,而且越来越从一个边缘的、犄角旮旯的位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几天一则央视记者深入里约毒窝采访的消息红遍全国。以前想过因为世界杯的到来巴西这个足球王国必定会成媒体新宠并在国内形成新闻旋风,只是想不到这个旋风现在是以报道毒品和枪支开始。其实这则新闻我们巴漂圈也在热烈讨论,只是与国内读者对毒贩和记者的关注点不太一样,我们说的更多还是里约和巴西本身,不是媒体渲染的那样边缘和不可靠近。其实巴西是怎样的巴西,一千个人眼里应该有不只一千个答案,我想透过我的一些经历体会,说说很少媒体会报道的我所认识的巴西。

2007年大学毕业刚进巴西这家公司工作时,还觉得在世界尽头坐飞机都要两天才能到达的巴西还是那般遥不可及。直到有一天老板和我说在我自小长大的东莞有着全国最大的巴西人社区时,我才惊诧自己的生活与巴西那么近。我原以为巴西人都是像罗纳尔多那样都是咖啡色的,所以从没想过那批聚居在东城区的金发碧眼外国人是来自巴西,更没想过在自己生活的城市有与巴西如此密切相关的皮革和制鞋产业。后来在公司在深圳蛇口设立办公室,又发现那里聚居另一群巴西人,一群为香港和深圳航空公司工作的飞机师。再后来来到巴西参加一个论坛,在门口检票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1 08:22)
标签:

杂谈

有土,有地,有阳光的国度,就有中国人;有飘泊远方的中国人,就有他们的故事。这是香港亚洲电视台开创《寻找他乡的故事》这辑纪录片的最初意念。十年前被这节目吸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喜多郎那配乐和钟景辉的旁白,而不是故事本身。现在自己身在海外了,与这里的异国华人接触听他们说自己的故事,才发现这才是最引人深思的地方。每一个离乡背井的人心里都装有一个梦,为梦而踏上征程的故事通常都很精彩。

巴西应该属于华人寻梦的一块新陆地。据老华侨介绍,在巴西的华人大概有25万,大多数都在圣保罗。而在我现处的城市Porto Alegre,虽然环境优越生活富足,日常却鲜见华人的踪迹,据说在这里定居和流动的加在一起不到200个。而我至今亲眼见到的,也不过二十来位。这些人有的是老华侨,拿了巴西的护照,有的是新移民,拿的还是永久居留,但更多的还是流动的,拿的是各种临时签证,文化的、学习的、商务的、旅游的或工作的。无论通过何种形式,他们都成功来到巴西了,以先锋的姿态,开拓着一个巴西梦。

我认识的这里老华侨,不是来自台湾,就是来自上海。台湾来的多经商做贸易,不是大富就有小贵,他们的异国富贵梦大多都已实现,在这过着中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
原文地址:在自己身上战胜时代作者:周国平

《作为教育家的叔本华》译者导言之五

 

 

                              在自己身上战胜时代

 

    哲学家以探究生命的意义为己任,这也就给了他一个评判自己所处时代的根本标准。尼采据此来观察他的时代,他看到的是什么?最触目惊心的是一种没头脑的匆忙,它确证了生命意义的迷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本来,龙年到了,普天下的华人应该是皆大欢喜同心同德高高兴兴迎接自己的传统节日的.岂料,北大教授孔庆东先生的一番关于香港的言论,却在新春引发了两边的骂战.

    身在欧洲,做个看客不是不可以,但心里觉得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说)我们全是失败者,其实真正的失败者就在华尔街里,他们要靠我们付出数以十亿计的金钱救济才能脱困;有人说我们是社会主义者,但其实这里早就存在社会主义——是专为富人而设的社会主义;他们又说我们不尊重私有产权,但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里,许多人辛勤工作买来的私有产业都被摧毁了,数量之巨,就算我们这里所有人日以继夜去动手破坏,几个星期也破坏不完;他们又告诉大家,我们这群人正在作梦,其实真正在作梦的,是那些以为现有的一切将会永远持续下去的人。我们不是在作梦,我们是在唤醒一个正在变成噩梦的梦想;我们没有破坏任何东西,我们只是在目击这个制度如何自我毁灭。大家都熟悉这段卡通片情节:那只卡通猫走到悬崖边上,还是继续跑出去,没理会下面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当它向下看时,方才发现这个事实,然后就掉下去了。我们在这里正是要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要告诉华尔街那些家伙:“喂!看看下面!”
  2011年4月,中国政府禁止了电视、电影和小说里一切含有“另类现实”或描写时间旅行的故事情节,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的征兆:人们仍然梦想另有出路,因此政府才要出手禁制。在这里我们就连禁制都不必要,因为统治体制连我们梦想的能力也早就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年07月30日 21:23

按语:中国的事情复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白女士,你好!
    首先,非常真诚地对你表示歉意,说声对不起。昨天,师傅给我写了一封信,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正说到了我的痛处,象在我心上挖了一把,让我一下子醒悟了。我躺下反省了一夜,现在什么都想清楚了。活了几百年,胡打胡闹,今天什么都没有,算是白活了。想起来真的很痛心。师傅虽然虚伪一些,但对我还是实心的,说了一些推心置腹的话,我从心里还是感激的。  
    西天取经,其实都是玉皇、菩萨设下的套。路途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艰难,本可以派个功夫高一点的神仙,一会儿就取来了。但是,师傅是准备提拔的对象,只是缺少基层工作经历,就派下来锻炼一下,可是又不能让他自己受罪。于是就让我和八戒、沙和尚、白龙马这些犯了错误的人跟上陪练,伺候他。   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也都是菩萨算计好了的。唐僧根本就没有危险,我们走到哪里了,观音菩萨一清二楚,每到要紧时刻,如果我不去找她,她也一定会亲自或派弟子来的。莲花一摆,妖气全消。   而那些所谓的妖怪,除了象你这样没有后台自谋生路的外,其他不是哪个神仙的坐骑,就是哪个菩萨养的金鱼。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民众的大联合(三)(一九一九年八月四日)
  中华“民众的大联合”的形势

  上两回的本报,己〈已〉说完了(一)民众大联合的可能及必要,(二)民众的大联合,以民众的小联合为始基。于今进说吾国民众的大联合我们到底有此觉悟么?有此动机么?有此能力么?可得成功么?

  (一)我们对于吾国“民众的大联合”到底有此觉悟么?辛亥革命〔1〕,似乎是一种民众的联合,其实不然。幸〈辛〉亥革命,乃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