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松
韩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2,328
  • 关注人气:8,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韩松,科幻作家
网站:宇宙墓碑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八月十七日。整天,参加上海国际文学周和上海书展的朗读接力。上海堵车,司机倒车时与一车撞,对方是北方口音,二百元不干,上海司机争不过,赔四百元。

到上海展览中心,先见到上海书展副总指挥彭卫国,介绍情况。说,文学周已经七届,请来了六位诺贝尔奖得主。今次书展有五百家出版社,十万多种书,九百五十场阅读活动。本届书展主题是“科幻”。(上海是中国科幻的发源地。)

腾讯派出四组人,十小时连续直播朗读。当当也参与。当当的文艺类图书销售量,上升了百分之二十五。

到展览中心喷水池前,看叶辛朗诵自己的作品,用了贵州方言。亲王马伯庸也来了。读了废名的作品和自己的新作《草原动物园》。

又驱车,至上海市作协办公地,见到金宇澄,着装甚潮。对门框镜整理。很有气度的男性。高个子。介绍院子情况,本来是实业家住宅,有意大利购的古罗马形态雕塑,花匠埋于地下,避于文革之灾。又上楼,楼被藤蔓覆披。编辑部,收获,上海文学,萌芽。仍然乱糟糟堆满小山一样的各地投稿,好像回到八十年代。

金宇澄朗诵的是鲁迅《且介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9 08:00)
标签:

杂谈

​去三联韬奋书店,由地铁,换一零八路,到美术馆,走到三联,首先看到的是,雕刻时光咖啡馆停业了,然后,发现书店冷清,原来有卖各种杂志(我每次在这里买《世界电影》,更早买《世界文学》)的摊位取消了,底层大厅很多书架空空如也,包括世界文学以及电影的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了,有的书已被打包,好像世界末日来了要撤退。我自然没能找到我想要的书。

​为了想弄清是怎么一回事,我就买了一本书,付款时趁机问店员。她不回答。旁边一位冷冷道:我们在装修。我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如果三联书店都有钱装修了,那就太好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我心中还是充满世界走向衰败的感觉。

​我买的是布鲁斯·卡明斯著、林添贵译的《朝鲜战争》,二百零七页,售价三十六元,打九五折后三十五元。三联生活书店对面的一哥牛肉面馆,一碗面三十五元。一本书相当一碗面。买书时总是前掂后量,吃饭时则想得少些,痛快掏钱了。虽然,这二者都已经不再是生活必需品。

​人们正在利用组织的力量,发疯般制作“融媒体”鸦片来剥夺大家所剩不多的时间和欲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8 21:10)
标签:

杂谈

620日,俄罗斯“胜利五十年”号核动力破冰船来到北纬90度。这是今年第一艘抵达北极点的船舶,也是过去40年来,人类水面船只第128次航至北极点。

1977817日,苏联核动力破冰船北极号首航北极点,揭开人类历史新篇章。此后,造访地球之巅的人数出现爆发式增长,至今已有25600人,其中游客11000人。

北极点在北冰洋中央,被坚冰披覆,一直是人类禁地。直到1909年,美国人佩里从加拿大出发,行670公里,耗时两个月到达。而“胜利五十年”号从俄罗斯出发,行2300公里至北极点,仅用5天。

“胜利五十年”号是当今世界威力最大的破冰船。如果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以前一直有个错觉,就是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爆发后,我军立即进行了坚决抵抗,而且战斗就是如题图表现的那样,是在桥上激烈展开的,但由于实力悬殊、汉奸告密等原因,我军很快遭到败,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二位将军英勇殉国。

后来读王树增的巨著《抗日战争》才知道,实际上,中日双方在平津地区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作战是七月二十八日打响的。这部书对这其中的过程记叙得非常详细。

根据该书的考证,从七月七日到七月底,中国军队第二十九军高层领导一直是从自己的地盘利益出发来考量一切问题,置全国军民的抗战意愿于不顾,置国家和民族危急关头的命运于不顾,处处违抗中央要求抗战的命令,一味委曲求和,严重贻误了备战和战机。

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作为中国华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在明知中央已经派出部队北上增援的情况下,仍不断试图与日本人进行求和接触。七月十七日,蒋介石发表“最后关头”讲话,要求“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晚,有几名初中学生在我微博留言,说北京朝阳区初二语文期末统一考试的阅读理解题,是我的科幻小说《收音机时代》。

老师出了三道理解题:1、阅读小说,概括“收音机时代”人们生活方式的特点(3分)。2、文中两位主人公见面的方式非常特别,请就他们见面的方式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并写出理由(3分)。3、“酷”,英文COOL的汉语译音,来自西方街头流行语,表示对“特立独行、充满个性”的赞赏。文章结尾主人公说:“嘿,真酷!”你认同他们口中的“酷”吗?为什么?(3分)

考试题目

给我留言的中学生说,题目很难。同学中几乎没有人看出小说是在反讽。他们都答错了。随后他还把标准答案发了过来。在看它们之前,我试着回答了考题。

《收音机时代》这篇科幻小说,我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不知怎么二十年后成了初中语文考试题。可见现实比科幻还科幻。下面是小说原文(老师的标准答案和我自己的答案附在后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周末,在单位上班。

有电话打到办公室。一女声说:我是三一五,调查假保健品的。

我:你怎么查到我的号的?

女:抽到的呀。

我:什么是三一五?

女:三一五都不知道吗?打假的呀。

我:哪个三一五?你是什么单位的?

女:三一五呀。我跟您说,是打假的。保健品有假就给我说。

我:总有个部门管你们吧?你们挂靠在哪儿?

女:就是北京的三一五呀。大家都知道的。

我:你们是卫生局的,还是药监局的,还是什么?哪个部门管的?

女:三一五,打假的,我跟您解释一下……

我:不好意思,现在电话诈骗太多了,我们老年人……

女:您看过电视吧?北京电视台。

我:看过啊,养生堂。

女:这就对啦!北京电视台的三一五,看过吧。

我:你是北京电视台的吗?

女:我是三一五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看完后脑子里剩下的是一堆枪战,而且是丑陋粗糙的枪战。估计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毫无意义地美国西部式枪战或者打斗。

动漫原版的那种飞升的感觉基本上没有。那些惊艳、炫酷、神秘和纠结,以及那种日本式的微妙、变态、哀伤和寓意,也都没拍出来,或停留在极其表面。

也没有了原版中超前的政治、哲学和宗教思考。那是当时看动画片时,最震惊我的地方。

押井守的动漫原版是永恒的,超越时间的,现在再看也一点不过时,甚至会有新的启示。

但是鲁伯特·山德斯的这部真人版,放在十年前,也只能说是二三流。也就看个热闹罢了。

攻壳机动队动漫原版

它的一些镜头好像是《黑客帝国》、《银翼杀手》和《机械战警》的拙劣模仿,却缺乏其内核。

整个感觉就是陈旧肤浅老套俗气,缺乏原版的精神气质,只剩一个壳,叫做“空壳机动队”更好。

少数给我留下印象的镜头,除了斯嘉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四月一号是愚人节,也是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十六周年。之前,刚刚宣布了四月初习特会的消息。但占据版面的,主要还是张国荣自杀十四周年。

现在飞往三亚的,不少是大飞机,如波音七七七和空客三三零,机龄较短,设施先进。几乎都满座,有时还超售。机上不少东北人。他们常常谈着海南的房子,却不知道是否还记得当年在撞机中身亡的空军飞行员王伟。

三亚凤凰机场比较凌乱,似乎多年了也没有扩建。只是街对面建了大型商贸建筑。在停车场等待神州租车的接驳车时,可看到停放的轿车,不少新疆牌照辽宁牌照。租车的人很多,要排队,等了几辆才得上。神州租车的场地,也是人满为患。

驱车去陵水县,也就是当年美军侦察机的迫降地,沿途可见亚龙湾、海棠湾等度假区的标志,灯火闪烁。特别是各种售楼广告很醒目。据说海棠湾的楼均价已到每平米四万元。想到这都是王伟他们用鲜血换来的,心里就很不好受。又想到美国正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而我们则拼命抵制乐天。不知王伟活着会怎么看。

在陵水县新村镇,建了不少五星级酒店,威斯汀、万豪等。更有成片的别墅、高尔夫球场、游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每个月都来三联书店买书。我到三联书店来,看到那么多的人在这里选书、看书,特别感慨,这个书店有一天会不会消失?电子网络书非常发达,三联书店好像也遇到了困难,我看过报道说它每个月的销售量在减少。这家三联书店是1996年才营业的,那之前呢?好像一片空白,我没查到。它更早在什么地方,它在文革中是什么地方?

三联书店有很多书,《1984》就有好几个版本,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还有卡夫卡的和索尔仁尼琴的书。

现在来说《1985》这本书,我看过《1984》,当时认为看《1984》就足够了,但是看了这本书我觉得很触动。最大的触动就是《1984》的大洋国是一个永恒的帝国,奥勃良在审问温斯顿时说的,老大哥是不会死的,大洋国是永恒的,然而在《1985》中,老大哥死掉了。书中间有一段话:建立一个极权的政权需要很多很多人,花费几十年的精力和心血,但是这个政权的垮掉,可能就几个月,甚至几周之内的事。不光是政权,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06:31)
标签:

杂谈

我很怀念一年多前的一次旅行。那是在四川境内,沿大渡河而行。这条河充满想象。有藏区,有雕楼,铁索桥、寺庙、白塔,群山之间,烟云升腾。但印象最深的还是今昔变化。

当年红军长征所经之途,天堑多已不复存在,除了公路四通八达,险急的江流也变得开阔平缓。这是因为兴建了众多水电站。从丹巴至泸定一百三十公里就见到七座大型电站,大唐、华电、国电、中电等能源几大家都在大渡河上建站。它们成为了崭新风景。

奔流不息的大渡河自身成了一座超级水库,老路淹没,乡村下沉。有了移民新村,大量小白楼挤聚在一起,村民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途中见到,有一段水变成了奇怪的绿色,风平浪静,群峰倒映。有的水边写着“绿色发展”的标语。同行朋友说,如此多的电站,对于生态环境、生物资源、地质气候将带来长远的变化,是值得观察的。

藏族司机次仁有些担心地震,问水库会否有影响。川西一带是地震区。他甚至认为汶川地震也跟附近建水库有关系。又说某地居民曾反对建电站,因为城市较低,万一溃坝则有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