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松
韩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6,532
  • 关注人气:8,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韩松,科幻作家
网站:宇宙墓碑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8-02-28 05:52)
标签:

杂谈

二月二十五日,忽感心脏不适,并有强烈窒息感。昨天,有些受不了了,又想到最近那篇《北京流感下的中年》,决定去北大医院看病。

挂号还顺利。医师很有经验,只问了两三句,即让做检查。心电图,肢体动脉。前者二十元,后者二百四十元。医师看了结果后,沉思片刻,又开了CT、超声、超声心电图的检查申请单。这三项有一千四百多元。预约至三月一号可以全部做完。我松了口气:这样刚好能赶得及上两会。又抽血化验。

前后排队,看病,检查,楼上楼下,共两个小时。感觉还算很快。而且医生护士态度都不错。在中国看病,真的还挺方便。听国外的朋友讲,光是预约,就很麻烦。而且医生也有误诊。

我在小说《医院》《驱魔》《亡灵》里写了严重的医患冲突,以及医院中的其他悲惨情形,包括邪恶的医院与机器接合,控制了整个社会,这些也许与实际有所出入。但它是对整体生态环境的一个描述,或者是整体心态环境的一个描述。世界是建立在主观意念上的。

戊戌年,距元宵节还有三天,两会还有四天。春寒料峭,雾霾浓重。街上的人们戴着口罩,看上去一切如常。我喘不过气,走几步就要喷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年气氛愈浓。总结昨年,感觉是充满失败。人家都把汽车发射到了天上,你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做啊。

这也是整个人生的失败,至此时才发现:我一直写着二流的科幻,三流的文学。而且是否真是科幻或文学,都疑问很大。

最近,连整个神经系统都在迅速衰退。自己能掌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包括科幻界科普界在内,会议,落实会议的会议,文案,策划,仪式,加班,吆喝,吃外卖,陪人说些无趣的话,太多太多了。

当然,这比起那些因为被公司辞退而从楼上跳下去的工程师和为扛住唯一家产不被台风吹走而被压死的货车司机来说,还算好些。但比起埃隆·马斯克,又差太多。

爱因基坦说,成功=艰苦劳动+正确的方法+少说空话。

现在,劳动确实艰苦,比什么时候都艰苦,正确的方法也有,但常常被假大空但很“正确”的口号,被红起脖子扯着嗓门的高调呐喊,逼到了不知哪个角落。

人们都打了鸡血似的,在寻找“高效率”的捷径。我也加入了这支大军。但一年下来发现,“高效率”其实是“低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午,因为生病,坐RAEKA帮忙叫的车去人大,而不是坐地铁,应邀作为评委,参加首届互联网高校辩论邀请赛决赛,地点在人大的八百人大教室,辩题是“人工智能觉醒后会不会与人类共存”。我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

比赛由腾讯QQ看点主办。杀进决赛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双方各派四位辩手上场。这个选题我们评委五天前就知道,但不知他们何时知道的。人大是正方,认为人工智能与人类可以共处。上海交大是反方,认为无法共处。主持人是程立耕,一位电视主持人。六位评委分别是:西安交大人文学院哲学教授、“华语辩论界最优秀的教练”韩鹏杰,米果文化副董事长、“亚洲最强辩手”、“奇葩之王”马薇薇,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全程最佳辩手、卫视节目主持人、“全世界最会说话的年轻人”陈铭,QQ看点产品总监杨亚楠,以及我(以科幻作家身份)。最后评委们在没有交换意见的情况下一致把票投给了人民大学。结果这所文科为主的大学在这场颇具理科特色的辩论中战胜了上海交大夺得冠军。评委们做了点评。我的点评大致是这样:

这个辩论特别有意义。这周还举办了几乎是同一个辩题的辩论,当时是科幻作家对纯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冯小刚的电影,在我看来,一直是毒品,很上瘾。虽然常常批评他,但我其实是他影迷。有的看了比较一般,像《夜宴》、《私人订制》;有的不错,但尚未达到极致,像《甲方乙方》、《不见不散》,却可以反复看许多遍;有的可以,但只能看一遍,不能第二遍,比如《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有的相当好,比如《唐山大地震》、《集结号》,看得很投入很感动。我对冯氏演片的评论趋于两极,但都发自内心。

这部《芳华》,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拍出这样的水准,不易。据说后来有删,但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反而是恰到好处,都意思到了,也含蓄了,有留白去想的余地。另外就是含义丰富而多释,这是一个作品很高级的地方。

你可以说《芳华》是一部青春片,一部爱情片(某些画面略带色情片的即视感),也可以说是一部谴责片,一部反战片。它揭露了人性乃至体制的黑暗和罪恶。但也可以说它是一部惊悚片或灾难片,或者一部鸡汤片,你看,它不是在教诲大家嘛,你们这些观众啊,如今的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呀,你们活在浩劫之后,活在战争之外,相当不错了,还有何求呢?安于现状吧,命运都规定好了,就不要再折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最近在看三联出版社出的一套科幻小说,有夏笳编的《寂寞的伏兵》,有宝树编的《科幻中的中国历史》,从印刷到内容,质量都非常高。这里面涉及大屠杀。

在前一本里收录的刘慈欣的《流浪地球》中,五千名政府人员被叛军抓住,在冰封的大海上活活冻死,形成站立的黑压压的一大片死人。这似乎是虚构的。而在后一本收录的姜云生的《长平血》中,则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现代人回到过去,重温了两千两百年前,赵国四十万放下武器的士兵,如何被秦军坑杀,现场混乱血腥骇人听闻。

《流浪地球》中的大屠杀发生在未来,故事十分逼真,让我相信,这次对生命的剥夺有一天真的要发生。《长平血》则敦促记住久远的一次事件,它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而像清军扬州屠城,以及湘军攻入太平天国天京(即南京)后的大屠杀,也都几乎不再谈及。还有更近的一些,也都在快速的遗忘中。

然而,在科幻中,它们都存在了下来,已经发生的,将要发生的,都在那里。科幻作为全历史的记录器,必然有大屠杀的全史。

刘宇昆没有书写南京大屠杀,但他用科幻写了七三一部队,那是我看过的最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18:06)
标签:

杂谈

​去三联韬奋书店,由地铁,换一零八路,到美术馆,走到三联,首先看到的是,雕刻时光咖啡馆停业了,然后,发现书店冷清,原来有卖各种杂志(我每次在这里买《世界电影》,更早买《世界文学》)的摊位取消了,底层大厅很多书架空空如也,包括世界文学以及电影的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了,有的书已被打包,好像世界末日来了要撤退。我自然没能找到我想要的书。

​为了想弄清是怎么一回事,我就买了一本书,付款时趁机问店员。她不回答。旁边一位冷冷道:我们在装修。我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如果三联书店都有钱装修了,那就太好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我心中还是充满世界走向衰败的感觉。

​我买的是布鲁斯·卡明斯著、林添贵译的《朝鲜战争》,二百零七页,售价三十六元,打九五折后三十五元。三联生活书店对面的一哥牛肉面馆,一碗面三十五元。一本书相当一碗面。买书时总是前掂后量,吃饭时则想得少些,痛快掏钱了。虽然,这二者都已经不再是生活必需品。

​人们正在利用组织的力量,发疯般制作“融媒体”鸦片来剥夺大家所剩不多的时间和欲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晚,有几名初中学生在我微博留言,说北京朝阳区初二语文期末统一考试的阅读理解题,是我的科幻小说《收音机时代》。

老师出了三道理解题:1、阅读小说,概括“收音机时代”人们生活方式的特点(3分)。2、文中两位主人公见面的方式非常特别,请就他们见面的方式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并写出理由(3分)。3、“酷”,英文COOL的汉语译音,来自西方街头流行语,表示对“特立独行、充满个性”的赞赏。文章结尾主人公说:“嘿,真酷!”你认同他们口中的“酷”吗?为什么?(3分)

考试题目

给我留言的中学生说,题目很难。同学中几乎没有人看出小说是在反讽。他们都答错了。随后他还把标准答案发了过来。在看它们之前,我试着回答了考题。

《收音机时代》这篇科幻小说,我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不知怎么二十年后成了初中语文考试题。可见现实比科幻还科幻。下面是小说原文(老师的标准答案和我自己的答案附在后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18:06)
标签:

杂谈

620日,俄罗斯“胜利五十年”号核动力破冰船来到北纬90度。这是今年第一艘抵达北极点的船舶,也是过去40年来,人类水面船只第128次航至北极点。

1977817日,苏联核动力破冰船北极号首航北极点,揭开人类历史新篇章。此后,造访地球之巅的人数出现爆发式增长,至今已有25600人,其中游客11000人。

北极点在北冰洋中央,被坚冰披覆,一直是人类禁地。直到1909年,美国人佩里从加拿大出发,行670公里,耗时两个月到达。而“胜利五十年”号从俄罗斯出发,行2300公里至北极点,仅用5天。

“胜利五十年”号是当今世界威力最大的破冰船。如果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八月十七日。整天,参加上海国际文学周和上海书展的朗读接力。上海堵车,司机倒车时与一车撞,对方是北方口音,二百元不干,上海司机争不过,赔四百元。

到上海展览中心,先见到上海书展副总指挥彭卫国,介绍情况。说,文学周已经七届,请来了六位诺贝尔奖得主。今次书展有五百家出版社,十万多种书,九百五十场阅读活动。本届书展主题是“科幻”。(上海是中国科幻的发源地。)

腾讯派出四组人,十小时连续直播朗读。当当也参与。当当的文艺类图书销售量,上升了百分之二十五。

到展览中心喷水池前,看叶辛朗诵自己的作品,用了贵州方言。亲王马伯庸也来了。读了废名的作品和自己的新作《草原动物园》。

又驱车,至上海市作协办公地,见到金宇澄,着装甚潮。对门框镜整理。很有气度的男性。高个子。介绍院子情况,本来是实业家住宅,有意大利购的古罗马形态雕塑,花匠埋于地下,避于文革之灾。又上楼,楼被藤蔓覆披。编辑部,收获,上海文学,萌芽。仍然乱糟糟堆满小山一样的各地投稿,好像回到八十年代。

金宇澄朗诵的是鲁迅《且介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杂感

十一月二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美女同事帮我在手机上安装了美团。

我人生第一次点了外卖。次日又有了第二次。

分别是永和大王和天津百饺园。因为是初点,钱的方面还能减免。这是吸引我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最让人振奋的还是,非常非常之快就送来了。

送餐人在夜色中戴着闪亮头盔穿着反光制服骑着钢铁怪兽的形象就跟外星人一样。这让我死气沉沉的灵魂好像重新活了过来。

吃着热乎乎的东西,心里面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我迅速感到自己会对这种进食的方式产生依赖性。

为什么只有几百米距离,不能自己走到餐馆去呢?

这就是让我国人民变得肥胖油腻的真正原因。

此刻正有很多很多人在像我这样在油腻进食。

既不运动又吃外卖让体内热量脂肪加速积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