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7,195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四季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8-12 12:42)
标签:

杂谈

我总是好奇,苍蝇那么大点的脑仁,智商却很高。

午睡的时候,只要是有一只苍蝇混进屋里,那你的觉就甭想安生。嗡嗡飞还不算讨厌,脏呼呼的几只爪子突然在你脸上着陆,是最忍不了的。都说苍蝇有个坏习惯,降落后,会把上一处吃喝的东西吐出来重新吞下,这就很恶心,于是乎翻身而起,抄起苍蝇拍想与他拼个死活。他却隐身窗帘后,花盆里,与你斗智斗勇。泄气后,重新躺下,他又复出,嗡嗡嗡。。。

住在农村的时候,塑料的苍蝇拍几天就在愤怒之下,打个四分五裂。于是找一块旧自行车内胎,剪成簸箕形状,缝在竹棍上,这就很结实称手了。每次拍到苍蝇,看到它的躯体粉末状,心里会有莫名的快感。他总想悄悄滴进城,打枪的不要,母亲弄的纱窗、门帘,还是无法阻挡他进屋的脚步。一个夏天,除了蚊子,就是他最惹人生厌。

他们也有倒霉的日子。立秋一过,早晚天气凉,这些小脑仁家伙纷纷找热源,暖和身子,行为也变得呆滞,抄起苍蝇拍,不紧不慢,就打个粉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1 15:18)
标签:

杂谈

最近几天,总能看见一只小麻雀在路边蹦跶。像是寻找食物,又像是离开家的孩子,探视这个世界。

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檐前栅栏上,还是猪槽子鸡槽子旁边,总能看见他们机灵的身影。于是和大人一样,叫他们老家贼,他们往往让人很无奈。抓他不容易,抓到了好吃好喝伺候,他却宁死不从。没有燕子的能工巧匠之本领,却也在寻常巷陌,王谢堂前,有安身之所。不见劳顿,也不懒惰,活的潇洒自如,更有谚语相称——天老爷饿不死瞎家雀!孵化出窝,黄嘴小口,就一个人混迹江湖,蹦蹦跳跳,腾挪闪躲,吃喝不愁。蛋壳里面的短暂光阴,居然练就一身安笙立命之本,不能不说佩服。

人的一辈子,却要仰仗很多人才能生活。万物之灵自然不能和一只小小的麻雀相提并论,人类自有伟大之处。不过,单从适应社会这一层面去看,我多想自己是那只街边蹦蹦跳跳的小麻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0:03)
标签:

杂谈

 

 

    我有印象的时候,父亲不经常在家。即使回来,也是领一群同事回来喝大酒。这就让我很恐惧他,更担心酒后会不会打我!
    到了我十几岁,父亲在我心中的恐惧还在,和我交往的深度加强了!晚上领着我掏老家贼(麻雀)的窝。教我游泳,是他的教授水平不够,还是我太笨,一个当兵时候可以泅渡的人,愣是让儿子终身旱鸭子著称!
    他开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0 14:59)
标签:

杂谈

 

 

    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犯错,但是有的错误,犯了之后很后悔,懊恼不已,为自己的低级行为而反省!
    正在单位,一个靓妹推门而入,穿着时尚,挎着大大的背包。说是单位有活动,加她微信,群发几条图片+文字的广告,可以免费得到一个塑料板凳。塑料板凳不值几个钱,可是没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17:4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屯儿文集


    换了新的工作,有机会接触到小安徽这个人。
    相比东北人的人高马大,看着他瘦弱的样子,又是安徽合肥郊区的,不由得给他起了“小安徽”这个绰号。整日穿件褪色的后背印有××复合肥的工作服,出去办事,就骑着上图中的破自行车。
    他出生渔网之乡,家里人都说做渔网的。靠着一股闯劲,二十几岁就来东北经商,如今已经五十多岁,算是半生漂泊。他的铺子也是主要经营渔网一类的东西,只要是有顾客,他就表现出外乡人的谨慎,言语轻微,总是告诉顾客,屋子里谈,价格好商量……
    见他一身的寒酸,我对我的老板说:小安徽来东北混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15:12)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小屯儿文集


    奶奶活着的时候,每逢除夕,总要叼着烟袋,一番嘱咐,都是一些要禁忌的事要。譬如,饭碗一定要端稳,不能打碎,不能说“完了”、“没了”这类的口头语。至于要叮嘱母亲的,更重要。傍晚时分,一定要把猪喂饱,关进猪圈,猪圈门要绑结实,除夕夜,看见猪是最不吉利的,尤其黑猪。东北过去流行萨满教,称猪为黑煞神,一年四季唯独除夕这天晚上,他们出来行凶,所以要严防死守。
    只要有传说,老辈儿人当然就绘声绘色给孩子讲几段关于这个黑煞神的故事,煞有介事,口口声声说是亲眼见到,亲身经历。说是一个亲戚家,三十晚上放鞭炮,圈里的猪受惊吓,跑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小屯儿文集

    过得太久,早已经忘了当初开博的时候,叫的是什么名字。就像一个人走得太久,而忘记了为什么出发。
    后来,有感而发,切合自己农村长大的经历,觉得屯子不大这个名字适合自己,也一直用到今天。还记得在沙滩上写下“屯子”两个字,是初秋,东北已经有点凉了。想起这个,才想起来,当初的博客名大概是——独立寒秋。
    也曾经年少轻狂,扬言每一天都更新博客,年轻时候的想法,在博客伴随我成长成熟的过程中,字里行间,少了许多坚持,多了许多不舍。现在,一个月能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31 10:52)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屯儿文集

    民国时期的小县城,有位肖道士,法号叫什么,无人知晓,曾经修行的道观,大概是叫地藏禅寺。
    道观位居县城正东南,隔着一条宽马路,路北是人间烟火,路南是大片乱葬岗子。特殊的地理位置,让他的住所有了安宁,也让肖道士本人,多了许多神秘色彩。过去的人是相信有鬼存在的,能与鬼为邻,必然是高人,否则早变成鬼了。
    道观三间房,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奇花异草,还有很多中草药。县城坊间传闻,家里有人生怪病,去求肖道士,倘若能赏给几包药,回到家自然是药到病除。我认识的一位老中医,他小时候就为继母的眼疾,而去求过肖道士。直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5 22:33)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小屯儿文集
                                 图片来自网络,和我小时候家里的格局差不多。

    我们小时候都是生在炕上,在炕上一点一点长大。长大了回忆小时候,什么都记得清楚,唯独记不到从炕上摔到地上的次数。
    我的爷爷奶奶那代人,更是一辈子都没离开一铺大炕。当新娘子时候,迈进陌生的一扇门,被人指引着爬到炕上,坐在新被褥上,老话叫坐福。一辈子也就和这铺炕结了缘,第一次从女孩做女人,是在这炕上,从女人当母亲,孩子呱呱坠地(炕),还是这铺炕,炕成了他们的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教育

情感

分类: 小屯儿杂文集
                                     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的孩子,只要有一块他喜欢的屏幕,微信里有够花的零钱,他们多数便选择过自己的世界,而不愿意与别人交流,甚至父母大人。
    每年我们家族都会搞年终聚会,因为老一辈年纪过大,最大的伯父已经八十岁了,所以珍惜剩下不多的亲人相聚的机会,让男女老少围在一张桌子边。
    受父辈的影响——他们兄弟姐妹感情很好,我们这辈的,即使是堂兄弟,也如同一母所生,亲密无间。可是,当我们开怀畅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君一曲


在古罗马传说中,情侣都将戒指套在对方的中指上,因为他们相信那有一根血管直通心脏。所以,戒指的意思就是用心承诺!但是,人世间有多少爱生死白头,又有多少情可以天长地久。所以,娶你的未必是你最爱的,最爱你的,也未必会娶你。多少有情人走不进彼此的今生,只能苦苦相约于来世。而多少男男女女走过爱情,走过婚姻,却不会再珍惜彼此的付出。所以,记得珍惜你爱的人,把每一个平淡的今天当成是彼此相爱的最后一刻。好好握紧爱人的手,即使她容颜已老,即使他满面沧桑,那也是你记忆中永恒的温意。别忘了守住对她的承诺,别忘了牵她的手,一生一世。

与君共享
看一个男人的品味,要看他的袜子。
看一个女人是否养尊处优,要看她的手。
看一个人的气血,要看他的头发。
看一个人的心术,要看他的眼神。
看一个人的底牌,要看他身边的朋友。
看一个人的性格,要看他的字写的怎么样。
看一个人是否快乐,不要看笑容,要看清晨梦醒时一刹那表情。
看一个人的胸襟,要看他如何面对失败及被人出卖。
看两个人的关系,要看发生意外时另一方的紧张程度。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