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崇拜摩罗
崇拜摩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58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天涯海角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在青岛海滩半裸晒日光浴的外国女子出格了吗?
据报道,8月12日下午2时许,一名外国女子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半裸着晒起了日光浴,该女子的行为立即在浴场引起了一阵骚动,一些市民质疑该女子的“出格”行为,但也有不少游客上前与该女子合影留念。
很早以前,我就从上辈人那里听说,外国人“太开放了”,比如性关系混论,经常搞男女同浴。言外之意,就是这些外国人太没有廉耻感了,太有伤风化了。而我们中国人在道德上比他们优越的多,因为我们很少有人像外国人那么开放。
也许这个因素吧,小时候看到谁穿的少了,头发长了,就有人跳出来,说那些穿着太少,头发太长的人有伤风化。不过我以为,穿多穿少也好,头发长短也好,是一个审美问题,不是一个道德问题。
如果这个世界有道德的话,我以为,道德应该是一个好东西,有道德这个好东西的人,应该因为道德而更加乐于助人,也因为有道德,而对生活更有幸福感,简言之,道德应该是自利利他的。如果一种道德让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感到痛苦,我觉得还不如把这样的道德放在冰箱里,至少它可以冷冻起来,不去扩散。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是创新
  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同理,思想跑多偏,我们就能玩多狠。
  近日,成都市双眼井小学耗时数月,发明出了一套“国学操”,模仿古代“请”、“让”、“孝”等系列动作,并配之以《渔舟唱晚》的背景音乐,一边“做操”一边大声朗诵国学名篇或者名句。据悉,这是目前全国第一套“国学操”。
  看看,这家小学的老师多有才,做操的同时,还能学习古代的名篇名句,一举两得。这让我想起了孟老夫子,他说熊掌和鱼肉不可得兼,但显然,这国学操是可以得兼的。时代在发展,中国人的智力水平是越来越高了,操,这让孟老夫子知道,得多伤自尊啊。不过时代在发展,孟老夫子虽然有国学首创之功,但为了学习国学,为了让领导高兴,我们才不管你的心理感受呢。我们服务的对象不是古代圣人,而是当代明君,孰轻孰重,你孟夫子是不会明白的。因为这小子说了,民贵君轻,要是按你的想法走,那些孩子要是不愿意做,我们遵从孩子的意愿,校长会高兴吗?校长不高兴,教育局长会高兴吗?教育局长不高兴,那教育局长的上司会高兴吗?不说了,还有很多个上司!
  就是因为我们会揣摩上意,所以,四川大学、巴金文学院的多位专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0 20:10)
标签:

杂谈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出过这样一道题,两个残疾人过河,一个瞎子,一个瘸子,他们怎么过去?简单,因为我们都知道,瞎子一个人过不去河,是因为他看不清路,瘸子一个人过不去河,是因为他趟不过河水,所以,是瞎子背着瘸子过河。不过,长大了的我发现,河对瞎子和瘸子来说,确实不好过,因为瞎子常常因为视力不好,而掩饰自己的视力,为了表明他自身没有问题,他不会承认自己的残疾,他要挺着过去。至于他的腿脚怎么样,他倒不在乎承认自己腿脚有问题,他宁愿站在瘸子的立场上,认为自己是瘸子。瘸子呢,他不怕别人说他视力不好,他怕的,也是别人说他腿脚有问题,他常常觉得自己视力不好,腿脚倒也很正常。如果不过河,瞎子和瘸子这么想,这么干,没什么,一旦过河,这个问题就复杂了。
   瞎子告诉瘸子,我腿脚不好,瘸子告诉瞎子,他视力有问题,为了过河,他们开始硬着头皮合作了。当瘸子背着瞎子过河时,大家想想会怎么样?两个人双双落水了。
   我们当下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在一个公民社会没有发育完全的时代,大众不是掌握公权力的官员,但为证明自己在官权社会的实力,常常说自己是谁谁谁朋友,谁谁谁亲戚,能办什么什么事情,或者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2 10:15)
标签:

杂谈

2008文化观察:不仅仅是一个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的年份从文字叙述,到影像叙述,再到网络的立体性叙述,悠忽之间,阅读的空间城头已换,读者的天平应经无可挽回的向网络世界倾向。一言以蔽之,当网络提供给沉默的大多数以话语平台,在传统媒体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时代,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这一文化群体性特征来描述每一个年份都不会失去其内在的准确性。不过,即便在这样的视界之下,2008年已然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份,从庙堂到民间,多年来一直隐藏着的道德资源在民族灾难面前开始浮出水面,尤其是汶川地震期间,民间志愿者所表现的人性光辉不仅仅是爱和悲悯,还有理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道德和体制性争论。而后一点,无疑更能值得让我们追踪其文化和思想价值。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历史的大标尺看,改革开放走到08年,已经三十周年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捕捉08年这个具有历史标尺色彩的年份之微观文化镜像,多少都有一些象征色彩。阎崇年被掴耳光的镜像效应和往年相比,围绕文化人物所制造的新闻事件已经不像李零读丧家狗、十博士反对于丹事件那么引人瞩目。不过,由阎崇年签名售书被一青年掴耳光所引发的各种争议依然那么标志性的嵌入我们的眼球。由话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2 10:15)
标签:

杂谈

2008文化观察:不仅仅是一个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的年份 从文字叙述,到影像叙述,再到网络的立体性叙述,悠忽之间,阅读的空间城头已换,读者的天平应经无可挽回的向网络世界倾向。一言以蔽之,当网络提供给沉默的大多数以话语平台,在传统媒体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时代,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这一文化群体性特征来描述每一个年份都不会失去其内在的准确性。不过,即便在这样的视界之下,2008年已然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份,从庙堂到民间,多年来一直隐藏着的道德资源在民族灾难面前开始浮出水面,尤其是汶川地震期间,民间志愿者所表现的人性光辉不仅仅是爱和悲悯,还有理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道德和体制性争论。而后一点,无疑更能值得让我们追踪其文化和思想价值。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历史的大标尺看,改革开放走到08年,已经三十周年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捕捉08年这个具有历史标尺色彩的年份之微观文化镜像,多少都有一些象征色彩。 阎崇年被掴耳光的镜像效应 和往年相比,围绕文化人物所制造的新闻事件已经不像李零读丧家狗、十博士反对于丹事件那么引人瞩目。不过,由阎崇年签名售书被一青年掴耳光所引发的各种争议依然那么标志性的嵌入我们的眼球。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相信茅盾文学奖评选结果公正

7届茅盾文学奖终于马上揭晓。据知情人透露,贾平凹、迟子建、麦家、周大新及其作品最终胜出,但正式结果尚需几日等待。评奖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和落选者比起来,不管最终是谁得奖,内心是喜悦欢欣,还是欢欣喜悦,就不需要我们继续揣摩。值得观察的是,这几位作家不但早已名满天下,而且根正苗红,这种出身和价值立场的一致性让笔者不能不对茅盾文学奖的评委刮目相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群雄逐鹿茅盾文学奖,花落哪家我点哪家

200810月,文坛高手再次亮剑北京,群雄逐鹿中国文学奖的最高奖项——矛盾文学奖奖。这不是一个人在角逐,作家的笔头,评论家的眼界,读者的期待在这些日子灵魂附体。一时间小道消息如满天星斗,大家纷纷猜测花落谁家?答案出来来,答案出来了,评审委员会一直秉承公正、客观、理性和宽容的评奖精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看到梁先生大作出版,不胜感慨。而立之年,感慨是越来越少了,对百年五牛图,我可以说是看的如醉如痴了,写的就是好。用现在的话说,梁先生非学院人士,那么他笔下的作品应该是民间写手之作,但是恰恰是这种民间写作,给我带来的阅读冲击力已经不限于阅读本身了。闲话不多说了,昨天晚上消遣,去看了电影,应该说最近一直在消遣,压力太大,就去看电影。昨天看的是通缉令,一个暗杀联盟的传奇故事 ,很大众。不过,有一个场景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当一个新的杀手被培养出来,被授以天意让他去杀害第一个对象时,他举起了枪,却没有扣动扳机。他说了一句话:我不能杀害一个我不了解的人,我不知道他是善是恶?带他杀人的一个漂亮女杀手于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她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天意是多么准确,她告诉这个新杀手:你如果不杀这个人,可能就有上千个无辜的任因为这个任生还二死去。新杀手最后扣动扳机,枪响人亡。
 什么是天意,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没有天意,因为所有的天意都是由人来代言的,但是在千钧一发之际,人们往往把自己交给代言人说的天意,二代言人所说的天意到底准确与否?悲剧往往就从这里开始,确认天意,其实就是合理不合理,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智取生辰纲到底败在谁手?
   吴用这个人,最终能坐实梁山上的三把金交椅,绝非偶然。但近来很多人对吴用的智商颇有微词,最突出的一件事,就是智取生辰纲一节中,吴用初露头角时的破绽表现。按武功实力,晁盖七人应该在杨志之上,加之以逸待劳,伏击有道,就是明抢,也不至失手,何必智取生辰纲呢?我当初也以为,施耐庵设计这一节故事,对吴用来说,智取是他表现的机会,但对晁盖等人来说,完全是多此一举。
   智取生辰纲最后事发了,很多人认为,是吴用的责任,他的智取其实不智,果其然乎?理由就是,吴用让晁盖等人化妆成卖枣子的客人,结果被何观察的弟弟,赌徒何清发现晁盖等人的疑忌,如果不化妆成卖枣子的客人,可有这种事乎?
   晁盖等人用蒙汗药旧麻翻了杨志等人后,他们只是拿了财帛,并不伤一条人命。但如果杀了杨志等人,到底什么人抢劫了生辰纲,只有鬼知道。可是,为什么不杀杨志等人,这符合谁的性格。首先,吴用绝不会同意,他虽然身手不好,但是心肠可不软,这在日后上梁山上有多次表现。符合公孙胜的性格吗,这人虽然是学道之人,但一到晁盖庄上,因庄客不让见主人,就打翻了很多庄客,你能想象这样脾气暴躁的人会把杀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柏杨的历史批判与批判的历史
高中时代,有两本书让我一口气读完之后仍嫌不够过瘾,那就是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和李敖的语录《上帝管两头我管中间》。李敖痛快淋漓的文字和柏杨灵气飞动的文风都让我胸襟为之一开,我才晓得,文章还可以这样写。今天,已经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就是那时候读到的。现在,这句话可能已经被用滥了,甚至不屑一用了。我记得以后的日子里,我开始对两个人的著作进行大搜捕,从学校找到县城的书店和图书馆,再至市里,可谓上穷碧落皆寻遍,但一无所获。那时候,鲁迅像神一样被摆在教科书里,却被我私下里对同学们将他贬之入地,到是一有时机就对同学们推销李敖柏杨二位,尽管应者寥寥。
我第一读到柏杨的时候,沉浸在他作品里的我,对他是活人还是鬼魂毫无兴趣。待我知道他依然活的很好的时候,忽然有些隔世之感。在这个越来越透明的世界,当柏杨的著作被大批运到书店、书摊,甚至盗版成堆的时候,我反而对柏杨失去了阅读兴趣,哪怕一丁点的阅读兴趣。时过境迁,李敖对我来说依然有些干货。但是,这二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置换鲁迅在笔者心中的位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