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2-10 19:25)
标签:

布吉岛




今天下午我和将近四年不见的初中同学见面了,他是我初三时的好哥们,明天他就要回去并离开武汉了,我们在大年初一空荡的大街上游了一下午。

他在学校旁的车站等我,出租车在那里一停,我转头一看就认出了他,朝他挥手。他没变多少,还是像以前一样戴着深色的全框眼镜,像以前一样的发型,像以前一样的看远距离的东西喜欢眯着眼。我以为他会认不出我,可他却说,看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和以前一个样子。

我们并肩走着去了学校。说实话,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这个地方看看了,至少有一年了。

天气很好,阳光暖洋洋地照着,一切都很晴朗,色彩生动,这是最后的冬季。

那条小路还是那么安静,两旁梧桐依旧。我们在高高的白漆栏杆外慢慢走着,边走边转头扫视学校。

“一切都没怎么变。”
“是啊,没怎么变。”

我们就这样慢慢走,走去了光谷。我们边走边小声说着话,谈论大学,还有剩下的旧朋友。他告诉我很多发生在他高中和大学里的事情,我听得很开心。

我们去了有不少人的地铁站,去了步行街,去了电玩城。我们一起玩那种双人的在丛林中扫射野生昆虫的游戏,然后闻着香味到处转着找吃的,我边笑边说我们这样就像两条狗……找了很久,才发现那些小吃铺都已经暂停营业了。本来还想一块看电影,可影院里没什么好电影看。

我们到处溜达,边溜达边聊天,直到接近黄昏。由于实在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好,就干脆准备回家了。

回家时我们又一起走了一段很长的路,边走边聊着中学的事情,直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才挥手道别,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那时已经天色阴暗。

再没有比和老朋友重聚更让人感觉贴心的事了,虽然我们的志向爱好不算相投。彼此拥有一份共同的愉快回忆,并且相互信任和熟悉,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大学以前的日子的确让人怀念,那样的班级生活,以后都不会再有了。我只拥有小学的六年和中学的两年,这样的朋友已经非常珍贵。

我听着音乐,一个人走着回家。我要把下午和他一起走过的那条学校的路重走一遍,再重走一遍初三时放学回家的路,再加上新的路程,才能到家。

我第二次经过了学校,黑夜中的安静的学校。这感觉如此熟悉,就像初三时每个下晚自习的夜晚。我经过一些关闭的店面,回忆起曾经和那些朋友们一起在那里吃过午餐的粉条。

我们曾三四个地并肩走过这两旁种了梧桐的小路,现在这条小路多么僻静,上面印了斑驳丛生的树影。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既是一条此刻回家的路,又是一条曾经回家的路,只不过它们的终点有所不同。

曾经我们在这条路上,早晨说“过早”,晚上买臭豆腐小吃。曾经有人在这条放学的路上,和我谈论她和她男朋友之间发生的新鲜事。

再往前就有很多挺拔的极高树木,我不太清楚它的名字,可能是白杨?我们曾在这排树下,坐在吧台旁,边喝奶昔、碎冰,边翻杂志。我们曾在这里买过笔芯,还有各种考试必备品。那些笑闹声从清晰的记忆远处传来,明明好像发生在昨日,但却早已难以触及。

有人曾在我曾住过的小区门口,打着哆嗦,和我一块讨论着数学题的答案。陪我买过日记本,到我家装模作样喝过红酒,打过电话,上过网。有一群女生曾经在某个卧室里,讨论着青涩的话题,听着小独立的英文歌。

我记得,再往前的那个地方,曾有一个小店,里面卖过《黑执事》的周边书籍,有人因为她买亏了跟我闹过一顿脾气,但她却成了我现在唯一近距离的老好朋友。虽然现在我们之间的联系太少太少,但昔日的亲密和信任仍存。

我一个人走着这条路,身体只有一个,但心态却有两个。12岁的我和17岁的我手牵手走着。这条路还像五年前一样宽广空旷,有高高的路灯,孤独的汽车驶过,声音显得格外大。我一边听Leech去年的专辑《If We Get There One Day, Would You Please Open The Gates》,一边走,一边重温曾经的记忆……大年初一的街道如此安静,安静得就像未拂晓的海边湛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把我的幻影和梦
放在狭长的贝壳里
柳枝编成的船篷
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
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
在蓝天中荡漾
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
太阳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来了
我驶进银河的港湾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锚

天微明
海洋挤满阴云的冰山
碰击着
“轰隆隆”--雷鸣电闪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这样的无边

用金黄的麦秸
织成摇篮
把我的灵感和心
放在里边
装好纽扣的车轮
让时间拖着
去问候世界

车轮滚过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间
蟋蟀欢迎我
抖动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黑夜象山谷
白昼象峰巅
睡吧!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鸟
在我的车中做窝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阳烘着地球
象烤一块面包
我行走着
赤着双脚
我把我的足迹
象图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进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类的歌曲
千百年后
在宇宙鸣



——顾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